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84章 .熄火

第184章 .熄火

        程向腾象个灭火队员,这里安抚了郑氏,回头就又去找武梁。

        带着相熟的军医,给芦花一家子好生看诊了一番。又私家贡献好些上好的药膏,什么跌打损伤,内伤外伤,什么药都备齐活了。又有各色上好补品一堆,语言抚慰无数,体贴周到得不象话,慌得芦花一家个个恨不得鲤鱼打挺从床上蹿起来谢恩。

        这般温柔“折磨”了人家好一阵子,才拽着武梁单独说话去了。

        “芦花幸好无事,放心了没有?”坐在软榻上,程向腾问她。

        武梁气势相当盛,“被打成这样叫无事?那我将郑氏原样打回去,然后把侯爷送来的东西翻倍,好话翻倍,都奉还回去陪罪,侯爷觉得她会有事无事?”

        程向腾陪着笑,把手搭她肩上,“还气成这样?我知道,这次是她做得过了,现在她主动把人送回来,可见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了。总之芦花还好,不比什么都强?”

        “主动送回来就行了?知道自己不对就完了?这会不会太过轻巧便宜了些?”

        程向腾无奈,“那你不是都上门打脸了吗?那程煦也被人当街打晕了呢,还想怎样?妩儿,那可是长辈,她虽然对芦花用刑不对,但她这么做也不是没原因的对吧?”

        武梁哼了一声,将头扭一边儿去。

        程向腾顿了顿,道:“妩儿,你知道吗,尼泊其实不是被杀的,他是自己抹的脖子。”

        忽然提到尼泊,武梁下意识直了直腰。

        程向腾手正在她肩上,清楚地感受到了她的紧绷。

        “那时候他住在一间小屋子里,被保护得很好。我们的人一接近,就被尼泊发现了。本来可能有一场厮杀,如果尼泊大叫,惊动了周围布防的人手的话。

        但尼泊却没有叫,他很平静,说他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他临动手前,让给你捎句话,说他爹娘家人都在人家手里,他也是没有办法,求你莫怪他。”

        程向腾说完便住了口,静静地看着武梁不说话。

        关于尼泊,武梁确实心虚。当初的确怪她敌我意识不强,滥施了好心。

        说到底,之前针对程向腾那场刺杀,和如今芦花这场无妄之祸,其实都是她惹来的。

        如果那次不是她受伤而是程向腾出了意外,如果这次芦花因此丧了命……武梁不敢想像她如何面对那样的结果。

        其实武梁有过疑惑。尼泊针对程向腾她能理解,战场上的厮杀积累下的仇恨太过深刻。但把她供出来,专门的针对她算什么意思?她是救命恩人不是有怨有仇,他能因此落到什么好处不成?

        原来是他没寻到的家人,被人家寻到控制了起来啊。

        武梁心里骂娘,一时也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程向腾见她不语,便接着问道:“所以妩儿,救人确有其事对吧?你还是不想跟我讲是吗?”

        武梁身子又直了直。

        她一下甩开程向腾的胳膊,人噌的一声站起来,“什么确有其事?我不知道尼泊为什么那么说。他说我救过他,不过是试图陷害我,如今他不过是把事情说得越发逼真,让我无从辩解罢了。

        侯爷这么问,也就是说侯爷是信他了?那侯爷其实是来逼供的对吧?郑氏逼迫芦花,你来逼迫我,你们分工合作?那侯爷是想怎样逼供,象郑氏打芦花那样打吗?”

        程向腾瞧着她虚张声势也不点破,把人扯回来,拉坐在他腿上,斜着眼瞧她,“不是就不是嘛,这么激动做什么。反正尼泊死无对证了。”

        尼妹的,挤兑她呢。

        程向腾顿了顿又道:“我刚才已经跟芦花说过了,这次她能活着,就因为她坚持什么都没说。以后也是这样,任何时候对任何人,只要她说出个什么来,她也就活到头了。那丫头也是个聪明的,她说没有的事情,她肯定不能胡编乱造。”

        武梁不太明白他这话具体是个什么意思,警告、威胁、夸赞芦花?顺带提醒她?

        武梁没有多问,不过她确实不太敢多嚣张了,摆着个傲骄的架子嘟哝了一句,“和聪不聪明有什么关系,没有的事就是没有的事。”

        程向腾见她老实了,便又哄道:“不管有没有吧,尼泊当真供出了你们主仆是肯定的。那些话别说大嫂了,就是我听了,都忍不住心里多想了想。所以大嫂拘了芦花,也是情有可原的对不对?”

