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84章 震惊,老和同志领便当了,凶手是兰陵王?!(2)

第84章 震惊,老和同志领便当了,凶手是兰陵王?!(2)

        “自然,是送你赴死啊。”高纬缓缓拿出一张空了的油纸包,在和士开面前晃了晃,然后丢了过去。

        和士开:“?!!”

        他捡起那张油纸,借着微弱的光芒细细打量,赫然看到砒霜两字,顿时面色一白。

        难道……

        和士开的心头缓缓涌起一阵不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涌上来的一刹,他的腹部顿时传来一阵剧痛。

        和士开咳嗽了一阵,吐出一大口黑血来。

        他伸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高纬,目眦欲裂的模样让还是少年的太子殿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

        但是一想到如果自己不狠一点,以后别人就会踩到自己头上为非作歹,高纬很快又收起那丝愧疚和害怕,抬头看向和士开,挑眉笑了起来。

        “和大人啊,舔食砒霜的滋味怎么样啊?”

        这个少年笑得这么温和憨厚,可是和士开却觉得无比阴森恐怖。

        也是这一刻,和士开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这个世人眼中的草包太子,发起狠来真的会杀人。

        想不到……他堂堂一代英明人,竟然要死在一个小毛娃娃的手里。

        真是不甘心啊。

        和士开很快就七窍流血,四肢抽搐进气少出气多了。

        高纬看到和士开这模样的一刹,如负释重地吐出一口浊气。

        好了,解决掉第一个人了。

        接下来……就是祖珽,还有——

        他的好父皇。

        高纬眯了眯眼睛。

        他扭头正要离开,忽然听到外面有一丝动静。

        出于心虚,高纬赶紧走到拐角躲藏起来,在那人进来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死了?”一道低沉温润的声音蓦然传来。

        这声音……

        是四哥?

        高纬一愣。

        来人缓缓摘下铁面,露出一张俊美的脸来。

        可不就是高纬的四哥,兰陵王高孝瓘吗。

        高孝瓘看着奄奄一息的和士开,见他嘴唇发紫,不由蹙眉。

        中毒了?

        谁下的毒?

        他还有事情没问清楚呢,好歹等他问清楚了再杀啊。

        “啊……啊啊啊……啊啊……”和士开咿咿呀呀地叫喊起来,眼睛不住地看着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藏着高纬。

        只要高孝瓘侧头走过去,就能看到他这位太子堂弟。

        但是高孝瓘并没有走过去,而是见他活着,便蹲下身子,温和地问起来:“和大人,那一天,你听到了多少?”

        那一天?听到了什么?

        高纬到底还是个孩子,心中还是有着好奇的。

        他下意识贴紧墙面,竖直耳朵偷听起来。

        和士开瞳孔一缩。

        “算了,马上你就要死了。那件事也永远不会被别的人知道了。”高孝瓘微微一笑,“如你所猜测一般,她并没有死。但是,她不是你动的起的人。她的身后还有姜定修,还有本王。”

        他?她?

        谁啊,背后居然有太傅和四哥?

        高纬越发好奇起来。

        “上夜的侍卫怎么跑去喝酒了?!”

        “谁在里面!”

        高孝瓘听闻声音,戴上面具快速起身,施展轻功迅速离去。

        他并没有注意到有一块令牌掉在了地上。

        见状,高纬也跟着跑出去,却被迎面而来的宿卫军们逮了个正着。

        没抓到那先逃走的,还不能抓这个

        高纬缓缓摘下斗笠,冷冷看着他们:“给本太子退下。”

        太子殿下?

        宿卫军们面面相觑,还是退了下去。

        “谁敢将本太子来天牢一事说出去,本太子必不轻饶。”高纬眯着眼睛,冷厉地开口威胁。

        一种莫名的肃杀袭来,宿卫军们心头一凛,几乎是下意识地点头作揖。

        “方才有人闯入,本太子追击不上,你等还不快去追击?”高纬见状,挑眉淡淡开口。

        宿卫军们立刻分作两批,一批朝着那黑衣人离去的方向追击而去,一批朝着天老走去。

        当看到横在猪堆,已经七窍流血而死的和士开后,宿卫军们呆住了。

        好狠啊,这是下了多少毒,让他死成这副模样。

        死的人毕竟是高湛恨得牙痒痒的重罪臣子和士开,宿卫军们也不敢隐瞒,当夜就将这事儿告诉了高湛。

        高湛正在和陆令萱承酱酱酱呢,听到这事儿他正在兴头上。

        完事后,高湛整个人松懈下来,瘫在陆令萱身上,朝着外头的宿卫军摆摆手:“死了便死了。将和士开的尸首拉出去五马分尸。”

        “喏。”宿卫军垂眸作揖。

        “且慢。”

        正准备离开的宿卫军:“?!!”

        皇帝大老爷,我不就是听了你一点点别样的音吗,你不至于把我也给办了吧!

        求放过啊求放过啊!

        “把那贱妇拉出去,让她亲眼看着和士开五马分尸。而后……”高湛将头埋下去,听着陆令萱的惊呼,心情颇好地朗声大笑一番,“而后便将她送到冷宫去吧。成日打打杀杀的,朕这皇宫尽是晦气的血腥味。”

        这皇宫晦气的地方还少吗……

        宿卫军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却还是依言,作揖一拜扭头离开。

        第二天,和士开被五马分尸的事儿便被传了出去。

        姜虞听到了更深层次的一个版本。

        和士开在昨儿半夜被人毒死了,听说下毒的人好像是那位以俊美仁慈著名的兰陵王高长恭。

        因为昨天宿卫军下牢里搜查证据的时候,有人看到地上落下了一块令牌。

        那人捡起来一看,赫然发现上面刻着兰陵王的字样。

        万分震惊之下,这事儿就这么传了出去。

        姜虞也震惊了。

        【我特么……我蚌埠住了呀我。】

        【老和同志在牢里好好的,咋救被人毒死了呢。】

        【还有,大佬真的是凶手?!】

        【我不李姐啊。】

        前脚刚刚跨进太傅府的高孝瓘微微一顿。

        昨天他是去了天牢,但是人并不是他杀的。

        他替人背了黑锅。

        “诶,殿下,你怎么来啦?”带着一个包袱回来的姜四喜看到门口的高孝瓘,吓了一跳,下意识将包袱藏在了身后。

        “我来看看定修兄。”高孝瓘微微一笑。

        姜四喜讪讪道:“少爷应该不在家,要不殿下您改日再来?”

        他也听说了宫里的那件事,想起高孝瓘和善的眼神,顿时毛骨悚然。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