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94章 吃醋了,美人儿啊,你快去宇文老贼那里去吧

第94章 吃醋了,美人儿啊,你快去宇文老贼那里去吧

        姜虞苦逼着脸。

        【我蚌埠住了呀!为嘛倒霉的每次都是我呀!】

        【统子你这是好心送我礼物吗,你这是本着坑我的心来送我礼物的吧!】

        还没走远的高孝瓘:“……”

        愿长生天保佑你,阿门。

        他在心口给这二五仔画了一个十字,开始默默给这二五仔祈祷。

        此时此刻,姜虞是真的欲哭无泪了。

        一边是娇滴滴的小美人儿,一边是面露愠色的媳妇——姜虞表示好难啊。

        要秃了。

        “看来,夫君似乎很喜欢睡书房呢。”崔昭容哂笑一声,拂袖入内。

        姜虞:“!!!”

        不,我不喜欢!

        我喜欢床!

        “夫人,你听我解释,你听——”姜虞跨前一步,话还没说完呢,貂蝉上前一步拽住他的衣袖。

        “太傅大人,您说过要对婵儿好的。夫人宅心仁厚,想来一定不会怪罪的吧。”她眨着红红的眼睛,可怜兮兮地开口。

        姜虞:“?!!!”

        这……这特么……

        你家是洞庭湖吗?

        满身子的茶味!

        再看崔昭容,听到这句话后,背影一僵,然后用更快的步伐离开。

        她的婢女跟来时,压根一点好脸色都没有留给姜虞还有貂蝉。

        “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我们家小姐错看太傅了。”

        姜虞:“……”

        还有比他更冤的吗。

        貂蝉为嘛会成这样儿了,他不李姐!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姑娘自重。”姜虞赶紧退开一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太傅居然没有和系统所言一般,是个风流成性的主呢。”貂蝉也没有上前,只是掩唇轻笑。

        姜虞:“??!”

        卧槽,她居然知道系统?

        他赶紧将貂蝉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确认四下没人后,上下打量起貂蝉,有些犹疑地开口:“你是不是——”

        “奴家只是一缕气若游丝的残魂,因为系统要帮助太傅完成一统中原的大业,便将奴家复活送了过来。”貂蝉目光有些幽深,“奴家不是鬼,太傅且放心。”

        哦,简单来说就是她以幽魂的形式活了几百年,然后被统子无意中发现复活了?

        “那你为何刚才要让我与夫人产生误会?”姜虞眯起眼睛。

        说话和个绿茶似的,要不是看在她是大美人的份儿上,他真想揍她一顿了。

        “不过是想看看夫人有几分在意您罢了。现下奴家可以肯定了,太傅在夫人心中非比寻常。”貂蝉咯咯一笑,“奴家可以打包票,她会同意太傅纳妾,让奴家入府。”

        “不存在的。我成婚的时候答应过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姜虞摆手。

        虽然貂蝉很美,但姜虞认定了就是认定了。

        而且他潜意识里奉行的是现代一夫一妻制度,他真的吼不住三妻四妾啊。

        一生一世一双人啊。

        好久以前,好像也有个人对自己这么说过呢。

        貂蝉愣愣,掩唇轻笑:“好了,不同太傅开玩笑了。”

        姜虞:“……”

        开玩笑……

        你这玩笑,开得很大知道吗。

        “当今时代,比三国还要混乱,太傅打算如何一统中原?”貂蝉挑眉,率先切入正题。

        姜虞见她不再说批话了,悄悄松了口气,也开始正色起来。

        “统啊,貂蝉可信吗?”在切入正题前,他悄悄地问。

        “貂蝉属于宿主近臣,永远不会背叛宿主,宿主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人道毁灭。”系统十分人性化地回答,

        “当然,人道毁灭的方法比较凄惨,貂蝉将会失去转生成人的资格,永远变成厉鬼留在系统空间,服侍每一代宿主。”

        姜虞:“……”

        太残忍了吧,果然是没有感情的统子。

        “我有一支自己的十万人马私兵,还有一支夫人与我的军队,也是十万人马。一批养在边疆,一批在邺城附近。”姜虞缓缓开口。

        “二十万人马,看来是我算少了。我以为依着太傅的性子,只敢组建几万人马的军队。”貂蝉点点头,“属于什么兵?”

        姜虞:“……”

        你这是损我呢还是损我呢。

        “一只暂未配置装备,夫人与我的那支我给配置了神机弩,只要上了战场,他们就可以领导战局。”说起神机军,姜虞瞬间挺直了腰板。

        他来这里二十几年,只有这一件事干得最是称心如意。

        “看起来好像没我什么事啊。”貂蝉挑眉,“假以时日,神机军扩散规模,必定可以终结这乱世。”

        “但是天下需要一位良主。齐国帝王昏庸无道,不可能胜任。唯一的良主,在西边周国。”姜虞指了指西方。

        “太傅的意思是——”貂蝉一怔,回过神来后,心中渐渐有了猜测。

        “周国权臣宇文护,独断朝堂,杀了两位皇帝,只差一步便要夺位登基了。宇文邕是与我有手足之情的兄弟,我希望你能帮助他,铲除宇文护老贼的势力。”姜虞点点头。

        他记得某部剧中,宇文邕也是用美人计扳倒宇文护的。

        现在,他要借用一下。

        “权臣……又是权臣……权利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好的。”貂蝉苦笑。

        它冷冰冰的,没有一点人情味儿,为什么人们都喜欢争夺这种东西,用它来决定生杀予夺呢。

        “没办法啊,这就好比五石散。吃它的次数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一旦沾染你就会上瘾。权利也是一样的,在享受到权利的时候,人们的心就会改变,也包括我。”姜虞指了指自己的心。

        扪心自问,他这些年过惯了被人服侍的生活,如果让他回到以前,他还真不一定就能够适应的过来。

        所以那些公主病啊,王子病什么的都是有原因的。

        额……好像有点扯远了。

        “我知道了。明日我便出发,奔赴周国长安。”貂蝉叹出一口气。

        “明天我送你,边境有驻军,你若是被发现要出镜,一定会被当成细作射杀的。”姜虞点头,“我今天联系宇文邕,你到了周国境内,就会有人来安顿你的。不要怕,我会让宇文邕护你周全。”

        现在周齐交战,两国关系十分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