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83章 震惊,老和同志领便当了,凶手是兰陵王?!(1)

第83章 震惊,老和同志领便当了,凶手是兰陵王?!(1)

        高纬缓缓起身,踉踉跄跄回到宫殿,任由宫女上来伺候自己沐浴更衣。

        他的眼睛沉到了极致,瞧上去好像再也没有了之前随和的好脾气。

        宫女们不自觉将头垂得更低。

        除了兰陵王和安德王,高氏一族果然都不会例外——瞧瞧这位太子,那眼神凶巴巴的,都快赶上两个先帝了。

        当然,也一点不比他皇帝老子差到哪去。

        沐浴出来后,已是深夜了。

        上了药的高纬拖着一副孱弱的身子,目光阴鸷地看着外面的夜空。

        从现在开始,害他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他现在最恨的人,就是曾经救了自己一命的祖珽。

        当时的高纬玩水,不慎跌入水中,是祖珽扑到水塘里将他捞上来的。

        高纬一直记得这位救命恩人,也一直想要报答他。

        只是他还没有等到报答的机会,他这位一直信赖的臣子,竟然给了自己当头一棒。

        好家伙,他直呼好家伙。

        在弄死祖珽之前,他要先干一件事情。

        高纬眯了眯眼睛,披上一件黑色斗篷,悄然离开宫殿,走向了天牢。

        这边,姜虞回到太傅府后,发现崔昭容一直在等着他,不由一愣:“天气渐凉,夫人怎不回屋里去?”

        “夫君,有一件东西要与你。”崔昭容笑了笑,牵起姜虞略有些冰冷的手,往里面走去。

        路上,她的手越抓越紧,让姜虞不自觉轻轻抽了一口气。

        他家夫人今天咋了这是,咋使这么大劲儿呢。

        其实朝堂上的事情,崔昭容都听崔季舒说过了。

        也听到了姜虞力战祖珽,直接上才艺证明滴血认亲是无稽之谈的事情。

        更是听到了姜虞为了证明太子高纬的血脉,甘愿拿自己的项上人头去保证,让高湛去查当年的宠幸记录。

        崔昭容听到的时候,脸直接白了一个度。

        这个憨货姜定修,真是不要命了。

        皇帝的疑心那么大,要是真的去查了,也证明了太子确非皇室血脉,那他不就要凉凉了吗。

        还好,还好皇帝没有去查。

        还好,还好这个憨货活着回来了。

        崔昭容心里松了口气,下意识就抓紧了姜虞的手——她怕自己是在做梦,一个不小心梦就醒了过来。

        回到房里,崔昭容将姜虞拽了进去,上了门闩,仔细聆听一番后,确认这里没有第三人,这才从袖口中取出一块玉令,递了过去。

        姜虞本来还想调侃几句的,微微烛火下却看到崔昭容严肃的面颊,不免也跟着正色起来。

        “夫人,此为何物?”他接过玉令仔细打量。

        “此乃我的私兵虎符。这枚虎符,可以调动我在边疆戍守的十万军队。”崔昭容定定看着姜虞,“夫君,我知道你要走上一条很艰难的路。我帮不了你什么,只能倾我所有,将你推向远方。”

        姜虞心头一动。

        以前总是在小说里看到男主对女主说这种话,但是现在换了过来,他竟然莫名觉得像抹了蜜一样甜?

        “多谢夫人好意。那我明日便送到军中,交由刑天保管。近来他们要出战去骚扰齐军了,正好将这支队伍编制进去。”姜虞点点头。

        “夫君,防人之心不可无。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今日他们可以奉你为主,明日也可以奉他人为主。这个世界,权利至上。”崔昭容摇了摇头,两手握住姜虞宽大的手。

        “夫人说的不无道理,只是……”姜虞摸了摸脑袋。

        刑天有将魂霸王附身,就和游戏角色一样,根本不会背叛玩家啊。

        崔昭容忽然伸手抱住姜虞的腰间,将头贴在他的胸口。

        “定修哥,在这乱世之中,真正能够信赖的,只有自己啊——”她小声喃喃。

        姜虞心头一动,将虎符收起来,抚了抚崔昭容的头:“好了,我在你面前呢,不用这么担心我。今天该担心的,是夫人的腰。”

        说到这里,姜虞十分不厚道地嘿嘿笑了一声。

        崔昭容愣愣回神,脸瞬间爆红。

        所谓正经不过三秒,说的就是他了吧!

        两人沐浴后,姜虞饿虎扑食一般扑向崔昭容,并以平生最快之速拉下了床帘子。

        另一边的皇宫中,高纬一路来到天牢,交上令牌斥退侍从后,径直走向关押和士开的牢狱。

        和士开又和猪关在了一起。

        猪已经酣睡了,他却窸窸窣窣地趴在地上,仔细寻找着还算干净的食物。

        看到一块馊了的馒头,和士开目光一亮,顿时扑上去掰下一块塞到嘴里,然后将剩下的藏进了胸怀中——他知道接下来的伙食只会越来越差,在没有出去之前,他一定要保留底气,让自己绝地翻盘。

        他还有一个保命底牌,只要找机会上报给皇帝,没准还能拼出一条生路呢。

        想起那件事,和士开的眼睛便露出一抹阴鸷之色。

        等他出去,第一个就要弄死祖珽,然后再弄死姜虞!

        和士开愤愤地咬着又干又酸的馒头,仿佛它是他的仇敌一样,咬的那个狠啊,吃奶的劲儿都出来了。

        正和馒头较劲呢,和士开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道声音。

        他抬头一看,看到一袭瘦小的身影缓缓朝自己走来,不由一愣。

        这谁啊。

        和士开想了无数种可能,却万万没有想到来者是高纬这个素来以愚笨出名的草包太子。

        “殿下……夜深了,您来做甚?”和士开注意到某人的眼神,惊了惊后淡定下来。

        这个草包太子连踩死一只蚂蚁都要被吓得哭上半天,他敢杀他吗,当然不敢啊。

        可以说,现在的和士开十分安然,甚至还有点悠哉自得。

        看着他这副胜券在握的模样,高纬冷冷一笑,递上一封信,淡淡开口:“父皇让本太子给你的信,说你若看完了,他便放你出去。”

        还有这种好事?

        想起高湛这人的心思,和士开半信半疑地接过信,伸手蘸了蘸唾沫打开折叠起来的信,却发现信上什么也没有写,顿时一愣。

        “殿下,皇上……给臣一直空白是为何意?”他有些不解地抬头,却对上高纬计谋得逞的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