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90章 .3辩

第190章 .3辩

        论辩这事儿,程向腾当然完全不担心。他一早就知道,武梁自有安排,也自有用意。

        武梁身边都是他安排的人,丫头,护卫,时刻围在她身边。虽然有时候她刻意避人,又是个心眼儿多的,不见得就能让身边的人完全知道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但她见了什么人,和什么人去了信,诸如此类的,却是容易查清楚得很。

        先是程熙,知道流言与大房有关,尤其与程烈脱不了关系后,相当恼火,听说已经做好了打他闷棍的一切准备。

        没下手不是因为心慈手软或者没有机会,而是因为程烈先被他打趴下了。

        就这样那小子也气不平得很。

        那天程烈刚被抬回去,身上上了药,衣裳是不能穿的,只虚捂了被子趴在床上养屁股。

        程烈趁着人多时也过去探望,然后似乎被人绊了一脚,一个趔趄往前一栽就正趴在程烈身上。还正好身子和手都紧紧按压在人家屁股伤处,然后他手忙脚乱撑着人屁股想站起身,结果几次想站几次又摔,这么着反复朝人屁股了狠狠砸了好几下去。

        当场就把程烈痛得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几欲昏厥。

        这还不算,这小子在那儿张牙舞爪装站不稳时,还顺手把人身上被子给推蹭到了一边儿去。

        一屋子的人哪,程烈就被那么光着腚亮了相了。府里丫头小厮们私下窃窃,说有多少多少人,都看到了大少爷的那里了,以及,送了程烈一个绰号:烂屁股。

        这事儿谁在背后拱的,程向腾当然知道。

        事后程向腾训他,程熙理直气壮的。“爹爹,我本来不只是想这么让他痛痛就算了的。你说那天,我若是双手沾满绿铜,再去他伤口处抿抹,那才有他好受的是不是?可我没这么做,那是因为他是爹爹你打的。我不想他万一死了,被人说是被爹爹打死的。”

        程向腾吓一跳,“那是你长兄,你怎么竟生出这样的心思?”

        程熙切了一声,“爹爹,是你傻还是你当我傻?谁对我好谁在害我,我分得明白。他放的流言诡计,弄得这么浅显,大概也是不怕我知道的。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不怕他知道我做了什么。这么明晃晃的欺负我,我就跟他走着瞧。”

        程向腾好生一顿批评教育,又骂又劝的,然后心里也很感慨,觉得这儿子,跟他娘在一起的日子并不算长,怎么行事就那么象她呢。

        都是惹急了老子,后果自负那种。

        不过还好,也都是轻易不下狠手那种。

        有底线,这点象他娘,也象他呢。

        程向腾最后让程熙别再插手,又让人看紧他,让他少跟程烈接触。结果这小子整日郁郁的不耐烦,几次跟侍卫急眼冲突。

        后来去了一趟昭明寺见过他娘之后,回去后就自己停了学堂的课,每日里窝在武馆刻苦练功,与身边的侍卫对打得十分当真。

        程向腾以为他心绪不净,读不下书,练功发泄一下也好。但没想到他悄悄去武馆看他,发现这小子刻苦是真,但情绪好得很,哪里还有烦郁不耐?

