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58章 报应啊,洪涝和地震来袭了!

第58章 报应啊,洪涝和地震来袭了!

        【特么的……这个伪君子……这个牲口!】

        【妈的个个都是神经病,当个屁的皇帝,老子总有一天要灭了你全家!】

        前所未有的愤怒从心头蔓延,姜虞冷冷看了一眼龙座,直接无视了代政的太子高百年,面色阴沉地转身离开。

        斛律恒伽和斛律须达几人面面相觑。

        姜定修的气场……好恐怖。

        高孝瓘蹙眉,心头的担忧缓缓升起。

        直觉告诉他,小姨的死会让姜定修不再准备摸鱼,而是要亲手推动大齐的覆灭。

        如果姜虞真的动手的话,也许齐国会比梦中结束的更早。

        高孝瓘头疼了。

        他一直在做拯救齐国的事情,几个皇叔却跟玩似的一直在霍霍国祚。

        这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众人心思各异,唯有高湛眼中露出一抹诡异的喜悦之色。

        刚才姜虞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清清楚楚看到了某人眼中撸出来的杀意。

        是时候彻底把姜定修拉到自己阵营来了。

        高湛若有所思地抚了抚下巴。

        另一边,高演知道姜虞没等早朝结束就离开之后,心头咯噔一声,忙向侍奉在左右的祖珽打听姜虞去了哪里。

        祖珽快速跑了出去,很快面色古怪地跑了回来。

        “皇上,太傅他……他……额……”

        “有话直说!”高演捂着眼睛,不耐烦地开口。

        自从知道自己彻底成为独眼狼,以后一辈子都无法成为正常人后,高演暴躁的性子就露出来了。

        段韶和斛律光,还有崔季舒看到后纷纷叹气。

        也许……他将会成为第二个高洋。

        “回皇上,太傅他收起了罪人姜元氏的尸首,下令杖责车裂的士兵,又将他们……”祖珽哆嗦了一下,战战兢兢地开口说道,“又将他们车裂了。还说,还说只有牲口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高演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特么,这姜定修分明就是在指桑骂槐地说他是牲口啊!

        他当即写了一道圣旨想要治姜虞的罪,命祖珽送出去的时候,正好被前来看望自己的文武百官撞见了。

        一听到是要问罪姜虞,还要把他处死,大臣们惊了,也站不住了。

        于是在斛律光和段韶,还有崔季舒的带头下,文武百官们纷纷跪在高演的宫殿门口,劝说他要三思而后行。

        姜虞是大齐的圣人,是造福百姓的人,不可以处以死罪。

        大臣们这么声势浩荡,甚至引来了高百年和娄太后,听闻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又听闻了高演要处死姜虞,娄太后也难得沉了脸色,说他为君莽撞。

        “皇帝,你身为一国之君,如此行为,何以为君,何以表率?!”娄太后一脸痛心疾首地看着高演,心中是那个后悔扶持他上位。

        太特么丢人了。

        做着牲口的行为,还被一个女人搞到瞎了一只眼睛,还要处死大齐的贤臣,这分明就是一个昏君的行径啊。

        他都要比高洋还要荒唐了。

        长生天,她这是造了什么孽生出这么个混账儿子!

        娄太后被气得当场晕了过去,这一晕直接吓坏了高演,匆匆忙忙去宣了太医,问罪姜虞的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高孝瓘听到这件事后,来到姜虞府邸,看到他设置灵堂办丧,不由挑眉。

        昔年那个爱苟分的姜定修,居然这么大张旗鼓地为身为罪人的小姨办丧事,真不怕掉脑袋。

        不过,该拜还是要拜的。

        高孝瓘走了进去,看到整个灵堂只有姜虞孤零零一个人跪在前面,在那里守着合上的棺材。

        他插了三支香在炉中,跪在蒲团上拜了拜,准备起身离开。

        “殿下,您还记得那一日,周国皇帝宇文邕问臣的话吗?”姜虞忽然抬头,看着台上姜元氏的墓碑,出口问道。

        “定修兄,叛国是夷灭三族的重罪,你可要三思而后行。”高孝瓘淡淡开口,

        “而且,周国朝堂掌控在大冢宰宇文护的手里,宇文邕充其量不过一个傀儡,他根本护不住自己手底下的人。”

        是了,在回到齐国以后,高孝瓘就打听了周国的情况。

        当知道宇文邕只是一个傀儡之后他,他就安下了心。

        只要宇文护在一天,宇文邕就没有用武之地,姜定修也就不会投诚宇文邕。

        所以,他只要让周国细作扶持宇文护,让这两人明争暗斗去。

        姜虞神色不改地看着墓碑,眼底却酝酿起仇恨的风暴。

        【宇文邕绝对不是傀儡,他养的私兵和殿下你的一样多。】

        【如果我猜的不错,很快……很快宇文邕就会杀了宇文护,将周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去投靠宇文邕,帮助他灭了齐国,完成中原大一统。】

        【老娘,我会亲手宰了高演的,你放心。】

        【该报的仇咱得报,咱不能跟傻子似的忍。】

        高孝瓘:“?!!”

        不对啊,梦中宇文邕这个时候都还在战战兢兢地想着怎么活下去,怎么就养起私兵了?

        但是他一想到因为姜虞的存在,无意间改变的一些事情,顿时也就觉得不惊讶了。

        姜定修就是一个变量,他一动所带来的后果都是无法猜测的。

        虽然有点夸张,但真的可以这么说,姜定修这个二五仔,他决定着这个时代的命运。

        不能让宇文邕成长起来,虽然……打心眼里他很看得起这人。

        哎,看来接下来有的忙了。

        高孝瓘抚着脑袋悄然离开。

        “叮!检测到位面之子属性发生异样,黑化进度百分之四十五。”

        当缓过劲儿来后,高演又想治姜虞的罪了。

        这时,南方忽然传来洪涝和地震的消息。

        百姓们死伤无数,流民纷纷逃往北方。

        大臣们纷纷上书申请发放存储的救济粮,又请求让姜虞去南方治水。

        姜虞能治瘟疫,一定也可以治水。

        这下子轮到高演犯难了。

        他前不久还想治罪姜虞,这会要让他南下治水,这不打自己的脸吗。

        但是国难当前,高演只能厚着脸皮让高孝瓘带着圣旨去太傅府,请告假不上朝的姜虞南下治水。

        听到消息后,姜虞乐了。

        【洪涝?地震?】

        【报应啊,活该你个狗皇帝!】

        【想求老子,门都没有!】

        【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