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99章 .不速客

第199章 .不速客

        柳水云要安排什么,不知道。但他要告别的人,包括了武梁,并且他用的方式很出武梁的意外。

        那是两日后的下午,府上的管事遣了人来酒楼禀告,说柳大家的带着戏班一众人上门,说是先行送行头过来,并看一下戏台场地,明天好敲锣开唱。

        管事从来不知道府上要摆戏,更不知道主家是为了宴客还是自娱,所以不敢放行,马上使人来问武梁。

        府上就是武梁自己的府上,姜府。

        武梁获封嘉义夫人时,朝廷一并赏了座宅子。很小,只是个两进的小院子,是以前贪墨下马的某官吏被没收的一个别院儿,内里房屋不多但景致还不错,收拾得也干净,随时可以住人。

        武梁去看过一回,和原来留守那里看房子的人员做了交接,正式签收了宅子,成了自己的私人地盘。

        只是,她从来没去住过,实际上,她觉得住成兮酒楼挺方便的,上班还不用来回跑了,并且自己一个人,没必要两处麻烦。

        但程向腾不这么认为,他说,女子有自己的府第,从前可只有公主郡主才有呢。这宅子是御赐之所,可是有钱也买不来的。

        他的意思,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大本营了,就是你坚实可靠的娘家。将来万一有人拿腔拿势打压你,你也有去处可退可避。可以躲进宅子成一统,谁也不敢再追到你这里当你的家作你的主。

        武梁想,他所说的可能会打压她的人,肯定指的是婆家恶势力——这么说来,这么想来,这宅子还真是极好的。

        然后,程向腾要求必须配齐丫头婆子各色仆役充实门庭,还把此类的安排全权交给了程熙去做。

        他说,锻炼了那小子很久,是时候检验一下他的办事能力了。

        武梁……

        这是她的宅子对吧?是谁说在这宅子里,谁也当不了她的家做不了她的主的?

        所以程侯爷也好程熙小子也好,你们有权做决定做安排吗?还全权?

        好吧,算算请人也花不了几毛的工钱,全当解决就业问题了,武梁决定不对此事发表意见。

        总之,武梁虽然没回去住,但姜府里,那是大到管家小到门房,一应俱全。

        武梁听说戏班子上门,也是愣了好久,她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啊。

        第二天就是程府里为新立世子摆宴,她这里也摆台开唱,还请最拉风的柳水云那帮人?和儿子抢风头对台打擂呀?

        武梁忙着人去往程府,询问程熙和程向腾,看是谁的安排。

        结果两个人都不知情,程向腾略略想了一下,就说:既然他有心,就让他唱呗。朝廷封赏后,你这边也收到不少贺仪,府第新立,也该请请客暖暖灶热热场子。

        也是,拿人手软,收了礼,不请人吃个饭听个戏?只在成兮酒楼里请客,显得太单薄太不正式了一些。

        但姿态还是要做的。武梁于是让人继续推阻柳水云这边,说自己这边根本没请戏班,一定是有人搞错了,愿意给出车马费和人力费,请戏班原路返还。

        结果柳水云不同意,表示人家不差钱,全免费给唱这出戏,不为别的,只因为当初那戏本,还是出自武梁之手,却从来没有完整的给她唱过一遍。

        武梁表示咱不差戏,没听过这一出也不会咋地,让柳水云完全不必如此费心。

        柳水云干脆说反正人都来了,我们是不会无功而返的……

        从柳水云他们驻扎在姜府门外,到送信儿到成兮酒楼,再与程家父子通气儿,再回头来大家谈判似的来来回回几个回合传话,就耽误了许多的功夫。

        武梁想,这样就够了,她把柳水云这般人物拦在门外这么久,该知道的人肯定也都已经知道了,不是她主动去请,是柳水云不请自来主动上门的。

        太后就算不爽,也不该怪到她头上是吧?没看她也不愿意着呢。

        摆足了谱,然后,想唱就来唱吧。

        柳水云最终如愿带戏班入府,却唱了一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大戏,着实让人惊心不已。

        ···

        这一日,嘉义夫人府摆宴,小型的。

        人家大户人家要办宴,象程府,早早的就消息张扬,请贴派送,好方便应邀的客人做准备。象她这么临时的,其实已经相当失礼。

        所以武梁只捡那些以家宅府第之名送了礼的人家下贴,请女眷们有空来看看戏。

        至于那些酒楼江湖认识的个人私交,就不在这次宴请范围。

        只是没想到,就算是这样,来的客人也相当不少。

        主要是闲杂人等过多。

        象唐家,唐端谨夫人带队,携七姑带八婆,另有仆妇奴才成群,好大一个参观团。

        唐大夫人指着身边带的各位生脸女眷作介绍,打趣道:“你可不知道,你的种种事迹,在咱们眼里简直神奇,她们这些人早想看看真人是圆是扁呢。所以有这机会,我干脆包揽下来,让她们都跟着我来长长见识。大家都吃得很少的,妹妹不会心疼多费的茶心点心吧?”

