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204章 .忧心

第204章 .忧心

        嘉义夫人府。主院,内室。

        武梁躺在床上,轻轻睁开眼睛。

        屋子里静悄悄的,丫头不见踪影,守在床边的,依然是椅子上端坐的程向腾。他面朝着她,正低头翻着手里的书卷。

        武梁默默看着他,默默在心里叹口气。

        这是掉河事件后的第二天。那天两个人被救上来后,她就瘫倒了。疼是次要的,主要是累和后怕,精疲力竭,看到程向腾,她便什么都不管不顾,放任自己陷入了黑沉梦乡。

        然后回来的当晚就发起了高烧,糊涂了一天。

        不过如今已经睡足睡饱,十分清醒地在床上躺了也有一天了。于是那天的情形,总反复在眼前重现。

        她醒了,当然第一时间关心的,就是那个比她惨得多的另外一个人,他醒了没有。

        那时候在水里,邓隐宸也是尽力撑着口气儿。河里浪急,他知道自己若真晕死过去,武梁绝对弄不动他那大块头。他知道没人来救之前,他们得靠自救,所以他尽力撑。

        实际上,他跟昏死过去也没多大区别,他已经毫无动静很久。也许是在养精蓄锐吧,直到救兵降临,她听到程向腾的呼喊大声回应,才惊醒了他。

        后来,他看着她,还有力气轻轻的给她说了句话。

        可是被救之后,邓隐宸又立马昏死过去。

        所以武梁一直不知道,他最后还能对她说出那么句话,是不是因为回光返照。

        问程向腾他的情况,程向腾直白地告诉她,邓隐宸跟她一样,也是回去当晚便起了高烧,至今未退,人仍昏睡不醒。

        还没,醒来啊……

        ——武梁没情没绪的躺在床上,混混噩噩的,连眼神都有些呆滞。

        邓隐宸会醒过来吧?会好起来吧?他会恢复如初,不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他的身手那么好,他的身体那么壮,他的骨头那么硬,他那么死重死重……他那样强大到让人有压迫感的人,怎么会甘心一直躺着?他一定会很快又站起来,高冷孤傲冷眉横扫吧?

        他一定会好的,对吧?

        可是,武梁的脑海中,却总会不由自主的闪些些奇怪的画面。有邓隐宸嘴歪眼歪的样子,有他跛脚蹋肩佝偻着腰的样子,有他拖着腿艰难行走一步三摇的样子……

        武梁闭了闭眼,觉得自己真是够了,怎么能胡想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是邓隐宸啊,狂拽酷傲的邓隐宸啊,怎么会容许自己落得那样可怜兮兮的样子?

        ……

        可是,如果命运之神就是不眷顾他呢?如果他真的一直醒不来呢?如果他真的落下残疾呢?万一他撑不过去不治而终呢?

        那么,怎么办?

        她欠下他的,她怎么还?

        ……发呆了很久,转转眼珠,程向腾仍在那里看书,室内很安静,如旧的画面。

        武梁盯着程向腾光脑门上的发线,涩涩地想,还有程向腾呢,他又该怎么办?

        那时她跳水时,担心外衫篷如伞,会影响速度追不上邓隐宸,也担心落水后外衫吃水过重,所以一早就脱掉扔开了。及到水里抓到邓隐宸后,也同样脱扔了他的外衫。

        到后来,给他检查身体,裹缠伤口,手撕牙扯的用上了两人的中衣。所以最后程向腾看到她时,她身上只剩小衣,根本不能遮体。

        那时她用后背和一只手臂扶靠在岸边借力,只有一只手可以扶托邓隐宸。她又累又冷,姿势根本无从讲究,只一味手臂使力,把他揽紧在身前就是了。

        依稀仿佛,她的一条腿也有出力,使劲缠固着他的腿?

        她衣不遮体和别人贴人一起,那幅尊容不堪入目吧?程向腾亲眼目睹,心里一定憋着许多邪火吧?

