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24章 狗蛋儿,你咋又跑到齐国来了

第24章 狗蛋儿,你咋又跑到齐国来了

        时值十一月,科举制渐渐步入了正轨。

        有高孝瓘负责科举一事,姜虞就是个挂名的光杆司令,当然他也乐在其中。

        他狗在府邸继续摸鱼,偶尔去拜访一下那些个佞臣,和他们拉进一下关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姜虞拜访的佞臣,总会在不久之后遭殃,整个家族都要被一锅端了。

        以至于那些剩下的佞臣们人心惶惶,觉得这是姜虞和高洋的计策,借某人的手铲除他们,于是不敢再接受姜虞的请柬。

        百姓们却为此叫好,甚至因为佞臣倒台,许多汉人看到希望,从犹豫不决到彻底决定通过科举加入大齐朝廷为之效力。

        而高洋则将这些功劳归给某位尚书令,更加宠爱,时不时将之召入皇宫举个宴会聊聊天喝喝酒吹吹牛逼。

        当然这都是后面的事了。

        姜虞现在成了佞臣害怕的大“权臣”,成了百姓眼里的大清官,他对此表示十分懵逼。

        但更惶恐的是某个暴君的器重。

        因为他最近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

        姜虞想逃,却又不敢。

        十月下旬,幽州燕郡有一个世家因为不满科举制,忽然宣布投诚大周,并举家迁徙。

        高洋知道之后勃然大怒,以叛国之罪派出姜虞和高孝瓘,前去缉拿那一个世家,并让他们当场夷灭三族。

        于是高孝瓘和姜虞带着三万人马浩浩荡荡出发了。

        与此同时,周国宇文护派出自己的心腹征讨幽州,齐军在高孝珩和高孝瑜的带领下,开始立刻部署兵马,与之迎战。

        这是姜虞第一次接手这么大的事儿,他心头除了懵逼,更多的是痛苦面具。

        【这些世家造反大齐不挺好的吗,省得我一个个去巴结还得吃闭门羹啊。】

        【话说,这个时候齐周就已经开战了吗?】

        高孝瓘:“……”

        你以为呢。

        “禀王爷,前方有一批从周国迁来的难民!”这时,一个士兵从前方跑来,对着马上身着甲胄的高孝瓘作揖道。

        “拨出一百将士,带他们在附近地域驻下,将军中粮草分一些出去。若有异常,格杀勿论。”高孝瓘沉吟片刻,缓缓启唇。

        在这个乱世,常常有他国流民为谋生跑到邻国,其中也不乏一些细作。

        这些细作如果打听到了边疆将士的驻扎地,回去偷偷报告自家主军的话,那么遭殃的就不仅仅是将士,还有当地的百姓。

        为了大齐的百姓,高孝瓘不得不选择谨慎而行。

        “喏!”士兵作揖应下,立刻带着一百人马离开。

        姜虞暗暗惊叹。

        【大佬不愧是大佬,换上铠甲画风都变了。】

        【这就是未来的战神兰陵王吗,绝绝子!】

        高孝瓘:“……”

        马屁精。

        军队追踪那世家来到齐周边境,在他们跨入周国之前将之拦截,并奉出圣旨,由高孝瓘下令亲自灭杀。

        看着满地的尸体,姜虞觉得太过上头,选择了回避。

        这就是古代。

        按照族谱清点人口时,高孝瓘感觉燕郡还有余孽,准备再去一趟燕郡。

        姜虞一想到自家老爹和老爷子那恐怖的眼神,立马就像掉头回邺城。

        突然觉得邺城好香。

        但是又不能不去,毕竟他是个挂名的司令官。

        于是姜虞戴着痛苦面具,磨磨蹭蹭地和高孝瓘扭了个方向,往幽州赶去。

        半路上,他们又救下一批因为旱灾流浪的流民。

        其中,姜虞好像看到了狗蛋儿。

        夜里,姜虞一人来到流民村落,摸到某人住处,悄悄打量起来。

        那人似乎有所警觉,立刻睁开眼睛,冷冷看来,当认出姜虞的一刹,他给愣住了。

        “额……狗蛋儿?”姜虞试探地问。

        “……二愣子,是我。”

        姜虞:“??!”

        【卧槽真的是宇文邕?!】

        偷偷尾随跟来的高孝瓘:“?!”

        这人不在周国待着,跑来齐国干嘛?

        想拐走姜定修?!

        高孝瓘心头警铃大作,立刻敛起气息,跟上悄悄离开,跑到村落旁边密林里面的两人。

        “狗蛋,你没事跑到这里来干嘛?皇宫待得不香了还是怎么了?”姜虞看着一身乞丐打扮的宇文邕,抽搐着嘴角。

        【还是你有那癖好,就爱装穷?】

        高孝瓘:“……”

        这个姜二愣子太单纯了,人家分明就是有事来大齐。

        不然他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我为你而来,姜定修。”宇文邕抚了抚额头。

        姜虞:“??”

        【这什么批话?太中二了吧。】

        【我特么鸡皮疙瘩起来了,蚌埠住了不行不行。】

        “狗蛋,你脑子没瓦特吧。”姜虞伸手摸了摸某人的额头。

        不烫啊,没病啊。

        “二愣子,说正事。你的科举制可否为我详解?”宇文邕翻了个白眼,直接开门见山,不和他掰扯了。

        想套个感情而已,他居然以为自己是断袖。

        佛了。

        “嗐,这事儿啊,我和你说你记好了啊。”姜虞闻言,顿时尴尬一笑。

        是他想多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细微的咔嚓声。

        而宇文邕只顾着听姜虞讲话,并没有太过在意。

        也因此,没有发现躲在暗处,脸色已经沉到极致的高孝瓘。

        姜定修!

        哆嗦了一下身子,姜虞莫名觉得脊背发凉。

        【谁在念叨我?】

        【算了,趁现在赶紧坑狗蛋儿一笔,这厮的金库藏了不少好宝贝呢。】

        【给我拿来吧你!】

        “咳咳,狗蛋儿啊,我已经和你说了,你是不是该表示点诚意呢?”姜虞伸手,大拇指和食指摩擦了两下。

        宇文邕看着这熟悉的手势,嘴角一抽:“你觉得,我这身打扮,像带钱的样子吗?”

        “没银子有纸钞啊。”姜虞下意识回他。

        然后一噎。

        【妈的忘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纸钱。】

        【交子要在几百年后才出现,呜呜我的毛爷爷啊,我好想你啊。】

        “纸钞?”宇文邕一愣,“这是啥?”

        “额……”姜虞摸了摸鼻子。

        【要不然,告诉宇文邕,让他在大周开创纸币?】

        【造福百姓,好像也可以给他拉拢民心的吧。】

        念及此,姜虞将纸币的作用和制造方法全部告诉了宇文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