        又指那些奴才,“今天这样的日子,怕是那边府上也腾不出人来帮手。所以我干脆把府里没有要紧差使的,带了不少过来,你有事尽管招呼。”

        不过是照拂她新府冷清,带人来既捧人场,又援手相帮,这份好意武梁蔫能不领?

        她十分诚恳地道谢。

        唐大夫人拍着她的手笑,“过来你这里,有的吃又能偷闲,能认识你又有柳大家的大戏可以看,大家都高兴得很。你又谢我,我两头落人情,这下可真真是赚到了。”

        然后一群人一起凑趣呵呵呵呵。

        今天这样的日子,能来她这里而不是去往程府,这面子已经给了不小。不管什么理由,武梁都觉得,唐大夫人是真心相交。

        其他女客也大多如此,或熟人远亲,或下人仆妇,大概觉得以她的出身,不至于会嫌弃了谁去,每每便都多带些人来凑个热闹。

        这也都算正常,只是没想到,邓隐宸邓大统领也来了。

        得了封号时候,邓伯爷府是很正式的送了礼来的,并且送的礼还颇重。武梁这算是个答谢宴,没道理不请他们。

        只是没想到,来的竟然是邓隐宸这么个大男人。

        武梁原本真没觉得今天会有男客到,毕竟她这里情况特殊,她下贴相邀的,也是女眷。

        这是她的宅第,不是酒楼那种营业场所,可以随意进出,带一帮人来吃吃喝喝的捧场并无不合礼数。

        邓隐宸要来也可以,携家眷同来,也算是通家之好的作派,别人也不好说什么。

        可他一个大男人偏偏自己来了。

        武梁心里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邓隐宸虽然办事手段狠,又有些我行我素四六不惧的劲儿,但他绝不是那种轻狂浅薄不管不顾的人。他们公众面前的交往,也一直维持在一个有礼有节的度上。

        他在昭明寺里帮了她不假,还有以前的各种相处,但那都是暗中的事儿。到了朝堂,程向腾替她求赏求封时候,邓隐宸可是一句好话也没替她讲的。

        该避的嫌,他也是在避的。

        今天来赴宴,虽然也不是说不过去,但武梁觉得,到底有点儿不象他的风格。

        邓大统领一副自家人模样,也不跟谁客套,进了门就对自己带的四个随从发号施令,让他们别只知道呆着,要眼光灵活手脚勤快点儿,看有什么能帮手,就搭把手去。一副深交好友模样。

        于是他带来的那帮人自发散开,东南西北中的各处帮衬去了。

        而邓隐宸自己,也不用人引席入座,说了句瞧瞧这府第是何模样,便自行要去走走转转去。这宅子,武梁自己也还不熟,更没有什么私密的布置不便外人看的,武梁当然由他去。

        于是管事儿的头前“带路”,邓大统领要往哪儿去,他就往哪儿引着。

        既然有男客到,总得意思意思搞个隔断啥的,武梁于是张罗着摆屏风拉帷布,忽然有人悄悄过来递信儿,说柳水云等在那厢,有重要的事约见。

        ···

        僻静无人的废弃花房里,柳水云依窗而立。无风吹拂,无衣袂墨发翻飞,就那么静静的一个背影,已然是一副静默的画。

        门大敞,武梁踏步进来,在离他几步的地方停下。

        这个柳水云,高调进门,却根本没有开嗓,只早早的登台舞了那么一出儿,向宾客表明老子来了,真身在此,然后就从众人视线里消失了。

        却神神秘秘又郑重其事的约了武梁在这里见面。

        这个花房,自然是老宅主留下的,远远的隔了水榭,在这处采光极好的缓坡上。内里虽然已经没什么象样的盆景了,但外围种植的花草依然繁茂,使得这处花房更显幽静。

        走过那唯一通往这里的木栈桥,甚至看到有两个人守在桥头。武梁心里原本那一丝微微的不耐变得厚重,颇后悔听了传话人的话,没有带人过来。

        不知道柳立到底有什么事,需得约她来这种地方,还搞得这么郑重又神秘。他们之间,难道还会进行什么不可宣扬之事不成?

