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2章 入宫赴宴,面圣

第2章 入宫赴宴,面圣

        【妈的忘了!明天就要去见那暴君了!】

        一想起那杀人不眨眼的皇帝,姜虞面上便多了一分惶恐之色。

        高孝瓘:“……”

        暴君……

        皇叔不是素来励精图治,任用贤臣的么,怎么就和暴君搭上边了?

        是他跟不上时代的风了?

        “姜兄以为当今北齐朝堂如何?”高孝瓘忽然问。

        姜虞:“???”

        【大佬你这是在给我挖坑么?】

        【咋突然问我这茬?】

        【这是在问北齐皇帝高洋吧。】

        【还有你身为他的侄子,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那暴君为人吧。】

        “咳,皇上励精图治,编制齐律。减冗官,禁贪污,实乃我大齐之福也。”姜虞面上一本正经地夸赞着当今北齐皇帝,内心一本正经地吐槽高洋。

        【前期开国为人表率整挺好,算得上明君了。】

        【但这后期,他不是和明君没搭边儿,而是完全没搭上边儿。】

        【杀妻做琵琶,大兴土木,纵欲嗜酒,啧啧。】

        【和商纣就是父子兄弟——太特么像了。】

        高孝瓘:“……”

        好家伙,要不是能听到心声,他还真以为姜兄在称赞皇叔呢。

        姜兄也太大胆了。

        不过,杀妻做琵琶,大兴土木什么的——这些事为何斛律将军不曾与他提过一嘴?

        若是真的话,那他皇叔岂不是成了昏庸之辈?

        然后……

        高孝瓘现在觉得脑海有点乱。

        乱如浆糊。

        为什么他能够听到姜兄的心声?

        为什么听到的还都是些稀奇古怪,让人觉得惊世骇俗的话?

        他怕不是在做梦吧。

        斛律将军府邸前,一众前来迎接的婢女面面相觑。

        为何……四殿下要盯着旁边公子看?

        莫不成……有那癖好?

        想起上流名士们暗中混乱的私生活,婢女们顿时了然,纷纷垂眸,将自己的存在感压到了最低。

        嗯,不能打扰殿下的人生大事。

        这边,姜虞已经感受到了那些婢女别样的眼光,忍不住翻起一个白眼。

        【没看到大佬是在发呆么。】

        【小姐姐们脑洞这么大,居然把我和大佬当断袖了。】

        【我口味正经的很,我喜欢长腿大波浪!】

        正在沉思的高孝瓘嘴角一抽。

        这……给他整不会了。

        他也不是断袖啊。

        他抬头看向一众婢女,示意他们先下去后,正要带着姜虞入府——

        【我去,我的述职文案还没写!】

        【可是大佬的邀请,又不能推了放鸽子。】

        【完了,我不想被暴君砍头啊。】

        这么两声儿就突然闯进了他的脑海。

        “姜兄,在下想起来今日还有要事,不如改日我再做东请客?”瞥见某人面上淡定,眼角泄露的焦急之色,高孝瓘唇畔牵起一抹笑意。

        “好的好的,那我先走了。”姜虞一愣,赶忙作揖回礼,而后提着鱼竿扭头离开。

        【芜湖~知我者,莫若大佬也!】

        【赶紧回去赶文案!】

        目送姜虞远去后,高孝瓘缓缓敛起笑容。

        他又开始回忆刚才听到的心声。

        一贯温润的面上,竟多了几分凝重。

        他跨上台阶,随着婢女们走进院落,连衣裳也不曾换,就匆匆走进了斛律光所在的书阁。

        燕郡姜氏虽比不上那些百年世家门阀,但到底有着底蕴和人脉。

        姜虞燕郡太守的位子就是姜氏一族帮姜虞弄来的。平时只要他磨磨洋工,述述职,其他的一切家族都给他铺垫好了。

        躺平!

        绞尽脑汁写了一封述职奏折后,姜虞命府中候着的小吏送入皇宫。

        然后躺在系统送来的大摇椅上,一边嗑茶一边享受日光浴。

        本以为要明天才能见到皇帝,结果当晚皇帝就宴请百官饮酒作乐。

        顺带也邀请了姜虞。

        刚接到请柬的时候,姜虞诚惶诚恐的。

        只希望不要死那么早,他还指望苟到最后立地成仙呢。

        申时末。

        收拾一番行装,系上老爹给他的一只鼓鼓囊囊的锦带,姜虞惴惴不安地坐着牛车去往皇宫。

        说来也巧,姜虞一到皇宫正门下车,就看到同时到的高孝瓘。

        高孝瓘跟着将军家眷一起来的,那一大家子威风凛凛的模样,瞬间让姜虞望而止步。

        【那老将军比画像上还要凶悍。】

        【那个历史上恣意桀骜的小将军看上去更加凶悍!】

        【像我这样弱不禁风的翩翩公子,人家一拳能打爆好几个吧。】

        【算了,还是不要和大佬打招呼了。】

        【我不想挨打。】

        不远处,正打算进去的高孝瓘脚步一顿。

        这熟悉的古怪声音……

        他扭头往不远处望去,瞥见一袭锦袍。

        果然是姜虞。

        同斛律将军打了个招呼,高孝瓘朝徘徊不定的某人走去,抱拳作揖:“姜兄徘徊于此,不知是为何意?”

        “……四殿下?”姜虞一愣。

        【诶,大佬不是和他们一起进去了么?】

        【他问我徘徊在这里干嘛?我人生地不熟的我不认路啊,又没有人接。总不能乱闯进去,被当成贼子乱刀砍死吧。】

        【总不能……让大佬带路吧。】

        “在下要入宫赴宴,不知姜兄可愿与在下一同入内?”挑了挑眉,高孝瓘咳嗽一声,缓缓启唇。

        “……劳烦殿下了。”姜虞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

        【我勒个去大佬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居然真的带路了!】

        前方,迈开脚步往里面走去的高孝瓘闻言,唇畔牵起一抹笑意。

        但是一想到今天老将军和自己说的话,他又笑不出来了。

        皇叔……真的和姜兄心声所言一样。

        近两年有了成为暴君的趋势。

        北齐百姓怨声载道,皇叔却不管不顾。

        如此一来,国祚如何绵延百千年。

        哎。

        酉时,邺城皇宫某处殿宇,文武百官携家眷齐聚一堂。

        他们一边听那奢靡的钟鼓击乐之声,一边端着金杯酒盏不断阿谀奉承主位上,那身着黑色龙袍的帝王……

        高洋。

        姜虞跟着高孝瓘赶来的时候,高洋正左拥右抱,兴致勃勃地看着佳人起舞。

        在一角落入坐,目送高孝瓘过去同高洋打招呼后,姜虞趁此好好打量了一番高洋。

        【不愧是拥有高氏血脉的人,果然和野史记载一样个个好看的一批。】

        【可惜啊,智商的比值都贡献给颜值了。】

        【这么好一手牌,被这昏君打了个稀巴烂。】

        高孝瓘:“……”

        姜兄此言太过大胆,幸好皇叔不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