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完美婚配在线阅读 - 050

050

        长假结束,各行各业的人士回归岗位,大城市又恢复了平时的繁华与忙碌。

        夏颜与徐砚清也即将迎来属于他们的第一个情人节。

        去年圣诞,夏颜送了徐砚清一款腕表,这次情人节的礼物,自然要应景一些。

        两人都是大忙人,尤其是夏颜的店在搞节日促销活动,脑力体力消耗巨大,忙到她提前跟徐砚清打了招呼,今晚就在家里过节,不去外面订餐厅,也不去商场看电影。

        徐砚清当然听她的。

        晚上八点,夏颜下班,徐砚清来店里接她。

        上了车,夏颜见他没有什么表示直接开车了,不禁挑挑眉:“你的节日礼物,该不会只有早上那个红包吧?”

        今天早上,她刚与徐砚清分开,徐砚清就发了她一个“520”的红包。

        她的男朋友,晚上那么热情奔放,白天发个示爱红包还要避开她发。

        徐砚清:“不是,还有一个礼物在家里。”

        夏颜:“又是按摩椅那种大家伙?”

        徐砚清摇摇头,拒绝更多剧透。

        到了小区,夏颜先跟徐砚清去了1501。

        徐砚清没有开灯,用手机照明让她换的拖鞋,等夏颜换好了,绕过徐砚清的身影往里一看,发现餐桌上摆了一圈蜡烛灯,中间是一块儿漂亮的蛋糕。

        温馨的居家环境,氛围烘托出了小小的浪漫。

        就在夏颜准备走过去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伸过来一捧玫瑰花。

        夏颜看着眼前的花。

        “虽然很俗,但不送花,好像差了点什么。”徐砚清笑着说。

        夏颜接过花,闻了闻,笑道:“没关系,我就喜欢俗的。”

        她踮起脚,先亲了徐砚清一口。

        玫瑰花暂且放到旁边,夏颜去洗洗手,想吃蛋糕了。

        等她坐到餐桌旁,才发现蛋糕中间有一只白巧克力做的小猪,小猪双手高举,上面托着一个红色的小礼盒。

        这个大小跟形状……

        夏颜狐疑地看向徐砚清,希望不是她猜想的那样。

        徐砚清看出了她的警惕:“放心,不是戒指。”

        在一起的时间太短,现在求婚并不合适。

        夏颜松了口气,她可不忍心在这样的节日打击自己的男朋友。

        小心翼翼地取下礼盒,夏颜打开,里面是一对儿钻石镶大宝石的耳环,烛光之下,宝石呈现一种海水般的湛蓝光芒。

        “花了几个月的工资?”夏颜提着耳环,在徐砚清面前晃了晃。

        徐砚清拨开她的手:“谈钱太俗了,喜欢吗?”

        夏颜喜欢,她的耳环都是比较大的,徐砚清显然注意到了这点。

        取下旧耳环,夏颜一边看着徐砚清,一边戴上他的礼物。

        她肤色极白,与蓝宝石相得益彰。

        她眼里映着烛光,看似随意又释放着撩拨,徐砚清早已深陷其中。

        徐砚清拉起她的手,亲了亲。

        夏颜指指楼上:“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吃完蛋糕再说,不过你别抱太高期待,我的礼物只能说物美价廉。”

        徐砚清笑了笑,给她切蛋糕。

        夏颜吃蛋糕的时候,徐砚清发了她一条肉麻兮兮的消息:你就是我最想要的礼物。

        夏颜:……

        她抹了他一嘴蛋糕。

        吃完蛋糕,两人去了楼上。

        夏颜取出她准备的礼物,一套情侣装睡衣,连拖鞋都是一对儿的。

        而且为了过节,睡衣夏颜已经提前洗过了,今晚两人就可以穿。

        “换上吧,一起看个电影。”夏颜将徐砚清的睡衣丢给他,她去卧室换。

        窗帘拉上,两人靠在沙发上挑了个爱情片,只是电影才演到三分之一,徐砚清就将夏颜抱到了他腿上。

        过了几分钟,徐砚清发现了夏颜准备的另一套礼物,就穿在她的情侣睡衣里面,黑色蕾丝,如暗夜城堡,脱去繁琐宫装的双面女王。

        “买睡衣赠送的,店家搞的情人节活动。”夏颜笑着骗人。

        徐砚清直接抱她去了卧室。

        运动过后,两人抱在一起聊天。

        徐砚清摸着她散乱的长发:“你这套房子,当初签的多久的租赁合同?”

        夏颜:“一年,怎么了?”

        徐砚清:“没什么,我的也都是签的一年期,到二月底又到期了。”

        夏颜抬起眼皮,看着他。

        徐砚清喉结动了动,问:“我不想续期了,我想搬上来跟你一起住,房租我来出。”

        一句话,他想跟她开启正式的同居生活。

        夏颜贴着他的胸口,想了想,同意了。

        现在两人这样,与同居基本没有差别,与其浪费一套房的租金,不如同居合住。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这边的房租已经预付了一年的,这一年不用你出,如果下一年开始的时候咱们还在一起,到时候咱们俩一人一半。”

        徐砚清同意了。

        他不想跟她算的太清楚,反正他的钱现在在他手里,等将来结婚了,他还会把工资卡上交给夏颜。

        “每一年开始的时候,我都会跟你在一起。”徐砚清不喜欢她刚刚说的如果,再次吻上她的脖颈。

        夏颜轻捶他背:“你果然还年轻。”

        .

