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31章 鸿门宴,高洋对兰陵王的第一次试探

第31章 鸿门宴,高洋对兰陵王的第一次试探

        【假的吧!】

        【简直离谱到家了。】

        姜虞回忆着高孝瓘说的经过,背上冒出一股子冷汗。

        这不能说是和历史上没重合,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就是时间提前了太多。

        【高孝琬应该是在高孝瑜被高湛灌酒灌死之后,才被杀掉的诶。】

        【怎么提前了这么多年,难道是我这个穿越人造成的蝴蝶效应?】

        高孝瓘眯了眯眼睛。

        穿越?蝴蝶效应?

        有一种直觉告诉高孝瓘,这两个词很关键,也许这就是他能听到姜虞心声的原因。

        但现在不是套话的时候,他要想办法阻止接下来接二连三的亲人陨落。

        高孝瓘看了一眼沉思之中的姜虞,扭头匆匆离开。

        入夜,高孝瓘被高洋以宴请的名义带进了皇宫。

        领路的太监在皇宫门口匆匆离开。

        高孝瓘独自一人走在只有寥寥灯火,瞧着却黑漆漆的夜路上,内心闪过一丝疑惑。

        这大半夜的,守城的禁卫军去哪里了?

        他这个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

        高洋所在的大殿附近,高孝瓘明显感受到了军队的气息。

        他们纷纷隐匿于暗处,杀伐之气清晰可见。

        这是一场……鸿门宴?!

        皇叔要杀他?

        高孝瓘内心逐渐凝重,他缓缓走进宫殿,低垂着头朝正座上的人俯首作揖:“臣高孝瓘,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长恭啊,都是自家人,何须在皇叔面前如此多礼。赐座。”高洋揉捏了一把怀中美人的两块软玉,听着她的嘤咛,十分惬意地摆摆手。

        高孝瓘应声入座,十分拘谨地垂着眼眸。

        二人举杯对饮,皆是缄默。

        “长恭啊,皇叔听闻,你未去给高孝琬披麻守孝啊。”直到某一刻,高洋就着美人递过来的酒盏小酌一口后,忽而漫不经心地问道。

        高孝瓘喝酒的动作微微一顿。

        “三哥藏匿兵器,犯错在先,长恭并无理由去拜祭一位心存叛逆之心的人。”他大口饮下杯中烈酒,眼中多了一分醉意。

        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高洋听得出他没有任何犹豫。

        “皇上,兰陵王二八之年便已有如此卓越功绩,又同长广王走得极近。皇上,恕臣一言,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想起白天祖珽对自己说的话,他眯了眯眼睛。

        高长恭年过二八便封王,如今在朝堂上因为姜虞的缘故大显身手——都说年纪越小潜力越大,那么假以时日让他成长起来,他岂不是对自己帝位的最大威胁?

        不行,他的帝位,只能传给他儿子!

        念及此,高洋眼中戾气一闪而逝。

        他佯做酒醉三分,又灌了高孝瓘一通,忽然开始痛哭流涕。

        “皇叔为何哭泣?”高孝瓘打出一个酒嗝,目光慵懒地问。

        “皇叔近日做梦梦到你娘高元氏了,皇叔对不起她啊。”

        高孝瓘心头一动。

        他娘?

        和皇叔有什么关系?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喝酒,甚至拉过旁边奉酒的侍女,学着高洋的模样,吊儿郎当地将姑娘揽在怀中。

        高洋见高孝瓘似乎没反应,目光一顿,继续卖弄着自己的奥斯卡演技。

        “当年皇叔见你娘亲貌美动人,绝色一方,心中生出邪念,便做了叫人懊悔之事。”

        高洋叹了一口气,假装十分惋惜地开口,“你娘是个烈性子,不愿入宫做皇叔的妃子,又不愿从了皇叔。皇叔一个不小心,就将你娘五马分尸了。”

        “皇叔一个不小心,就将你娘五马分尸了。”

        外面飘起了大雪,又有隐约的闷雷声从天际响起。

        雷声和这句话一下一下撞击着高孝瓘的心,在他脑海中回旋了好几遍,才缓缓落下。

        此时此刻,高孝瓘心头的震惊已经无法用任何言语表达出来了。

        高孝瓘闭着眼睛,想起了很多年以前,他刚来邺城的时候。

        那一年也和现在一样,满天飘雪。

        他衣衫褴褛地下了马车,对上身着龙袍的高洋,那双和蔼可亲的眼眸。

        “长恭不怕,皇叔护你一世安好。”高洋抚了抚他的头,宽厚的手掌和高澄一样温暖。

        他就这么被高洋牵着手走进皇宫。

        也是因为那份和父皇一样的慈祥,让高孝瓘忽略了隔壁小路传来的动静。

        也并没有完全忽略,他停下来往那小路看了几眼。

        “高洋,你个牲口!”

        “你怎可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叫先帝颜面何存!”

        “……”“……”

        苍白无力的咒骂从旁边传来,听得他频频皱眉。

        这个声音很熟悉。

        是……

        “是个无关紧要的人。长恭饿了吧,皇叔带你进去吃鲜卑大宴。”高洋一把抱起穿得破破烂烂的自己,径直朝皇宫内里走去。

        那时的他被眼前安乐奢华的生活吸引了过去,于是彻底将这一事抛在脑后。

        现在再细细回想,那时在隔壁路上挣扎呼救的人,似乎……就是他的娘亲。

        高孝瓘呼吸一顿。

        原来那时候恍恍惚惚的一眼,竟然就是最后一面。

        是皇叔玷污了娘亲,是皇叔亲手杀了娘亲。

        怪不得这些年他左找右找,都找不到娘亲的一片遗物。

        原来都被皇叔毁尸灭迹了啊。

        皇叔……

        你如此荒唐,你让长恭拿什么理由来留住姜定修啊。

        高洋见高孝瓘久久不动,做出举袖的模样。

        房檐上的宿卫军看到高洋这一举动,悄悄举手示意。

        禁卫军们立刻张弓搭箭——只要高孝瓘做出异样举动,满天箭雨就会将他射成刺猬。

        高孝瓘察觉到外面的杀气突然浓郁,他眯了眯眼睛,朝旁边躬了躬身子,故意打翻桌上酒盏,趁此强压下心口的哀伤,做出一副醉意朦胧的模样。

        “皇叔,你放才是说要将皇叔怀中美人赐予长恭么?”他咧嘴一笑。

        “……长恭喜欢皇叔怀中美人?”高洋一顿,手下意识放了下来。

        “美人在怀,何看江山。金银在手,何不逍遥?”高孝瓘亲了一口旁边美人,朗声大笑。

        高洋:“……”

        本来想杀人的,这一下给他整不会了。

        瞧这模样,高长恭似乎……喝醉了?!

        还醉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