        这宅子,交接的时候,武梁来过一次,然后就交给管事的在打理。没准备住嘛,所以也不甚上心,这个花房,武梁还真第一次来。

        但柳水云竟然早早知道?还在她的府上,安排自己的人守桥断路。这事儿,总透着那么股奇怪。

        武梁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下,想着该怎么跟柳水云打招呼。是扬声大调毫不避讳打哈哈呢,还是该压声敛气用窃窃之语。

        此情此景,似乎后者更合适,但武梁却不想那样。

        她只希望柳水云是真的有正事找她,而不是象在宫中那样,无事生非,刻意营造些夹缠不清的假相。

        柳水云并没回头,却好像笃定了是她到了,幽幽开口道:“阿姜,你还记得林州府吗?”

        武梁愣了愣。

        林州府,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并且,那里可真没有什么愉快的记忆,所以大家都不肯再提起,悄悄尘封在心底。

        武梁不知道柳水云为什么会忽然提起。

        柳水云笑了笑,带着些愉快的声调,声音平缓低沉,“林州府,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在那里出了事儿,我们在那里分开。我回京了,那知府却被人倒吊在城门上。”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瞧着武梁,眼神温柔。

        武梁知道他是感谢她默默替他出气的意思,她没有接话。干这种坏事儿,怎好在明面上提。

        柳水云又继续道:“再后来,那知府死了,好多手下也死了……”

        何止是知府和手下死了,而是他们好几家,被一起屠戮灭门了。

        这更是大案要案,避之不及的事件。

        武梁只点个头,“听说了。”

        她很怕柳水云明明白白来一句“我干的”之类的,让她变成明确的知情者。所以她忙加了一句,“都过去了,别再提了。”

        柳水云却显然不打算打住话题,他神色一敛,眼神冰凉,“可是阿姜,你记得事情的起因吗?有两个认识我的外地商客,在林州府放流言,说闲话,把一路遮掩的我的行踪公之于众……”

        他复又笑起来,“当然,听说,你也查过他们的,你也怀疑他们故意对吗?好在,他们如今也死了,灭门,干干净净的灭门!”

        原本他是来说这个的。

        武梁心里发紧,她稍稍站直了身体,瞧着柳水云没有说话。

        这事儿,还关系到另一个人。

        柳水云果然也知道了,很快收了笑,又道:“可是阿姜,你说这两个人为什么要假扮客商去害我?我跟他们无怨无仇,我们甚至并不认识。所以,阿姜,你知道那两个人,是谁安排的吗?去林州府那样偏远的地方,就为了毁了我,毁了我们,让我们再也看不到美好,再也不敢去寻求未来,我们,就是被他生生拆散毁掉的。阿姜,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武梁脑袋轰的一声,原本柳水云都知道了。

        他咄咄逼人的连声问着她,武梁不确定他只是太过愤慨,还是在质疑她,嘲讽她的知情不报。

        她嘴巴有些发干,仍是问:“是谁?”

        “正在府上,怎么样,很好猜吧?”他高挑着眉看武梁的神色,然后自己肯定道,“没错,就是邓隐宸那厮。不过,大统领又如何,无论他是谁,不是不报,时候没到!如今,都要结束了。”

        “你,预备做什么?”武梁心里升起浓浓的不安。

        从前柳水云是温柔如水的,毫无锋芒的,但现在不,他收起面上的一丝笑意,眼里凉凉的没什么温度,脸绷起来的时候依然很美,但却是冰棱一样的剔透冷感,毫无温度。

        他整个人都象一把无鞘的剑,就算没有举向谁,也泛着隐约的寒意。

        这样的柳水云,让武梁觉得陌生,也觉出了危险。

        “我还能做什么?他毁了我,我不过是还回去罢了。”柳水云连脸上的笑都是凉的,“放心,我带来的都是好手,很快,这一切就会结束了。”

        “流水!”武梁吓了一跳,“你要在我的宴席上杀人放火不成?”