        细问他身边的人,知道程熙心情大好,是从昭明寺出来就开始的。

        还有姜十一,程向腾也了解观察过,发现这小子也算是个踏实低调的。但没想到后来竟然张扬得没边儿了,竟然连约辩益水桥这样吸引眼球的事儿都搞出来了。

        最开始,程向腾跟旁人一样,还以为是因为他去过书院,替他又是看伤又是出气的,于是这小子得瑟得忘乎所以了。

        后来仔细打听了他的言行,才知道人家是从昭明寺回去后,他去书院撑腰前,就与人约辩了的。只不过那时候只是在书院内相约,影响尚没那么大罢了。

        然后才又去成兮酒楼那些人多的地方下战贴的,最终搞得声势浩大,满城风雨。

        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事方式,不可能忽然之间大变。

        再想想程熙心情的忽然好转,程向腾明白,肯定是武梁对流言有了应对之法,安抚住了这两个小子。

        程向腾于是猜想这场约辩,可能是武梁的授意

        再结合武梁这段时间见了什么人,给什么人有联系来往,他就确定了,这场约辩,就是她安排出来的。

        所以程向腾站在益水桥边,就完全没有担心辩输了什么的。他担心的,是母亲或太后那边,有没有安排人混杂其中,恶意捣乱,辩赢就罢了,赢输就拿身份压人之类的。

        所以他在那儿镇着。

        但他听了那么久,发现桥上那伙反派,尽是些不入流的二吊子。指控的话也反反复复就那些,都是对流言的收集加工,没有加什么新料进去。

        既然这样,程向腾相信武梁完全能够应对,不需要他多说什么多做什么。也免得到时被人诟病这辩论不公,因为侯爷曾横加干涉什么的。

        看看桥上,连姜十一那小秀才都没着急,他急什么。

        看到柳水云过来,程向腾微怔,却也不算太意外。

        有些事儿,武梁不知道,但程向腾是清楚的。

        柳水云的心情他能懂,憋闷,无处发泄,却又无比想发泄。

        宫里不是他放肆的地方,他得忍受一切。宫外,大家鄙视着他,也避让着他,轻易不招惹他,他纵想撒气乱来,他身边护卫也不会答应他。

        如今流言牵扯到他,正给了他发泄的机会。

        今天柳水云过来这趟,程向腾估计是他太过匆忙,或者身边护卫不许,不然他大概是会闹出更大动静才罢休的。

        程向腾隐隐觉得,柳水云这么刻意来一遭,跟之前他对付流言的蛮横一样,才不是因为他对流言介意,也不是怕流言对武梁有多大伤害,而是,他想引得武梁注意。

        武梁这人,在程向腾心里,就是那种默默的,但是很决绝的人。

        当初从程府离开,离开就离得干脆,不是租个小房子默默住下不叫人知道什么的,而是直接扬长而去,离京再不愿回来。一路上,生病也好,遇到麻烦也好,她都不曾给他来过半个信儿,叫他知道。

        程向腾想,她那时大概是真想着,和他再无关分关系的。

        后来程向腾很高兴的看到,她也这么对柳水云的。柳水云给她唱台戏,她还柳水云两万银,然后柳水云好或不好,她不闻不问。这几年,她身边的人,从没听她提起过柳水云一个字,一个字也没有。

        她就是那么放得下。

        这方面,程向腾对武梁是无比的有信心。

        ——柳水云在桥头停留时间很短,很快就去了。程向腾也无心再听桥头上的扯皮,转身也进了酒楼。

        他进来的时候,武梁正坐在那里,没有低头看向桥头,而是抬着头,一副远眺的样子。

        程向腾忽然把脑袋伸她脸前,看到她目光空泛面带怅然。

        程向腾想,果然。

        这女人虽然什么都不做,但她心里,却绝没有把柳水云忘在脑后。

        那个人,可是唯一一个,她真正想要和他一起生活的人呢。

        程向腾看着窗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把手臂,搭在武梁肩上。

        他想,越是现在过得不如意的人,越是会怀念过去的美好。

        他不会给她这种机会。

        ···

        桥上话题已经重开,不过车轱辘话又绕回来,明确地把相关男人们都拉出来亮了亮相。

        于是又是哔哔一通互辩。

        姜十一抱臂围观,心里生烦,正寻思着,到底什么时候把他准备的好人好事演讲稿拿出来宣读才是最佳时机,忽然一侧脸,就看到了燕南越。

        燕南越身后,还跟着不少他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不过纵使不熟,姜十一也知道,那是他们燕家村的,和附近的乡邻们,带着他们那片儿地儿的味儿呢。

        姜十一心里高兴,我越哥终于来了,带着这么多人,肯定是来帮腔的!这终归还是他那个有情有义的哥哥啊。

        所以,终于到了该反攻的第二阶段了是吗?

