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85章 首战告捷,齐军被打到怀疑人生了

第85章 首战告捷,齐军被打到怀疑人生了

        这里的土壤很坚硬,又经过姜虞的特殊改造,基本和水泥没啥区别了。

        士兵们都清楚土壤的质地,所以在看到刑天冷不丁这一下时,齐齐震惊当场。

        邢公子……真是力大如牛啊!

        还有,这武器得多好才能直接插进土里而不断掉啊。

        崔文生也注意到了这武器的不一般,朝天作揖道:“邢公子,不知在下可否试一试公子的长戟?”

        “小心点。”刑天犹豫一瞬,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状,崔文生挑挑眉。

        一把长戟能有多重啊。

        他将长剑丢给了旁边的士兵,走到被插进土里,没入三寸的方天画戟旁边,伸手握住长戟,往上拔去。

        鸟无动静。

        有点尴尬啊。

        崔文生搓了搓手,暗暗使出内力,猛地往上一拔。

        土地一阵松动,方天画戟出来了一寸。

        崔文生:“?!!”

        这……这不河里啊!

        他都使出七成内力了,咋只出来这么一点点。

        崔文生看向刑天,刑天别过了头,吹起口哨。

        抽了抽嘴角,崔文生眯眼咬牙,使出吃奶的劲儿往上一拔。

        众目睽睽之下,那把长戟随着一声巨响骤然离开土地。

        出土的一瞬,方天画戟在虚空发出的劲风,钻到了就近的每个人的耳朵中。

        这武器真好!

        士兵们暗暗赞叹。

        崔文生拔出武器的一刹,整个人差点跌到地上。

        刑天眼疾手快,伸手握住方天画戟的同时,帮助崔文生稳住身形。

        “在下说了,拔武器的时候得注意点。”

        崔文生:“……刑天,你的手放在哪里?”

        刑天闻言,下意识看向自己的手,发现他抱在某人腰间,两人此时的姿势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再看四边,惊疑声四起。

        “我的天,我以为邢公子是有家室的人。”

        “原来他是个断袖。”

        “不过口味倒挺好,至少看上的崔公子容貌不错。”

        “是啊,要我是断袖,我也把他纳到府邸。”

        “听这话,乘龙游凤的事儿你好像干过不少。”

        “……你想多了,也就去过几次窑子,老子还是童子身。要不是家里还有个弟弟要养活,我咋会跑出来当兵啊。”

        “……”“……”

        刑天:“!!!”

        这,这这这,误会啊,天大的误会啊!

        我不是断袖啊,你们这群小崽子不要乱讲啊!

        我口味很正的,真的很正的!

        刑天欲哭无泪的同时,瞬间松开崔文生,让某人猝不及防间,以一个狗啃泥的姿态摔在了地上。

        崔文生捂着嘴巴站起来,眼中除了愠怒,更多的是震惊之色。

        我了个大槽,合着这武器这么重!

        亏他刚刚还想着那长戟不过一点点重,这简直社死现场啊他。

        不过,这么重的武器他拿在手里,还能游刃有余地和自己比武——这真的就是大力出奇迹啊。

        在知道方天画戟重量后,还有一丝丝不服气的崔文生彻底心服口服了。

        刚才的比武中,他能感受到这厮有勇有谋,果断决绝,是个天生的将才,简直堪比昔年秦末,楚虽三户的那位西楚霸王啊。

        有这等良人做大将,统率千军万马,姜定修这混小子还愁不能打下江山?!

        简直天理不容!

        “太傅,刑天公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崔文生感叹着开口。

        他这满嘴泥巴说正经话的模样,让姜虞十分想笑,但还是十分配合地憋着笑点头:“好,本太傅宣布,此番比武,刑天胜出!”

        在众人的簇拥下,刑天和崔文生就这么被众士兵认可了。

        而刑天,更是带着那把方天画戟一战成名——他一下子得到了士兵们的拥戴。

        姜虞也没有食言,当日晚上举办篝火晚宴,庆祝两人入军的时候,拜刑天为大将军,拜崔文生为军师,让他们一起统率这一支私军。

        崔文生有诸多疑惑没有解开,当晚借着酒宴的名义,十分好心地哄着刑天还有一众将士给姜虞劝酒。

        姜虞那里吼得住这一群狼崽子的车轮战,场中醉得不省人事,直接就被崔文生扛进了营帐之中。

        “叮!检测到宿主出于醉酒状态,是否需要系统帮助宿主解酒?”

