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26章 木板板,铁板板,跪完一起躺板板

第26章 木板板,铁板板,跪完一起躺板板

        “卧槽,狗蛋真去搅黄宇文护了?”姜虞下意识迸出了优美国粹。

        “额……狗蛋是谁?”姜四喜一脸的迷茫。

        “宇——与你我同在一片屋檐下,和尿玩泥巴的那个,头发乱的被鸟搭窝下蛋的那个。”姜虞一惊,立刻改口。

        【好险,差点就说漏嘴了。】

        【我去宇文邕太拼了吧,为了他哥竟然真的敢去阴宇文护老贼,他咋做到的?】

        此时此刻,姜虞的心情只能用卤蛋被凯爹一刀爆头的那种感觉来形容。

        流弊!(破音)

        旁边拐角藏着的高孝瓘:“……”

        和尿玩泥巴……头发被鸟筑窝……

        有内画面感了。

        敌对归敌对,但是这次还真得谢谢宇文邕,帮助他大哥二哥立下了这么大的军功。

        原来,这次带兵和宇文护对线的是河南王高孝瑜,和广宁王高孝珩。

        不知道是谁带来了周军的行进路线,还有他们沿途设下的埋伏。派探子辨认过真伪后,高孝瑜决定赌一把,当下和高孝珩兵分两路,绕开埋伏包抄周军。

        结果这波操作打的周军懵逼到怀疑人生。

        宇文护也是懵逼的其中一个。

        “定修兄啊,此番前来燕郡,何不去拜问一番姜太守。”高孝瓘淡定从拐角走出来,漫不经心地问。

        “……额,不急。”姜虞讪笑。

        【我现在过去指定要跪板子。】

        【见肯定要见的,我还有一批私房钱呢,不能被老爹发现了。】

        【得想个办法忽悠他,哎头疼。】

        【( ̄~ ̄)】

        高孝瓘:“……”

        私房钱?

        那不更得去了,直接给我拿来充公不香吗,省得你绞尽脑汁跑去送给宇文邕。

        念及此,高孝瓘拿出一份请柬,面带微笑道:“太守送了请柬过来,请我二人前去府邸叙旧。”

        “……走。”

        姜四喜看着姜虞一脸悲壮送人头的表情,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少爷怎么啦?

        回个家而已,脑子瓦特了吗?

        很快他就知道姜虞为什么要一脸荆轲刺秦的表情了。

        姜府祠堂。

        “砰!”

        姜明远把一块木质搓衣板扔到跪在蒲团上,挨着藤条鞭打的姜虞面前,怒不可遏地瞪着他:“逆子,给老子跪!”

        “爹啊,你听我狡辩……啊不,你听我忽悠……你听我解释!!”

        姜虞看到那木板板的时候,戴上了双层痛苦面具。

        【娘啊,你啥时候回来啊!】

        【你儿子要被好大爹打死了!】

        【他还偷偷摸摸让小姐姐侍候,都不给我一个!】

        站在门边看戏的高孝瓘:“……”

        还是不劝了,多打两下吧。

        在姜明远和侍从们温柔·恐怖威胁·微笑中,姜虞不情不愿地跪上了木板板,继续挨着毒打。

        这个时候,系统装死了,姜虞怎么喊都没用。

        它坑爹吗?

        坑的要死。

        但抱怨管用吗?

        管用个棒槌。

        就在姜虞要痛晕过去的时候,一道十分平淡的女声蓦然从祠堂外面传来——

        “姜明远,听说我不在家,你都换了几波侍女了?嗯?”

        姜明远身子一抖,面色顿时惶恐。

        姜虞身子一抖,面色顿时一喜。

        “夫人?!”

        “娘!”

        姜虞泪崩了。

        他真泪崩了。

        此时此刻,姜虞只觉得自家老娘的声音犹如天使上帝——太动听感人了!

        阿不,比从天上飞过来救你于对面集体围攻的刘邦还要和蔼可亲!

        【娘,快救你儿子!】

        【诶我滴娘诶你看看我,你看老爹干嘛?】

        【卧槽娘你这把刀哪来的?!】

        那女子头戴面纱,提着一把刀走进来,淡定指着姜明远,面无表情道:“四喜,取家法来。”

        原来,这女子便是一直在外游历的姜夫人,姜元氏。

        姜四喜是姜元氏捡回来的,对她可谓是言听计从。

        他当即应了一声,在姜明远绝望又哀求的眼神中屁颠屁颠跑进了祠堂深处,然后取来一块带着灰的铁板板,十分贴心地放在姜明远面前。

        “少主,您请。”

        姜明远:“……我谢谢你啊。”

        他抬头泪汪汪地看着姜元氏,舔着脸谄笑:“夫人……殿下在这呢——”

        “两个时辰。”

        “夫人……”

        “三个时辰,藤条伺候。”

        “我跪!”

        姜明远十分从心地跪在铁板板上,侍从立刻上前,拿着藤条给了他和姜虞一模一样的待遇。

        别看姜明远是少族长,但家中话语权大多在族长和这姜元氏身上——侍从们又十分喜欢这夫人,于是……

        姜明远只能眼泪汪汪地挨打闭嘴咯。

        他愤愤地盯着姜虞。

        好大儿,要是没有你这东西,老子指不定多潇洒!

        姜虞默默扭头,看天看地。

        【操笑死了哈哈哈哈。】

        他正准备起身,姜元氏又看向了他,淡淡启唇:“你也给我跪着。”

        姜虞:“??!”

        “娘,我做错了什么?”某人再度戴上痛苦面具。

        “姜定修,你年岁几何?”

        “我……十九有余,弱冠不足。”

        “你还知道你要弱冠了。”姜元氏一把将刀仍在姜虞旁边。

        大刀横插地面,没入三寸,看得姜虞顿时毛骨悚然。

        【卧槽娘你的手劲这么大的吗?!】

        高孝瓘缓缓挑眉。

        姜夫人的武功不差啊。

        “人家二八之年便已娶妻生子,为娘忍了你三年,你却连个姑娘都拐不回家。你爹这年纪,已经花花丛中留身了,真丢你爹脸。”

        姜虞:“……”

        【我怀疑娘你在内涵老爹。】

        【但是这憨批老爹好像以为娘在夸他?】

        高孝瓘:“……”

        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对父子,真是奇葩中的战斗机。

        姜明远还真就这么以为的,咧嘴自豪地笑了一声:“是啊,那会我都有了一群红颜知己了。”

        话音一落,姜明远立刻感受到四边温度降低了一个层次。

        姜虞默默垂眼,内心笑翻了天。

        【好大爹,你又要倒霉了。】

        【诶等等,我好像和爹一起罚跪来着的。他什么时候结束我才结束。】

        【卧槽娘不要啊,我一定快点给你娶个儿媳妇回来!】

        【阿不我娶一堆!】

        “再加两个时辰,谁给他饭吃和水喝,一并连罚。”在姜虞哀求期望的眼神中,姜元氏一脚踩断那大刀,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姜明远,径直朝门口走去。

        风中凌乱的姜明远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顿时懊恼起来。

        可怜这对父子,今天晚上要躺板板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