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97章 美人计,宇文护被彻底扳倒了(2)

第97章 美人计,宇文护被彻底扳倒了(2)

        要想打下江山,就必须割舍儿女情长;

        要想儿女情长,就必须放下豪情壮志。

        他宇文邕心怀山河四海,怎么会因为儿女情长而放弃了自己的一统中原之梦。

        所以,他只能对不住阿史娜的一片真心了。

        宇文宪茅塞顿开:“哦哦哦,臣懂了懂了。”

        怪他,他不是个情圣,咋会知道这种事吗。

        他还是个雏儿,他连个媳妇都没有。

        不像皇上,都要三妻四妾了。

        宇文宪表示自己十分羡慕。

        “阿宪啊,要不我给你说个媳妇?”宇文邕挑眉。

        姜定修和宇文宪都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现在他和姜定修都成亲了,只有宇文宪还是个光棍。

        “啊这,大可不必皇上。皇上方才才说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来着,臣和皇上一样心怀天下,天下未定,何以安家?”宇文宪慌忙摆手。

        他还不想那么早成亲啊。

        他还要出门打仗呢,心里有了牵挂总感觉怪怪的。

        “开玩笑的,以后阿宪找媳妇自己找,找你中意的,找你喜欢的。”宇文邕朗声一笑。

        “那……臣也可以三妻四妾吗?”宇文宪眼睛一亮。

        “……可以可以,自然可以。”

        男人嘛,懂得都懂。

        宇文邕被宇文宪逗乐了,面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笑了一番后,宇文邕缓缓正色起来。

        接下来,就要看那位貂蝉姑娘了。

        话说貂蝉被宇文护带回府邸后,先是被人困在一个房间里熏了迷香,然后晕晕乎乎被带到一个房间内扒干净了搜身。

        那群侍女不止搜了她的身,还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她的体表,确认没有藏毒或者藏什么危险的东西之后,这才将貂蝉唤醒,把她送到了室内温泉。

        “姑娘,大人在屋中等您,且快些沐浴,叫奴婢等为您更衣。”旁边的侍女轻声出口催促。

        貂蝉不紧不慢地浇了一瓢水下去。

        和董卓老贼一样,都是一个老古董。

        哎。

        须臾后,貂蝉还是缓缓起身,慵懒地眯起眼睛:“更衣吧。”

        这是貂蝉第一次出口说话,自带媚音的嗓子听的那群见过大世面的侍女们都忍不住愣了些许,才给她换上衣裳。

        侍女们都是低着头的,谁也没见过貂蝉的真面目。

        有一个侍女听到这声音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顿时惊艳起来。

        这简直就是人间尤物啊,连她都痴迷了。

        也难怪大冢宰要从皇上手里抢走了,这样的美人儿要是换成她,她也要去抢。

        貂蝉乘着金銮香车被送到了宇文护的院落前。

        这里与其说是大冢宰府邸,倒不如说是缩小版的皇宫。

        皇宫里有的这大冢宰府邸也有,且精贵程度一点都不比皇宫差,甚至还要更胜一筹。

        譬如这寝殿,这奢华程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皇帝老爷的行宫呢。

        貂蝉下车前,侍女在她脚腕上系上了一只银铃铛。

        “姑娘,请。”侍女垂眸一拜。

        貂蝉颔首,穿着一件素纱禅衣,沐浴着晚间凉风,缓缓推门往里面走去。

        脚上银铃作响,在这空旷的大殿中分外清晰。

        四旁烛火明灭不定,只有床榻那边的烛火分外明亮。

        有一位目光炯炯的男子坐在床畔,低头看书。

        听到银铃声,宇文护缓缓抬头,不经意看到月光下的美人儿沐浴着银辉朝自己一步一步走来,心头顿时突突一跳。

        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缓缓放下书籍,朝貂蝉伸了伸手:“过来。”

        貂蝉依言走过去,低着头朝宇文护盈盈一拜:“大人。”

        “很美。日后做老夫的小妾,规规矩矩的,老夫必定好生待你。”宇文护难得和颜悦色下来。

        貂蝉颔首。

        烛火吹灭,一夜春梦入西洲。

        几天后,宇文邕和姜虞约定好之后,借着突厥的兵朝齐国攻打过去。

        突厥军和周军的强烈攻势,直接让壶口关失守了。

        好几位齐国将军也战死在了里面。

        高湛一听,顿时吼不住了。

        最要紧的关卡没了,齐国不是要凉了吗。

        他赶紧派出斛律光和高孝瓘率兵出征,收复壶口关。

        两人抵达壶口关,由高孝瓘指挥全场,开始吊打周军。

        这时候兰陵王战神的美誉已经渐渐流传开了。

        周军一看到那个戴着面具上战场厮杀的齐国将领,就知道是那兰陵王来了。

        这在他们老大的意料之中。

        见到兰陵王出现,周军开始按照计划往后撤退,只有突厥军仍然跟个憨批似的在那里大杀四方。

        这时,远处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堆黑丸,直接射向突厥军队。

        突厥军们被打的万脸懵逼。

        怎么好好的,就突然人没了呢。

        难道齐军使诈?

        一个突厥将军回头看到周军已经跑得远远的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特么的,他们辛辛苦苦打了这么久,他们的好队友居然临阵撤兵,往回溜了?!

        这真的是离谱他妈妈给离谱开门,他妈的离谱到家了呀。

        这还打个锤子,打屁吃啊!

        突厥军直接吹起号角,鸣金收兵,以平生未有的速度往里头走去。

        齐军:“??”

        嘛情况?

        高孝瓘:“??”

        咋都跑了?

        是的,他注意到周军先走了,突厥军才跟着跑的。

        远处,姜虞透过波斯镜看到突厥军撤离后,十分欣喜地做出一个椰丝的手势。

        “撤兵,回去继续训练。”

        “得嘞!”

        那将军现在对姜虞是那个言听计从啊,听到姜虞发话了,马上下令带着将士们往回走去。

        可惜啊,今天才用了一次神机弩,就把敌军打跑了。

        不过,也很爽了。

        这种阴人的滋味不要太巴适。

        果然啊,他们说的都是对的。

        快乐什么的,永远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突厥军回去以后,向突厥王告诉了周军率先逃跑的这件事情。

        突厥王一听,顿时大发雷霆起来。

        他妈的借兵是你们借的,打仗是你们要打的,这下好,打仗打到关键时刻你们撤了让他家军队去吃暗中伏击。

        好你个宇文护,好的很啊!

        原来,宇文邕耍了个小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