        其实按照剧本,从那村妇闹场后,就该燕南越出场了。是被柳水云平白插了一脚,这才延迟片刻。

        燕南越上到桥上,笑眯眯地冲章夫子那伙人一揖,“夫子好,各位好。”

        做为绯闻当事人,很有几位认识这位燕举人,知道不会是自己一边儿的。

        大家不冷不热的回礼。

        看看他身后还跟着一帮子乡巴佬,章夫子他们瞬间想起刚才那撒泼的妇人,警惕道:“你干什么?”指着燕南越身后的一伙儿人,“让他们下去!”

        燕南越却忽然扬起声音,问道:“章夫子,我问你,如果你沾了女人家的便宜,你会怎么做?”

        章夫子心里大骂:妈的,又来!他才没有沾那泼妇便宜呢,这么多人看着呢。

        嘴上恼道:“大家都看着呢,我若沾了女人便宜,我就从这桥上跳下去。”说着冷笑,“燕举人,你跟那姓姜的女人关系非同一般,这事儿没说错吧?不会是因为这个,你就想要污蔑我吧?”

        燕南越淡笑道:“当然,从前姜掌柜赏口饭吃,允我跟着她做事,姜掌柜是我的贵人,资助我于贫困。后来于我更有授教之恩,如今我对她行师长之礼,我们关系当然非同一般。”

        说着话一顿,大声问道:“刚才章夫子说,如果他沾了女人便宜,便从这河上跳下去,大伙儿都听见了吗?”

        桥上桥下一片回应,“听见了!”

        章夫子愤愤插话:“我可告诉你,刚才怎么回事儿,大伙儿也都看着呢。想说我沾了女人便宜,你得拿出证据来。”

        转眼他也成证据派了。

        燕南越道:“夫子别急,当然有证据才算的。”

        然后又问章夫子的同伴们,“如果是诸位沾了女人家的便宜,又怎么说?”

        被纷纷指责这话无礼,他们行得正站得端,怎么会沾女人便宜。但在燕南越的执意追问下,还是纷纷给了同样的答案:“跳下去。”

        “是吗?”燕南越微微撇嘴,然后扬声道:“大家可知道,我们脚下踩的这座益水桥,就是由姜掌柜出资,由工部详细规划构图,由裕亲王亲自带队督建的?”

        众人一呆……有这事儿?

        当然这事儿作假不得,工部有备案的,哪能由人胡诌。

        燕南越对大伙儿说,这河从前可是被戏称叫“溢水河”的,大家都还记得吧?河上无桥,河边荒芜,天落了雨发了洪,这河就泛流一片,淹上它几座宅儿去。

        后来武梁出资修了河堤修了桥,象现在这样既结实又漂亮,是人们休闲的好地方。

        这堤岸和桥面,都新修的,时候还不长。裕亲王督建这事儿大伙儿都还记得,但那女人竟然是出资人?

        燕南越道:“所以说,大家能站在这新桥上,走在这堤岸上,都是沾了姜掌柜的便宜,这话没错吧?”

        “没错!”众人应。

        “如果没有姜掌柜,我们桥上各位,如今就得站在水里了。所以说,就算现在桥上的各位跳下河去,也是一点儿都不冤枉,大家说对不对?”

        “对!”众人又应。

        “那大伙儿说他们会不会跳呢?”

        “会!”众人再应。

        对?会?对会尼妹!

        章夫子颇有些气急败坏,语无伦次的争辩,“我们说的沾便宜,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指的是男人沾女人的便宜。啊,就是指男女关系那方面的沾便宜,不是指这种……”

        说着忽然又明白过来,怒目瞪向燕南越:这混蛋,他偷抱概念。

        燕南越表情夸张,“什么?!章夫子你指的是男女关系那方面的沾便宜?哎哟我说章夫子,你一大把年纪,怎么一脑袋淫秽龌龊念头?这当着众人,臊也不臊!”