        何况,还不是只他一个人看到,武梁恍惚记得,当时随行的他那些手下,一同静默在他身后……

        程侯爷努力维护的面子、长久积累的威严、他全心付出的情感,都哇卡卡一同碎成了渣渣。甚至这些都不提,单纯他身为男人的尊严,都被贱踏殆尽了吧。

        他该怎么办?

        取消婚约,绝义断交,她都能接受。这之前,她情愿他朝我吼朝她怒,斥骂责打多凶都行,只要不是拖去浸猪笼,她都能受得。

        可是,程向腾偏偏什么都没做,就那么一直守着她,一直照顾着她看管着她。

        他不让她动不让她用力,说不定哪根筋一挣,就会牵动脖子上的伤口。

        他也让她非必要不要开口,好像脖子伤了,就嗓子也坏了似的。但程向腾说,说话也会牵动脖子,甚至要费神动脑子。

        其实武梁伤的是脖子又不是身子,伤口虽然被泡得发白虚肿,但早已不流血了。如今不过是怕它发炎,还有就是怕将来疤痕狰狞难看,其他的,并不影响什么啊。她坐起走动都没问题,一切生活都可以自理,但程向腾显然不这么想。

        床后立了屏风,放了马桶之类的物什,似乎,又要吃喝拉撒都在屋里进行了。

        他一应事物不假人手,全盘包办了她的一切。从头到脚,细致周到。

        武梁虚虚的抗议过,无效,于是她便不再说话。

        她精神差,脑子乱,也没有说的*,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烦燥、沉闷、忧心,惭愧、内疚、茫然……武梁的心情,很凌乱,她自己也完全说不清。

        ···

        “该吃药了。”程向腾叫她。

        武梁于是在床上动了动身子,想要坐起来。

        “你别动,”程向腾迅速按住她肩膀。他站起身来靠近,然后弯下腰,将手绕过她的背,缓缓用力一点点把人扶起来,再在背后塞上被子,这才将人靠着被子慢慢放好。

        然后看了看,又觉得被子垫得有些高了,这样会窝得人难受的。于是约摸着劲儿替武梁抻了抻腰,让她靠舒服点儿。

        好像她残了傻了不会动了,没了知觉与痛感,不知道自己舒不舒服,一切全得靠外力似的。

        他移动她身体的时候,总留一只手紧张地护着她颈后。

        好像离伤处近些,万一哪根筋真的要扯动伤口了,他能及时把那筋揪住,又或者万一凭空掉下来一石头往伤口上砸,他手掌就能立变金固罩护住伤口似的。

        武梁静悄悄的任他摆布,想着,程侯爷真是个会照顾病人的人呢。上一次,在成兮酒楼捱刀卧养时候,他也是这么小心陪护的。

        不过,上次怎么说也是替他挡刀,疼惜之外,感激之情是有的吧,可这一次呢?

        这次是为了别人!

        当时不去计较,因为那时,救命要紧。

        只是然后呢,性命无虞后,象现在这样静静相对,他也不会多想吗?

        她自己都想了那么多。

        可他怎么就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他怎么能还这么没事人一般细心照顾软语温存,他怎么要这么对她好?

        武梁受得好不踏实。

        为什么要这样忍着呢?是她多事才让他蒙羞的,所以都怪她啊,这事儿完全无有理由无从辩迫,所以尽管来骂她啊,来打她啊,来好好的发一顿脾气啊。

        刚刚半天都没听到他翻书的声音,所以他真的有在看书吗?

        她想跟他聊一聊那场事件,不管是火上浇了油让他终于暴发了也好,或者真正豁达释然谅解她也好,总得聊一聊,让郁结着的那口气得以纾解,揭过去揭不过去,有个结论也好。

        如今这样,让人老难受了。

        程向腾尝了尝药,喂她喝了,又喂了些水,冲淡一下口中苦味,然后替她揩了嘴角掖了被角,然后动作轻柔地把她的头发扒拉散开,一点点儿的摩挲着她的头皮,一处处的确认:“这里疼不疼……那这里呢?”

