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15章 火药术?这又是什么鬼?

第15章 火药术?这又是什么鬼?

        如果科举制成功推动的话,那么这一个时代出来的青史留名的人物,将会比从前翻上好几倍!

        高孝瓘敛起激动之色,看向沉睡的姜虞,眼角浮现一抹凝重。

        人人都有惜才之心,他也不例外。

        姜定修,我会想办法将你留在北齐——

        如果被我发现你真的投靠了宇文邕,我高长恭一定会拿你姜家,来祭成世家门阀改革的第一刀。

        高孝瓘悄然离开,在第二天带着宿卫军和燕郡官兵去了山匪老巢。

        那几个山匪一开始不愿意口供的,然后高孝瓘十分友善地拿来大碗鱼肉,让侍从们当着山匪的面大口海吃,末了还将吃不完的扔给馋的流口水的大黄。

        看着大黄吭哧吭哧地啃肉,几个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山匪纷纷戴上了痛苦面具。

        这也就算了,山匪们一旦有想睡觉的,旁边侍从就会十分贴心地推来一面响锣,带着一方唢呐,奏它个欢天喜地。

        山匪们:“……”

        如果我们犯了死罪,请让长生天治我们,别让这群憨批吹唢呐了好吗。

        妈的蚌埠住了。

        于是等到高孝瓘来审问时,山匪们纷纷当起了墙头草,一个比一个背叛的勤快。

        也终于如愿以偿吃上了白面馍馍,睡了一个舒服的觉。

        虽然后面等着他们的,是一世为奴,但总比一直受着非人哉的精神折磨强吧。

        十数日后顺利剿匪,高孝瓘交还兵马后,发现附近城市中,有世家出现叛国的举动,顺道借此机会向高洋上奏,推崇了科举制。

        高洋虽然沉迷酒色,毕竟还年轻,看到这样的政策,当即心头热血涌起,直呼神哉,然后又问了一句谁提的主意。

        因为高孝瓘虽然聪明,但这等先进思想绝不可能是他一个小娃娃可以想得到的。

        然后高孝瓘说出了姜虞。

        姜虞啊,那个做刨冰的姜太守啊。

        高洋一兴奋,大手一挥撤了姜虞的官职,让姜明远去做了太守,然后命高孝瓘带着姜虞返回邺城。

        以专职做刨冰的名义。

        姜虞就这么一脸懵逼地再度踏上了去邺城的路。

        【王德发,专职做刨冰?!】

        【特么这暴君拿我当厨子呢。】

        【呜呜妈妈我想回家摸鱼,我的窑子都还没去成!】

        高孝瓘:“……”

        长生天是不是不要眼睛了,不要可以给他——让这个贪财好色的姜定修修仙,不得霍霍死他们这群老百姓。

        在某位太守的腹诽中,车队以惊奇的速度在一天之内赶回了邺城。

        姜虞淡定下车,在迎接的斛律恒伽的诧异目光下,直接吐出了自己三天的饭。

        【妈的蚌埠住了。】

        【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跑这么快!】

        “长恭,快些入宫吧,皇上等你已久了。”斛律恒伽嫌弃地退后一大步,对着高孝瓘抱拳作揖。

        “将军可有生气?”高孝瓘颔首。

        “……没有。”

        目送高孝瓘和摇摇晃晃的姜虞再度上马奔赴皇宫,斛律恒伽默默摸了摸自己的臀部。

        看来长恭并没有带燕郡特产。

        白挨这一顿板子了。

        再次看到邺城皇宫的时候,姜虞终于明白了自己没在做梦。

        【蚌埠住了,我又回来了。】

        【我特么为什么要手欠做刨冰?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淦!】

        【话说暴君老哥啊,我刨冰做得不好你别杀我啊。】

        高孝瓘:“……”

        姜虞带着痛苦面具跟某位看上去似乎神清气爽的殿下进了皇宫。

        然后他看到了一堆……

        硝石?!

        【卧槽这东西怎么在皇宫出现的?】

        姜虞很是懵逼。

        “皇叔听闻定修兄会用硝石制冰,便寻来这么些硝石,叫定修兄大展身手。”高孝瓘微微一笑,“两位皇叔在御书房等你。”

        【两位?又是高湛?】

        【卧槽他又来蹭刨冰吃?】

        姜虞面带微笑地回应:“好的殿下,请殿下先去一步,小……草民这便做好送来。”

        【哎,我的官位便宜了我那老爹居然。】

        【我要蚌埠住了呀。】

        【卧槽我的私房钱应该藏好了吧!】

        离开的高孝瓘步伐一顿,复又起。

        不好意思,你的私房钱被当做山匪抢来的充公还给国库了。

        高孝瓘会承认自己派人跟踪然后挖出来的么。

        当然不会。

        他淡定地掉了一个方向,在厨房另一边挖了一个小洞,悄悄偷窥里面的某人来。

        送走某为殿下,姜虞看着这堆硝石,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拿来两个木盆,开始一阵捣鼓。

        【话说回来,这暴君怎么知道硝石可以制冰的?】

        【难道还有穿越同胞?】

        高孝瓘一愣。

        穿越?这是啥玩意儿?

        他眯了眯眼睛,在看到姜虞接下来的一波操作之后,直接就震惊了。

        这特么……

        这个姜定修,居然真的制了一盆冰?!

        瞧着那模样,似乎一点也不比天然纯冰差!

        高孝瓘压下激动,暗暗记下姜虞的手法,准备不日之后将这手法传开。

        【哎这些硝石用来制冰真的是浪费了。】

        嗯?硝石还有别的用处?

        高孝瓘一怔。

        【这些硝石,再配些原料,足够制造火药了。】

        【话说这个年代,火药术好像还没有普及吧。】

        【哦对,都被江湖神棍拿来炼丹了。】

        【这世间的丹药都特么是剧毒,还求长生,求个鬼。】

        【还好他们没发明出那种火炮还有近代武器,不然在这种战乱时代,我这小命肯定扑街啊。】

        硝石制造火药?近代武器?

        高孝瓘忽然一怔,脑海下意识浮现出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些东西都来自很久以后的遥远时代。

        在那个时代,军队打仗都会用上这些东西。

        硝烟胜过狼烟,死伤数量远超古今。

        这些……便是姜定修口中的火药么。

        高孝瓘目光一动,心口的复杂用语言已经描述不出来了。

        为什么他能想象得出那些东西,为什么姜定修会知道这些东西。

        这姜定修,到底是长生天兴他大齐的神人,还是真的……

        来亡他大齐的?

        一想到姜虞先前的心声,再想到那些梦,高孝瓘的目光立刻由惶恐变得坚毅起来。

        人定胜天!

        他一定不会让梦里的事情出现在现实,他要用姜定修的心声,改变他大齐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