        正方队友们附和:“仁者见仁,淫者见淫嘛。这种脑子里只装着男女关系的人,自己思想肮脏不堪,当然就把别人也都往肮脏里想了。姜掌柜那样一个善人,生生让这些人说成了污泥,实在可恨。”

        章夫子脸红脖子粗,几欲难抬头,过了片刻,终于又有了说辞。说武梁一个贱籍出身的人,手里银子又来路不正,还学人家修轿铺路。这事儿就算是真的,她也是为着附庸风雅,钓名沽誉,有什么好赞的。

        娘的,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就算人家钓名沽誉,人家也是拿着真金白银沽来的好不好?

        就这样的浑话,还有队友跟话儿搭台呢,“若这桥真是姜姑娘修的,倒也说明她还是有些善心的。但善心和淫心,并不冲突。一个女人既发善,也发骚,也是有的。”

        这话让人还能忍么。

        姜十一真是气极,冷笑道:“堂堂读书人,道德文章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么?既然你们发骚*的胡呲,倒是拿出证据来看啊。刚才那章老儿不是也跟人要证据吗?

        你们没有证据,纯属造谣诽谤,恶犬乱吠!你们不配称读书人,你们只是假仁假义假道德的伪君子真小人!你们为恶助势为虎作伥为自己装点道德的门面,为此不惜祸害构陷一个善良女子,你们简直不配为人!

        如今你们还站在人家修的桥上,这沾便宜倒是证据确凿,这河,你们倒是跳也不跳?”

        这益水河面宽而浅,又有这么多人看着,倒也不至于跳下去就眼看着他们淹死。只不过到时候落汤鸡一群,斯文不再面子扫地,以后就成了大大笑柄了,看他们还有脸到处祸害。

        燕南越拉拉姜十一,示意他先莫激动,问他:“你准备的说辞是这个?”

        姜十一清醒过来。可不是,他还要讲讲姑姑的那许多善举给大伙儿听呢。包括这些该死的烂人们,跳河,也得让他们听了再去死去。

        姜十一赶紧清清嗓子,他要郑重的告诉各位,我姑姑,可不只是修了益水河桥这么简单噢。

        她还修别处的桥和路,她还修房舍建义庄,修学堂捐书册,开荒地修水渠,林林总总,行善无数。

        结果他还没有开口呢,就听燕南越开口道:“在各位跳河前,我先给大伙儿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来自燕家村的,还有那个,是葫芦庄的,还有后面那个,呃,我也不认识……你们一个一个的,自己说吧。”

        于是燕家村十里八乡的乡亲们,便开始了对武梁的各种歌功颂德。

        姜十一就发现,他准备的那些东西,说出来肯定干巴巴的。这由人家切身受惠的人讲出来,听起来如此带感,他都听得感动极了自豪极了。

        越哥想得真周到。

        他今天真的是什么都不用说了。

        燕南越看看姜十一,后者正一脸认真地听着乡亲们讲述,还不时感同身受地点头,不由摸摸他脑袋笑了。

        他知道,武梁其实并不希望姜十一在这种事儿上大出风头。就象她要做点儿什么损事儿的时候,从来不乐意让程熙出头一样。这种与人对骂之类的,并不是什么好事儿。骂人赢了,也并不能得什么好赞誉。

        她根本不想十一出这种风头,更没有指望他此战出力。她只是随他所愿让他参与一下,观摩学习而已。至于让他准备说辞什么的,那纯粹是随口一说,哄小孩子,让他有事可做罢了。

        当初让他从燕家庄带人过来,需要做些什么,都交待得很明白了。显然,完全替代掉了姜十一的这份活计。

        燕南越看着姜十一,心里有些羡慕。小十一很好运,遇到了一个真正疼他的人。

        他自己也很好运,经过了那样的事儿,她依然肯信他,肯用他。

        她不知道,当她捎信儿给他,让他回燕家村去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多么的激动。

        回去燕家村,去做那些乡亲的工作,让他们现身说法,把她做的善事公之于众。——这是个完全没有难度的活计,乡亲们都很感恩,甚至有人家里还供着她长生牌位呢。任一个人过去说明情况,乡亲们都会赶来的。

        但她却去找他相帮。

        她不是需要帮手,她是想让他在那种时候,暂离这是非之地,在合适的时候再回来。

        燕南越知道,她原谅他了。

        燕南越走之前去见过她,由衷地对她说,“你不知道我多感激你能让我为你做点儿事儿。有时候,我甚至盼着你落个难什么的,好让我有机会报答。”