        她眼睛外瞟,扬声叫着“来人”,一边抬脚就想往外走。

        柳水云拉住了她的胳膊,“阿姜,你也看到了,此处这么偏,这栈桥这么长,那端我布置了人手不许人靠近,你叫破喉咙旁人也听不到的。”

        也是,这里孤岛似的,他不放人,徒劳挣扎又有何用。武梁泄气,恼火的猛扯自己被拉着的胳膊。

        柳水云松开了她,道:“你在我眼前,安生些便安全些。你也知道,姓邓的身份显贵,今天我们来,都抱着孤注一掷之心,只许成不许败。你若碍事儿,他们必不会给你面子。若连你伤了,可如何是好。”

        武梁不理。

        “阿姜,对不住了,我知道姓邓的对你颇有心思,我知道他今日会来,并且来你这里他会很放松,所以特意选了这里下手。我不指望你帮我,但也绝不想你坏我的事儿。

        不过你放心,不会伤到无关宾客让你为难的。还有,我叫你过来,就是不想连累到你。事情结束后我会执剑推你出去,让人看到你是被我劫持在先,而非同流合污。”

        说着撂了撂衣袖,武梁这才看到,原来他宽大衣袖下,手里竟然紧握着一柄短剑。

        ···

        武梁心里无比的紧张,也说不清担心谁更多一些。

        担心柳水云介意她的隐瞒,如今哄她只为让她老实点儿,等到适当的时候再卡察那么一划拉让她小命休矣?

        还是担心邓隐宸真的会不敌落败血溅当场?

        也或者有些担心实际上柳水云做的不如说的到位,最后被成攻反掳,无命可活?

        外面隐隐的已有脚步奔走声,呼喊叫嚷声,嘈杂地传来。

        武梁知道,大幕已拉开,大戏正上演。

        这次的府宴,肯定又热闹大了。

        她稳住心神,还是试着劝说柳水云,“流水,我知道你心里愤恨不平。可是,你可有想过,我们从前惹不过别人,现在其实也同样惹不起?从前欺负过我们的人何其多,我们难道都一一报复回去?过去被欺,是因为过去我们自己太弱,现在既然大家日子好过,咱们就珍惜眼前不好么?咱何不放下过去的种种往前看?趁没酿成大错,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柳水云听了,默了那么一小会儿,然后就扬声长笑起来,好像她在说笑话一样,“阿姜,你说有好日子过?那是你吧。至于我,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吧。”

        他说你看我活得光鲜亮丽是吧,可是我根本就不能不光鲜亮丽。他说你看我能带着侍卫招摇来去是吧,可你知道那些侍卫除了保护我的安全,更大的作用是看管好我吗?所以许多时候,根本是我听他们指挥行事。我早已,没有自由了。

        他问武梁你知道为什么太后这么时不时把他带在身边,众臣工并无人说她□□后宫而谏言劝阻吗?因为太后根本就没有“宠”他,只是把他带在身边,玩乐罢了。

        不但她自己玩乐,更让所有后宫女人们同乐,把他当所有人的玩物,是供所有后宫女人们排遣无聊的需要的。

        她不但自己不独占,甚至很多时候,是她差遣柳水云去与宫妃们作堆寻欢作乐的。

        后宫的女人们都是人精,自然配合着太后的心思行事。就算素日不喜听戏唱曲的,也要偶尔找柳水云去那么一次半次,免得变成特立独行不与人同,尤其不与太后行事相同,让太后落到个独自沉溺玩乐的境地。

        并且这些女人也必然的不会姑息柳水云的错处,甚至时不时的挑点刺儿喝斥责罚一场,以便让人确信,这位真不是太后的宠侍。

        而太后,得知他被罚的后果,常常是拿出掌管后宫的气势,加倍严惩。

        太后就是这么一副铁面无私,规律严明的态度,好让所有人都知道,玩艺儿就是玩艺儿,祸乱不了后宫,更祸乱不了前堂朝政,他无足轻重,他不值一提。

        所以,连普通富足人家,都有请戏子养歌姬的,堂堂太后喜欢听一个戏子唱戏,让他出入后宫消遣,臣工们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

        这种说法,武梁很愿意相信。她想起当初未出府时候,程向腾私下里,宠她也是真宠的,但规矩,也是真要乖乖守的,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们兄妹,倒都行的这一套。

        柳水云却当她不信,背转过身去让武梁抚他的背。他说不用脱衣,单用摸的,就能摸到背上伤疤。

        他绷紧了胸前衣襟,于是背上的衣料紧紧裹身,真的不用摸的,武梁已经看到隐透过来的凹凸不平,交缠错纵。

        柳水云身上,原来新伤叠旧痕,不管受罚后被赏用多好的药膏,次数多了,痕迹总会越来越狰狞。

        他笑得更咽,说你觉得,这样的活着,叫日子好过?

