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98章 美人计,宇文护被彻底扳倒了(3)

第98章 美人计,宇文护被彻底扳倒了(3)

        宇文邕是去借兵了,但也没有完全去。

        因为,他是打着周国大冢宰宇文护的名义,去和突厥借兵的。

        碍于宇文护年轻时骁勇善战的名声,突厥王借了十万兵马给周国,让他们去跟着周国一起攻打齐国。

        结果周军几乎没怎么损兵折将,倒是突厥军损失惨重,甚至差点全军覆没——那活下来的几个还不知道受了什么暗器的攻击,缺胳膊少腿,哪里还能继续打仗。

        自从五胡乱华以后,突厥还没有受到这么大的屈辱。

        突厥王更是怒不可遏,直接派使臣前来周国,点名道姓让宇文护给个说法。

        如果他不想办法弥补那十万突厥军的话,突厥王就要发兵五十万,联盟齐国直接攻打周国。

        突厥王已经馋周国这块肥肉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开战理由。

        又加上和亲,所以他只能憋着。

        但是现在,机会不明晃晃送到他眼前了吗。

        这要不抓住就错失良机了呀。

        突厥王知道,开战是不可能开战的,但是威胁一下,好歹能捞点油水。

        周国这么富有,一定可以榨出不少宝贝。

        宇文护听到使臣的话之后,顿时气得不轻,当场罢朝拂袖纷纷离开。

        他妈的,他根本就没有派人去向突厥借兵,这一定是宇文邕给他挖的套,可是他又不能不踩。

        站这么大都没被人牵着鼻子走过,宇文邕是头一个——被一个后生这么整,宇文护真的是快要气炸了。

        他渐渐冷静下来以后,开始担忧起来。

        如果突厥真的发起进攻,周国还真不一定能够抵抗。

        毕竟最近几年周国一直在和齐国打架,财力消耗非常的大。

        如果再去组建军队抵抗突厥军的话,军队有没有战斗力不说,突厥军那股子狠劲儿,一定会长驱直入的。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安抚突厥军。

        然后……

        除了宇文邕这个臭小子!

        宇文护眯起眼睛,十分肉痛地打开自己的私房库存,拿出几百件稀奇的宝贝,再送了二十万银锭给突厥王。

        突厥王拿到钱财后顿时换上笑容,给宇文护送来一封信。

        信上说,他们开玩笑的,两国交好,怎么可以轻易开战呢。

        言下之意就是没有合适的理由,我也打不了你啊。

        但一旦找到了理由,老子第一个打的就是你。

        这是什么,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还在深宫之中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小白兔模样,被那群愚昧无知的群臣嘲笑不屑着。

        宇文邕,老子不杀了你,老子誓不为人!

        宇文护气得咬牙切齿,一股气上头后,竟然吐出一口血,给活生生气晕了过去。

        等到他再醒来,已经是好几天后了。

        太医十分语重心长地告诉宇文护,不能动怒,动怒伤身。

        宇文护年纪大了,不能轻易动怒——再动怒,他也许就不是晕倒了,也许就是中风,直接瘫痪在床了。

        喝了几贴药调养之后,宇文护立刻开始部署除掉宇文邕的计划。

        这个臭小子懂得隐忍,不像他两个哥哥一样好杀。

        入夜,宇文护召见了貂蝉。

        他抚摸着貂蝉洁白无瑕的皮肤,面带微笑:“蝉儿,你可会背叛老夫?”

        “蝉儿是大冢宰的侍妾,自然不会背叛大冢宰。”感受到宇文护危险的目光,貂蝉心头突突一跳,盈盈一拜。

        宇文护盯了她半晌,见她没有什么异样的神情,心头微微一松。

        好,没有背叛便好。

        “好蝉儿。”宇文护望着貂蝉,目光渐渐灼热起来。

        貂蝉在丑时才被送了回去。

        她泡在温泉中,一下一下奋力地搓着自己的皮囊。

        那种恶心的味道,让她及欲作呕。

        但是一想起自己的目的,她又给忍住了。

        这个宇文护老贼,比当年的董卓比起来,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都什么癖好啊,太下头了吧。

        沐浴完之后,貂蝉将悄然得到的信息偷偷传给宇文邕。

        宇文邕看罢,放下信纸,面露哂笑。

        宇文护这老贼,终于忍不住了。

        好啊,来啊,他怕吗。

        他一点都不怕。

        这次请君入瓮,他才是那把刀俎。

        他隐忍多年,几经生死,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阿宪,你将我准备好的名单给貂蝉。”宇文邕缓缓开口。

        “喏。”宇文宪拿到信件后立刻离开。

        夜深,凉意熏人。

        貂蝉望着明月,目光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姑娘。”一道轻轻的声音蓦然响起来。

        貂蝉侧头,看到宇文宪缓缓走来,顿时挑眉:“这里到处都是他的眼线,你怎么来了?”

        “有密道。”宇文宪朝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咳嗽一声,郎朗开口,“此乃皇上让我送过来的名单,上面的人都是宇文护亲信,宇文护大寿时便是皇上动手之日,你可不要杀错人。届时,你务必不能让宇文护老贼看见,知道了吗?”

        “知道了。”貂蝉掩唇轻笑。

        听到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消失之后,宇文宪缓缓严肃起来:“貂蝉姑娘,过几日便是他的大寿。宇文护已经等不及要出手了,到时候宫中会有一场大乱。你务必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皇上立誓过,要将你安全送回到姜定修身边。”

        貂蝉一愣。

        好久好久以前,那位大人也对她这么说过。

        可惜他并没有兑现诺言。

        因为义父死了。

        她只能留在那位大人身边。

        后来啊,他成了曹操的刀下亡魂。

        不知道为什么,貂蝉心头莫名酸涩了起来。

        她点头轻轻一笑:“好,代我谢过皇上。”

        宇文宪颔首,将名单递给貂蝉,便快速离开。

        不多时,宇文护就匆匆赶了过来。

        貂蝉已经换上轻纱蝉衣,斜卧在床榻之上了。

        “蝉儿,方才可有人来过?”宇文护坐到床头,拨弄了一下貂蝉的青丝,闻到她满身的异香,目光微微一深。

        “恍恍惚惚间,似乎是那皇上身侧的侍卫有来过一趟。妾身还以为是在做梦呢,却不想真的多了一卷东西。”

        貂蝉起身,有些怯弱地从枕头底下掏出那侧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