        水里凌乱中的磕碰刮擦不少,身上有细条的血印口子,和好几处青紫红肿。不过脑袋当然是不痛的,并没有碰到那里。

        但程向腾不放心。那天看到她的时候,她身上的伤还好,毕竟在水里泡,并没多少血污。可是头发上,血块纠结,尤其是头顶那里,粘连一片,真是吓死人了。

        清洗过,检查过,没发现外伤,问她,竟然毫无感觉。那时候她发烧中,也不知道够不够清醒。如今反复确认过,总算是松了口气。

        她这两天有些呆呆的,程向腾很怕她撞到了脑袋。没有外伤,内伤反而更吓人。所以程向腾一动都不想让她动,怕动着伤,更怕晃着脑子。

        把她一条腿从被子里移出来,在一片淤青上涂上药膏,然后放进去盖好,自己手也伸进被子里,在那青紫的地方来回的按摩,好让药效渗透快些。

        武梁痛得吸气。

        她看到程向腾紧张地看她,她感觉到他手下倾刻就松了些力道,她听到他压着嗓子温声细语说着“忍一忍,忍一忍就好”……武梁忽然就有些忍不下去。

        “侯爷,”她唤他。

        “嗯?”他轻声的应,抬头看好。手下虽轻却不停,仍在那里按压摩挲。

        武梁用力抿了抿唇,有些艰难的开口,“侯爷……那天,我跟他,在水里……挣扎互救,厮缠很久。他的身体,我看过,抱过,也摸过……”

        她深深的吸气,眼睛虚虚看着面前的被子,没有继续说不下去。

        程向腾也好一会儿没有说话,默默的又在她腿上揉了一会儿,才收回自己的手,把被子仍抻平掖好,这才坐在床沿上,看着她的眼睛,道:“我知道,我都看见了。没看到的,我也能想象得到。”

        “所以,我已经这样了,咱们……”

        “咱们尽快成亲!”程向腾接着她的话,很快地说道。

        “啊??”武梁有些愣怔。

        “啊什么?不愿意?”程向腾盯着她。

        “不是……可是……”

        说“不是”的时候,下意识要摇头,被程向腾按住了脑门儿不能动。

        “没什么可是。你原来名声就有瑕,不管如何遮掩,只要再被提起来,总是很多不好听。你如今又出这事儿,我干脆也别等着守过孝期了,没规没矩与你那污名更相配呢。”

        武梁:……

        “侯爷,别这样……婚姻事大,得认真想好。我不想你一时冲动,拿这样的话哄我,将来自己后悔。”

        “知道了,这次的事儿,我记着呢。等你好了,饶不了你!”程向腾瞪她一眼,又轻声叹气,道,“可是,我不是一时冲动,我想得很清楚,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那时候看到她是什么情形?她身上丁点儿布料,只能勉强遮住重要部位而已,可就那么可怜的小衣裳,也湿达达紧紧沾贴着皮肤,整个人身子凹凸尽显。

        她就以那样诱惑的姿态,和另一个男人厮缠在一起。

        那时他带着的身边弟兄,个个低下头去不敢多看。

        程向腾的怒火排山倒海。

        可是,她看见他,完全没有害怕的害羞的自觉,她眼含惊喜看着他,大大松了口气的样子。等他近前,解了披风包住她时,她冲一脸怒意的他傻笑。

        她或许都没看清他脸上的怒,然后人就含着那丝笑,放心地晕了过去。

        程向腾的怒忽然就象被生生扼住,没有了发怒的对象。

        怀里的人儿,一头一脸的血,苍白如鬼的面色,浑身冷冷的毫无温度,身体僵硬的不会打弯……她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在笑么?她会不会一直这么睡着,再也醒不过来?

        程向腾哪里还顾得上怒,他心里只剩下慌和怕了。

        后来,她一直沉睡,他守着她,理智慢慢回来,越发想清楚很多事,越发觉得自己怒得毫无道理。

        她看到他,没有惊慌失措欲遮欲掩松开邓隐宸,而是眼含欣喜一片坦然,她能做过什么?

