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75章 .昭阳寺

第175章 .昭阳寺

        武梁一出声,就吓了人一大跳。谁也想不到,一个刚出过这种事儿的女子,还能不急不燥气稳声扬的跳出来说话。

        那丫环慌乱了一下,看了眼身边的惠太妃,就比划着辩道:“那怎么会不是个男子?那人那样的身高,那样的肩宽,一看就是个男人的架子。”

        “姑娘你眼神可真好,远远进来就看清了?可惜我们离得近的却没看出来。我们只闻到了香气来着,那身身上有女人爱用的香味,穿着个宽大袍子,也不知道哪儿蹿出来的装神弄鬼的东西。”

        芦花向来跟着武梁的调子走,武梁声调平静,她也迅速平静下来,冲着那丫头就嚷嚷道:“姑娘你一来就乱说话,一会儿男人一会儿光身子的,你是故意来败坏我们名声的吗?住在这寺里静修,怎么还揣着这样的坏心思,不怕佛祖怪罪吗?”

        说着指着武梁,“我们姑娘衣裳穿得整整齐齐的,你倒说什么光着身子。谁睡觉会光着身子?难道姑娘你爱光着身子睡觉不成?倒难为你能跑那么快过来,是一边走路一边穿衣服的吗?外面有歹人呢,你也不怕被人看光了去。”

        那丫头一噎,一副气急的样子,“刚才可是我们赶过来,才帮你们把歹徒吓跑的,你们怎么这么不知好歹!难道你们巴不得那歹人在此多停留些时候不成?打扰好事,倒是咱们来得不对了。”

        芦花听了这话,越发恼了,往前一步走,腰都掐上了,“我们初来乍到的,如何就马上有歹徒盯上咱们?肯定一早瞄上的,是在这里长住的谁吧?姑娘你貌美如花我见尤怜的,可得当心点儿啊。

        再说我们不象姑娘那么有经验,看个身形背影的,就知道那是个男人。莫非那身影熟悉如见故人?总不会是佳人有约进错了院儿吧?还是故意跑来我们院里吓人,好把我们赶紧吓跑了,好不

        耽误人家好事儿?”

        阿弥豆腐,佛门清静地,你们这对撕的什么话呀。

        那丫环气得跺脚,一副想冲过来撕芦花嘴的样子。芦花也斗鸡似的开始撩袖子。

        旁边惠太妃一看,这还纠缠上她们没完没了了呢。她们是来扩大事态影响的,可不是来沾染嫌疑的,她可不想牵扯太多。

        于是忙一声轻喝道:“都住口!事情不清不楚的,我看谁再浑说!”

        这位虽然住在这山寺偏院,也衣着简陋寻常,但她是来静修的不是被贬谪,她仍然是太妃位号,她的话还是能管点儿事儿的。

        太妃发了话,大家便都收敛闭嘴了。

        武梁仍是问那丫环道:“那到底也得把话说明白了,这进来的到底是男是女,姑娘可看清了?我穿没穿衣衫,姑娘可看清了?你若都看清了,咱们报了官姑娘也好去做个见证。”

        武梁想,如果真是这两人捣鬼,她们未必就真敢闹大到报官什么的去。再说既然她们要闹出去,反正她清白不保,她又何必怕报官。

        就算闹出去又如何,她是贱籍出身她怕谁?她又不会因此去自杀,她是受害者,别人也没理由因此宰了她吧?

        既然有人想毁她清白,她越怕越想遮掩,对方越想在这方面下功夫。不如干脆置之死地搏一把,也好叫人知道,你丫的用错了方法,此招无效。

        芦花见武梁并不把个破落太妃看在眼里,立马又开口嚷嚷着帮腔,“你快说啊,你看清没有?你看清了咱们去见官啊。”

        她们这么要敞开了闹的玩法,果然有的人就接不住了。

        那丫头憋着没说话,偷眼瞥了眼惠太妃。惠太妃冷着脸道:“我跟你一道进来的,我什么也没瞧见,你竟瞧到那许多去?”

        丫环立马耷拉下了脑袋,气焰全灭的低声道:“天黑,奴婢也是一晃眼间,并没有看清什么。”

        芦花:“那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说?”

        “只是觉得那人够高,还有,姑娘裹着被子裹那么紧,所以就那般猜想了。”

        惠太妃斥道:“既然没看清,靠猜的你就敢混说一气?等下回去领打!”

        丫头低声称是。

        惠太妃又对武梁道:“说开了也就行了,这事儿总归不是什么好听的,如何能宣扬开去?何况你这里又没损失什么,报官也无个凭据,倒白白被人往歪里想,又是何必呢。

        再说你住上那么三日两日的也就走了,但这满观的人,可都是要长住的呢,你怎能无凭无据的,就让整个昭明观跟着蒙羞?”

