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7章 姜虞是神人?!(1)

第7章 姜虞是神人?!(1)

        “殿下,我皇任用贤臣,大齐安邦,指日可待。”姜虞眯着眼咧嘴一笑。

        【个屁。】

        【完了头好晕,天地都在转……不行我要吼住。】

        高孝瓘张着嘴,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他的震惊了。

        大齐的皇位会在兄弟之间轮流转?

        难道是指皇叔他们会弑兄夺位?

        这也太荒唐了吧!

        “定修兄以为我大齐朝堂之上,有何贤臣?”敛起心头的复杂,高孝瓘再度问道。

        姜虞摇晃着脑袋,眯眼仔细打量前者。

        【我近视了?大佬怎么有四个?】

        【大佬啊,别问我这关乎政事的问题了吧。】

        【我怕我一不小心说顺溜了把人家结局说出来啊。】

        “大齐贤臣……文有和士开,祖珽,段韶,武有斛律光等良将。有此等良臣虎将辅佐我大齐,何愁国祚不得绵延?”姜虞闭着眼睛举起酒坛,一面下意识灌酒掩盖自己的局促,一面慢吞吞找着舌头说话。

        【绵延个屁。】

        【就和士开祖珽那个德行,我都呵呵了。】

        【不行头太晕了,我真要吐了。】

        【大佬放过孩子吧!孩子不想社死啊!】

        “文官之列,谁人当为首?”高孝瓘缓缓睨起眼睛。

        套玩你话再放你走。

        姜虞已经被酒嗝噎的说不出话了。

        但心声还在继续。

        【那必然得是段韶大人啊。】

        【啧,也是死得挺惨的一个。】

        【哎,可惜了,大佬看不着那时候。】

        段前辈会死,为何说他会看不着?

        莫不成……

        高孝瓘目光一变。

        “那武将之列,定修兄以为何者为首?”他压下心头的惴惴不安,又出口问道。

        “必然是斛律将军啊。”

        【目前是老将军,但日后,能够担起武将大任的,也就只有大佬你了。】

        【那些个王爷,乃至老将军,哪一个不是被整死的。】

        【不过死了也挺好,至少看不到北齐灭亡的悲惨结局。

        【有那些佞臣后期造作,我直接躺平,坐等北齐灭亡,中原一统就好。】

        高孝瓘手中的金酒盏骤然被捏成了齑粉。

        姜虞忽然感受到一阵冷冽的气息,顿时缩了缩脖子。

        【变温了么?】

        【卧槽大佬你那什么眼神?我说错什么话了?】

        【哎呀别用这么热烈的眼神直勾勾看着我,我怪不好意思的。】

        【诶……大佬你该不会有那癖好吧。】

        【我去我喜欢女的,我对大佬你完全没兴趣啊。】

        被这么一刺激,姜虞感觉自己昏沉的脑袋都清醒了一些。

        高孝瓘:“……”

        听到这些心声之后,他心头的那股子怒意就像被泼了一盆带着冰的冷水一样,顿时消散了大半。

        想发火也发不出来了。

        “叮!检测到位面之子属性发生异样,黑化进度百分之五。”

        “友情提示,位面之子黑化进度抵达百分之一百会帮助宿主灭掉北齐,请宿主再接再厉。”

        忽然接收到系统声音的姜虞:“??”

        【这黑化小学生这么猛的吗,还能帮我灭齐?】

        【漂亮啊这。】

        【那是不是说明我只要找到这位面之子,我就又多了一个工具人?】

        【芜湖~】

        工具人?灭齐?

        想得挺美啊定修兄,有他在看谁敢灭齐。

        高孝瓘抽了抽嘴角,忽然启唇:“定修兄心中志向为何?”

        “保家卫国……”姜虞打了个酒嗝。

        【个屁。】

        【北齐要啥啥没有,皇帝不行臣子谄媚,还把仅存的良苗掐死。】

        【这损样儿让我去保护,想啥呢。】

        【保家卫国什么的……还是摸鱼适合我。】

        【摸鱼苟着,坐等北齐灭亡。】

        【不行酒劲儿太大了,妈的这酒里怕不是下药了吧。】

        高孝瓘:“……”

        大齐开局挺好的呀。

        自开国以来,皇叔一直重用斛律将军,段老前辈等贤臣,连年北伐扩充疆土。

        听说今年还造了长城。

        虽然前几天听斛律老将军说了皇叔的另一个残暴面,而且姜定修的话又和将军不谋而合,但高孝瓘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眼见姜虞彻底上头,开始疯言疯语,甚至唱起了一些怪怪的调子,高孝瓘抽了抽嘴角,干脆亲自将他直接送回了府邸。

        一路上,高孝瓘又试着套了几次话,然后得到了十分统一的回答。

        高孝瓘:“定修兄以为大周如何?”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

        “……”

        高孝瓘:“定修兄以为我大齐长城,还有宿卫军,可能抵抗大周?”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

        “……”

        高孝瓘:“定修兄以为我诸位皇叔如何?”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

        “……”

        高孝瓘:“定修兄以为,谁人能稳住大周南陈?”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

        “……”

        算了不问了,这都什么呀。

        现在高孝瓘满脑子都是这魔性的旋律。

        “殿下,到了。”

        当外面车夫提醒的声音响起来时,高孝瓘头一次觉得他太亲切了。

        “不要生——好,送太守入府。”高孝瓘及时止损,这才没让自己也哼出那魔性的调子。

        他咳嗽一声,十分淡定地提起姜虞,将他扔了出去。

        只听外面候着的侍从几声惊呼,姜虞来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地面接触。

        如果某国裁判还在的话,一定会睁着眼睛给他打上高分。

        【卧槽地震了?!】

        【我会瞬移了?】

        【妈的脸好疼!】

        高孝瓘撇了一眼窗外摔地,龇牙咧嘴的某人,笑了一声道:“太守醉酒失足,还不快将他扶回去歇息?,”

        在外人角度看来,确实是姜虞自己摔的。

        这也是某位殿下给某个心头时刻想着灭国的太守的小惩罚。

        没把他骨灰扬了算不错了。

        【大……大佬?】

        【我没幻听吧,是大佬的声音吧?】

        “不要生……回将军府。”高孝瓘抽了抽嘴角。

        看来今天晚上是别想安安静静地看兵书了。

        他的脑子已经被这魔性旋律挤满了。

        这一夜,姜虞被酒精麻痹着神精蒙头大睡,系统一连串的奖励报备音都没叫醒他。

        这一夜,某位殿下在魔性旋律下辗转反侧,以至于昏昏入睡时,看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