        那是邓隐宸,那个从前她艰难的时候都推开的人,现在她会跟他再有些什么?他明明早就不觉得姓邓的有丝毫威胁了,那他还在怒什么?

        那时候,她已经摇摇欲坠疲累不堪,她哪有精力去做什么出格之事?

        何况虽然她身上衣着坦露,但邓隐宸身上缠得可够严实。那样的接触,于大胆的她来说,只怕连肌肤相亲都不算吧。只有心思龌龊的人,才会想到龌龊上面去吧。

        再说她是实实在在为了救命啊,性命与名声,她一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那他呢,难道不希望她选性命?

        难道他希望她冷静自持不施援手么,哪怕跟她有交情的人有性命之忧时?

        她奋勇救人不顾一切,他却在为她的仪容仪表细枝末节大动肝火?

        她已经累惨了,她等着盼着他来救她,她全然放心的在他怀里沉睡,她知道他不会不管她。

        不为旁的,因为他是她男人,是可以给她依靠支撑,是不会不管不顾她的那个人。

        她全然的依赖依傍,要变成对她的苛责怒火?

        因为面子,只为面子么?

        越想越不应该,越想越不值得。

        寻不到她时,他心焦如焚,那时候他明明想的就是,一定要活着,只要活着就好。他得偿所愿寻回她,却又为着颜面要怪罪她么?

        真的,那时候,忽然就想开,忽然就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只愿她快点儿醒来就好。

        “妩儿,我不骗你,我看到你的样子,心里很生气,很愤怒,也很难过,但我都想通了。你是为了救人,情非得已,这事儿怎么怪你?再说,以前,我也曾有过别的女人……说起来,我根本还不如你。”

        以前,她为此曾骂过他,骂得很难听。那时候,他看得出她的伤心,但心底仍是觉得她要求太过。到如今设身处地,才知道她当时心里的感受。

        她不喜欢他,她便不会怒,她不知道他喜欢她,她便不敢骂。其实他们早早就认定对方心里的位置,却仍是错失了那么些年。

        老天就是为了让他感同身受,才让她落入那样的境况的吗?

        无论如何,他绝不要因任何的外因,而再错失彼此。

        “妩儿,以后,咱们都不再沾染别人,就咱们两个,好好过,好吗?”

        好吗?能不好吗?从前求而不得的事,现在心里的隐刺,被他忽然这么明确的表了态,还能有什么不好的呢?

        武梁瞧着程向腾,他的眼里只有好,他的神情诚恳真挚。

        她又抿了抿嘴,吸了下发酸的鼻子。握住他的手,轻轻的用力。

        程向腾随着她的手劲儿靠近过来。

        于是武梁把头埋进了他怀里,瓮声瓮气的吸鼻子,“侯爷,我要哭会儿……”

        她说哭就真的哭了,身子轻轻的抖。程向腾搂着她,没一会儿就感到了胸前的濡热。

        心里那片其实多少还带着小倒刺般的毛燥,就被那温热熨平了。

        “那时候,邓隐宸凑近我耳朵跟我说了一句话,你知道他说什么吗?”她埋在他怀里,抽抽噎噎地问。

        “什么?”

        “他说,这件事儿后,如果侯爷仍对你好,仍肯娶你,你就一心一意跟他好好过日子吧。”

        程侯爷笑起来,他看到那厮凑近她耳朵说话了,原来说的这个。

        “你看,你若以后又想躲又想跑,或者对我起外心,旁人都看不下去的。到时有得你受的,知道没?”

        “嗯。”

        她抬手,摸索上他的脸,他的眉。程向腾的脸部线条柔和,本来是可以走温润儒雅路线的。偏偏眉骨略高,又让整个人看起来多了份板正俊朗。

        “有人说,生有这样眉眼的人生硬、薄情。可是侯爷,你怎么不?”他不生硬,不薄情,他总是那么温软。

        程向腾低低的笑,“爷就是这么好!”

