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59章 火药造大运河,把洪水引进长江三峡!

第59章 火药造大运河,把洪水引进长江三峡!

        【不去!】

        【去个棒槌!】

        【妈的杀了我家老娘还厚着脸让我帮你治理国家,你想屁吃。】

        【老子告假在府邸给宇文邕写信教他怎么扳倒宇文护,起飞灭齐不香吗?】

        【凭什么要帮这个狗皇帝,他也配?】

        高孝瓘:“……”

        给他整不会了。

        但是姜定修确实在理。

        高孝瓘咳嗽一声,缓缓道:“定修兄,皇叔固然荒唐,但百姓是无辜的。”

        正准备反驳的姜虞一噎。

        是啊,百姓是无辜的。

        【可是我娘亲也是无辜的啊,都是被这个封建社会荼毒的。】

        想起姜元氏虽然恨姜氏一族,但对他却一直循循善诱,教诲他要心怀正义,做个正道之人,姜虞有些犹豫起来。

        【算了,老子只是帮老百姓,跟高演完全没关系。】

        【等老子回来,老子一定弄死这狗皇帝。】

        姜虞伸手接下圣旨,在高孝瓘微妙的眼神中扭头离开。

        他匆匆嘱咐姜四喜几句,目送他离开后,这才连夜收拾行囊,和高孝瓘一起南下治水。

        也许是因为姜虞制造的蝴蝶效应,长江以北的江淮一带爆发的洪水是前所未有的凶猛。

        这场雨,可谓是大齐建国以来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暴雨。

        暴雨连续下了七天七夜,也不曾停歇。

        大雨造成的洪水冲垮了家园,也冲垮了田地,百姓们拖家带口地朝高山走去,各个面露绝望凄凉之色。

        沿途,有些百姓遇到余震,直接被山上掉下来的泥石给冲进洪水中,就这么杳无音讯,只留下一群哭惨的家人。

        姜虞顶着蓑笠看到这一幕时,内心还是被震撼到了。

        毕竟前世没见过现场版的洪水和地震,这现在都演变成泥石流了。

        “姜四喜,让你勘察的事情怎么样了?”姜虞赶紧问道。

        姜四喜迎着飓风匆匆跑来,艰难地大声开口:“少爷,您划下来的那些路土壤适合放置火药,咱可以开河!”

        “待雨势稍缓,火药开河,不得延误!”姜虞立刻开口。

        姜四喜在学院的这段时间,姜虞发现了他对地理的独到天赋,就把自己从现代学到的超前地理知识教给了姜四喜。

        不出所料,姜四喜学得是那个快,对地理的兴趣都超过了天文与算术。

        “定修兄,你要用火药开河?”高孝瓘看向姜虞,满眼的震惊。

        开河那可是十分费力的事情,耗财耗民,没点十年脑血栓的话,没有哪个皇帝会在国库空虚的时候开凿人工河流。

        “火药开河,将洪水引入长江三峡。”姜虞望着洪水,定定开口。

        这个时代,三峡的水位十分低,从郦道元的水经注就能看出来。

        把洪水从三峡引流过去,跑入周国,还可以帮助宇文邕缓解一下旱灾的问题。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只要雨势变小,他就能开始做精准计算,火药炸土开河了。

        【这不比几十年后杨广那货人工凿河强?】

        【但不可否认,他也是千古一帝。】

        杨广?

        高孝瓘挑眉。

        几十年后……是隋朝的皇帝吗?

        难道……他是那未来大隋祖龙,杨坚的儿子?

        算了,赶紧派放粮食,安置好百姓才是首要重事。

        高孝瓘立刻命裴烜和从秘密之地赶过来的郭定先率领随行的宿卫军,派放粮饷,按照姜虞的方法搭建紧急帐篷。

        附近的百姓们很快被聚集在一起,衣食住行有了安顿,便也渐渐不再躁动,纷纷感激起高孝瓘一众人来。

        三天后,南疆的暴雨终于停了下来。

        姜虞下地看了看适合开凿河流的那一片土地,用系统算了一整夜后得出一套数据,让姜四喜按照分量和位置安置好自己调制的火药,然后开始第一次试炸。

        “轰!”

        在众人围观中,只听接连几声巨响,前方土地被炸出一条深深的长坑。

        没有塌,成了成了!

        姜虞面露满意之色,当即嚎了一嗓子:“四喜,给我炸!”

        姜四喜立刻带着一脸懵逼的裴烜和郭定先御马安置炸药,来来回回奔跑的身影看呆了众人。

        “太傅大人在做什么?”

        “制造火树银花吗?那个瞧着不像我们用的大烟花啊。”

        “俺瞧着他是要炸土。”

        “炸土干嘛?”

        “……吃?”

        “……”“……”

        围观的百姓们窃窃私语起来。

        “诸位,接下来火树银花爆炸时会产生一定地动,还请诸位快些离去,莫在此处停留。待过些日子,姜定修保证还诸位一个家园。”姜虞朝百姓们作揖一拜。

        这个一身布衣,戴着蓑笠,看上去普通却面容不凡的公子,他如此诚恳的态度刹那间让百姓们不知所措。

        大齐圣人姜定修,原来不是传闻中那般桀骜不羁,不近旁人啊。

        头一次被上流人士这么礼貌待遇,百姓们受宠若惊,感动得一塌糊涂,纷纷抹着眼泪离开。

        姜虞:“??”

        【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他们哭啥呀。】

        高孝瓘默默抽搐嘴角。

        这个二五仔,怕是不知道在这个时代,平民和士族之间有着很深的代沟……

        算了,麻了。

        让他看看,何为火药开河。

        在这接下来的夜里,火药爆炸的声音接二连三,不绝于耳。

        但这并没有在百姓之间造成恐慌,因为弄出这些的人是姜虞,是他们崇拜的大齐圣人姜定修。

        两天后,姜四喜和裴烜郭定先三人,带着几匹累垮的快马返回营地。

        “回少爷,顺利引爆,可以引流洪水了!”姜四喜风尘仆仆地下马,眼中布满了疲惫与兴奋之色。

        “即刻引流!”姜虞搓了搓手,眼中是止不住的兴奋。

        【见证历史奇迹的时刻啊!】

        【虽然建在齐国有点不甘心,但是还是好兴奋。】

        【第一条人工运河啊!】

        在众目睽睽之下,姜四喜引爆了放置在阻隔洪水的水坝上的火药。

        只听一声巨响,洪水倾潮涌出。

        众人下意识屏起了呼吸。

        成败与否,在此时刻。

        洪水如意料之中的异样,顺着开凿出来的河流往三峡那边涌去。

        不过一夜时间,一条打通东西,浩大壮观的人工运河便赫然出现在世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