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54章 大佬们别打架了,我就是一咸鱼啊!

第54章 大佬们别打架了,我就是一咸鱼啊!

        当两人同时屏气凝神的时候,姜虞陷入了挣扎和沉默。

        【怎么办,想留在齐国霍霍朝廷,但是又想跑到狗蛋身边,帮助他灭了宇文护,直接一统江山啊。】

        【要是跑到周国的话,大佬那么好一小哥,我要走了大佬咋办?】

        【还有我的家族都在齐国,如果我叛国了,依照伪君子那本性,怕不是要直接夷灭三族,让高湛领兵攻打周国,逼着狗蛋把我交出来。】

        【要是我真被交出去了,】

        高孝瓘暗戳戳点头。

        知道下场就好,还不快点让这老阴批送你回国。

        反正能白嫖你的心声,随便你霍霍,都是无用功而已。

        【可要是继续留在齐国的话,我怕高演会一不小心灭了我诶。】

        【虽然叛国不对,但是大腿一定要抱对。】

        【狗蛋这里只有宇文护一个威胁,我大可以让杨坚和宇文邕密谋直接提前除掉宇文护。】

        【哎呀怎么办,好难选择。】

        姜虞纠结地皱起了眉头。

        “姜定修,你在犹豫什么?因为高长恭吗?”宇文邕蹙眉,“还是因为你的家族?若你放心不下,我可以让他们举族迁徙到周国,我派出我的私兵护他们周全。总是宇文护老贼,也动不得。”

        是的,在宇文觉还在的时候,宇文邕就和高孝瓘一样,悄悄养了一支自己的私兵。

        因为十分隐秘,所以知道的人很少,除了宇文宪和宇文毓,几乎就没有谁知道了。

        “那个,狗蛋儿啊,我——”姜虞讪讪笑了一声,正准备开口说话,宇文邕忽然扭转目光,冰冷地看向那粮草车。

        “偷听够了吗,高长恭?”他哂笑一声。

        姜虞:“??”

        【狗蛋为嘛盯着粮草车说话?】

        【还有,他为嘛说大佬的名字?】

        【难道……大佬在这里?!】

        一想到这可能,姜虞顿时一惊。

        如果高孝瓘真的在的话,刚才宇文邕的话他应该都听到了。

        还好没有过早表态,如果被这么一个忠于大齐的大佬知道他想要灭齐的心思,大佬一定会不顾友谊,直接大义灭亲,啊呸,大义灭友的。

        粮草车一阵挪动,高孝瓘缓缓钻了出来,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宇文邕:“你怎么知道,本王藏在粮草车内?”

        姜虞:“??!”

        【王德发?为毛大佬会在粮草车里?】

        【此时此刻的他,不应该已经在邺城了吗?!】

        【卧槽我刚刚没有说不该说的话吧!】

        姜虞仔仔细细回想着刚才的一举一动,想起自己并没有说什么僭越的话,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把叛国的心思露出来。】

        【诶等等,我刚刚纠结的表情好像被看到了,不行赶快表示一波忠诚。】

        【狗蛋儿啊,为了我的狗头,兄弟对不住你了!】

        高孝瓘:“……”

        你的心思我早都知道了,不用卖弄你奥斯卡影帝的演技谢谢。

        “朕猜的。”宇文邕淡淡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宇文邕总觉得姜虞不会一个人来。

        从上次那个兰陵王高长恭单枪匹马救姜定修来看,他就知道这两人关系匪浅,高长恭肯定会因为担心姜定修投诚周国而悄悄尾随。

        没想到,他还真给猜对了。

        这个兰陵王……真的勇啊,都不怕自己杀了他。

        “狗蛋啊,我乃齐国人,怎么可以帮助周国呢。”这边,姜虞酝酿好了情绪,含泪开口。

        宇文邕:“……”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姜二愣子的眼泪好假。

        而且……总觉得他在做戏给自己,还有高长恭看。

        有了这个念想,宇文邕的眼神顿时变得十分微妙。

        “定修兄说得在理。既然皇上无事,那么本王就带着姜定修回齐国了。”高孝瓘面色温和地开口,说着将目光转向姜虞,微微一笑,“走吗,姜定修?”

        “……走啊,必须走!”

        【卧槽大佬的眼神……总感觉他笑里藏刀啊。】

        【不是说大佬很仁慈宽和的吗,这种狐狸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姜定修才华横溢,我周国十分欢迎他的投诚。他的去留,让他自己定夺。”宇文邕亦是微微一笑。

        姜虞:“??!”

        【卧槽我嘛时候说投诚你了狗蛋,你不要害我啊!】

        【我们可是玩到大的兄弟啊!】

        【你这一波,完全可以把我坑死的你知道吗!】

        “他是齐国人,必须跟本王回国。”高孝瓘仍然面色温和,只是语气明显的强硬了起来。

        “此乃周国,朕有的是办法留下他。”宇文邕冷冷一笑。

        “武功定去留?”高孝瓘缓缓眯起眼睛。

        “正有此意!”

        宇文邕骤然往旁边一跃,拔出墙上两把长剑,丢给高孝瓘一把。

        两个人就这么当着姜虞的面,打了起来。

        姜虞:“……”

        【不是,为毛你们一见面就要打架啊。】

        【同性相斥?磁极不对?】

        高孝瓘翻了个白眼。

        宿敌见面,哪有不干架的道理。

        而且宇文邕这厮还想抢走姜定修这个二五仔。

        姜定修生在齐国,就只能是他大齐的臣民。

        至于其他人,那纯粹想想就好了。有他高长恭在的一天,他就会竭尽所能,不让姜定修去投诚别的国家。

        在和姜虞相处的这段时间里,高孝瓘渐渐发现了一件事情。

        有些既定的命运有着规矩的行驶路线,但是姜虞就像变转路线的机关一样,只要是他接触过的事情,那些原本注定的事情就会悄悄发生改变。

        虽然只有一丝,但足够引起一种连串的效应。

        就像他,他本该在高殷时代才会被封为兰陵王,却因为姜虞的缘故,在高洋时就被提前封了王。

        他本应是一个愚昧的忠臣,却因为姜虞的到来,莫名清醒过来,看透大齐腐烂的朝堂,并决定从跟上去医治。

        高孝瓘相信,只要姜虞在,他还能在悄然中改变许多许多微不足道的事情。

        许许多多的微不足道连在一起,足够改变大齐的国运。

        眼下,他所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留住姜定修。

        这个二五仔啊……真是时时刻刻都不让他省心。

        念及此,高孝瓘敛起心神,不再对宇文邕有所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