        二月的最后几天,徐砚清忙上忙下跑了不知道多少趟,将1501里属于他的东西都搬了上来,其中最费事的,是他的那些宝贝盆栽,为了少跑几趟,徐砚清还专门去物业借了推车过来,一次能运十来盆。

        夏颜的1601她入住后几乎没有添置任何东西,所以徐砚清的那些装饰品也没有浪费,一样样摆在了夏颜这边,曾经点缀满1501的绿植,此时都成了1601的亮点。

        书房是双人书桌,两人用刚刚好。

        卧室空间大,衣帽间也够用,徐砚清的衣服不多,夏颜平时穿的全是工作套装。

        当一切布置完毕,再次踏入1601,夏颜忽然感受到了家的味道,一个属于她与徐砚清的小家。

        可这毕竟只是租住的房子,随时可能被房东收回。

        夏颜开始关注这一带的楼盘,巧了,正好有三个也是本地区仅剩的楼盘即将陆续开售,不过都需要摇号,还是要赌一把运气。

        三个盘,距离两人的工作地点最近的只有一公里,最远的也不过三公里,开车都很方便。

        三月份,夏颜摇了一个,没中。

        四月份,夏颜又摇了一个,还是没中。

        五月份,夏颜再次申请摇号,首付她有,差的就是运气,这最后一套,也是夏颜最喜欢的,楼盘风格漂亮,地理位置也最好。

        这次如果再摇不中,夏颜觉得她可能需要压住徐砚清狠狠地发泄一顿。

        幸好,这次运气女神光顾了她,中了!

        去选房那天,夏颜带上了徐砚清。

        直到车子开到售楼处,徐砚清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的心跳开始加快。

        女朋友买了房子,带他来选,意味着什么?

        夏颜的房号靠前,选择范围很广,不过综合她现在的存款与收入水平,夏颜放弃了两三百平的超大户型,挑了一套一百六十多平的四居室。

        徐砚清再次感受到了女朋友的经济实力。

        “我大学刚毕业,外婆给了我两百万,说是给我的毕业奖励,等冉冉大学毕业了,也会有。”夏颜主动向徐砚清介绍了她的首付来源,否则光靠她这三四年的工资,根本买不起这套房。

        徐砚清:“我现在认外婆还来得及吗?”

        夏颜笑:“酸什么酸,你那套市中心的学区房买了,能买两套这边,孟老师他们当年的眼光真好。”

        徐砚清:“好有什么用,我辜负了他们的期待,学区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派上用场。”

        夏颜瞪了他一眼。

        虽然挨了瞪,光夏颜带他来选房这件事,就让徐砚清高兴了好几天。

        五月中旬,夏颜出差三天,徐砚清趁机回了趟家,想给因为高考临近更加忙碌的孟老师做一顿晚餐,结果他开火之前,孟老师打了电话过来,说今晚徐墨沉也回来,让他多做点。

        徐砚清有些后悔自己挑错了时机,竟然要便宜亲哥。

        晚上七点半,一家三口坐在了一起。

        孟老师先关心大儿子:“小意新剧什么时候杀青?都拍了三个多月了吧?”

        徐墨沉:“上次打电话,说是月底杀青,接下来会休息两个月。”

        孟老师:“嗯,她现在有名气了,可以空空了,听说有的新人为了保持人气,一年到头都在拍拍拍,忙得不得了。”

        徐砚清:“您教书那么忙,居然还懂娱乐圈?”

        孟老师瞪他:“怎么不懂了,班里的学生经常谈论这些,我们当老师的当然要了解,不然怎么跟学生们打成一片?别的不说,我从九十年代开始教书,教到现在,每个年代的热门歌曲我都会唱,都是从学生们嘴里听到的歌星歌名。”

        徐砚清、徐墨沉互视一眼,都想起了一些听母亲练歌走调的回忆。

        兄弟俩低头吃饭。

        孟老师又问小儿子:“你跟颜颜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定下来?我跟你爸再过两年都准备退休了,正好给你们带孩子。”

        徐砚清:“大哥也恋爱了,你们先给他们带吧。”

        孟老师转向徐墨沉:“你跟小意有结婚的打算吗?”

        徐墨沉放下筷子,看着孟老师道:“今晚回来就是想跟您说一声,我们准备七月份举办婚礼,正好您与爸爸都放暑假,也不大办,只请双方的亲朋好友,不请记者。”

        孟老师高兴地饭都不吃了:“这么快?选好具体日子了吗?”

        徐墨沉:“钟意的意思是,想让你们帮我们选一个。”

        年轻人对日子没什么讲究,老一辈可能还在意黄道吉日。

        孟老师连连答应下来:“好好好,等会儿我就看黄历去,跟你爸商量个日子出来。”

        徐墨沉点点头,继续吃饭之前,他瞥了眼坐在对面的弟弟。

        徐砚清:……

        他感受到了来自亲哥的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