        ……

        有些话既然都说到这儿了,程向腾干脆又问起武梁另一个人来。

        之前,柳水云就在他面前挑衅,说他和武梁从前曾经如何如何的亲密过,让人恨不得一爪子拍死他。

        虽然心里明白戏子的话并不可信,但程向腾还是忍不住,认真想过种种情形。他问过自己,她行走江湖这么久,如果真的和别人有过什么,他要如何?

        他给不了自己答案,一种不了了之的无可奈何。当然那毕竟只是一种假设,并没有实例可证。

        但总算“她和别的男人很亲密”这种命题,于他,其实也算早有思想准备了。

        所以此番,他怒过之后,才能想开得那么快。

        他能如何她呢?怎么样她他都舍不得。

        但他还是想问问武梁,“你和那个柳戏子,有没有过什么?”

        这个问题,说实话他现在问实在是太晚,武梁答案都准备很久了,当下坚决地摇头,“什么都没有。”

        她有一整套对柳水云的感观说辞,保证程向腾听了不会不高兴。但如今人都没了,武梁也不想再说他什么。

        “从前出京城,一路花用他的银子,这是欠他唯一的人情。所以这次他说用银子,我毫不犹豫就给他,我想我做到了,我仁至义尽。即便现在很遗憾他人没了,我也不觉得亏欠他什么。”

        至少说怨他,人死万事空,也都不提了吧。

        程向腾点头,没有就好,她说了,他就信。他觉得武梁身上就有那种,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坦荡,让人不由自由想要信她。

        说了许久的话,武梁表示自己完全可以自由行动没问题了,再不肯躺床上装死。

        “我已然没大碍了,很该第一时间去探望邓统领,毕竟他受那么重的伤因我而起。侯爷,你陪我去好不好?”

        她不避讳地告诉他探病的想法,又邀他同行,程向腾心里还是觉得满意的。

        她现在也确实可以做些活动了,说话条理清楚,明显脑子清醒得很嘛。

        但是,探病,他不同意。

        邓隐宸是为救武梁才挨的刀受的伤,所以武梁一醒过来就去探病当然更显走心,更有诚意,这没错,但现在却不是好时机。

        若邓隐宸醒着,事实如何他一句话的事儿,旁人断不敢为难武梁的。

        不过那位现在还昏睡呢,这种时候人家家人肯定一肚子担忧恼怒。武梁去了,正好撞人枪口上,那些女人们没准就失去理智迁怒于她毫不客气,招呼些什么不上台面的手段在她身上,让她受些折辱闲气。

        他是男的,可以陪着她替她坐镇,但内宅里的事儿他一个外男绝对是鞭长莫及,万一闹出些什么来,她只能生生受了白白吃亏,人家事后只需补个“急火攻心”就让人无从追究。

        万一的万一,邓隐宸最后若真有个三长两短,废了残了,那事儿就大了。到时候大家怪不着柳水云,就更能拿她做伐,全说成是她的责任了。

        实际上这种你救我我救你的事儿,要说责任,可以细细掰扯出许多说法来。旁的不说,一个大男人一个大统领,自己作主的事情,当然后果自负,如何能算到旁人头上。

        如果真的那种情况出现,由他出面就好,不需要武梁再出头露面深涉其中与人扯皮。

        他拦着武梁,“等他醒了我们就去,但现在不行,人没醒呢,咱们去了反而打扰人家医治休养。”

        那倒是,人家没醒,你个外人去看什么?难道盯着床上不能动的人形哭么?他们可没有去哭的资格。

        现下捡些贵重难得的伤药补品送过去,表达心意就行了。

        武梁点头,脸上忧色甚重,声音压得低低的,“我很担心他。那天他被砍得浑身是血,后来我看见他衣裳裆里都染红了,也不知道那处碍不碍事。万一以后不能人道,他家女人们会不会怪到我身上,会不会咬死我。”

        程向腾无语的瞪她,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一边又忍不住想笑。说是看遍了摸遍了,原来……切!!

        一时忘了会不会挣着伤口了,抬手就捏了捏她的脸。

        又奇怪的积极,“放心,我这就让人先去探探虚实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