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5章 这特么是灌酒吧(1)

第5章 这特么是灌酒吧(1)

        姜虞暗中肯定地点头。

        【赞同。】

        【果然啊,不愧是大佬未来的左膀右臂,太了解了。】

        【可惜太短命了。】

        高孝瓘瞳孔一震。

        什么鬼?!

        须达年纪轻轻的,又有将相之气,怎么可能会短命?

        开什么玩笑!

        “胡说!”他下意识地吐出一句话。

        姜虞:“??”

        【胡说啥啊,大佬你太谦虚了吧。】

        【斛律将军把你当亲儿子来培养的好不好。】

        当年高澄死掉后,远在民间,又自幼丧母的高孝瓘被段韶带回邺城。

        宫中皇子公主不待见他,同父亲哥又不在邺城,斛律光看高孝瓘可怜,就将他带到将军府当自己儿子养起来。

        也是看他资质不凡,才愿意倾囊相授兵法之道。

        高孝瓘缄默。

        确实如此。

        但……

        他在意的是须达的命啊。

        这一顿饭在一片尴尬的寂静中结束。

        回到邺城府邸,姜虞从空间拿出一张藤椅开始摸鱼。

        “叮!检测到位面之子属性发生异样,黑化进度百分之一。”

        刚拿出黄瓜面膜的姜虞:“??!”

        我擦,位面之子是什么鬼?黑化又是什么鬼?

        这不是修仙吗,怎么又搞出位面之子来了?

        “大人,四殿下前来拜访,说带大人出门赴宴。”这时,一个侍卫急匆匆走来,对着姜虞俯首作揖。

        姜虞:“……”

        【大佬你的勤快劲儿不应该用在读书上面吗。】

        【赴宴有啥好的,东西又凉还不好吃。】

        刚走进门槛的高孝瓘听到某人心声,微微挑眉。

        其实他主要是好奇某人的心声。

        因为不知怎么的,高孝瓘总感觉脑海中有一道声音在告诉他,姜虞的心声预知的都是未来。

        那些声音就像刻在骨髓一样,怎么都挥之不去。

        高孝瓘有些狐疑,所以决定——

        嗯,来套套话,验证一下。

        “我那几位兄弟听闻定修兄宴上奉宝,深得皇叔欢心,特设此宴想见一面定修兄。前些日子定修兄皆有事在外,他们已经吃了四五次闭门羹。”高孝瓘微微一笑。

        姜虞:“??!”

        【我淦,我能说那会我在摸鱼睡觉吗。】

        【还有……这也不是我下的拒客令呀。】

        【这不会得罪那些权贵吧?】

        【我不会被五马分尸吧?】

        其实这些都是随行的侍从干出来的事儿。

        在这个时代,世家门阀的权贵弟子,话语权甚至超过皇族。一旦惹得他们不快,那就可能会被夷灭三族。

        侍从们很会察言观色,见姜虞不喜欢去四面结交,干脆仗着高洋的这份赞许喜爱,将所有来拜访的客人拒之门外。

        权贵们也不敢在高洋面前说姜虞的不是,生怕惹得这个喜怒无常的帝王不快,下一刻让自己脑袋搬家。

        “好,殿下,我们什么时候去?”姜虞立刻放下黄瓜面膜,笑眯眯地看向高孝瓘。

        “现在。”

        邺城洪福酒楼天字号雅间。

        一群衣着华丽,却袒.胸.露.乳的世家公子正在谈笑风生。

        为首的公子面容清秀,只是面上那双好像狐狸一样狭促的眼睛,却让他看上去十分刻薄。

        这人乃是清河崔氏嫡支一脉的弟子崔文生,因为叔父崔季舒在朝为官,崔氏一族便将崔文生送到邺城,叫他也谋个一官半职。

        只是崔文生对官位不感兴趣,反倒混入京圈,又仗着自己是清河崔氏弟子的身份,所以成了京圈纨绔公子里的头号风云人物。

        “长胤兄,家父不日便要上朝,还请崔大人多加看拂。”左边一个年轻公子对着为首那人抱拳作揖谄笑。

        “自然。”崔文生颔首一笑,便不再搭理这人,而是扭头看向旁边候着的侍从,“外头可见姜太守身影?”

        “回公子,看到四殿下的马车了。”那侍从走到窗沿往外头张望一番,又小步疾走回来,凑到崔文生耳旁悄悄回答。

        “叮!恭喜宿主成功摸鱼五分钟,获得醉拳功法一套。”

        “叮!醉拳功法已经传输完毕,宿主可在任意时刻使用,时限五分钟。冷却时间一小时。”

        姜虞是被这两声给吵醒的。

        他睁眼看着外面的豪华大酒楼,懵逼一阵,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出来赴宴的。

        【鲜卑族那些腥里腥气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热的也就算了,那些凉的全是臊子味,熏得一批。】

        【算了,我到时候还是就喝点酒吧。】

        高孝瓘默不作声地听着某人的心声,淡定下车:“定修兄,到了。”

        “好的,殿下。”姜虞屁颠屁颠跟在前者后面,随他一起走向天字号雅间。

        这还没走到里面呢,姜虞就闻到一股子胭脂水粉的味道。

        当侍女掀开珠帘,姜虞就看到一群精瘦精瘦,袒.胸.露.乳的男人们——这其中,还有一个生得粗犷,却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和那些瘦干柴们一起涂抹胭脂水粉的。

        姜虞的目光在那壮年身上停留了足足三秒。

        壮年翘起兰花指娇羞侧头。

        哎呀,太守大人的目光好生火热。

        姜虞:“……”

        【我特么……】

        【太辣眼睛了卧槽。】

        【这和那些娘跑一样的小鲜肉有什么区别,多了个长头发?】

        【还有那个壮汉,长得丑不怪你,出来吓人你也太过分了吧。】

        【妈妈快救我,我眼睛要瞎了!】

        【大佬你眼光好差!】

        高孝瓘本来差点绷不住笑出声音了,而姜虞最后一句吐槽的话让他成功收敛了笑意。

        要不是为了查案子,他才不会和这群纨绔混在一起。

        不过好在老将军不知道,不然他指定得挨板子。

        “见过殿下,见过姜太守。”一众纨绔看到姜虞,立刻起身作揖行礼。

        那一日宫中大宴,这群纨绔弟子都认识了姜虞这张标志性的脸。

        面若冠玉,清风霁月,活脱脱的小谪仙呀,简直和旁边这位四殿下不相上下,他们能不一眼就记住么。

        只是姜虞偏阳刚一些,而四殿下偏阴柔一些。

        “二位快快入座。”崔文生一改方才冷淡,换上一副谄媚的嘴脸。

        “多谢崔公子。”高孝瓘浅浅颔首,同姜虞在右边落座。

        【啧,就这群纨绔,北齐不亡能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