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42章 五石散?使劲嗑——兰陵王的奇葩禁药法(2)

第42章 五石散?使劲嗑——兰陵王的奇葩禁药法(2)

        然后……

        和那一天在和府中安德王高延宗逼着他们服用大量五石散的后果一样,几乎所有参与这场比赛的贵族子弟,都是竖着蹦蹦跳跳过来,横着木木讷讷回去的。

        为了给自己家拼面子,他们几乎都是卯足了劲儿在那嗑药。

        然后全部上头了——药量突然加大,一下子嗨太猛了,于是全部被侍从们抬了回去。

        “殿下……五石散对身子不好,他们服用的剂量如此大,会否——”裴烜担忧地开口。

        “我大齐贵族追求名士之风,倾慕清谈之气,如此一点五石散都承受不了,谈何成为建安风骨之流的名士?何况,我也没有逼着他们服药,只不过满足他们的兴趣爱好而已。”

        高孝瓘饮下一口茶,发现味道不对,顿时蹙眉,“阿燎,我的那罐红枸杞呢?”

        那是姜虞用来泡茶养身用的,听某二五仔心声说可以绵延益寿,甚至……壮阳?

        于是高孝瓘以崔昭容友善提醒(威胁),讨要(敲诈)来一包枸杞,日日泡茶,茶不离身。

        诶,你别说,喝完枸杞茶,他还真就感觉自己生龙活虎的,仿佛可以大展三百回合一样。

        “额……殿下,我给扔了。”裴烜摸了摸脑袋。

        他以为那东西不能吃,就当做杂物给扔掉了。

        高孝瓘:“……”

        怪他,他应该告诉一声阿燎的。

        高孝瓘侧头看了一眼身形瘦弱的裴烜,缓缓摩挲起下巴来。

        下次去敲诈的时候,要不要给阿燎也要上一罐。

        他这身子,媳妇会不开心啊。

        裴烜:“……”

        殿下你这什么眼神啊,我不是弯的!

        虽然……你长得确实好看,我也确实看得流过鼻血。

        “五石散还有多少存货?”高孝瓘忽然问道。

        “如果按照他们这种吃法……不出半月,邺城之内的囤货便都用尽了。若从外面调来,需要半年才可满足供求。”裴烜算了算,作揖回道。

        “明儿继续请他们来。”高孝瓘摩挲了一下下巴,淡淡开口。

        “殿下……”裴烜一愣。

        “阿燎啊,佞臣和忠臣,纨绔和大能,你选择留谁镇守大齐?”

        “……属下知道了。”

        高孝瓘目送裴烜离开,随和的眼中逐渐多了一抹深邃。

        他知道五石散带着毒,但是该冷酷的时候,还是要将国家放在面前。

        于是接下来连着半个月,这群贵族子弟们都被高孝瓘以姜虞的名义请进太傅府比赛嗑药——姜虞作为挂名东家,自然是要出场的。

        他本着巴结的心思到场,然后看到了这群贵族子弟扒饭一样地往嘴里塞五石散的壮观名场面。

        【这特么……嗑药大胃王比赛现场?】

        【他们这疯了吧,五石散的味道并不好啊,吃成这样得是得了多少年大病啊。】

        姜虞抽搐着嘴角,十分不理解这群纨绔们的脑回路。

        高孝瓘喝着从某二五仔那里坑来的枸杞茶,淡定坐在右边,保持沉默。

        事实上,让他们这么拼的只有一点。

        那就是面子。

        这群人,讲面子是做的比命都还重要。

        命可以没有,面子不可没有。

        高孝瓘拿捏住了这一点,就等于是拿捏住了他们的软肋。

        姜虞看到后面,觉得无聊到了极致,干脆留下高孝瓘撑场面,自己则悄悄回屋子继续准备给崔昭容的礼物了。

        于是一连半个月,这群贵族弟子们都是竖着过来,横着出去的。

        也不全是竖着过来的。

        因为药量太大的原因,好几个在中途撑不住就休克了,第二天收到邀请,都是担架抬着来的。

        到了后面,这群纨绔们出现了明显的问题。

        他们一个个看起来木讷呆板,行动迟缓,好想迟暮老人一样——有几个直接就彻底疯了,成日连衣服都不穿,干脆赤.裸着跑在大街上,面对百姓们异样的眼神也像当做空气一样全部无视。

        这还算好的,还有一两个皮肤开裂,自己把自己挠掉了半条命,又因为羞耻不允许府医看病,结果没几天就感染死掉了。

        纨绔们虽然纨绔,毕竟还是世家里的中流砥柱。

        眼见这闹出了人命,纨绔们又纷纷哀嚎着再也不嗑药了,让自家爹娘们灭了五石散这腌臜的害人玩意儿,世家的老一辈们出于心疼,终于坐不住了。

        于是纷纷闹上朝堂,央求姜虞不要再推行五石散的比赛了。

        顺带着让他们全面禁了五石散。

        至少在邺城,要全面禁掉。

        估摸着时机差不多了,和高殷串通一气的高孝瓘就此借着姜虞的名义推行出了禁药法。

        禁什么药呢,自然是禁止吸食五石散了——至于炼丹,因为高殷自己都崇拜这个,所以他没有定力去戒掉。

        高孝瓘知道要一步一步来,也就没有强求高殷,禁了那全是某二五仔口中的劳什子水银的丹药。

        禁药法推出的第一天,居然得到了邺城上下的一致赞同,于是顺利推行。

        邺城很快就销毁掉了城内全部的五石散,顺便驱逐了那些炼制五石散的方式。

        邺城之外的世家,明面上服从了这条律令,暗中造五石散造的越发凶了——这是垄断五石散的大好机会啊,赶紧抢钱啊!

        有的甚至觉得邺城中的世家们是被强迫的,纷纷自作聪明的暗中运了一批五石散到邺城,送给世家们。

        这不送还好,一送就被那些曾经以嗑药为豪的纨绔们上述举报了个一干二净。

        高殷大怒,直接让兰陵王带兵将不服从大齐律令的世家变为奴隶,流放边疆。

        这……怎么会这样呢,不应该的呀。

        那些世家们懵逼了。

        直到后来,高孝瓘也十分善心地让他们体会了一把把身子泡在五石散里面的神仙滋味。

        世家们识趣地闭起了嘴巴,认栽地往边疆赶去。

        剩下那些没有被牵涉进去的,本以为自己会逃过一劫,结果高孝瓘用姜虞的名义,大慈大悲来了一句,举报制造五石散的世家者,可以免除活罪。

        被判刑的世家们立刻来劲了,争先恐后拿了纸墨笔砚,一个比一个写的凶。

        只要有案底,甭管你年老幼弱,统统给你写进去。

        于是高孝瓘将这群人全部发配到了边疆。

        有人愤怒地挣扎,说高孝瓘不讲武德,明明他们写了,为什么还要将他们流放边疆。

        “发话的是姜太傅,本王执行吾皇之命,谈何不讲武德?”高孝瓘微微一笑,淡定将锅甩给尚在邺城的姜虞,然后直接大手一挥,将他们全部送去了边疆。

        这一出禁药风波,看似禁了五石散,其实是高孝瓘和高殷联合起来的,对世家的一次整顿。

        因为姜虞的缘故,他们的成效甚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