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13章 真是一对卧龙凤雏

第13章 真是一对卧龙凤雏

        “额,殿下,我们还去燕郡吗?”姜虞挠了挠头,看着发呆发出天际的某位大佬,小心翼翼地询问。

        然后小声叭叭了一句:“如果你不去,我就直接去逛窑子了。”

        【现在杨坚肯定时刻监视着宇文邕,我要是这会过去给他送装备,人肯定以为我黄鼠狼给鸡拜年的。】

        【就这祖龙模样,不得扒了我一层皮啊。】

        【还是先逛窑子吧。】

        【我绝对没有从心,我只是顾全大局。】

        高孝瓘:“……”

        你要是真去送了,我先扒了你一层皮。

        叛国贼姜定修。

        “去,去向燕郡借个兵,灭个山匪,顺道拜问一下令父。”高孝瓘微微一笑。

        姜虞摸了摸鼻子,讪讪应下。

        【逛不了窑子了。】

        高孝瓘:“……”

        耽搁了这么半天,车队在姜虞的从心建议下,浩浩荡荡地从官道进入了燕郡。

        燕郡姜府。

        一位俊美的中年男子正在庭院中享受悠哉的午休,旁边有一群身形姣好的侍女端着果盘,捧着冰盆站在他身后。

        这群侍女身着轻纱丝绸,曼妙的身姿在里面若隐若现,看得路过的男人是那个血脉喷张啊。

        这时,一个侍从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对着那中年男子俯首作揖一拜:“少主少主,小少主回燕郡啦!带着四殿下一起来啦!”

        “谁回来了?”中年男子懵逼地挑着眉,口中呵欠不断。

        “小少主回来啦!”

        “带着谁一起来了?”

        “带着先帝爷的四殿下一起来啦!”

        “小少主怎么了?”

        “小少主回来啦!”

        “先帝爷的四殿下怎么了?”

        “四殿下和少主一起来啦!”

        “哦,小少主怎么了?”中年男子揉起半睁半闭的眼睛,含糊不清地问。

        “……小少主回来了。”侍从嘴角一抽。

        “哦……嗯?!”中年男子顿时睁开眼睛,瞌睡虫一下子被小少主这三个字踢到了九霄云外。

        他家二愣子回来了?!

        “快去把我私房钱藏起来,你们都退下,换一身朴素的衣裳过来!”中年男子顿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对着身后的侍女挥挥手。

        在外面的姜虞听闻里面的动静,默默摸了摸鼻子。

        【现在进去会不会不太合适呢。】

        【不过话说回来,老爹你也忒大胆了,娘亲不再你居然敢让侍女侍奉。】

        【啧啧,回来又要跪搓衣板咯。】

        搓衣板不是这个时代的木板板,而是系统给姜虞的未来不锈钢板板。

        跪上去的滋味姜虞有幸体验过一回,那个销魂啊。

        现在呢,成了他老爹的专属道具。

        以前三天一小跪五天一大跪,看得下人都麻了——不过在姜虞成为太守之后,某位少主跪搓衣板的次数就少了很多。

        美名其曰,要立个好榜样。

        高孝瓘嘴角一抽。

        看来,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乔装成百姓的宿卫军们则是默默降低了存在感。

        这种时候,大场面掌局的,还是交给这位太守大人吧。

        估摸着里面没动静了,姜虞推门往里一走,顿时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在那仰着头,呈四十五度角度地默默忧伤。

        而他的身后,则站着一群身着白衣的侍女,侍女面上扑了一层白粉,十分漂亮地遮盖了她们的容貌。

        “爹,咱家谁死了?”姜虞一愣。

        如果这个时候高孝瓘在他旁边,一定看得到他在憋笑。

        因为某位太守知道,自家老爹开始拿出他的奥斯卡演技了。

        中年男子一怔,颤抖着身子侧眸望过来,泪眼汪汪地开口:“定修……你没死?”

        “???!我为什么要死?”姜虞一脸懵逼。

        【人在邺城坐,死从天上来?】

        【特么我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

        “爹以为你要一去不复返了,是日日茶不思饭不想啊。爹都为你置办好棺材了,我的好大儿。”中年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着,颤巍巍起身跑到姜虞身边,一把抱住他哭嚎。

        顺便不忘动手动脚,在姜虞腰侧来回摸索。

        这二愣子活着回来没有带私房钱?!

        姜虞:“……”

        我谢谢你啊老爹。

        【特么棺材都置办好了,你是多盼着你这独生苗苗被暴君掐死。】

        【我要是芜湖了,你以为你跑的掉么憨批老爹。】

        依着高洋那性子,他要是被砍头,那肯定是带着三族一起来的。

        你有免死金牌他都能给你扣一盆子屎尿不分的罪名,押着你去死。

        中年男子继续哭嚎。

        直到某一个宿卫军实在憋不住——他笑场了。

        “噗——”

        这一声明明很轻,却意外让姜明远,也就是这中年男子停止了哭泣。

        “大人,属下冒犯了。”那宿卫军赶忙俯首作揖。

        “他得羊癫疯了?”姜明远看着某人拼命抖动的肩膀,眼中露出一丝惊惶。

        会不会过给他的好大儿,再过给他啊?

        他还想多活几年,多看几年花姑娘呢。

        姜虞:“……并没有。”

        【人家是憋不住了笑场了,我的老爹诶。】

        【真是太敬业了,和那两个某星爷电影中笑场的警察一样。】

        这时,某个被晾在一边的殿下捂拳咳嗽一声,顿时让姜明远收敛了哭意。

        “草民拜见殿下,殿下金安。”姜明远赶紧跪地叩首行礼。

        “姜少主无须多礼。此番长恭前来燕郡,是有要事要同老族长商议。”高孝瓘继续捂拳咳嗽一声,拼命压下眼角的笑意。

        能看到姜定修吃瘪,绝了啊。

        活该。

        不过,再不扯到正事,他也要笑场了。

        这一对父子是真的卧龙凤雏。

        “噶?”姜明远一愣。

        啥事儿找他老爹啊。

        “爹,殿下有事找祖父,是为了借燕郡官兵,进山剿匪。”姜虞忙启唇道。

        姜明远缄默,顿时收敛起面上的呆滞,眼角露出一抹凝重。

        燕郡虽然归姜虞执掌,但是真正的兵力一直掌控在姜氏族长,也就是他老爹的手中。

        这支军队乃是先帝爷的老兵后裔,生来战斗力非凡,虽只有十万,却足够抵挡五十万大军。

        这也是四面大宗族忌惮他姜氏一族,任之后来而上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