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6章 这特么是灌酒吧(2)

第6章 这特么是灌酒吧(2)

        才入座的高孝瓘动作微微一顿。

        纨绔亡他大齐?

        开什么玩笑。

        【皇帝个个都是扶不起的阿斗,后期一个比一个废。】

        【每个都宠佞臣杀忠臣,下流痞子干的事儿他们全占全了。】

        【不过相比起那个现世阿斗小后主,高洋简直不要正经太多。】

        【诶等等,有哪些佞臣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来着?】

        高孝瓘:“……”

        为什么定修兄会知道大齐在未来会有很多暴君,小后主又是谁?

        在定修兄有生之年,他能见到大齐陨落?

        大齐才开国,不会这么快就夭折的吧。

        还有……助他一臂之力?

        这又是什么意思?

        高孝瓘蹙眉。

        “叮!检测到位面之子属性发生异样,黑化进度百分之三。”

        正在和崔文生敬酒的姜虞冷不丁手一抖,险些把酒撒到桌面上。

        【这个位面之子是什么牛马,咋又黑化了?】

        【简直比小学生还小学生。】

        位面之子?牛马?黑化?小学生?

        高孝瓘又蹙眉。

        这都是什么词,是他太过孤陋寡闻了吗。

        “太守,听闻北方幽州人饮酒豪迈,能文能武。不知今日可否叫我等见识一番太守豪气?”崔文生放下指甲盖大的金酒盏,面带微笑地问道。

        姜虞:“??”

        【不是,你说的是战斗民族吧大哥。】

        【我就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汉人,哪里像这群鲜卑贵族纨绔一样能喝酒啊。】

        【大佬快救我!】

        他下意识用余光看向高孝瓘。

        高孝瓘假装没看到,和旁边的纨绔敬酒谈笑风生。

        【……豁出去了,大不了耍一套醉拳给你们看。】

        【看完别去暴君那里告我的不是啊。】

        【我还有宏图大愿没完成呢。】

        高孝瓘抽了抽嘴角。

        不过就是斗酒,为什么要告到皇叔那里。

        “好啊,上酒来。”姜虞放下酒盏,淡定地点头。

        崔文生挑眉,余光看向高孝瓘,见他微微颔首,顿时拍了拍手掌。

        侍女退下,几个壮汉呼哧呼哧抬着两缸酒水进入雅间。

        姜虞看着面前可以装下他一个人的大瓦缸,默默陷入了沉思。

        【这特么……拿我当水库呢?!】

        【我看着像是能喝下几十斤酒的人吗。】

        【啊,看看我这瘦胳膊瘦腿,太过分了吧大哥!】

        【和人做的事你是一点不搭边。】

        【淦!】

        高孝瓘:“……”

        虽然知道某为太守救了自己一命,也知道自己的举动有点不厚道,但他还是很想笑。

        而且看到某人吃瘪,高孝瓘忽然就觉得心情颇爽。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这,崔公子高看在下了。”察觉到上位者热情的目光,姜虞收敛思绪讪笑,“北方人虽豪犷,却也不会……额,举缸畅饮。”

        “嗯,是在下思虑不周。”崔文生佯做思忖,又拍了拍手,“上酒坛。”

        瓦缸被壮汉们提出去,很快换成了几十坛没开封的酒。

        姜虞:“???”

        人事否?

        【再狗一点吧,这还不如让我趴在缸里干呢。】

        “太守,请。”崔文生示意壮汉开坛,又示意姜虞。

        姜虞默默戴上了痛苦面具,十分从心地抱起酒坛。

        【为什么总有一种我在被人当猴子看戏的错觉。】

        高孝瓘压下唇边笑意。

        自信点,把错觉去掉。

        这是他给姜虞的小惩罚,顺便借着灌酒套套话。

        谁让某位太守阳奉阴违,老背地里说他皇叔坏话呢。

        虽然皇叔近两年确实有点荒诞。

        “叮!检测到宿主需要外挂支援,是否需要现在启动支援?”

        支援?

        正在和坛中清酒斗法的姜虞顿时眼睛一亮,连忙暗暗点头。

        开啊,必须得开。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姜虞面色淡定地提起一坛又一坛的酒大口牛饮。

        【说实话我还是喜欢燕郡那里的烈酒,这度数太低了,跟灌水一样。】

        【北周那边的突厥烈酒也不错。】

        高孝瓘挑眉,朝着崔文生微微颔首。

        (加大药量。)

        崔文生微微一笑。

        (明白。)

        “太守果然好酒量。看来我邺城美酒是不入太守之眼啊。既如此,那在下便拿出家父送来的陈年烈酒。”崔文生说罢,拍拍手示意侍从上来将这些酒坛搬走。

        姜虞:“??”

        【我擦我没说这酒度数不高啊。】

        【难道是我装醉装的不像吗?】

        【再喝今天就要住在茅房里了。】

        【妈妈我想回家摸鱼!】

        高孝瓘:“……”

        不急,等听完你的心声。

        侍从很快搬来了十数坛西域烈酒,特别友善地帮着姜虞开了酒盖。

        “太守,请。”崔文生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那边几个磕完五石散,开始完全放飞自我的世家公子纷纷挑着眼皮子望来,也包括那个生的魁梧的壮年。

        “太守大人真乃豪杰,在下甚是仰慕钦佩!”那壮年翘起兰花指,满眼的小星星。

        “叮!外挂支援时限已到,请宿主自求多福。”这时,某位太守脑海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姜虞面上淡定微笑,内心妈卖批。

        【我谢谢你啊。】

        【再坑一点行不行。】

        【算了,豁出去了。】

        他闭上眼睛提起一坛烈酒,开始第二次海饮。

        高孝瓘抬手示意,崔文生顿时了然,带着一众人离去。

        于是这一隅就只剩下了姜虞和高孝瓘二人。

        他默不作声地打量那个喝酒喝到脸色像是被煮熟了一样的某位太守,忽而开始叹气。

        这一声不轻不响,刚刚好被某人听到。

        “殿下,你叹什么气啊?”姜虞放下酒坛,结结巴巴开口。

        【我擦我舌头打结了?!】

        【完了完了酒劲上来了,我想去茅厕,现在吐会不会让我告别地球。】

        “我大齐上流贵族贪图安逸,下流百姓流离失所。”高孝瓘又叹出一口气,“真不知我大齐该如何安邦定国。”

        姜虞喝酒的动作一顿。

        好家伙,又是送命题。

        【把那几个佞臣祭天不就行了。】

        【前提是那几个暴君他们不会弑兄篡位。】

        【不过话说回来,北齐皇帝位子在高氏兄弟里面轮流转了一圈,也是绝了。】

        【哎,可怜那个什么高百年,年纪轻轻就被某个皇叔祭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