        姜虞挑眉。

        他只是醉了九分,还没全醉,这系统解个锤子。

        但不知道为什么,姜虞总有一种毛毛的感觉。

        算了,还是解吧。

        “解。”念及此,姜虞在心头回道。

        “叮!已成功帮助宿主解除醉酒状态。”

        “友情提示,刑天忠诚度已经抵达百分之一百,因为宿主赠送方天画戟的原因,刑天直接成为了宿主的近臣。近臣不会背叛宿主,宿主可以无条件相信刑天。”

        姜虞:“???”

        为毛以前没有这东西?

        诶等等,他的营帐里怎么有个人?

        “崔长胤,你怎么不到外面去和他们喝酒?”姜虞晃悠悠坐起来,看着一直盯着自己桌案上大地图的崔文生。

        “周,齐,陈……这个圈……是中原之土——”崔文生看着地图,忽然侧头,定定看向姜虞,试探性地出口问道,“姜定修,你的目标,是不是如我所想?”

        他仔细观察着姜虞的每一分神色,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如你所想。”姜虞拍拍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缓缓站起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崔文生,“我的目标,是一统中原。”

        “你养兵是为了征伐天下?”

        “当然。还有一件事,养兵既是为了打仗,也是为了保护我要保护的人。我的族人,我的妻子,还有我的朋友。”

        “姜定修,你未雨绸缪多久了?”

        “从我睁眼,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

        “姜定修……你,要自己称王?”

        “称王?为什么要称王?做臣子我都觉得那么累,做皇帝就更算了吧。而且,我只求中原一统。至于谁做皇帝,与我无关。”姜虞摆摆手。

        修仙什么的,它不香吗还是咋的,为嘛要做皇帝啊。

        嘶!

        崔文生倒抽一口冷气。

        他一直以为,这个混子一样的大齐圣人只是真的就混混日子而已。

        今天看到这个军队,已经让他刷新了三观。

        让他想不到的是,姜定修这小混子的内心,竟然藏着这么宏伟的愿望!

        一统中原,力求盛世太平。

        然后功成身退,隐居山林!

        这样的心态,被称作是圣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如果说刚开始崔文生还很迷惑姜虞的态度的话,那么在看到地图,听到姜虞这话的时候,他几乎可以肯定了——

        姜虞绝对不会忠诚于大齐,他会选择最优秀的良主,帮助那位未来统一中原的开国祖龙,成就帝王霸业!

        而他,刑天,崔氏一族,还有这群士兵,还有他们背后的势力,都将会和姜虞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这条路一旦开始,不成功便成仁。

        要么成为英雄豪杰,青史垂名;要么成为叛国逆臣,遗臭万年。

        这一刻,崔文生不但不担忧害怕自己往后的命运,反而心中还隐隐约约生出了一股子兴奋激动的感觉。

        在很小的时候,崔文生的父亲找过一个很是不得了的算命先生,给崔文生算过一挂。

        算命先生说,崔文生的未来,掌握在一位贵人的手中。

        他有着仁慈的外表,有着一颗坚毅的心——他有一个目标,从始至终从未变动。

        那位贵人在未来会名震大齐,甚至会名震天下。

        遇到那位贵人之后,崔文生的毕生都会改变。

        他将会追随那位贵人,帮助他完成大业。

        且甘之如饴。

        在姜虞没有出现以前,崔文生一直以为兰陵王高孝瓘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贵人。

        他仁慈善良,他有勇有谋,年纪轻轻便以俊美之名冠绝天下。

        因为认为高孝瓘是他的贵人,所以崔文生想方设法想留在高孝瓘身边,帮助高孝瓘完成他平定乱世的大愿。

        当姜虞出现以后,崔文生渐渐生出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告诉崔文生,姜虞才是他真正的贵人。

        本着狐疑的心态,崔文生开始观察起姜虞。

        从一开始的默默无名,到短短数年名震中原,让周齐陈三国都知道他的大名——他用行动把自己活成了百姓仰慕般的存在。

        乱世中,姜虞无疑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星辰。

        他带着希望走进这烽烟四起的乱世——

        一朝科举,他让活在底层的汉人看到了未来;一朝治疗瘟疫,他让百姓看到了代表生命的微弱火焰并没有熄灭;他还带着很多很多奇怪的思维,打破了他对过往的陈旧认知。

        今天,他既是来试探姜虞的,也是来表明自己的决心的。

        在知道姜虞的决定后,崔文生知道自己不枉此行。

        姜定修此子,未来可期!