        他微微有些忐忑,想着他的话有些绕,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明白,又担心她听明白了,会不会还选择相信他。

        但她笑着说:“我知道。”

        她说:“有些事儿,只是观念不同罢了。在我心里,芦花,十一,你,都是我的家人。”

        那一天,他堂堂男儿,红了眼睛。

        吸吸鼻子,燕南越对姜十一说了句完全不在情景中的话:“等以后有了能力,要对你姑姑好点儿。”

        姜十一也不理会这话的跳脱,只管点头:“那当然。”

        他们有空说小话儿,但现场的围观群众却听得很认真很燃。刚才闹场起哄,很多人是出于玩乐,如今的情绪,却是深深被这些村民们所感染。

        姜掌柜原来做过这么多善事,真是个好人啊,善人啊。

        好羡慕桥上那些个村子里的人啊。

        好可惜自己不是这些个村的啊,他们也想要一个这样能干有钱的大善人光临本村呀。

        ···

        再然后千织纺掌柜陶远逸,流言另一个当事人,也大大方方现身。他自报家门,淡定解释和武梁就是生意上的合伙人关系,外面关于他俩的流言太荒谬可笑,是小杂碎们的消遣,大家不用信也不用理会。

        他说了和武梁合作的几处生意,然后就说起了武梁生意场上的艰难不易。

        最初缺钱缺人缺人脉,打拼时各种亲力亲为,进货送货学经验长见识,走商时曾在雪窝里避路匪,在破窑中过寒冬,度河掉进水里还操心要护着货物别湿了,路滑滚下山坡也抱着货物怕摔破了……一路摸爬滚打跌跌撞撞到今天,才积下这许多的银钱。

        酒楼上,程向腾终于忍不住,歪着脑袋问武梁:“那些,都什么时候的事儿?”

        武梁:“瞎编的。可能说的是他家祖宗的当年。”

        程向腾:……

        陶远逸接着夸武梁,说姜老板做生意慧眼独到又仁厚守信,贫时坚韧,富时乐善。她常说赚来的钱财得之于民用之于民,不但把生意从京城做到全国各地,也把善事做到全国各地。

        他列举了好几处江南地界上的善举,说那些修桥铺路的事儿,是武梁和他们陶家共同完成的,也借机表示了对武梁的深深佩服之意。

        当然,人民群众眼睛再雪亮,绝大多数人也听不出,这厮顺道的,就把他们合伙的梁记,反复的广告了无数遍。

        当然他们不是武梁,所以更听不出,他所列举的几处合伙善举,当然并没有武梁什么事儿。那纯是他们陶家,既回报乡邻又自求方便的在家门口搞的便民工程。

        身为大皇商,手里大把的银子,总会有那么一些银子,花得无所图谋。

        但他把这些善事儿跟武梁分享,是做为朋友的帮顾,也是回报她当年替胶洲湾老外采买时,让他们陶家大赚了一笔的人情。

        当然他来不只是撇清流言和锦上添花的,他还详细解释了传说中,武梁大量收购淞江雪绫的原因:因为店里有曾接一大单生意,客人订做一批高档成衣,指定用淞江雪绫做内里。

        所以店里便多囤了些货,准备以后夏装成衣,干脆也多用淞江雪绫做里料。

        但是后来客人改了主意,要求用我们陶家千织纺的润棉做里料,还列举了好几个改用润棉的理由。我们听着觉得有道理,就又把原先收的淞江雪绫转卖掉。

        反正他的意思就是,这纯粹是一笔生意,和太后出巡沾不上半点儿边儿。并且,俺们千织纺的润棉比淞江雪绫好好几个理由噢……

        武梁:……奸商当如是。

        围观群众:原来人家那么多银子,是这么挣来的呀,真不容易呀。

        尼妹的人家一个女人家努力赚钱扶幼济贫,可那一帮贱爷们儿读个酸书不学好,还专门用来欺负人,再瞎逼逼真给他们全掀河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