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63章 十面埋伏,高演下位了(2)

第63章 十面埋伏,高演下位了(2)

        “朕听闻,前不久太傅被掳去了周国?”

        姜虞喝酒的动作微微一顿。

        如果他记得不错,这好像有一段时间了,高演到现在才拿出来说事?

        “是啊,要不是兰陵王率军兵临城下,奋力攻击周军,臣指不定便要魂归故里了。”姜虞做出一副后怕的模样,眼角余光一直在往四下打量。

        有杀气……伏兵靠近了?!

        这么快就忍不住要动手了?

        高演的暗号是啥?

        诶等等,他和高湛的暗号是啥来着。

        在离开太傅府邸的时候,高湛和姜虞定下了宴会上发兵逼宫的暗号。

        姜虞回忆了一会,猛地想起来是摔杯为令。

        他看向高湛,见他一只手一直握着酒盏,似乎没有分毫要动手的迹象。

        “朕还听闻,姜太傅在府邸,日日参拜罪妇姜元氏?”高演缓缓眯起眼睛。

        姜虞面色不改,只是袖袍之下的双拳握紧了一些。

        他能明显地感受到,来自房梁的威压。

        “叮!检测到宿主即将遭遇人身攻击,是否开启自保模式?”这时,系统的机械音顿时在姜虞耳畔响起。

        “开。”姜虞在心中快速应下。

        不开等会就要被射成筛子了。

        “回皇上,古人云人之初,性本善。其中,百善孝为先。姜元氏乃微臣之母,血浓于水,微臣若当罪臣而论,岂非不孝之辈。”姜虞朝着高演作揖,余光再度看向高湛。

        高湛仍然不动。

        姜虞心头一凛。

        他俩不会联合起来要弄死他吧?

        高演缓缓把玩起被自己喝空的酒盏,漫不经心地开口:“朕也听闻一句话,忠孝两难全。你秉孝当先,可是将忠义抛在了脑后?”

        话音一落,他猛然抬头看向姜虞,凌厉的目光充满了帝王威严。

        虽然只有一只眼睛了,但这一身帝王威压不是盖的。

        因为这时的高湛没有丝毫表象,姜虞拿不定他是否是在耍自己,只能再度作揖:“臣先忠于大齐,后孝于家。”

        高演看了一会姜虞,忽然朗声笑了起来。

        他起身拉起高百年,示意他走向姜虞。

        姜虞也跟着起身。

        “朕仪容有损,再当不得大齐帝王。今朕传位于吾弟高湛,不日登基为帝。”高演目光炯炯地看着姜虞,“姜虞,朕将百年托付于你,你可愿以毕生之力守他安好?”

        “父皇——”高百年讷讷地看着高演。

        高演仍然看着姜虞,而姜虞却面无表情。

        我来守护你儿子,谁来守护我娘亡魂。

        你在想屁吃啊。

        这时,高演忽然摘下身上玉令,朝地面猛地摔去。

        玉令碎开的一刹那,房檐上无数宿卫军倾潮涌出,顿时将这里团团围住。

        钟鼓音乐之声戛然而止。

        舞女们不知所措地聚在一起,看上去惊惶到了极致。

        “皇上此举何意?宫中有刺客不成?”姜虞表面淡定无比,内心慌得雅痞。

        “刺客没有,逆臣似有一个。”高演微微一笑,“太傅啊,朕给你一次效忠朕的机会。答应与否,全在太傅一念之间。”

        姜虞:“……”

        宿卫军……这是强逼着他答应守护高百年的节奏啊。

        生与死,也在一念之间吧。

        算了,系统都开了自保模式了,信一次系统,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咬了咬牙,姜虞准备拔出袖袍中的匕首的时候,高湛突然笑着站了起来。

        “皇兄啊皇兄,你何苦逼着太傅呢。反正不论早晚,你父子二人,总归要黄泉相见的。”高湛微微一笑,缓缓扔了手中的酒杯。

        酒杯落地的一刹,原本害怕的舞女们顿时拔下头上发钗,以钗作暗器,迅疾扔向离姜虞最近的宿卫军。

        又有一个舞女一手放在唇畔,吹出一记响亮的口哨。

        这时,铁血撼动地面的声音远远传来,随着一声古老的号角吹响,一群身着铁铠的士兵井然有序地闯入这一方天地,将宿卫军们团团包围。

        “放箭!”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天空万箭齐发,在高演震惊错愕的眼神中,万千箭雨直接射杀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宿卫军们。

        至于剩下的宿卫军,早就在皇宫外围,被这一支军队暗中偷袭,杀了个一干二净了。

        沿途甚至还能看到许多太监宫女的尸首。

        是的,高湛血洗了皇宫。

        一个将士走过来,恭敬地递给高湛一把长弓。

        高湛漫不经心地将手中长弓举起,张弓搭弦。

        箭尖飘过姜虞,缓缓对准高演。

        “皇弟,朕将皇位传位于你,你为何要如此?”高湛满脸的不敢置信。

        “狡兔死,走狗烹啊。臣弟多谢皇兄传位与臣弟,为防后患,臣弟亲自送皇兄,还有侄儿上路。皇兄不怕,很快就不痛了。”

        高湛微微一笑,松开手,那支长箭顿时离弦飞出。

        长箭划破虚空,直接射中了高演的心脏。强大的惯性让他整个人都倒飞出去,那鲜血在半空绽开的血花,直接晃了姜虞还有高百年的眼睛!

        高演吐出一口黑血,伸手颤巍巍地指了指高湛,又指向面无表情的姜虞。

        姜虞缓缓拔出匕首,走向高演。

        “皇上要走了,不能亲眼看到臣覆灭大齐了。”姜虞凑到高演耳畔,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出口。

        高演:“??!”

        王德发?!姜虞要灭齐?

        那他做这些帮助百姓的事情干嘛?!

        姜虞不再犹豫,一刀刺向高演的喉咙。

        当看到姜虞眼底的快意时,高演最后的疑惑迎刃而解了。

        这两个人确实密谋在了一起,而姜虞,更是已经选择背叛齐国,忠诚于宇文邕了!

        这个逆贼!

        高演怒到极致,睁圆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姜虞。

        至此,一代帝王高演,彻底绝了气息。

        “太傅,乐陵王便交给你吧,太傅不会让朕失望的。”高湛收了长弓,看向姜虞,面带微笑。

        姜虞被看得毛骨悚然。

        这家人真的都是神经病,杀人还能面带微笑的。

        都是变·态吧!

        说实话的,姜虞并不想杀高百年。

        “殿下,对不住了。”想到一样东西,姜虞目光一闪,一刀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