        倒是一派威严的样子,说来说去反正就是让她打消报官的主意罢了。

        武梁点头听命。

        惠太妃又肃着张脸交待主持,“好好搜找歹徒,若找着了人,交给这位姑娘发落解气。若没拿着人,谁都不许再多说一个字去。”

        主持应诺。

        送走了惠太妃,主持又回身来对武梁好一番安抚,又安排了不少尼姑来这边院里值夜念经看护她们安全,很是殷勤周到。

        没办法,观里冷清,一年到头香客稀少。住着个惠太妃,够名贵上档次,却是个穷酸,只会拿架子压人,谁也别想沾到她一毛钱的便宜。哪里有武梁她们出手阔绰,随手就是打赏的惹人喜爱?

        出家人怎么样,出家人也是要吃饭的嘛。

        今天安排的好了,明儿没准就又得不少香油钱呢。

        武梁没让她等明天,给芦花使个眼色,芦花就掏了大荷包奉上,“今儿我们姑娘受了惊,请主持多给我们姑娘念念辟邪金经吧。”

        有这样的经吗?武梁想笑。见主持接了,她就打听起那惠太妃来。

        “她呀,在本观住了不少年头了。”主持一脸小不屑,“姑娘别看那是个太妃,端着个架子爱训人,其实日子呀,过得捉襟见肘的呢。”

        “怎么会这样?宫里不送份例过来的吗?”

        “宫里倒是有,不过她住到这里来,离宫里那么远,宫里的各位又都忙,这么麻烦送来了总也要些费用消耗的吧。反正等送到她手里,能剩多少就不知道了。听说有阵子,大冬日的舍不得烧炭,还吃不饱饭呢,最近才好些了。”

        这么惨?“那她娘家呢,娘家不也是官家吗?也没人帮扶一把?”

        真是想像无能,一个太妃日子能过成这样?

        “头前儿那些年,娘家还是有人送东西过来的,后来时间久了,就没见人来了。也不知道是主子没交待,还是下面的人私吞了去。

        上次我们观有人下山换米粮,还帮她捎信儿给她娘家侄儿来着。结果在大街上遇着了,那侄儿一听见报上的是我们观名便脸色不好,看了她的信儿也什么话都没讲,过一会儿就说自己还有事儿,脚底抹油溜了。也不知她信上写的什么,反正对方连句回话都没有。”

        这么恶劣?

        主持连连摇头,“我都劝过她,既想清修,就剃度了多好啊,我们观里旁的不说,倒也不至于会短她一口吃的。

        偏她又割舍不掉那些红尘欲念,说她是四妃之一呢,从前在宫里,位份尊贵着呢。将来就是死了,也是葬入皇陵陪王伴驾呢。

        还惦记着她的皇儿,说下辈子,定要照顾好他的身体,让他有不输旁人的本钱,将那起子狗眼看人低的贱人都踩在脚下……

        你看看,这也不知道说谁呢。反正心里恨意浓,佛祖也渡化不了啊。”

        ——听主持聊了一堆关于惠太妃的八卦,武梁对这个人起了相当深厚的兴趣。

        当年,关于四皇子的事儿,她正好知道一些些呢。

        可不可以好好利用一下呢?

        程向腾找了个裕亲王,说和她互补长短来着。但裕亲王接触下来,只觉得十分的傲然,十分不易亲近。

        并且裕亲王也就是需用点儿银子罢了,这银子她能给,陶家也能给,甚至还会多的是别的商家也愿意给,她并没有什么特别。

        但是这位,也一样的有尊贵的身份,却缺银子。宫里没人在意这个人,娘家她也指望不上。心里似乎还有不平恨意,并且很可能她的那些不平别人帮不了她,她也不敢向别人伸手求助,一旦她伸出手,惠太妃就只能全心依仗于她。

        这样才方便互惠互利谈条件嘛。而不是象裕亲王那样,你给他银子用,他回你个冠名权就算赏脸了。

        她不缺银子,也不希罕什么冠名权,她缺的是身份。有人能给她抬抬身份,她就愿意拿大把的银子来换……

        只不知,到底是不是这位想害她呢?如果是,她要怎么回敬她呢?

        武梁寻思了一宿,第二天终于去了后寺,见到了燕姨娘。

        燕姨娘满身脏污头发蓬乱瘦骨嶙峋,人看上去象个老妪,让武梁差点儿没认出她来。

        她原本还以为是她自己娘家来人了呢。见到武梁呆了好一会儿,然后就喜极而泣连哭带笑涕泪横流起来。

        ——不是她写的信邀她来的。

        她在后山砍了很多柴回来,然后又挑满了几缸水,如果胳膊还有些发抖。说话也抖抖索索,对着武梁一个劲儿的求,句句不离她的儿子,说知道自己没几天好活了,希望武梁帮她照看她的照儿。

        她说她知道,侯爷肯定会将武梁接回府的,从重修洛音苑的时候她就知道。那洛音苑里有一进房屋,里面的摆设还和武梁从前住时的一样,还多添置了些奇花异草,她们,包括小唐氏在内,谁都不许往那处去。

        燕姨娘说我信你,我只信你,你不会亏待我的照哥儿,我没有别的请求,只要他平安长大就行。

        她说希望将来照哥儿能养在你的名下。只要你说,你去对侯爷说,侯爷会同意的。这样你就有两个儿子傍身了,这样不是很好吗?

