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85章 .流言

第185章 .流言

        流言来得很汹涌,所说的五毒俱全,还真不只是瞎嚷嚷的污陷。每一条都传得有理有据,有鼻子有眼的。

        相关过往都被或真实或扭曲的拉扯出来晒,种种事例,几乎覆盖了武梁的生平。

        其中大部分是关于武梁的不贞不洁的。少时委身于教坊,卖曲陪酒又卖身。及后来进了大府第做丫环,还继续行些老本行的伎俩,勾引男人爬床成功。再后来结识别的男人,于是使计离府,与别的男人双宿双栖流荡四方。再再后来与那男人分离,又混迹商圈四处勾搭另谋靠山。

        传言中,不只是点出了武梁身旁男人接力的问题,更郑重点出了分别在这几个时期,都与不同的男人有染的问题。这中间甚至提到了具体的男人,象申建、柳水云、燕南越、陶远逸等分别被一一对号入座。

        还有就是关于武梁的狠心自私,麻木不仁的。

        亲生的儿子放在程府,自己跟着旁的男人逍遥快活去了。若是程家主子不让她亲近儿子倒也罢了,偏程家人对他们母子相亲一向没有二话,但这女人一样抛夫离子,远走高飞。

        一个女人,连自己亲生儿子都可以抛下不顾,还指望她能对谁好,能有什么仁义和善心肠。

        何况她的不孝也是真实的有证可查的。

        从前也就罢了,后来发达了,亲娘找上门来,不但不接济相帮,根本就是弃之一边不管不顾。还跟亲娘说什么和他们恩义两讫,从此陌路。

        生身父母啊,你身子是人家给的啊,怎么两讫?

        传言中连她亲生爹娘如今在哪里,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对亲生父母这样,对旁人的态度也可想而知。程家将她奴才的身契放还,怎么说也是再生之恩,但她如今有些家底儿傍身之后,很把自己当个人,对程家长辈也是一言不合便不恭不敬鼻眼朝天毫不相让。

        她的身价怎么来的呢,还不是因为她够阴险狡诈,左右欺瞒,四处哄骗。目前就现成的事例,很真实又新鲜。淞江雪绫价格是怎么涨的?就是她的店抢先收购的嘛。肯定是这无良商家借机起浪,蒙骗众人,把价格哄抬起来好趁机弁利的呀。

        ——这事儿真真确确的,如今市面上的淞江雪绫仍在炒作之中,价格还高得吓人。很多人,尤其是用得起淞江雪绫的大户人家深有其感,可见传言还是相当有可信度的。

        ……

        传言的最初,大约是着力于全面开花,尽量多方面的把武梁的烂事儿多抖些出来让人嚼舌。

        然后很快的,就又着力于在各个事件纵深上的挖掘。

        当然不管怎么传,人们最感兴趣的,也最能引得人津津乐道的,当然还是那些桃色事件。

        中枪的人也越来越多,中间的曲折也越来越离奇。卖曲时候恩客众多,就不必细说了。

        甚至在府里时期,都由原来的一个申建,又拉扯上了和程向腾关系密切来往府里较多的其他男人,象廖思凡他们那些营中兄弟,一个个被说得跟真的似的。

        出府后的相关人员就更多了,游走四方时候,后来开店时候都不少,好像武梁如狼似虎,简直走过路过的就没有放过似的。

        总之这女人就没有礼仪廉耻可言,完全的*肮脏。听说如今很有钱啊,可这些财会来路正当吗?挣的都是皮肉钱吧?