        武梁看着那些伤痕沉默,然后艰难开口道:“可是,太后总归还是怜惜你的,不是还帮手照顾白玫的身子吗,也是体恤你终于有后。你现在是快要当父亲的人了,总算又有新的奔头。不为自己,也要为她们母子考虑。你如果今天公然这般行事,只怕太后也保不得你,你可想过如何善后?”

        彼时,武梁并不知道太后怀孕这么高端的八卦。听说太后对白玫甚好后,还坏坏地想,太后大约也是真心高兴的,毕竟男人有后了,从此可以唯她独用专职陪玩了吧。

        男人不是都重子嗣吗,自己可以做敢死队,孩子总要顾及吧?若他人没了,太后还会那么闲那么有心护着他的孩子么?

        可是没想到柳水云听了,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带着一声冷笑,“善后?我不需要什么善后。我贱命一条,早就不想要了,能手刃了仇人再死,什么都值了。至于白玫那贱人,她本就活不长了。”

        “活不长?”武梁不明所以,迟疑了一下才道,“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病么?”

        关于白玫,纵使柳水云不爽她,但到底已经为了肚子接纳了她留下了她,现在更有太后出手保驾护肚,除了病痛,武梁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要了白玫的命。

        柳水云没吱声。

        于是武梁想,大约自己猜对了。甚至她觉得,可能就是白玫病得没活路,柳水云才这么绝望,才会行事这般偏激不顾后果。

        可她也没时间慢慢开解了,这里拖得久了,等万一外面真闹出了人命,就不好收场了。

        她颇有些急切地献计献策,“纵使有病,想法医治便好。你若人没了,她们母子就更没希望,那可是一直陪你这么久的师妹和你自己的孩子啊流水。所以,咱们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咱们应该赶快去想办法。宫里有宫里的门路,但民间可能有民间的法子,咱们去找去寻,没准很快就能找到良医灵药。”

        她想柳水云还是在意白玫的,哪怕口里骂她贱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嗓子沙哑,说话一直声调戚戚。

        谁知她完全会错了意,柳水云听了她的话,表情怪异地看着她,然后慢吞吞道:“她没病,她好得很。是我,饶她不得。”

        “什……么?”

        柳水云轻笑,“你知道么阿姜,我的嗓子,其实已经坏了,早就不能再唱了。”

        “怎么会?”武梁惊住。

        “知道怎么回事吗?就是因为白玫那个贱人,淫心发作,拿药灌我!呵呵,可笑吧?那个陪伴我那么久的小师妹,我信任她亲近她,甚至跟她分享我的*我生平恨事,结果却被她如法炮制拿来对付我!”

        柳水云面上一层煞气笼罩,“你说,她该不该死!”

        当初林州府出事儿后,柳水云是闻药惊心,听说有次病得爬不起床,都不肯吃大夫开的药,后来直到人撑不住昏了过去,才被灌下药治病的。

        可是就是这位白玫小师妹,偏偏照着他最痛的地方,再狠狠咬了一口,连皮带肉,痛彻心肺。

        那时柳水云感到自己身体燥得不像话,与以前的某种体验十分类似,心知不妙,便趁着一线理智尚存时候,拼命地抠嗓子眼儿,想吐出那些脏东西。

        抠啊抠,就自己抠坏了嗓子。

        他嗓子坏了,白玫自个儿也跑了,虽然气归气,恨归恨,但如果白玫不再出现,大概这事儿也就算完了。可偏偏白玫自以为是,揣着肚子又回来了。

        她回来了,还反咬一口,说是柳水云勾引她在先。并且要挟他,说如果不善待她们母子让她满意,她就向太后告密。

        按白玫的说法,根本没有用药这回事儿。而是柳水云醉酒时候她去照料,结果柳水云认错了人,拉着她不肯放手,还冲着她大诉衷肠。

        后来她不忍他伤心,听到他喃喃叫着武梁的名字,便干脆将错就错,学着武梁的声音回应安慰他。谁知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擦枪走火。

        也就是说,完全是柳水云主动,对人家姑娘撩拨甚至用强,人家最多是个情难自禁半推半就。

        “你看,她把事儿往你身上推,说我心里从来只有你一个,没有师妹没有师兄,更不会有太后那把老酸肉。她要让太后心生恼恨于你不利,她以你要挟我。你说,她是不是找死?”

        武梁哭笑不得。

        她是在劝人呢,怎么内情绕来绕去,还把自个卷进去了?

        所以柳水云的意思,竟是为了她而伤白玫性命了?

