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65章 卧槽,我娘没死,真的躲过了车裂之刑?!

第65章 卧槽,我娘没死,真的躲过了车裂之刑?!

        听说最后是逝世在了老家啊。

        怎么就死在这个时候了呢。

        难道又是蝴蝶效应?

        姜虞还没从疑惑中回过神,姜四喜就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少爷,少爷少爷!”姜四喜满脸欣喜地端着一封信函递了过来,“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啊,啥……诶等等,快给我看看!”姜虞当机了一瞬,反应过来,接过信函赶紧一看,顿时感觉自己打了肾上腺素,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

        狗蛋他做到了,天机阁建立起来了!

        “那边如何说的?”姜虞烧了信封,深深吐出一口浊气问道。

        “那边说,不日之后便会将阁子开到大齐,任由少爷差遣。哦对了,他还送给属下一车金子,给送到少爷的秘密地方了。”

        姜四喜摸了摸脑袋,讪讪笑起来,“少爷……阁子是什么,是窑子吗?还有,他怎么知道少爷你的秘密地方的?”

        那个地方,明明只有少爷和狗蛋儿知道啊。

        姜四喜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

        “你甭管那么多,按我说的去做就好。”姜虞一巴掌拍在姜四喜的脑袋上,“对了,那些金子没被人盯上吧这次?”

        “少爷放心,这次我一个人送的,方圆一里绝对没有人跟着。”姜四喜挺着胸脯保证起来。

        “好。”姜虞点头,“那些金子,拿去招兵买马,悄悄地去做,别告诉任何人,尤其是高氏皇族。”

        那群神经病要是知道了他招兵买马的事情,他不得掉一层皮。

        “哦好……诶我擦,少爷你认真的吗?”姜四喜愣了一会,瞪大眼睛看向前者。

        少爷没那大病吧,没事招兵买马干嘛呀,养私兵是要砍头的大罪啊。

        而且现在的皇帝那么凶……他竟然敢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

        牛啊。

        姜四喜跟随了姜虞这么多年,某人口中的那些新颖词汇他早就学了个透。

        “……去不去?”姜虞一抽嘴角。

        “……去去去,少爷的吩咐,属下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啊。”姜四喜一惊,立刻从心地拍起了胸脯。

        姜虞点头:“还有,之前联系的那些人都联系上了吗?”

        “联系上了少爷,若要现在联系,叫他们赶来邺城的话,需要三五天时间的。”

        “没事,让他们来,我有事要和他们说。哦对了,人有提到阁子会建立在哪里吗?”姜虞又问。

        “好像是在离邺城不远的地方,到时候那方头目亲自来找少爷商议。”姜四喜摸着脑袋回忆起来,见姜虞呆住,便越发好奇姜虞口中的阁子是啥东西。

        但他又不敢问,只能认命地离开,开始一个一个写信放出飞鹰。

        姜虞却震惊在姜四喜刚才的那番话中。

        【卧槽,狗蛋又要来齐国?!】

        【这还真当齐国是他家了啊。】

        【天机阁马上都要建立起来了,派宇文宪来看看不就行了吗,他老老实实待在皇宫和宇文护斗智斗勇不香吗。】

        【这要是被高湛那群待在边关的士兵看到,他不得凉凉啊。】

        不远处,缓缓走来的高孝瓘微微一愣。

        天机阁?

        那是嘛东西?

        宇文邕又要来齐国了?

        这是在整什么幺蛾子?

        还有,姜二五仔要搞什么名堂?

        算了,最近不扒他老底了,等他查清楚那件事情吧。

        “咳咳,几日不见定修兄,定修兄似乎清减了。”高孝瓘咳嗽一声,缓缓走出去。

        “啊……大佬……啊不殿下?”姜虞回神,看到高孝瓘,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前几天国丧大典上,都没看到大佬的身影啊。】

        【也许是都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

        高孝瓘:“……”

        这个憨货。

        “殿下今日前来造访微臣,不知所为何事?”姜虞俯首作揖。

        “宫中送来一封信,托我与你。是孝昭皇后的。”高孝瓘递过一封密封起来的信,缓缓开口。

        高元氏在死后不久,就被高湛欲盖弥彰似的隆重下葬了,并追封她为孝昭皇后——和历史上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孝昭皇后的死期提前了不要太多。

        姜虞闻言,顿时愣住。

        【孝昭皇后?她给我写信?】

        【这无缘无故的……她又不是我……】

        【等等?!】

        姜虞猛然想起,高元氏母家是北魏皇室后裔,真正算起来,她和自家老娘姜元氏是有些血缘关系的。

        就是所谓的远方亲戚。

        “多谢殿下。”

        不知道为什么,姜虞突然觉得这封信藏了一些他很想知道的秘密。

        姜虞赶紧接过,拆开后仔细阅读起来。

        然后目光一滞。

        信上说,他娘姜元氏并没有死?!

        原来,在姜元氏入宫之后,她就秘密找到了孝昭皇后,和她面对面坐下,谈起了自己的心声。

        “她压抑的恨意已久,此番入宫,便是为了一报弑亲灭国之仇。她和我说,你看上去呆傻,其实内心存在着一面镜子,只是蒙上了灰。当那面镜子上的灰尘被擦干净后,你的眼睛就不会蒙尘——也不会再忠于高氏皇族。”

        这是信上的一段话,姜虞看完后除了震惊就是震惊。

        他找不到用别的话去形容了。

        因为,信上还提到了姜元氏的狸猫换太子之计。

        也是靠着这个计谋,她逃出了邺城,并开始发动自己多年游历江湖,暗中培养起来的势力。

        “在大齐皇帝彻底失去民心,在你彻底清醒之后,就是她率军血洗邺城之日。定修,她让我代她告诉你一句,她不是个好娘亲,但她会在暗中护你安好,直到你成为……宇文邕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是的,姜元氏一早就知道狗蛋就是宇文邕,也知道他们俩这么多年其实一直都有联系。

        但姜元氏知道大齐靠不住,而兰陵王高长恭只会心向大齐,不会帮助清醒以后的姜虞的。

        所以宇文邕是姜虞最好的选择,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

        【娘啊,你这么厉害,为啥隐忍这么多年啊。】

        【如果我们早一点培养势力的话,会不会就不会有高洋他们的事情了……】

        姜虞叹了口气,心头很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