        武梁有点儿知道程向腾想干什么了。

        果然这男人就开始做起她的思想工作来。说当初不见了芦花时你气怒攻心我能理解,但上门打人确实也过当了。

        无论如何以后大家还要长期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不能日日见面白瞪眼。何况那是寡嫂,是个可怜的未亡人,咱们也得敬重得忍让得关照着些不是。

        他说我妩儿最是大度,郑氏虽然动了你的丫头,但到底没动一指头到你身上。你就先主动认个错,给她个台阶下,想必她也不会再多计较。

        程向腾这么在吓完她之后,这又是哄,又是劝,讲事实摆道理,最后撒赖卖乖各种不计脸面的求告都来了。

        让武梁有委屈只管打他,往他脸上招呼好了。他脸上皮厚,不怕掴,还攥着武梁的小手在他脸上啪了好几下,说是让她试试手感找找感觉。

        武梁原本是心里真恨恨的,芦花虽然回来了,但被打成那样,也不知道养到最后会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她才去甩几巴掌而已,这回报的比例失衡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她作什么要去道错?

        结果听说尼泊那厮还给她留下了遗言,让她平白多出几份心虚理亏。

        又程向腾这般磨缠着,武梁到底让步了。说看在程向腾这次确实立了功的份上,就听他一回吧。

        道个错也没关系,动动嘴又不疼不痒。但她也先说明白,她能做的也仅此而已,郑氏肯下台阶就罢,不肯下,她也不会再多屈伏她半分。

        程向腾满嘴答应,说只要她做了这步,后面的就看郑氏省不省事了。如果她做得不好,那是她的错,咱们仁至义尽了也就心安理得了。

        ···

        两人这般说定,程向腾很快就带着武梁回了程府。

        郑氏表现得相当平和正道,像个和蔼长嫂。见武梁低了头认了错,郑氏爽快地表示了谅解。

        然后说她其实一向对武梁印象甚好,这次芦花的事,并不是针对武梁本人。

        这是为着战场上死难拼杀过的万千将士,为着程家先烈在战场上抛洒的热血……国家大义都表一遍,最后说还好审问无果,那她就放心了,能替武梁洗清嫌疑让她也特别开心。

        ——说得好像武梁还得感谢她点儿什么似的。

        最后郑氏承认自己行事中也有失当的地方,又招呼人给芦花备些压惊赔罪的药材补品缎面脂粉什么的送去,说希望武梁也能谅解她的用心。

        两人握手言和,程向腾高兴得在旁边直拍巴掌,又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中豪杰”又是什么的,一通的赞美灌汤。

        美中不足的是,老夫人对武梁意见极大,觉得这女人真心不能要,对她不恭不敬,将她的话当耳旁风,不理会不执行,对长嫂巴掌相向,野蛮粗鄙没教养……

        反正不能想,只要一想,程老夫人就觉得武梁通身的毛病,真是多得牛毛似的数得数不清。

        既不肯出来见客,也不许武梁去拜见她,只差说永不许武梁进这个家门儿的话儿了。

        程向腾不以为意,对武梁悄声道:“没事的,当初娘知道咱们订亲,连我都不肯见呢。后来还不是同意了。”

        一脸我搞得定的赖皮模样。

        ···

        程向腾再送武梁回去,人就势住在成兮就不走了。

        当然武梁是不允许他再住进左院的,程向腾也很配合,就在右边院子铺展了个房间住下了。他孝期没过呢,这事儿不能急。并且,亲都订下了,早晚人得到他碗里来,他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嘛。

        这一住,就好几天。人挺忙的,白天常常不见人影,晚上到点儿就回来成兮吃吃喝喝睡大觉了。当然,吃住都不给钱,弄得成兮跟他家似的。

        武梁问他老在这儿住着什么个意思,程向腾笑嘻嘻的,“我住这儿教育你呢。”

        武梁没明白。

        程向腾故弄玄虚,“回头你就知道了。”

        程熙这天过来,正好程向腾没出去,于是小家伙儿一脸担心的问他:“爹爹,娘去府里闹过之后,祖母很生娘的气,如果祖母逼着爹爹退亲,爹爹怎么办?还有太后姑母那儿,知道了肯定也有话说。爹爹有没有想好对策?”

        自从两人订了亲,程向腾就直接让程熙叫娘了。

        程向腾看着自家儿子,专门跑来问这事儿,肯定也是因为担心了吧。

        他偏一脸苦恼样的逗自家儿子,“还没招呢。唉,这么费劲才和你娘订了亲,谁知道现在又拧成这样了。”

        程熙冲他得瑟,“我娘永远是我娘,我已经长大了,以后可以护着我娘!但是爹爹却护不住自己的新娘吗?若被退了亲,爹爹可就没媳妇儿了啊!”

