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47章 卧槽!郭定先的老婆居然是历史上的斛律王妃!

第47章 卧槽!郭定先的老婆居然是历史上的斛律王妃!

        倭国使臣知道建立大齐的是一群鲜卑化的汉人,和老祖宗比有着明显的差别,所以很是看不上这群蛮子。

        但是当他们看到火药术,以及那活字印刷技术之后,他们人傻了。

        这么先进的技术,居然是一群蛮子发明出来的?!

        大齐工匠们笑眯眯地说,这是他们的姜太傅发明出来的。

        当知道某人的丰功伟绩之后,倭国使臣们纷纷倒抽一口冷气,打从心底生出一种敬畏之感来。

        不仅仅是敬畏大齐的先进,更是敬畏姜虞这个大齐圣人——有他匡扶大齐,大齐何愁不能兴起,何愁不能成为第二个大汉帝国啊!

        他们皇帝还想攻打大齐呢,这打个棒槌啊。

        就单凭那火药,人家过来灭了你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使臣们嚣张跋扈的劲儿一下子被一盆水给浇灭了,乖乖巧巧地像个不知所措的憨批。

        甚至将带来的全部宝贝奉献了出去——他们本来只打算做做样子的,但是看到那些东西之后,他们觉得自己不交点过路钱都回不去。

        高洋是个见钱眼开的主,还十分不小心地狠狠宰了倭国使臣们一刀。

        使臣们那个憋屈,却又只能从心地甘愿被宰。

        过完大年之后,在高洋万分不舍的眼神中,使臣带着万千金银的欠条东渡回了倭国。

        倭国皇帝知道大齐的水平之后,吓得差点尿一裤子,赶紧命家臣去搜集金银财宝奉献给大齐,顺道悄悄送一点给高孝瓘,感谢他的不灭国之恩。

        与此同时,府邸咸鱼的姜虞被高演一道指令派去了兰陵。

        美名其曰看看今年兰陵会不会有好的收成,实则去看高孝瓘有没有在兰陵用税钱偷偷养兵。

        姜虞直呼好家伙。

        说来说去,高演这伪君子还是放心不下自家老实巴交的侄子,生怕他造反啊。

        但他会说吗,他当然不会啊。

        大佬要造反,那是天大的喜事啊。

        可是这由不得姜虞。

        因为这一次随行的还有祖珽。

        高孝瓘随意找了一个借口,跟着一起回了兰陵——他并不担心自己的私兵会被发现,他担心的是某个二五仔被祖珽忽悠过去投靠高演,让高演继续减少大齐的国祚。

        大齐的国祚本来就不长,再减就要清零了。

        但姜虞却开始杞人忧天。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踏上了去兰陵的路。

        迎接众人的,是个姜虞觉得眼熟的壮汉。

        是他,那个渤海水师郭定先!

        “兰陵太守郭定先,见过殿下,见过诸位大人。”郭定先俯首作揖行礼,不卑不亢地淡淡开口。

        姜虞:“??!”

        【卧槽他怎么成太守了?】

        【现在还流行兼职的吗?】

        高孝瓘:“……”

        太守身份用来掩人耳目啊,这个二五仔。

        “殿下,宴会已在府邸设好,请诸位移步。”郭定先淡淡开口,在暗中给高孝瓘比了一个手势。

        (水师已经全部回到秘密基地,银两和军饷也都到位。)

        高孝瓘暗暗点头。

        (别露出把柄被祖珽这只狐狸捉到。)

        郭定先起身,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带着众人走向太守府邸。

        府邸前,有两位貌美如花的妇人带着一众侍从婢女跪地迎接。

        “恭迎殿下,恭迎诸位大人!”

        “咸阳不必多礼,不过小几月未见,便同长恭这般生分了。”高孝瓘示意众人起身,看向其中一个妇人,微微一笑。

        【咸阳?】

        姜虞顺着高孝瓘的目光看过去,盯着那妇人看了半晌,顿时觉得有点眼熟。

        【我丢,这小姐姐怎么有点像斛律光啊?】

        【还有点像斛律须达和斛律恒伽?!】

        【诶等等……咸阳……】

        【她不会是那个去年才被晋封为郡主,本来要许配给高百年的……斛律锦吧?】

        “四殿下说笑了。”妇人微微一笑,“诸位快些进去罢,接风宴已设好。”

        众人在她的带领下缓缓朝里面走去。

        期间,姜虞悄悄地问高孝瓘:“殿下,方才那位夫人乃是何者?小臣瞧着……有些像斛律将军啊。”

        “他乃斛律将军之孙,须达嫡女。”高孝瓘微微一笑,“咸阳去年才封了郡主,皇叔本想讨来做太子的妃子,只是将军似不愿叫咸阳入皇宫,便让她嫁给了我的下属。”

        姜虞点点头,内心一片懵逼。

        【这剧情不对啊。】

        【历史上不是这样的呀。】

        【斛律氏是太子高百年的正妃,在后面高百年被篡位的高湛降为乐陵王之后,就做了乐陵王妃。】

        【咋会成了这老哥的媳妇啊!】

        【还有,这老哥是怎么做到让二女侍一夫,还让他们这么和谐的!】

        【求赐教!】

        高孝瓘:“……”

        崔姑娘还没娶回家就想着朝三暮四了,可真有你的啊姜定修。

        【诶,话说回来,大佬历史上的官配是啥时候出现的?】

        高孝瓘一愣。

        他的官配?

        兰陵王妃吗?

        【兰陵王妃就留了一个郑的姓氏,其他啥也没留下,哎真好奇,真想看看大佬未来的媳妇长啥样子。】

        【不过看着大佬这样子,似乎真的要在高湛继位后,看他奔三了还没媳妇,才会被赐下王妃咯。】

        高孝瓘:“……”

        如果真的是皇叔高湛赐下的,他宁可不要,留着就是一眼线,太膈应人了。

        接风宴之后,祖珽迫不及待地想揭开高孝瓘这随和的伪面,二话不说拉着兴致乏乏的姜虞开始四面巡察民情(找证据)。

        姜虞淡·提心吊胆·定地跟上,时不时东张西望,生怕祖珽找出一分证据。

        高孝瓘悠哉悠哉地跟在后面,丝毫不慌。

        【不得不说,这里道出都是大宝贝啊。】

        【听说这里的矿脉多得不得了,挖煤都可以致富了。】

        煤?

        那是啥?

        高孝瓘挑眉。

        他这里没有煤矿,只有石墨矿。

        石墨矿开采十分困难——没有好的开采工具不说,还因为齐国开国经常发生灾难,好几次开采都被迫停止。

        到了后面,他都忘记自己的封地还有很多矿产了。

        一连几天下来,祖珽逛完兰陵,愣是没发现高孝瓘有养私兵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