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50章 来不及制止的悲剧!亲眼目睹宇文毓被毒死(求追读)

第50章 来不及制止的悲剧!亲眼目睹宇文毓被毒死(求追读)

        宇文邕咳嗽一声,垂眸沉沉叹出一口气,忽然朝着姜虞双膝跪下来,俯首作揖行起大礼:“姜圣人,求你帮我救救皇兄!”

        “卧槽狗蛋你干嘛,君子膝下有黄金啊,跪不得跪不得!”姜虞心头一跳,赶紧使出吃奶的劲儿想将宇文邕拉起来。

        可是宇文邕像是脚下抹了某款胶水一样,任凭姜虞拖拉拽提,就是拽不动半分。

        “宇文邕,给老子起来!”姜虞一急,想起自己还有点内力,干脆使出内力拽他。

        宇文邕站起来了,站起来的同时,金线镶边的衣袖被姜虞撕了个粉碎。

        姜虞:“……我不是故意的。”

        “姜圣人,请你帮我救救皇兄。”宇文邕对着他俯首作揖。

        “狗蛋,帮忙归帮忙,不要用这种称呼和老子说话,太他妈生分了。说吧,怎么个帮法。”姜虞嘴里拽拽地回应,内心怂的一批。

        你可是未来的北周武帝啊,你怎么可以在我面前屈尊纡贵啊!

        宇文邕缄默一瞬,缓缓开口:“我内线回应,明日宇文护要毒杀皇兄,拥立我登基为帝。”

        内线给他传了一封密信,他看完之后立刻意识到宇文毓可能也要沦落到宇文觉的下场了。

        如果自己登基为帝了,那么他就是一个完全的傀儡,宇文护可以继续挟天子以令诸侯,称霸朝堂。

        甚至根本不用挟他——凭宇文护现在的势力,他完全可以无视自己做个假皇帝。

        姜虞一愣。

        这不是要和历史重叠了吗。

        宇文护毒杀宇文毓,让宇文邕继位成为傀儡皇帝,自己成为周国的大冢宰,称霸一方。

        直到宇文邕隐忍不发,铲除宇文护势力的前夕,宇文护简直就是整个周国真正意义上的皇帝了。

        “别急,深夜我和你一起去你皇兄的寝室,在房间里放下净化水喷雾。如果提前吸入解毒药,他应该不会出事的。”姜虞拍了拍宇文邕的肩膀。

        宇文邕一愣。

        他绑姜虞过来其实并不抱希望,因为姜虞是齐国人,再怎么说也不会帮助他拯救周国皇帝的——他们两家自成立以来,就注定了是宿敌的命啊。

        “你……”他讪讪开口。

        “磨磨唧唧跟个娘们儿似的,快带路,晚一点他就危险一点。”姜虞一巴掌拍在宇文邕脑袋上。

        开玩笑,帮助周国他乐此不疲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拒绝呢。

        凡是能够亡齐的事儿他都会干。

        宇文邕安排好宫中监视宇文护的眼线之后,在宇文宪的掩护下,带着姜虞立刻前往宇文毓的寝殿。

        当看到姜虞之后,宇文毓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这是那个当年和他家阿邕玩到大的小伙子,也是当今的大齐圣人。

        “姜定修,久仰大名。”宇文毓起身,俯首作揖一拜,小声开口。

        这里到处都是宇文护的眼线,他必须得谨慎一些。

        姜虞正要拿出水壶喷洒上次崔昭容给他的剩下的净化水,哪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躁动。

        “是宇文护,你们快去床后密道藏起来,不论发生何事,都不得出声!”宇文毓辨识声音,顿时面色一变,朝两人挥手。

        宇文邕立刻带着姜虞藏了进去。

        密道的门才合上,宇文护就带着一众士兵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大冢宰深夜来朕寝宫,还如此兴师动众,不知所谓何事?”宇文毓坐在桌案旁,淡定地端起茶盏小饮一口,面不改色地问道。

        “皇上自知臣此行何意。”宇文护哂笑一声,“皇上,家母大齐一行,可是皇上一手策划?”

        原来,宇文护用重金将自己的母亲从齐国赎回来时,便大肆拷问了每一个人。

        后来,不知道是谁漏了一嘴,说是宇文毓和宇文宪策划的。

        宇文护勃然大怒,当即决定杀了宇文毓。

        于是就有了他带兵入宫这一幕。

        “朕深居皇宫,又无兵马,怎知令母一行?”宇文毓讽刺地笑了一声,“倒是大冢宰,常在朝堂,左右皆是官员侍奉追随,人脉颇广,怎会不知?”

        躲在暗门后的姜虞看到这一幕,缓缓眯起眼睛。

        是他记错了,在这个时候宇文护已经成为大冢宰了。

        如果他猜得不错,今日就是……

        宇文毓的死期。

        虽然和历史上有些出入,但也差不多了。

        “哦?”宇文护挑眉,拍了拍手掌,“带上来!”

        立刻有士兵拖上来一个身穿囚服,头戴枷锁的男子。

        “武安郡公?”宇文毓一愣,袖袍下的双拳不自觉握紧。

        武安郡公?

        北周名臣李穆!

        姜虞一怔。

        他不是在隋朝才凉凉的吗?

        宇文邕看到来者之后,呼吸不自觉一重。

        那是……教导他兵法的恩师啊。

        他那么尊贵,怎么可以穿着囚服出现在皇宫,如此卑微地跪在宇文护脚下呢。

        “殿下……宇文护拿臣的家人来威胁,臣对不住你啊,臣以死明志,臣忠于皇族!”李穆满脸泪痕地看着宇文毓,忽然横下心来,起身一头撞柱而亡。

        姜虞:“!!!”

        卧槽,电视剧名场面!

        这特么……

        察觉到宇文邕的气息不稳,姜虞赶紧伸手捂住宇文邕的嘴。

        “皇上如此薄情寡义,看来非是皇帝的最佳人选。罢了,是臣看走眼了。来啊,呈酒。”宇文护叹了口气,忽然再度拍手。

        接下来,宇文邕就看到了他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一幕。

        他的兄长,他那身为大周皇帝,明明应该高高在上的兄长,居然被一群侍卫死死按住,被宇文护卸了下巴,亲手喂下毒酒。

        他就这么看着宇文毓毒发身亡。

        宇文毓死的时候,眼睛还朝这里看,示意他们……

        不要出声。

        不知道为什么,宇文邕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好像天塌了一样,宇文邕此时此刻的心神,被绝望和愤怒全部覆盖了。

        姜虞死死捂着他的嘴,生怕这未来的皇帝发出一点声音。

        如果被发现了,那么他们的下场只有死。

        “布告天下,皇上驾崩了,传位大司空。”宇文护假惺惺哭了一场,在侍卫们收拾了现场之后,心情愉悦地宣布“遗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