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4章 老想逛窑子干嘛

第4章 老想逛窑子干嘛

        姜虞:“??!”

        【少年,你咋这么猛?】

        【你现在才十六吧?十六都能率军击退周军了?】

        【想当年,我十六的时候,还在玩着电脑里的联盟,看着某某草原网站里的美女姐姐。】

        【大佬不愧是……诶卧槽,是大佬你击退了周军,巩固了北齐龙脉?!】

        高孝瓘的笑意微微一僵。

        电脑?联盟?网站?这又是什么新奇词?

        巩固北齐龙脉?

        姜兄此言何意?

        “姜兄,昨夜我想起你说你从燕郡来,我便想起北周适才建立,也许会悄悄出军打探我大齐军情。于是我前两日快马加鞭去了壶口关,正巧撞见鬼鬼祟祟的周军。”高孝瓘一面说着,一面不动声色地打量姜虞。

        姜虞颔首笑道:“殿下少年英勇,未来必成大器。”

        【巩固北齐龙脉,不等于给北齐加寿命了么。】

        【大佬思路太清奇了吧。我就是说我从燕郡来,他居然也能想到周军暗探壶口关。】

        高孝瓘摸了摸鼻子。

        总不能说是偷听到了你心声吧。

        “姜兄今日可还有空?”高孝瓘咳嗽一声,作揖笑问。

        姜虞一愣:“有空的。还有一件事,殿下唤我定修吧,此乃家父取的小字。”

        【老被大佬叫哥哥,我都快过意不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大佬问我有没有空是想干啥?】

        【带我去逛窑子?】

        高孝瓘抽了抽嘴角。

        姜兄这都想的什么和什么。

        “今日我在府上做东设宴,款待几位朋友。上次欠定修兄一顿饭,不如今日定修兄随我一道回府?”

        姜虞了然:“好。”

        【诶~还以为要去逛窑子呢。】

        【不过,蹭吃蹭喝也行。】

        他屁颠屁颠跟在高孝瓘后面去了将军府,面上一直笑眯眯的。

        直到……

        看到了两个面无表情的少年郎。

        姜虞:“?!”

        【我勒个去,这不是那天看到的凶神恶煞的少年小将军么?】

        【和斛律老将军有的一拼啊。】

        【难道,他们就是大佬口中的朋友?】

        【会不会一言不合砍死我!】

        【qaq】

        高孝瓘:“……”

        这……

        定修兄胆也太小了,不似他鲜卑马上男儿啊。

        “长恭,这就是你新交的朋友?”左边一个个子稍微高一些的少年看到姜虞缩在高孝瓘后面,不由挑眉。

        “长恭啊,你眼光不行啊。这小子畏首畏尾的,真像只耗子。”右边那个长得十分俊俏的小公子嗤笑一声。

        姜虞:“……”

        【我%&#*……】

        【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

        高孝瓘肩膀一阵抖动。

        他压下笑意,侧开一步将姜虞推过去:“须达,恒伽,他叫姜虞,乃是燕郡太守。若非定修兄救我一命,只怕今日你二人便见不到我了。”

        姜虞立刻感受到面前二人的脸色变化。

        好吧,只是从又臭又黑缓和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诶等等,斛律须达?】

        【斛律恒伽?】

        【又是两个大佬!】

        【要是他们以后稳步起飞,北齐哪里还轮得到那群佞臣指手画脚。】

        高孝瓘拧眉。

        定修兄所言之意,是他大齐会被佞臣掌控朝堂?

        他想起现在的局势,心头隐隐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不过,现在不能妄自揣摩,得再多听听。

        想起前不久听到的那些话,高孝瓘压下心头疑虑,开始不动声色地密切关注起某位太守的……

        心声。

        “在下斛律须达,此乃四弟斛律恒伽。多谢太守出手,救下长恭一命。此等恩情,我斛律一族没齿难忘。”个子高一点的少年,也就是斛律须达抱拳作揖。

        “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姜虞忙摆手,眉梢却嘚瑟地飞起。

        【救不救人的没啥,主要是我救下来正好是大佬,这就很奈斯。】

        【报恩就不用了,带我去逛一次窑子吧。】

        【让我也体验一把左拥右抱,人生巅峰的感觉!】

        【芜湖~】

        【(*?︶?*)】

        高孝瓘:“……”

        为什么定修兄对窑子如此的执着。

        这个少年并不晓得,在姜虞没有穿越过来的那个世界,逛窑子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但是……诶,但凡干了,你就要被请去喝茶了。

        只要你逛一次,就喜提一副银手镯,然后吃几天国家供给的大碗饭。

        不过,也有那种自己把自己送进去吃十年大碗饭的,那个花式选妃的某签,让他记忆犹新。

        估摸着饭点,斛律须达带着众人去了用膳堂,几人按长幼入座,姜虞因为是客人,于是被奉在右旁第一位。

        很快便有几个侍女手捧美酒佳肴走来。

        因为采取的是分食制,所以每一桌都会有同样的菜式。

        【诶,看不到窑子里的花姑娘,看看玩cos的古装小姐姐也行。】

        【我去!这大波浪,简直了!】

        【不过话说回来,分食制虽然干净,但老不如合食制热闹啊。】

        高孝瓘:“……”

        虽然词汇听不太懂,但男人的直觉告诉他,那个什么大波浪,似乎雷同虎狼之词。

        还有,分食制,合食制是什么意思?

        “长恭啊,这些日子你去哪了,怎么还带走了我爹的军令牌?”斛律须达喝下一口烈酒,忽然问道。

        “听闻定修兄自燕郡而来,我心有所触,去了一趟壶口关,顺便灭了三万周军。”收敛思绪,高孝瓘放下酒盏,浅浅开口。

        此话一出,全场静默。

        【卧槽,莫名觉得大佬在装逼怎么办?】

        装逼?这又是啥?

        高孝瓘唇盘牵起一抹笑容,举杯敬向姜虞:“定修兄,多谢你提醒。”

        姜虞举杯回敬,心头一阵懵逼。

        【我提醒大佬什么了。】

        你的心声提醒了我。

        高孝瓘默默地想。

        “这要是被爹晓得,长恭你要挨板子了。”斛律恒伽看着高长恭,微微蹙眉。

        姜虞暗中翻起一个白眼。

        【切,才不会呢。】

        【斛律老将军疼他比疼你们还多,可以说是典型的胳膊肘子往外拐。】

        高孝瓘挑眉。

        定修兄怎么就断定老将军会偏袒于他?

        “咱爹向来看重长恭,恨不能他现下就上战场继承衣钵,保家卫国。长恭此举虽有冒失,但老爹一定会欣慰的。”斛律须达倒是不太赞同自家小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