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60章 高湛的秘密诏书

第60章 高湛的秘密诏书

        成了!

        姜定修他止住洪水了!

        毫无疑问,姜虞这一举又将被载入史册。

        在百姓们的欢呼雀跃声中,姜虞和高孝瓘回了邺城。

        另一边,收到消息的宇文邕派宇文宪来到三峡一带,查看水势。

        当宇文宪看到滚滚江水从东方汹涌而来时,顿时目光惊愕。

        三峡的水位在这波洪水的带动下涨了不止一个层次,他们命人挖出来的分支终于能派上用场,终于可以灌溉那些即将干涸的农田了!

        宇文宪兴奋地回到长安告诉宇文邕,宇文邕也面露激动之色,当即下令让宇文宪带人去帮助百姓灌溉农田,务必保证这次秋收的产量。

        “姜定修果然是福星啊,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治洪,圣人美誉果非浪得虚名!”宇文宪应下来后,下意识称赞起来,“若得此人,殿下何愁不能扳倒宇文护这狗贼啊。”

        “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护不住他和他的家族。对了,近来大齐可有何动向?”宇文邕苦笑一声。

        宇文宪回忆了一番,摩挲着下巴开口:“好像……有一件挺稀奇的事。”

        “何事?”宇文邕挑眉。

        “齐国当今皇帝高演,迷恋诸大臣的家眷,下旨让她们入宫侍奉,那些妇人几乎没一个活着走出皇宫的。不过最近高洋好像消停下来了,听说好像是被一个妇人刺瞎了眼睛,还被吓到心疾发作了。”

        宇文邕:“……”

        这很高氏一族。

        果然啊,他的感觉没错,除了高长恭之外,高氏一族个个都是神经病。

        “那个刺瞎高洋的妇人名唤甚么,竟如此英勇反抗?”不知道为什么,宇文邕下意识多嘴问了个题外话。

        “听说……好像是幽州来的,叫姜元氏。”

        姜元氏……

        宇文邕:“?!!”

        那不是姜定修那二愣子的娘吗?

        “可是幽州燕郡?”宇文邕又追问了一句。

        “好像……是幽州燕郡的。听说死的还挺惨,被高演判了车裂之刑。到死的时候都没有全尸,姜定修给一块一块捡回来的。”宇文宪皱眉回忆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宇文邕逐渐难看的脸色。

        这……这皇帝简直比宇文护还牲口啊。

        二愣子现在一定恨死高氏皇族了吧。

        可恶,若是他能尽早除掉宇文护,让整个大周都归自己统帅管辖的话,他一定能让姜定修义无反顾地带着家族投奔自己。

        宇文邕烦躁地揉了揉头。

        这边,姜虞回到邺城后,立刻上演自己的老套路,直接装病请假,连复命也是高孝瓘一个人去的。

        他本来想让姜四喜带着自己这两年偷偷攒下来的银子去招募私兵的,结果姜四喜还没出门,就有一位不速之客迫不及待地找上了门。

        “少爷少爷,快起来诶哟喂!长广王来啦!”姜四喜匆匆忙忙跑回来,看到姜虞正在发呆,忙喊道。

        啊?长广王高湛?他来干嘛?

        他不应该在筹谋准备宫变的事情吗?

        诶等等,难道他是来找自己准备发动宫变的?

        姜虞目光一动,起身一巴掌招呼在姜四喜的脑袋上:“愣着干啥,快去让他们烧茶。怠慢了长广王,你们担待得起吗。”

        话音落下,便见高湛急匆匆走进来,朝着他摆手道:“太傅无需如此,本王今日有要事要同太傅商议。”

        “殿下金安。”姜虞起身,对着高湛俯首作揖。

        “太傅不必多礼。”高湛虚扶一把,目光诚挚地看向他,“太傅,此事十分机密,不知可否——”

        他故意顿了顿,随即看向姜四喜。

        “四喜,你先去忙,殿下喜欢清静,让这里侍候的人都散了吧。”姜虞十分识时务地挥手。

        “诶,好嘞。”姜四喜这次聪明了,点点头麻溜儿地离开,开始驱散四边的侍从,甚至连藏在暗处的宿卫军也被他找了出来,给赶到了另一座院落中。

        宿卫军:“……”

        这个姜四喜不会武功的吧,为毛能发现他们。

        他们藏得不够好吗。

        此时的宿卫军浑然不知,姜四喜已经被姜虞安排明白了,各种功课一起上,就为了让姜四喜脱胎换骨,成为姜虞的得力心腹,而不是只会拖后腿的小菜鸡。

        早在小半年前,姜四喜的武功就已经有了出色的进步,只是除了姜虞没有任何人知道而已。

        就连高孝瓘都不知道。

        看到四边的人都散开了,姜虞带着高湛走向大厅。

        二人相对而坐,没有分席。

        “殿下此行,不知所为何事?”即便已经猜到了高湛的来意,姜虞还是佯做不知,明知故问地看着他。

        高湛没有说话,而是从袖口中摸出一张锦缎制成的方巾,递给姜虞。

        在高湛的眼神示意中,姜虞打开方巾,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顿时仔细辨认起来。

        然后他瞳孔一缩。

        这是高演在登基时候,给高湛写的诏书!

        历史上高演知道高湛的野心,于是答应在自己驾崩后让高湛继承皇位,并悄悄写了一封诏书留作证据。

        高湛那个激动啊,为高演四面征战,立下赫赫战功。

        可当他回朝以后,等来的却是高演立自己儿子高百年为太子的消息。

        从见到高百年的那一刻起,高湛就知道皇位与自己无关了——高演这个伪君子到底舍不得把皇位拱手相让给别人,一番挣扎之后还是留给了自己的儿子。

        可是高演低估了高湛的野心。

        高演可以杀死高殷,高湛同样可以杀死高演,还有高百年。

        后面的事,自然就是高湛弑兄杀侄夺位了。

        现在,他姜虞不仅要见证这历史事件,甚至还要参与其中。

        他要推动历史的发展,他要让高演自食恶果。

        “殿下此书可真?”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姜虞抬头,一改昔日的咸鱼神色,定定看向高湛。

        高湛看到他眼中的精光,顿时知道自己此行赌对了,心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也涌了上来。

        若是能说服姜定修帮助他夺位,那么必定十拿九稳。

        那个位置,一定会是他的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