        小屁孩儿装大人腔,还激将呢。

        程向腾暗笑,又道:“我也不想的。你小子既知道护着你娘,你倒是也帮帮你爹呀。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程熙嗤他一脸,“府里连丫环都说,侯爷订亲都瞒天过海的,让老夫人订亲后才知道订下的换汤不换药还是这一位。会不会成亲也用这一计?

        她们说如果哪天侯爷就在外面摆了婚宴,然后成亲当天才请了老夫人去观礼的话,她们觉得一点儿都不会意外。

        爹爹,你现在总住在这里不回府,是不是就是想要这么办的啊?”

        果然来给他出招呢,程向腾心里暗乐。他想了那么一想,嗯,这招数还是有一定的可行性呢。

        心里默默想着,臭小子,你以后成亲若敢用这招,老子一定揍扁你。

        武梁抽了个空问了问程熙,才知道这小子已经知道她抽郑氏嘴巴那事儿了。说是跟老夫人身边的人都熟,那天在场的丫头后来悄悄跟他说的。

        武梁心想,他跟老夫人身边的人熟,人家大房的几个孩子不定又跟哪位熟呢,至少自家亲妈身边的人肯定是熟的,这事儿程熙知道了,那几位只怕也已经知道了吧。

        她却记得上次去程府,是远远看到了那兄妹几人的。他们没有过来见礼,武梁还想着是因为要向老夫人的态度看齐的缘故呢。

        少年人血气方刚的,知道了这事儿冲出来对她毛毛燥燥说点儿什么做点儿什么才算正常吧,结果见了她只抱臂远观?这么能忍,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憋一个大的出来呢。

        程向腾安慰她:“你放心,我跟大嫂说清楚了,让她有事儿冲我来。亲人之间,绝不允许再出些阴谋诡计的招,她知道我的脾气。你看你去认错,她对你态度多好。你不知道,我去找她说话时,对我可是脸不脸鼻子不是鼻子的,暴燥着呢。几个孩子也向来听话,不敢胡来的。”

        话虽这么说,武梁却知道,程向腾在她和程熙身边,已经安插了他大半的明卫暗卫。

        这让武梁很有些不安,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再说,暗卫这种物种,培养一个可不容易,都分给他们用,程向腾那里怎么办?

        想想尼泊行刺一事,武梁深觉程向腾肯定比他们这种妇幼,更需要护卫。但愿别再出什么事儿才好。

        ···

        程向腾一直在成兮酒楼住了十多天,其间程老夫人遣人来找过他,程向腾也托辞没有回去,后来程向腾回府请安,少不得就让老夫人喷了一脸。

        程向腾道:“没办法呀,娘不是嫌妩娘粗鄙无礼吗,我这一直在那儿严密指导修正她的礼仪规矩呢。争取将来她站在娘面前时候,能让娘满意。还有,娘别怪儿子不孝,这不看今儿十五了,儿子这就忙回来给娘请安来了。以后逢着初一十五,儿子都会回来给娘请安的。”

        程老夫人一听,什么,这是打算在外面长住了,还初一十五回来请安?

        武梁丫头出身,规矩礼仪她敢不通?早扁死了。

        可因为她一句话,儿子就拿来作文章了呢。老夫人心里不大痛快。

        她不是个尖酸刻薄爱找事儿挑刺的长辈,若不是实在嫌弃武梁的出身,她何至于横加干涉。

        不过自家儿子自家知道,这儿子主意定,又这么一心一意的,她知道只怕到最后,这事儿也只能由着他了。

        老夫人有些泄气。只是妩娘那脾气见长得厉害,真得好好拘一拘改一改。

        老夫人瞪程向腾,“她是该学学礼仪规矩。不过侯爷帮着请个严厉的教习嬷嬷给她就是,难道侯爷这意思是在亲力亲为?你懂女子那些该守的礼仪规矩么?”

        程向腾笑,“不是儿子指导,象娘说的请了教习嬷嬷的,儿子只是从旁监督她学习。娘你想,没学会礼仪之前,妩娘她肯定是行为乖张不服管教嘛,儿子不亲自监督着肯定就偷懒耍滑去了。娘,儿子走了啊,还要去办差呢。有事儿娘给我捎信儿啊,儿子会尽快赶回来的。”

        还没说几句话呢,就急不可奈要走哪。

        不过既然说的是去办差,也不能拦着呀。

        程老夫人默默生暗气。

        程熙见大人们谈话结束了,忙跑过来撒娇卖乖,“爹爹你要去忙了?你放心去吧,我会一直陪着祖母的。祖母,您累不累,我帮您捏捏肩吧。”

        程向腾点头,偷偷冲程熙竖大拇指。程熙下巴朝门外点点,意思你快走吧这儿有我呢。

        老夫人瞧着那父子俩自以为遮人耳目的互动,又是想气又是想笑,想想又有些不是滋味。

        合着你们都好,就我一个是坏人?

