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21章 高延宗?混世小魔王来了?!

第21章 高延宗?混世小魔王来了?!

        【卧槽?!】

        【杀人喂大雕?没点十年脑血栓干得出来这非人事儿吗。】

        【就这么一群忘了老本的人,北齐不亡就有鬼了。】

        除草的侍从缓缓握紧拳头。

        如果,摒弃了这些糟粕呢。

        大齐……还会有救的,对吗。

        姜虞看不下去了,正要出口说话的时候,旁边突然飞来两只冷箭,当场射杀了两个被削的可以看到森森白骨的奴隶。

        “谁人在此放肆?!”和南风顿时目光一厉。

        “我就两天不揍你,你就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吗?”庭院旁边的一处斜坡上,有一个身穿锦衣,头梳发辫,说着生涩鲜卑语的少年,手持长弓,怒视和南风。

        和南风身子一抖,目光一沉。

        又是他!

        【咦,这少年这么刚的么?】

        【怎么长得和大佬这么像啊,高氏一族都像厂家批发的一样。】

        姜虞看着从斜坡上缓缓走下来的少年,满眼的好奇。

        “安德王射杀小臣的奴隶,是为何意?”和南风浑无惧色,抬头满眼怒气地瞪了回去。

        【虽然奴隶在这个时代连狗都不如,但是我还是觉得小伙子你话有点严重了。】

        【诶等等,安德王高延宗?那个混世魔王?】

        【我擦惊到了,怪不得他这么嚣张。】

        【不过,莫名很想看到这夹子被揍一顿怎么办。】

        姜虞本着吃瓜的心思,悄悄打量起两人来。

        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剑拔弩张,某一刻高延宗忽然扔了长弓,疾步跑过来,一把拽起和南风,然后抡起拳头砸向某人素来看中的脸蛋。

        “高延宗,你又打我的脸!”

        “你有本事还手啊,怂包蛋子,跟个娘们儿一样!”

        【好家伙,两拳下去身价都不一样了。】

        【都成国宝食铁兽了。】

        【话说回来,小魔王好耿直,哈哈哈哈哈。】

        食铁兽?国宝?

        除草侍从一怔。

        啥玩意儿。

        听到隔壁传来的打斗声和哭嚎声,他悄悄蹲下身子,从墙角一条缝隙看过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

        打人的和挨打的永远都没有调换过位置。

        高延宗将和南风按在地板上狠狠地摩擦,直到某人身下传来一阵冲天骚臭,他这才一脸嫌弃地起身,拍拍手哂笑:“奴隶的命也是命,你那么折磨他们,还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

        “奴隶……连狗都不如,何谈痛快?”和南风摸了摸被打出血的嘴角,眼中的盛怒和从心混到了一起,看上去十分滑稽。

        他哆哆嗦嗦站起来,指着高延宗,抽抽噎噎道:“你等着,我去告诉爹爹!”

        【尼玛……夹子又回来梅开二度了。】

        【小魔王你再去揍他两拳吧,求求。】

        【qaq】

        姜虞戴上了痛苦面具。

        至于旁边那群纨绔公子们,早就被这突然闯过来的少年给吓得噤声儿了,连嗑药后的药性都挥发了大半。

        在某人一直盯着和南风的时候,他们纷纷准备起身开溜。

        “小王让你们走了吗?”高延宗再度打翻和南风,一脚踩在某人的脸上,冷冷看向那群准备开溜的纨绔公子。

        纨绔公子们:“……”

        他们动作一致地扭头,俯首作揖谄笑:“殿下金安,小臣家中有事,这便先去一步了。”

        “把那只鸟给小王宰了带走下锅。”高延宗淡淡开口。

        斜坡走下一群宿卫军,面无表情地走到战战兢兢的侍从前面,提过鸟笼子,手起刀落,就砍了那嚣张跋扈的大雕脑袋。

        “不是都喜欢吃五石散吗,今天给我吃完了再走,端上来!”高延宗面带微笑,拍了拍手。

        宿卫军们转身,人人手提一袋五石散。

        纨绔公子们:“??!”

        王德发?一点五石散都嗑的死呛了,嗑这么多不得呛死!

        【好家伙,这小魔王今天不会是有备而来的吧。】

        【听说这个时代的某五石散很呛人,啧啧,和人搭边的事儿你是一点都不沾。】

        姜虞挑眉,继续潜水吃瓜。

        在宿卫军们温·恐怖威胁·柔的眼神中,纨绔公子们戴着痛苦面具,磕完了那十几袋五石散。

        到后面,几乎所有人都是竖着来横着出去的,那群侍从们人都被看傻了。

        送走那群纨绔,高延宗这才看向面色潮.红的和南风,微微挑眉:“药效发作了?”

        和南风面露痴笑。

        高延宗嫌弃地将他脑袋按在土里,抬头看向全场最安静的姜虞。

        “你就是尚书令姜虞?”高延宗上下打量一番。

        “额,正是小臣,不知殿下有何贵干?”姜虞讪笑,心头惶恐。

        【卧槽这小魔王不会也想把我按土里吧。】

        【要是被一个小娃娃按土里,我丢脸就丢回姥姥家了呀。】

        “姜尚书推行科举,叫汉人有出头之地,为何还要和这群纨绔成为一丘之貉?”高延宗立刻改用汉人语言,十分温柔(不善)地问候某位尚书令。

        姜虞摸了摸鼻子:“小臣,只是好奇,并无他意。”

        【个屁。】

        【我单纯想亡了这个破北齐,混分成仙。】

        【和纨绔混在一起,单纯想是巴结那几个灭国的大奸佞。】

        【话说回来,我怎么感觉小魔王你在用看白痴的延伸看我?】

        除草侍从:“……”

        自信点,把感觉去掉。

        说谎都不会说,五弟那么明显的鄙视你都看不出来吗。

        “算了,看在你不算太坏的份上不揍你了。我们回宫,去找皇叔去。”高延宗扭头,大步流星地朝着和氏府邸外头走去。

        路过旁边的时候,他忽然步伐一顿,侧头看过去。

        却只看到一个安静除草的侍从。

        是错觉吗?为什么感觉四哥在这里?

        姜虞看了看那两具奴隶尸首,一贯没脾气的面上多了两分怒色。

        【特么跟那群小鬼子有的一拼了。】

        【牲口啊。】

        【不行我要开溜了,要是这伪娘清醒过来把我灭口怎么办。】

        他起身快速回府,丝毫没有注意到那除草侍从起身,盯着自己离去的背影,蔓延的复杂。

        “姜定修,在你的眼中,大齐真的就只有无边黑暗吗?”他兀自喃喃,眼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彷徨和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