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55章 卧槽,高演这货居然看上我娘亲了?

第55章 卧槽,高演这货居然看上我娘亲了?

        姜虞很想劝架,但不知道自己该咋说,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俩打架,打得隔壁宇文宪都被吵醒了。

        宇文宪匆匆赶过来,看到是高孝瓘,顿时一阵懵逼。

        他咋又跑到长安皇宫来了,当这是他家呢。

        “皇上,不能打了不能打了,宇文护带人来了!”外面,一个看门的亲信猛地跑进来焦急开口。

        宇文邕猛地一愣:“他现在来做甚?”

        这货不应该在处理奏折么。

        “哎哟我的皇上诶,你俩打架声音太大,人以为你遇刺啦!宇文护带着禁卫军兴冲冲过来抓刺客呢!”

        宇文邕:“……”

        宇文宪:“……”

        高孝瓘:“……”

        姜虞:“……”

        【确定不是过来神补刀的?】

        “皇上,今日不宜打斗,快叫他们离开。”宇文宪知道宇文邕并不想杀高孝瓘和姜虞,马上作揖启唇,“臣知道此宫殿内有一处秘密通道,可直达皇宫之外。”

        “你带他们离开,朕来拦住宇文护。”宇文邕沉吟片刻,扔了长剑淡淡开口,“再给朕找几只野狗来。”

        宇文宪带着姜虞和高孝瓘离开,护送他们出城后,快速折返皇宫。

        如果宇文邕一个人在,指不定宇文护这老贼就要动手动脚了。

        可是当他返回去的时候,却看到宇文护臭着一张脸离开了。

        “皇上,你干了啥?”宇文宪一脸懵逼。

        宇文邕微微一笑。

        其实他也没干啥。

        就是找来了一群野狗,等宇文护赶来的时候,野狗正好在相互打架。

        然后他讽刺了一句,指桑骂槐地把宇文护比作了牛马,竟然能听懂牲口的话而已。

        宇文护又不能当场发作,毕竟是自己过来的。

        他只能憋屈地离开咯。

        听完这番话,宇文宪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妙啊妙啊。

        皇上不愧是皇上。

        “他二人呢?”宇文邕忽然问。

        “臣已经送他二人离开皇城了。”宇文宪一脸自豪地挺起胸膛。

        宇文邕:“……我谢谢你啊。”

        笨死了都不会把他们再绑回来吗!

        他差一点就能得到姜定修的答案了。

        如果姜虞愿意投诚与他,那么他一定会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甚至是扳倒宇文护这老贼的第一得力干将。

        算了算了,

        宇文宪摸了摸鼻子。

        好像……做错了事。

        这边,姜虞和高孝瓘回了齐国,听说崔昭容去了幽州燕郡,赶忙御马过去同她汇合。

        然后,姜虞就听说了这么一件奇葩事情。

        前不久,高演连夜做噩梦,梦见高洋和高殷从阴间回来,要拉着自己下地狱。他从梦中被吓醒之后,服用了祖珽献的药后这才稍感心安。

        为了不让自己做噩梦,高演采纳了祖珽献上的计策,大兴土木建立寺庙佛像,让僧人们在他宫殿前焚香念经三天三夜,驱逐恶鬼。

        与此同时,高演决定用选秀的方法来给自己冲冲喜。

        可是宫廷画师送上来的画像上的妙龄女子总是不和他的眼缘,有那么几个好看的还都是身份低下的,高演觉得自己睡了会十分恶心。

        于是他暗戳戳将目光盯上了宗室大臣的妻子儿女。

        这一挑,高演还真挑了好几个容貌上佳的官员夫人,甚至还挑了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公子。

        睡了一觉后,高演尝到了人妇的滋味,跟吸毒似的深深上瘾了,开始继续物色宗室大臣的老婆们——反正他们敢怒不敢言,高演直接从偷偷摸摸变成了明目张胆地哄抢。

        那举动比起高洋,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一天,祖珽悄悄献上了幽州的宗室大臣老婆们的画像。

        然后高演一不小心看到了姜元氏。

        那容貌,和当年的高元氏不要说是不像,那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高演看得眼睛都直了。

        作为弟弟,高演一直羡慕高澄可以坐拥那么多老婆,还个个貌美如花,而他自己只有几个。

        尤其是在看到高元氏的时候,高演当时的羡慕嫉妒恨,可以说是和高洋有的一拼。

        只是碍于兄弟情面,而且那会高澄权高位重,他还没那胆子去动自己大哥的女人,所以只能默默地压下那份念想。

        现在,轮到高演自己当皇帝了,他都卸下了自己谦谦君子的伪装,更不会在意其他。

        于是当看到姜元氏画像的时候,高演一道圣旨用打仗八百里加急的方式,让士兵跑死了两匹快马送到幽州,宣布姜元氏入宫为妃。

        姜氏一族懵逼了,姜元氏也懵逼了。

        姜虞更是懵逼中的懵逼。

        【我特么……高演简直不是个人啊——我娘都三十好几,马上奔四的人了,他下得去手吗!】

        【虽然我娘貌美如花,但你也太禽兽了一点吧!】

        【他妈的果然都是一家子神经病,脑子有毛坯啊!】

        高孝瓘:“……”

        你再骂!

        本来还想帮忙的,他现在突然不想帮忙了。

        “崔妹妹,我爹呢,我爹在哪?我娘呢?我娘现在在哪,她去邺城了吗?”姜虞抓起崔昭容的手,一边焦急地询问一边不忘揩把油水。

        【卧槽御姐的手好有骨感!】

        【爱了爱了!】

        高孝瓘:“……”

        你怕不是假的吧。

        你老母都要入宫了你还搁这泡妹子。

        孝子现场?

        “伯父还在和家族商议是否要动用仅存的势力挽留住伯母,可是伯母……”崔昭容脸红了一瞬,想起正事,顿时皱着眉开口,

        “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要入宫侍奉皇上……”

        姜虞:“!!!”

        【卧槽!老娘你不是一直都恨不得手撕小鬼子似的手撕高氏皇族吗?】

        【为毛你现在要入宫了?】

        【如果老爹不愿意的话,凭他和爷爷的话语权,动用姜氏一族的势力,绝对可以保住你的呀!】

        【你烦啥糊涂哎呀!】

        高孝瓘挑眉。

        手撕小鬼子?

        “她现在还在姜府吗?”姜虞又问。

        “在。我此番前来幽州,便是奉了皇命……要带伯母入宫。如果违背,就地正法……”崔昭容一边说一边羞愧地低下头。

        她羞愧的同时,心头也十分迷茫失望。

        大齐的君主这么昏庸无能,为什么他们世家要忠于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