        ···

        传言出来的时候,武梁正住在昭明寺里,一边照顾着芦花养身体,一边关注着惠太妃娘娘那边的动静。

        因为程向腾的刻意拦阻,武梁得信儿相对较晚,已经是市面一片喧嚣时候了。当然传言这种东西,就算武梁一早知道了,她也控扼不住。

        武梁听着报来的信儿,一阵的无语之后,简直有些佩服散播传言的人了。

        说实话,一定是有懂她的人在啊。真真看透了她的前半生呢,给她编传记似的。

        象她的亲爹亲娘那些,她自己都不记得了,真的,从长什么样,到在哪儿生活,她从来都没上过心,但人家却知道他们一家子,如今生活在哪个庄子上。

        那是程向腾的庄子啊,这男人满头绿油了,还尽心尽力奉养老丈人一家,绝世好男人啊。

        有些接触过的男人她都没有印象了,人家还能给她翻出来。她仔细回想,就发现唉,还真不是人家凭空杜撰出来的人物。

        可见人家真是颇费了些心思的。

        ——武梁在京城混的时间不算短了,“姐是有人罩着的”,这是很多知道她的人的共识。敢在京城这么散播她的谣言,还散播得这么张扬迅速的,没有几个。

        大房那几位,虽然很机灵,没有利用传言提到任何关于他们和武梁之间的私人恩怨,比如把程煦被揍晕算在她头上什么的,但到底还是嫩了些。

        让混过兵营的大兵哥跑出来充当长舌妇,显眼又不专业,很容易被揪到尾巴。

        武梁一打听,大房那边程烈还在,已经办了入职手续,到都督府点卯办差去了。而其他几个,说是郑氏的老娘病重,于是郑氏带着那几兄妹,一同又回充州去了。

        嘿,放把火就跑啊。

        ···

        武梁这儿还感慨着呢,那边程向腾就忽然跑来了昭明寺。

        “这里是不错,清清静静的,很能让人安心宁神呢。那就在这儿多住些日子,歇够了再回去吧。”程向腾竟然还笑得出来。

        “可是住久了,会闷的。”武梁恹恹的。

        “要是觉得闷,就出去散散,你不是惯喜欢四处走动么?我看芦花他们恢复得也不错,你干脆和他们一家子一起回南水庄住段时间。芦花这次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团聚一番也好。”

        “南水庄?”芦花一家子都在南水庄干活,但那是三爷程向骞的庄子,她和程向腾还不定怎么样呢,无事无非的去他家兄弟的庄子上住着,好像略有些奇怪。

        程向腾使劲引诱她,“你不知道,南水庄依山傍水,景色很秀美,连片的芦花荡,成群的鸭和鹅,各色的鸟,红嘴的尖尾巴的翠顶的,看得人眼花。荡子里乱走,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到鸟蛋,看到刚孵出的小鸟。”

        说着忽然又压低了声音道:“那里荡子深,人少,有时候避了人,还可以去水里嬉耍一番呢。你去了,没准舍不得回来呢。”

        然后还轻声警告她,“不过你可不能玩得过火了啊,要下水一定得瞅准了没人的时候,还要在四周围布置好人手放着哨才行,可不准被人看了去……”还来晃她肩膀,“记住没有?”

        整个一自说自话的,好像她真会去似的。

        武梁随意答了他一句“没记住”。

        程向腾斜眼,想了想便道:“干脆我安排一下送你过去吧,我也想去住上两天呢。嗯,我想想哪天好呢?明天不行,你得有时候收拾一下吧,我得看一下昭明寺里怎么安排人手,那我们后天过去……”

        切,她真不会去的好不好。

        武梁看看眼前这位轻言轻语的侯爷大人,这么端着张小心翼翼的笑脸和她说着话,悄悄使着小心思,心里很有些感慨。

        流言如果只是针对她一个人,如果仅仅是牵扯到她自己,她其实完全可以不用在乎这些闲话怎么传。就算流言各种恶意中伤她又如何,她是一个生意人,最多流言把她传成特种行业人物罢了,又能如何她。

        她如今出入都有丫头护卫的,尼泊那样的亡命徒还没捅死她呢,寻常人惜命怕死的,想轻易对她动个手并不容易。她也不信那些市井百姓那么闲,天天嚼完了舌头就拿着鸡蛋菜叶等她过街了好扔她。扔她的后果得考虑吧,鸡蛋菜叶的成本得考虑吧……

        但显然程向腾在乎,他也怕她在乎,怕她受到伤害,急于把她弄出京去。

        这一直以来,她都没为订亲的事儿付出过一点儿心力,抱着“成了自然好,不成就拉倒”的态度,看着他一个人在那儿操心。

        与其说是因为她完全不在意,不如说她其实是矫情,更多的是对这事儿能成完全没有信心。

        从程向腾兴冲冲算计着订下亲事开始,到现在她还一直有种不真实感。总觉得程老夫人答应得太过轻易了,还有太后那位*oss都没出过手呢,没准她们都在默默地相看好人家呢。

        订亲好大的事儿吗?在皇家嘴里,不过是两片嘴皮上下翻一翻那么简单。

        何况现在她的风头这么盛,各种谣言满天飞。谁知道老夫人会不会默默插一脚,以及太后会不会默默推波助澜出些力呢。

        但程向腾一直很坚定很有信心的样子,从头到尾不动摇。这个男人从来都对她很好,很积极地想法周全他们之间的问题,一心一意觉得他们的下半辈子都会一起度过。

        武梁觉得很不是滋味。说起来她有银子傍身,离了他又不是不能活。净指望着程向腾把一切摆平,自己坐享其成。还坦然地觉得又不是我求着你的……但反过来想想,程向腾想要什么女人不能得,又何必吊着她这颗老树。

        他是权倾朝野的侯爷大人呢,朝堂上的凌厉手段她是见识过的,众星捧月的被谄媚奉承她是见识过的,他何必要这么陪着小心跟她说话。

        虽然他常常在家事上一再心软,有时真是相当让人不爽,可是她却没法儿怪他。他对家人心软,对她更心软。这些年细究起来,她干过多少出格的事儿,但他终究都容下了。

        武梁瞧着程向腾好一会儿没说话。然后她身子一倾,倒在他怀里,在他臂弯里找地儿躺舒服了,才道:“程向腾,你真觉得我们的亲事能成?”