        程熙从小在她身边长大,从来都是淘气活现的,老夫人是打心眼里喜欢,她哪里舍得他受委屈。可她在这里为难妩娘,这小小的孩儿家心里,肯定也难受得厉害吧?在这点上,可不得把她当坏人嘛。

        老夫人默了一会儿,终是开口朝程熙骂道:“你个小猴儿,你那胳膊手捏过笔捏过枪的,哪里捏过什么肩?我这把老骨头可不想被你捏碎了。”

        “祖母放心,我用捏笔和捏枪中间的力道捏,肯定捏不碎的。”程熙三下两下蹿到老夫人身后,已经动上手了。

        这是什么话?怎么听着不太对?老夫人哭笑不得。

        后来又过十来天,程老夫人表示要自己验一验武梁的学习成果,让程向腾将人带回去了。

        合不合格的,谁还去当真考较她?反正老夫人让她进门了,并且没有开口责骂,那就大吉了。

        程向腾于是单方面宣布武梁成绩合格,可以毕业了。既然老夫人都没挑出错来,那自然就是通过了嘛。

        还当着老夫人的面,很高兴地表示:这下好了,他终于可以回府住了。又装模作样交待武梁,以后老实待着绣绣嫁妆什么的啊,可不要再惹娘和大嫂生气了……

        ···

        风波平,绣嫁妆什么的比较神话,武梁又着手做了一桩生意。

        ——太后不是已经确定下月初要去往昭阳寺嘛,所以武梁空下来后,对这事儿上了点儿心。她向来店里消费的裕亲王,打听太后出巡的所有细节。

        她本来是担心惠太妃出招,所以最初是从安保的角度打听的,结果却从中逮到了商机。

        按照礼部惯例,后宫出巡,那是要在道路两旁扯白纱挡秽气的。但据裕亲王说,内务府里,并没有多少白纱存货。

        现在太后出巡只是她们内部口头的说法,并没有降论谕旨到礼部。所以礼部也没有拿出确定的章程,内务府自然也没有开始明面上着手预备。

        内务府用的白纱,向来只有一种:淞江雪绫。这种绫纯白,洁净,细软轻薄,看上去就透着一种高贵气质。最重要是日晒雨淋都不怕。

        不象一般的白棉布,雨淋了易生霉发黑,日头晒了会发黄发硬。

        其他的各种白布,也都或是过糙,或是看起来笨重,总之都没有淞江雪绫好用。

        淞江雪绫是淞江申家的独家出品,靠着这一招鲜吃遍天呢。因为供应内府,淞江申家便一直致力于质量,市面上的也因为独家和高质量,所以价格傻贵。

        但白绫实际用途并不太多,时下的人们比较忌讳穿白,最多用来做做内衣啥的,所以淞江雪绫销量很一般。

        申家也并不求量,生产力一直维持在低水平,跟限量版似的。

        武梁想,既然申家突然接了单任务后赶工不易,那市面上的就可以收集收集嘛。

        她开始摆开阵势收淞江雪绫。

        同时太后出行的消息被放出,甚至还有关于皇帝也将出巡的消息跟着来呢。

        结果雪绫价格一路攀升,市场上各种投机跟风。最后几乎连淞江申家,都被人清空了存货。

        总之武梁又嫌了一笔,最后把手里的雪绫转手旁人,不再沾染这事儿。

        然后她借口芦花需要静养,又带着芦花他们一行人等,住到了昭明寺去。

        ···

        有些事儿发生过了,从来不是说句过去了就能过去的。愿望是美好的,事实是专会扭曲那些美好的。

        象武梁,先是惹了程烈,俨然是人家蜀中办差不力的罪魁祸首,所以程烈最恼恨的就是武梁。若不是他娘拦着,程烈早就要对武梁不客气了。

        还有程煦被袭,有无实证都不要紧,既然武梁是重大嫌疑人,怎么可以轻轻放过?

        最最重要的,是武梁上门打人这事儿,最终还是让几兄妹都知道了真相。

        这还得了?这是何等的羞辱!他们娘得受了多大的屈辱,竟然还捏着鼻子认了?怎么能忍?

        所以很快的,武梁发现她又有麻烦了。

        这一次,是市井之间的流言,说书似的翻着花样儿的传。

        最先就是关于淞江雪绫的。传言中,把淞江雪绫价格的一路高涨,都归功到了武梁头上,重点刻画了武梁的贪得无厌,唯利是图,欺瞒无信为害商圈……

        接着传言欲演欲烈,武梁在传言里,简直成了五毒俱全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