        “白玫她,不过是护子心切,口上说说罢了,你不用那般生气当真的。但今天你若真的伤了人,就当真没有退路了。你纵使气恨白玫,她肚里的孩子总是无辜的。”

        柳水云摇头,“就算我不对她做什么,她也一样活不成。以为有了身子就身娇肉贵,却不知道低贱就是低贱,她注定不能长命,她肚子里的孩子,注意出生不到这个世上。”

        这话可就玄虚大了,武梁有些听不明白。

        不过白玫的事儿可以以后再说,眼巴前的状况才比较紧急。

        武梁干脆顺着他的意思,“总之,流水,不管白玫说的是真的假的,看在咱们有过美好过去的份上,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别这样丧送了自己?活着,才会有希望。”

        她很焦急,虽然一直试图说服他,但其实心里一直相当无力。

        柳水云盐油不进,依然慢条斯理,“你以前说过,被逼得再厉害也不会自杀,我记得呢。我也不自杀,伤自己不如伤别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纵使一死也痛快。”

        “可是流水,就算那两个人真是邓隐宸指使的,说到底,他们也只是传传流言而已,存有坏心不假,但并没有杀人放火,或对你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罪不至死吧?”

        “你不觉得,我们连流言都扛不过,是我们自己无能么?你怨气这么深,甚至不惜拼死的地步,真的值得真的有道理么,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偏执了么?”

        只有loser,生活无望,才会把某些怨气加成,一味怪到别人头上。

        柳水云听了,激动地大嚷起来,“阿姜,你竟然认为我没有道理?大师兄死了,因为大师兄对我好,便有人容不下他,非得要了他的命去。大师兄什么都没做过,单是揣了对我好的心思都不行吗,都该死吗?凭什么?我那时候为了大师兄,去宫里求过,可是有什么用?谁会听我的?我眼睁睁看着大师兄没命的。”

        “还有我自己,我不能再唱了,那以后我怎么办?我可以两个月不上台,可我身为一个戏子,一个台柱子,你真以为我能永远不上台吗?若我连个玩艺儿都做不成,谁会护我?太后就算有心,又以什么理由把我留在身边?我早晚,也不过一个死字,并且只可能死得更凄惨,唯色侍人,被玩弄至死罢了。”

        “你说这些都是谁造成的?本来我们离京而去,避开大师兄,避开小师妹,从此没有交集,大家各自安生挺好的。可就是因为他不肯放过我,逼得我回京,重陷泥潭。然后他们这些与我相关的人,一个个地要送命。你说,这些人命算谁的?还有那些灭门案,那许多条命,原本都是可以好好活着与我们互不相干的,但是现在,死了那么多的人。这许多的债,都是谁造成的?”

        他说自从回京,他的生活就再没有希望没有奔头可言了。他说,早已经死在了林州府。

        他回京唯一的原因,就是找靠山借力,要寻出那幕后之人,手刃以快之。

        武梁看着他那股“宰了姓邓的够本儿,宰不了他也不枉的劲头”,终于不知道说什么好。

        ···

        短暂的沉默,被外间忽起的呼喝声打断。

        栈桥那段,却是邓隐宸提剑而来,与守桥的两个人战在一起。

        武梁看到他发鬓略有些凌乱,锦袍上也血迹斑斑,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柳水云的脸色变了。

        武梁大大松了一口气。还活着,真好。

        才这么想着,忽见身边柳水云将臂一抬,短剑横在了自己脖子上。

        武梁惊叫出声,“不要!”

        柳水云摇头,“他果然能耐,竟然无人能拿下他。既寻来这里,想必外面那两个更奈何不了他。阿姜,对不起,我刚还说不会自寻短见的,可是,我宁可自己动手,也绝不要落在他手里。”

        他笑得凄惨,“阿姜,你不要怪我,也不要拦我,你看,我从来就决定不了自己该怎么活,就让我决定自己该怎么死吧……还有,阿姜,你也不要为我难过。你知道吗,我这一生,只有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才最快乐,才活得最像个人。能死在你身边,我很满足……”

        嘴里这么说着,手却抖得什么似的,终于连自己都苦笑,“你看,原来无数次看轻生死,但没想到真的事到临头,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怕死,如此的不甘心。”

        武梁心酸得要命。

        这个笨蛋,现成的人质不知道利用,就知道在这儿瞎煽情。

        她心一横,直接拿手握住了刀刃,低声快速的道:“既然不甘心,就想法活着。现在把剑横我脖子上,做出劫持我的样子来,我送你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