        他崔文生,认了!

        “清河崔长胤,愿追随太傅,至死不渝!”崔文生蓦地单膝下跪,朝姜虞俯首抱拳作揖。

        “不必多礼。”姜虞笑着将崔文生搀扶起来,“不用跪我。”

        “你是主公,跪你合情合理。”崔文生摆摆手,忽然想起什么,猛地一愣,“你没醉?”

        “……我看着像醉了的样子吗?”

        “……”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明明醉的和条狗一样。

        算了,好歹话是套出来了。

        崔文生又想起一件事:“那个,给嫂子的礼物别忘了啊,太傅大人。”

        “……卧槽我忘了我都!”姜虞脸上的笑意顿时僵在面上,然后转成惊恐。

        “……”

        果然。

        “你咋知道我是借着买礼物的名义出来的?”

        “姜四喜告诉我的。说让我提醒你一下,嫂子回门没有同你一起,你可不能忘了礼物,让她失望。”

        姜虞:“!!!”

        回门!

        他居然忘了还有回门这茬儿了!

        完了完了!

        “明天我去一趟幽州,你们便留在此处吧。不行我现在就要走了,不能让我家夫人独守空门。”

        崔文生:“……”

        你是气管炎吗,这么怕媳妇。

        外面的人还在继续喝酒畅谈,帐篷里的姜虞已经收拾好行囊,连夜离开,往着幽州的方向奔走而去了。

        丑时末,军营终于回归了寂静。

        刑天手握方天画戟,立在一座小丘之上,目光炯炯地望着远方。

        朝阳初升,鱼肚翻白。绵绵的云雾飘在远方天际,早间的微醺让他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黎明将升啊。”一道温和的声音,蓦然从旁边传来。

        刑天听到来者的声音,辨认出来后,没有侧头,只是点点头:“是啊,黎明将升。”

        崔文生走到刑天身旁,与他并肩而立,共同看着努力朝云端攀爬的那轮明日。

        “黎明将升,天下将兴。将军,你可知太傅的宏图大愿?”熬了一宿夜,崔文生眼中不但没有一丝睡意,反而还炯炯有神,甚至隐约有着几缕兴奋。

        “终结乱世,让百姓看到明天的太阳。”想起姜元氏和自己说过的话,刑天睁眼,亦是略带兴奋地开口。

        “以凡人之躯位比神明,以一己之力治瘟疫开科举——”崔文生喟叹一声,“太傅,便是这将升的黎明啊。”

        黎明升起,随之而来的就是万丈光芒。

        两个人不再言语,而是相视一笑。

        这一刻的他们,早就坚定了要追随姜虞的心。

        他们要亲眼见证,这片黎明的到来,将如何改变这乱世局面。

        另一边,姜虞来到幽州后,寻思着要不要去看看自家老爹还有老爷子。

        但是一想到姜元氏的“噩耗”好像还没有完全散去,姜虞决定不去自讨苦吃。

        姜明远虽然气管炎,但是实打实地宠老婆。姜元氏的“死”,一定会让他十分难过,姜虞这个时候去,无疑就是自己去欠儿吧唧找抽的。

        姜虞才不会触霉头。

        他来到一片自己秘密开采的矿山里,取了几块不起眼的石头悄然离开。

        “系统,给帮个忙?”

        离开的路上,姜虞软磨硬泡地让系统给帮忙加工石头。

        也许是听烦了,也许是认乖了,系统竟然十分配合地收走了石头,按着姜虞的说法开始加工。

        当看到成品的时候,姜虞十分不吝惜自己的口水,对着系统一通夸赞:“牛批啊统子,和现代技术有的一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