        她出府后,和程向腾亲热的时候很少,这么主动的窝进人怀里,更是没有过。

        程向腾搂着她,低头看着她的脸色。他知道,关于流言,她肯定都知道了。

        “当然!我们已经订亲了,谁阻挠也不行,什么流言也无用!”程向腾语气铿锵。

        然后又有些生气,“你这女人,还想打退堂鼓不成?再提什么离开爷的话,或者一个人跑得远远的,小心我揍你。”说着就在她大腿上啪了一下,好重的一巴掌。

        武梁疼得咧嘴,“嘶嘶”的抽气,在男人怀里用胳膊肘拱撞他胸膛好几下,不满道,“刚才是谁说让我四处走走的?”

        程向腾揽紧她胳膊不让动,笑道:“我说让去的地方才准去。”

        又道,“总是对我睚眦必报的,伶牙利爪小兽似的。我拍你一下,就顶我好几下,恶婆娘!”

        武梁被骂了,却乖顺得很,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懒洋洋的,“都是你惯的。”谁对她好她就对谁横,连她自己都有些瞧不上这揍性。

        程向腾听着心里却滋润得什么似的,拍着她哄,“好吧,都是我的错呢。随便你行凶吧,反正爷都接得住。”

        ——腻歪一会儿,终归是要说正题的。

        “知道终是瞒不住你,不过你不用放在心上。传言这种事儿,越理会越上劲。那不过一阵风,过阵子自己就散了。”程向腾劝她。

        “所以你觉得不用理会?”

        “不用你理会,我来处理。我不介意,谁介意也没用。我不准说,我看谁的舌头还敢往外伸。”

        “无风不起浪,我也真的有不少可被人指摘的地方。但这么久平平静静的,忽然就浪起三尺,侯爷不觉得有点儿古怪?”

        “我都知道的……”程向腾道。

        却没说“放心,我不会放过作怪之人”之类的话。

        武梁心里默默翻眼,她就知道,这货又是各种顾虑各种心慈手软。

        战争淬练出的狠厉什么的,那是对外人。如今还是对上家人和她,希望不大。

        无论如何,她不准备避开。就算是为着程向腾的坚定,她也更想站他身边,一起面对。

        ···

        廖恩凡如今也在都督府任职,四品参将,比程烈个小佥事自然是位高。但程烈侯府公子,出身高贵,所以与廖恩凡之类的走在一起,完全无压力。

        这天一伙人下值后就你呼我唤的,邀约着顺道一块儿去吃饭。

        有个姓丁的参将就问起来,“廖兄,咱们去哪儿吃啊,成兮酒楼吗?”

        不待廖恩凡答话,就有人反对道:“今儿个不行吧,成兮酒楼离得可有点儿远。”

        那姓丁的挤眉弄眼,“你懂什么,那里可是廖兄的福地啊。廖兄,咱们大家都听说了,没想到廖兄你艳福不浅啊。”

        廖恩凡听到“艳福”俩字儿,立马脸色一变,抬脚就踢,把人踢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嘴上骂着,“放屁!谁的玩笑都敢开……”

        那人见廖恩凡脸色阴沉,自知这话有些过了,当即自啪了两嘴巴,讨饶道:“是我嘴贱,是我不该提这荐。那位了不得,没准以后还真可能成了未来侯夫人呢,咱不能说。”

        廖恩凡听他还说,提脚又踹,“我看你是真想死。”架式一拉开就不准备收手,追着姓丁的不依不饶的踢打,脸色难看瞧不出半分玩笑的意思。

        关于廖恩凡与武梁这段,传说中七八分都是真的。廖恩凡战时回京,转程去往庄子上探望武梁,然后携美人儿同赴边疆,一路左右不离贴心呵护……

        然后就自由发挥了,说山谷遇袭,廖恩凡一心为了美人儿,宁可眼睁睁丢了粮草,失了袍泽性命,也不离不弃护得美人儿周全啊。那一战死了多少护粮兵将啊,偏她一个女人竟能安然逃过,可见廖恩凡有多上心。

