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88章 首战告捷,高湛全军覆灭!(1)

第88章 首战告捷,高湛全军覆灭!(1)

        想不到殿下这么和善的人,杀起人来居然这么狠——听说啊,那罪臣和士开被毒的脸都腐烂了,那一点剂量,都可以毒死十几头牛羊了。

        啧啧啧。

        是的,姜四喜也听说了宫里的那件事。

        但是,他是从市井那里听过来的。

        市井是什么地方啊,那可是最最杂乱的地儿,纨绔公子,小混混们常常聚集在这里,甚至还有不少穷凶极恶的人隐匿其中。

        姜四喜早起去采办物件,无意中听到了以讹传讹的第十个版本,当时就被吓得一机灵。

        不得了啊,兰陵王居然是个两面派啊。

        这比老曹还老曹啊。

        少爷要是继续和兰陵王打交道,总有一天会被他骗的裤衩都不剩,特么被骗了还要帮忙数钱。

        他敢打包票如果在这样下去,这种事情一定会发生。

        依着姜虞的性子,肯定是最惨的主儿。

        姜四喜是个忠诚的人,回来决定告诉姜虞小心高孝瓘。

        结果还没进入府邸呢,就迎面遇上了兰陵王。

        姜四喜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警惕了起来。

        不能再让兰陵王靠近少爷了。

        高孝瓘看到他的神色从惊吓转变成警惕,微微挑眉。

        看来,是那件事的原因。

        算了,不给二五仔惹麻烦了。

        “既然不在,本王改日再来。”高孝瓘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姜四喜呼了一口气,扭头看到慢慢走过来的姜虞,落下去的心又悬了起来。

        “少爷,少爷少爷。军中来消息了。”姜四喜率先开口,转移姜虞的注意力。

        “啊?什么消息?”姜虞顿时被吸引了过去,下意识问道。

        “邢公子他们准备今夜出军,去偷袭壶口关一带的驻军。”姜四喜左右打量,见没有人后,将大门关上,悄悄开口。

        “壶口关……我记得不错的话,皇帝的军队似乎要从那里经过,然后来邺城吧?”姜虞挑眉。

        “是。”姜四喜忙点头,想到什么,不由跟着挑眉,“少爷,你不会想——”

        “没错。我马上去写信,让刑天和崔文生兵分两路偷袭皇帝的军队,让他们来不了邺城。”姜虞点头。

        他有一种预感,最近也称会有大动作,而且一定会针对高湛这个昏君。

        但是具体是谁弄出来的,他就不清楚了。

        所以他现在要把高湛的保命底牌强行留在壶口关。

        如果有必要的话,灭了那支十万人马的军队也是可以的。

        “诶对了,四喜啊,刚才是不是有人上门了?”姜虞挑眉。

        “啊?啥?哪有啊,少爷你肯定是昨天冲得太厉害,看花眼了。”姜四喜一脸淡定地装傻充愣,摆摆手。

        姜虞咳嗽一声。

        昨天睡的点儿是有点晚。

        今天又要谁书房了……

        果然呢,不能顾着一时爽,得想想以后啊。

        算了,还是赶紧写信吧。

        姜虞默默叹了一口气,带着姜四喜去了藏书阁,写完信之后,想起什么,从袖口中摸出一块令牌,交给他。

        “带着这块虎符去边关,将十万人马给我暗中调到邺城附近的山中。近些日子快速搭建起军事基地所需要用的东西,让他们常驻于此。”

        “少爷……这是……”姜四喜有点不解。

        “少问话多办事,快去。”姜虞瞪了他一眼。

        姜四喜:“……”

        不得了了,少爷居然不告诉他事儿了。

        没爱了没爱了。

        姜四喜叹了口气的同时,也暗暗欣慰起来。

        这样多个心眼也好,省得以后他不在少爷身边了,少爷会闹出事情来。

        念及此,姜四喜目光一动。

        他的时间,应该足够长。

        可以帮助少爷再做一点事情。

        至于那个人……

        姜四喜眯了眯眼睛。

        敢骗他这么多钱,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这时,姜四喜忽然感到心口一阵不适。

        他抚了抚心口,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快速离开。

        姜虞的信很快就被送到了刑天手中。

        当看到姜虞命令他们偷袭高湛的军队时,刑天和崔文生已经率领军队悄然靠近壶口关了。

        “皇帝的军马现下身在何方?”刑天将信烧了,看向崔文生。

        “距离我方三十里左右。这两天我一直在在观察他们的走向,似乎是要分开朝着邺城聚拢而去的。”崔文生摩挲着下巴,“将军,莫不成——”

        “是主上的旨意。主上吩咐,皇帝军队可一个不留。”刑天点点头,“你我兵分两路,声东击西。他们兵力分散,可以逐个击破。”

        崔文生挑眉。

        也对,姜定修死妈了,这种深仇大恨怎么可能会忍着。

        要是他,也许会比他更早的开始报复。

        哦,他都忘了,姜定修这货最开始啥也没有。

        “好,我带五千轻装兵做引子,剩下的交给你了。”崔文生点头作揖。

        “五千?轻装?你是要被射成筛子?”刑天挑眉。

        “背后有你,足矣。”崔文生朗声一笑,“将军,长胤先去一步也。”

        说罢,他便快速点了五千士兵,命他们卸下厚甲,只穿着软甲,背着一把武器就和自己朝外头走去。

        凛冬已至,风雪骤起。

        那群率先而行的士兵们满眼肃穆庄严,浑然不惧刺骨的冰冷。

        刑天目送将士远去,当为首的烈烈白衣消失在大风之中,他眼中的复杂一闪而逝。

        这一刻,他认定了崔文生这个战场上可以以背相交的朋友。

        “全军正装,一刻后随本将出军!”刑天扬起方天画戟,朗声开口。

        “喏!”

        彼时,一方山头,一群身着厚甲的士兵正在烤火吃肉。

        “将军,前方有士兵朝我军快速袭来!”一个哨兵匆匆忙忙跑过来,面色焦急地作揖。

        “多少人马?”为首的将军目光一动,放下烤肉抹了一把嘴。

        “约莫五千。”

        “五千?我们这里藏了两万兵马,对付五千足矣。准备迎军出战!”将军哂笑,朗声开口。

        “喏!”

        山巅之上,不知从何处吹来一声号角,一直在等待的崔文生一马当先,扬起手中长弓,朝前方猛地射出三箭!

        “咻——”

        三箭齐发,竟然直接扎进了那为首的旌旗之中,将旌旗折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