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57章 高演成了独眼狼,姜元氏被判车裂

第57章 高演成了独眼狼,姜元氏被判车裂

        【看看看,看个棒槌!】

        【他妈的这么喜欢大年纪的婆娘,你怎么不去睡你老母!神经病啊!】

        姜虞看到高演和高湛两个人的神色,脸臭的可以滴下墨水来。

        高孝瓘:“……”

        城门口,百姓受到皇令齐齐跪地,恭迎这位即将举办大典的大齐帝妃。

        “民妇姜元氏,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姜元氏缓缓下车,在众人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向高演,面不改色地跪地叩安。

        “爱妃快快免礼。”高演咽了口口水,直接下去亲手搀扶起来,顺便揩了一把油水。

        他的目光顿时一亮。

        姜元氏做了十几年的主母,手上竟然只有一层薄薄的茧子,手背光滑的……还有一身的奇香,他和他的兄弟都要心猿意马了!

        【禽兽,放开你的手!】

        【妈的尊老爱幼知不知道,你这不讲人道啊狗皇帝!】

        姜虞紧紧捏住缰绳,目光死死地盯着高演那双不安分的手,恨不能现在就下去砍他两刀。

        但这念头只是冒出了一下,就被某人的求生欲压了下去。

        狗头保命狗头保命,忍住……忍住。

        目送高演牵着姜元氏回皇宫后,姜虞心头五味杂陈到了极致,他干脆回了太傅府,直接闭门谢客。

        “少爷……有人找您。”姜四喜看着发呆的姜虞,小心翼翼开口。

        “老子闭门谢客,再来上打狗棒。”姜虞摆手。

        “是兰陵王和崔姑娘。”

        “快请进来,烧茶去,楞在这里干啥!”姜虞赶紧跳起来一巴掌招呼在姜四喜的脑袋上。

        “……好的少爷。”姜四喜摸着脑袋,十分委屈地撇着嘴巴往茶房走去。

        明明就是少爷在那里发呆,他就过来报备一声,也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崔昭容疾步走进来,看见姜虞坐在庭院里看书,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愧疚又涌了上来:“定修哥……”

        “殿下和崔妹妹来啦,快坐快坐。”姜虞招呼侍从搬来软垫。

        看到崔昭容就着软垫坐在冰冷的地上,姜虞缓缓摩挲起下巴。

        【这样崔妹妹会寒气入体的,哪天我把胡椅给造出来,送给我家小媳妇去。】

        高孝瓘挑眉。

        胡椅?那是啥?

        不过话说回来,你娘都要成为我皇叔妃子了,你真的还能这么心安理得泡妹子吗?

        “定修兄,皇叔一事,长恭心中有愧,今日携金银万两前来致歉。”高孝瓘说着,给立在旁边的裴烜示意了一下。

        裴烜颔首,从袖口中摸出一沓银票,走过去递给姜虞。

        姜虞接过银票细细打量,不由惊奇。

        之前一直在忙科举制的事情,又在边境来来回回好几次,他都没怎么见过纸币。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段韶负责制造的纸币。

        【想不到在这个年代,做出的纸币居然和明朝有的一拼。】

        【不过目前只在上流社会流行,纸币并无卵用啊现在。】

        【算了纸币也是钱,不要白不要。】

        姜虞三下五除二收起银票,咳嗽一声哀叹:“此乃皇命。我等皆为臣民,臣民岂可违背天子之言。”

        【个屁。我家老娘武功杠杠的,依照她的性子,绝对半夜干掉高演逃离皇宫。】

        【反正我已经买通邺城的守卫了,这是我能为老娘做的最后一件事。】

        【只希望她离开以后,别再被皇族的人发现了。】

        【哎。】

        姜虞知道这些年姜元氏一直被仇恨困扰着,在家与国之间,她自始至终都选择着后者——她恨高氏皇族,也恨姜氏一族。

        【为了前朝恩怨,她一定会用这条命去宰了高演。】

        【宰了也好,反正我早看不惯这伪君子了。】

        【要不是为了我的亡齐大业,真特么想一鞋拔子抽死他。】

        高孝瓘:“……”

        他抿了抿唇,眼角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这个二五仔看似不能成事,其实本身就是个人间清醒。

        他活得很明白。

        也许……这就是长生天看上他的原因?

        还有十几年时间,如果他拼上全力,姜定修会不会……放弃灭齐?

        罢了,还是慢慢来吧。

        高孝瓘心头叹了口气,宽抚一阵姜虞,就起身离开。

        高演已经开始怀疑他了,他不能在这久留。

        高孝瓘并没有撤掉守城的官员,而是又悄悄塞了一批金子给他们,让他们夜半也姜元氏放行。

        崔昭容也只留了一会——崔季舒有急事找她,她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开。

        夜间,本该寂静的邺城,被一道急促的敲锣打鼓声给打破了宁静。

        “姜元氏夜刺皇上,抓住姜元氏!当场斩杀,留全尸!”

        “封锁太傅府,封锁兰陵王府!”

        “封锁城门!”

        “禁卫军!上夜的禁卫军何在!”

        “抓住了抓住了!”

        “姜元氏已杀,皇上有旨御马沿地拖回皇宫!”

        姜虞被如雷贯耳的士兵脚步声,还有各种嘈杂的声音吵醒了。

        听清外面的声音后,他的面色顿时一变。

        娘亲夜刺高演被捉住了,逃跑不成功,被当场斩杀了?!

        这河里吗,这不河里!

        娘亲不是武功卓越的吗,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捉住了?

        姜虞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匆匆忙忙跑出府邸,发现一群禁卫军守在门外,当他开门的一刹,无数枪尖顿时对准了自己。

        “太傅大人,皇上有旨,外有刺客,还请太傅待在府中。若是出去了,是生是死,我等概不负责啊。”为首的一个禁卫军微微一笑。

        姜虞眯了眯眼睛。

        特么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不就是变相地威胁他出府就gg吗。

        不出去就不出去!

        姜虞扭头回府,直到翌日嘈杂声安静下来,他换上衣服上朝后,才听到了完整的经过。

        昨天夜里,姜元氏穿了一套戏袍,以唱霸王别姬为由拿来一把长剑,唱着唱着忽然刺向高演,当场把他弄成了独眼狼。

        高演被吓得心脏病发作了,直接下令让旁边看呆的祖珽捉拿姜元氏,将她当场斩杀。

        姜元氏手偏没刺死高演,察觉到门外的禁卫军赶来,就快速施展轻功离开。

        只是还没跑到城门,就被乱箭射杀。

        这也就算了,姜元氏的尸首被硬生生拖了回去,留下一地的鲜血和脑浆。

        在第二天清晨,被太医重重包裹知道自己治不好眼睛的高演勃然大怒,下令车裂姜元氏,并把她油炸了丢给野狗吃掉。

        姜虞听完,脑袋一空,顿时感觉一股凉意拔地而起。

        【特么的……这个伪君子……这个牲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