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41章 五石散?使劲嗑——兰陵王的奇葩禁药法(1)

第41章 五石散?使劲嗑——兰陵王的奇葩禁药法(1)

        一个带着鬼面的少年身骑白马,手握长枪,目光炯炯地看着被火树银花打得十分崩溃的周军。

        是了,他就是带着火药亲赴战场的高孝瓘。

        这一场仗由他亲自领导。

        宇文护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带领齐军和诡异东西雄赳赳气昂昂大杀四方的少年将军,当下忍不住了,扬声问道:“来将何人?留下姓名!”

        “吾乃大齐高长恭!”高孝瓘收了长枪,从身侧取来一只大弓,将一包火药插在箭尖射向周军,大声喊道,“诸将听令,随本王杀!”

        有了这个少年王爷的带头,齐军们一鼓作气,直接将宇文护连带着周军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助战的高湛和高演看得是那个面面相觑,四眼懵逼。

        这个少年才十七岁吧,他面对着二十万的周军,居然有着老将才有的沉稳?!

        “长恭简直是天生的将才啊。”高湛出口一叹。

        此子若留,必得成为他麾下人物。

        如若不然,他便是他登基为帝的最大阻力。

        高湛眯了眯眼睛。

        可是他挺舍不得杀高孝瓘的……但凭他这一身冠绝四方的容貌,就足以让他心软了。

        说起来,长恭似乎没有发现高洋和高殷的秘密?

        高湛闪了闪目光,悄然将意识到的这一点告诉高演。

        高演同样目光一动,心中渐渐打起了算盘。

        宇文护大败挠北,回到周国后受尽了宇文毓还有各个世家的嘲讽。他臭着一张脸,却难得没有狡辩——这次确实是他莽了,他没有借口。

        而且……特么的他老娘都被送到齐军那里了,他现在要想法子将他老母弄回来,再一一收拾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

        尤其是宇文毓,特么真以为自己做了皇帝就了不起了么。

        而宇文毓,借着这次机会,顺理成章地收回了宇文护十分之一的兵权,安插入了自己的亲信,并悄悄交给宇文邕掌管。

        而这边,高孝瓘回到邺城之后,看到邺城贵族上下都在大量地服用五石散,几乎成堆的袒.胸.露.乳往大街上跑,甚至当街做出鱼水之欢的事情。

        真的是做的人不觉得丢面子看的人觉得脸丢尽了。

        高孝瓘实在看不下去,决定好好改一改这所谓的清谈之风,名士之气。

        当然,以他现在的名气改不了。

        但是有一个人可以呀。

        高孝瓘将目光对准了姜虞。

        姜虞可以说是真的起飞了——在火药术被推广出去的时候,大齐上下都将他称为神仙下凡,圣人的名誉随之水涨船高。

        可以说现在他的一句话,比皇帝老子都管用。

        那些想要当大官的人想走捷径,也不参与科考,还想走漏从举荐制入朝为官,就带着大礼来拜访(贿赂)姜虞。

        而姜虞为了培养佞臣,竟然专挑那些品行不端的人,让他们入朝为官。

        准备造访太傅府的高孝瓘听到裴烜说起这件事之后,顿时气了个半死。

        特么他辛辛苦苦拔掉了好多佞臣势力,这个一心想着灭齐的二五仔居然在他出征的短短一些时间里又整出这么多佞臣贼子来。

        好家伙啊,他都给气笑了。

        算了,现在首要的事情,是要哄骗二五仔推行禁药令。

        “阿燎,去将那些佞臣名单整理出来。”高孝瓘吩咐了裴烜一句,压着怒气往太傅府走去。

        知道高孝瓘要么不生气,要么生气起来后果很严重的裴烜默默看了一眼太傅府,又默默在心口比出一个十字。

        太傅啊,祝你好运,阿门。

        正在为崔昭容准备礼物的姜虞后背一凉,莫名哆嗦了一下。

        【这种要遭大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定修兄,两月不见,你又在做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高孝瓘淡定走来,敛起一身怒气问他。

        “这个啊,不告诉你。诶殿下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姜虞得意洋洋咧嘴笑了一声,这才意识到高孝瓘回邺城了,顿时谄笑。

        “定修兄啊,我现在很是头大啊。”高孝瓘叹了一口气。

        “殿下怎么啦?”

        “我看到大周将士个个身强体壮的,他们的百姓也十分勤恳。再看我大齐,邺城街上那些贵族子弟吸食五石散成瘾,如此下去,我大齐真不知道几时才能富饶起来。”高孝瓘叹出一口气。

        “殿下,五石散自多年以前问世以来,便一直受到世家子弟的追捧。如若要戒掉,只怕会引起群愤啊。”姜虞讪讪一笑。

        【这要是戒了,让世家子弟真的开始发愤图强,那我家狗蛋还怎么带领周国打进齐国啊。】

        【其实想戒掉也很简单。和现代的强制戒网瘾方法差不多啦。】

        【他们嗑药只嗑一点点的小剂量,直接用比赛嗑药的方法让这群人使劲嗑不就行了。】

        【这群人就是死要面子的,为了狗屁面子肯定会一个嗑的比一个厉害。】

        【嗑过头之后,再看到五石散不就会觉得恶心了么。】

        【这还不能戒掉我倒立洗头好吧。】

        【但是这种事情我还是不要说好了,我可是要亡齐的人。】

        高孝瓘起初听着觉得就这就这,到了后面脑子像被雷轰了一样,顿时思路清晰起来。

        是啊,吃东西吃多了吃厌了,后面再看到不就会放弃了吗。

        “定修兄,长恭得你提醒,简直醍醐灌顶啊!”高孝瓘大笑着起身,一身怒气消散的干干净净。他拍了拍姜虞的肩膀,赶紧离开。

        姜虞:“??”

        【我提醒你了啥?】

        旁边伺候的姜四喜同样一脸懵逼。

        少爷和殿下这是在……对暗号?

        为嘛他不懂啊。

        嗯,一定是他智商欠费,嗯。

        姜四喜暗暗打定主意,要多读书多提升智商。

        高孝瓘在第二天就以姜虞的名义请来各位邺城贵族子弟,并请他们比赛嗑药。

        嗑什么药呢,当然是五石散咯。

        五石散其实挺贵的,贵族子弟们平时嗑药都省的不得了,多一点剂量都心疼。

        今天看到高孝瓘无偿提供这么多,为了面子和那口瘾他们自然很爽快地开始了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