        糙兵蛋子们凑在一起就这样,平时说话都是嘴上没个把门儿的,玩笑开得腥荤不忌,什么都敢说。哪想着今儿廖恩凡就翻脸了。

        大家都是武夫,军营里混出来的,谁都有几下子。那人被追打得有点儿急眼,不甘心这么白白挨着,于是边躲避边还手,嘴上还不停地辩解着叫骂着说着廖恩凡与武梁的种种,一声声的反问他,“我有说错吗,大家都是这么说的。你为护个女人,眼睁睁看着兄弟们死在你面前……”

        廖恩凡很有些心浮气燥气急败坏,“你纯他妈狗嘴里放狗屁,谁说的老子寸步不离女人?老子去砍蛮子去了,才把人护丢了知道不?上过北边打蛮子的谁不知道,夫人是住进了老乡家里,后来才带着马群来冲阵帮忙到了充州的。”

        两人边吵边打,倒是实打实的干架。

        程烈是大家公子,当差时就算了,一出门儿就有等着的随从跟着的。这会儿那随从就边瞧着热闹边重重呸了口道:“夫人?这样的破鞋也配?”

        廖恩凡听见这话,舍了那姓丁的,转头就朝着随从扑过来,一拳头捶在人鼻梁上,血瞬间就飚了出来。

        那随从也是会两下子的,并且作为程烈贴身的长随,从充州到京城,他又哪儿受过旁人的捶打啊。当下就怒得不行。

        刚才被打上,一是因为廖恩凡出手突然,让他不防。再一个这毕竟是程烈的长官,他也有些不太敢造次。

        这会儿挨了打,就拿眼瞥程烈。见程烈冷着眉眼示意,于是毫无保留的就冲上去了。

        这一架打得有些轰动。下值的当口,又是饭点儿哄哄乱的时候,很快的就围了不少人。

        打是不能真的打到阵亡一个啥的,那么多人不能干看着,也得拉架呢,左拉右挡的,伤亡情况不算严重。但有了随从那鼻血的渲染,再加上两个人各自新添的青眼窝破嘴角啥的新伤,说是个两败俱伤也不为过。

        这影响肯定就有点儿大了。

        那天程向腾也在,很快的这事儿就被报到他面前。程向腾提着个马鞭过来,没问话呢,先照着程烈就劈头盖脑的几马鞭,抽得程烈脸上起了好几道血印子。

        程向腾问他,你个小小佥事,纵容随从以下犯上,谁给你的胆子?

        我来了,抽你鞭子你还试图躲避,谁教你的规矩?

        虽然说是到下值的点儿了,但这仍然是在都督府内呢。随从蹿进来接人,不生是非也没人说他个啥。但象今天这种情况,出了事儿较起真儿来,那程烈就不占理了。

        几马鞭只是小菜,程烈目无长官,且纵奴行凶情节严重,程向腾让人打了他二十军棍。屁股彻底打烂了,外袍上都是血染的风采。

        这是于公。

        于私呢,程向腾问程烈:“你听到有人说你婶娘的坏话,不加以制止,还兴风作浪助纣为虐,可见我实在对你教之不严,才让你这般对自家长辈不尊不重。”

        程烈还梗着脖子不满来着,说外面风评那般,那女人确实不堪,哪还有脸充他婶娘,这样的长辈他是不会认的。

        程向腾怒道:“不管传言如何,亲事已定,那就是你婶娘。这种事儿向来长辈作主,哪有你置喙的份?另外,外面的传言哪句是真,你拿实证来我看看。”

        让一个女人没脸活下去,风言风语就足够了,哪还需用什么实证。程烈是真没这方面的准备。

        当下叔父教侄儿,又抽了他二十马鞭,让他好生反醒反醒该怎么护家人敬长辈。

        程烈长这么大,没受到这么重的罚,于公于私都没有过。这顿打还是当众进行的,面子里子皮肉苦,都抡他身上了。

        当然他心知肚明,程向腾不过是借题发挥,惩治他散播谣言之过呢。也是当众发威杀一儆百,试图让嚼舌的人不敢再多废话。

        也怪他今天行事不谨,被抓了把柄。程烈咬碎一口银牙。

        当然不只他,其他人行为各有不妥,都受了相当的处罚。廖恩凡动手在先,行事不妥,但念其被恶言激怒,情有可原,罚他写检讨书一份,领军棍五杖。姓丁的听信传言以讹传讹,也是二十军棍的下场。至于程烈的随从,那句“破鞋”出得了口,再也吃不回去了,当场被程向腾下令,乱棍打死。

        ——程向腾就用这一死几伤的残烈结果,向关于武梁的流言,做了一次有力的,强硬的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