        她要给武梁跪下,请求她答应。

        她说你看,我害死了小唐氏,我把她推下水了,我推的!她死了你就可以回府了,回去了再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

        ——让她看在替她清路的份上,也要照看她的儿子几分啊……

        然后就是一阵一阵的抽泣,或者号啕。

        武梁听她絮叨了很久,她知道这个人是不成了,这么短时间变成这样,身子骨肯定败坏完了。并且她自己心无生志,求来求去都是儿子,从来没提过一句,让武梁帮她自己求求情之类的。

        并且既然满山的挑水啊砍柴啊,就完全没有机会逃跑吗?这观里就算有人看着,又能有多严格多专业的盯防措施不成?

        武梁悄悄给她掏了些银子,让她好打点一下这里的姑子,让自己也能吃上点儿什么喝上点儿什么改善一下生活,甚或,逃遁出去做个路费什么的。

        结果没想到燕姨娘吓得什么似的,连连躲着不肯接。说银子她是落不着的,她们天天被盯着被搜身,身上连半块馒头也不准揣,更别说银子了。

        被逮到了会被没收不说,肯定还会被说成是偷的,挨打是少不了的,上回有个女子就因为家里给送来的一双鞋没上交,自己私自换上穿了,就被吊起来打了一顿,结果直接将人打没了……

        武梁问她那直接将银子给观里的主事儿姑子呢,她们收了银子,会不会就能善待你些?

        燕姨娘摇头,说不会的。姑子们收了银子也白收,转脸儿该怎么整治人就怎么整治,半分不会手软,没准唐家知道了,还会变本加厉的让人折磨她。

        她说唐家给她定了死期,她活不过那时限的。她说她再也不要得罪唐家了,只要唐家不要怪罪到她娘家和她儿子身上就行了。——只不知唐家是如何吓唬她的,把人治得这般服帖。

        她哭着说谢谢武梁肯为她费心,不过不必了,让武梁把那份心用在照哥儿身上吧,替她照看照看她那可怜的儿子就好了……

        武梁见这话头又拐回来了,问了燕姨娘,她反来复去就是这些,也没有旁的话要说了,这才起身告辞。

        燕姨娘这么悲催的处境,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所以武梁连燕姨娘为什么要去陷害程熙,为什么陷害了程熙,还指望她能回护她儿子之类的话都不想问了。

        心无生志,也难救得。

        武梁发现自己这一趟出来得,真是太过冒失了。什么用也没有,白落个心里不自在,以及,遇那么一回险。

        所以说,到底是谁算计她呢?

        等下山的时候,程向腾已经得了信儿,侯爷大人亲自带人来接。武梁回去以后,就重点查了这个惠太妃。

        后来才知道,惠太妃别的能耐没有,就是那架子很会端着。娘家人见了她,总得叩头行大礼,人家能不烦么?

        至于为什么就要对她娘家人装高贵,据说是因为气恨他们变节快,从前巴儿狗似的围着他们转,鼓动着他们争大位,结果她儿子没了,娘家人立马转舵去撑别人了。

        在惠太妃心里,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恨娘家人的,不是他们,她儿子也不会死,如今也是个自自在在的王爷,她也不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所以惠太妃是债主,问娘家要接济,也要得高高在上。

        如果是她父兄,看着她长大的,有那份情谊在也就罢了,但到了她侄儿这儿,都不怎么记得她,能多亲近她?

        并且她在宫里时也没有怎么帮扶上人家什么,如今谁天天惦记着她去。

        就象现在,如果她仍在宫里呆着,生活富足安闲,也不用旁人替她多操那么些心。就算她在后宫里决定不了什么,但至少内里有个什么重大消息之类的,她可以及时给娘家透个信也好啊。

        但她偏要远离皇宫苦哈哈去观里清修去。

        对娘家人来说,真是一点儿用也没有了。谁要多搭理她。

        武梁那时候正在胶州忙着呢吧,不知道惠太妃给张展仪帮过手,不知道张展仪曾在昭明寺住过那么久。

        寺里的姑子们大概也不会有相关联想,也没有人提起她,所以武梁也没有那么大的脑洞,把昭明寺遇黑衣人这事儿往张展仪身上想想。

        但程向腾却是知道的,听说武梁这里出了事儿,就提起张展仪来。

        这事儿当然他们不会张扬出去,说报官什么的,也就唬人玩玩而已。但别人既然做了这事儿,就总想看到后果了。

        于是就有人要出面张扬。

        那位黑衣人不是带走了武梁的中衣嘛,结果很快市井便有些流言,是关于那身中衣的分析的。哪儿的布,什么样的款式什么样的针线,什么样的绣工……

        一件旧衣裳竟然有颇多可讲究之处,总之就样样分析结果就拐带话意指向武梁就对了。

        那衣裳是芦花做的,内里穿嘛,武梁就没让她绣什么花,但在边角的地方,这丫头还是给绣了几朵花骨朵。

        武梁是干什么的,她就卖成衣啊,还没从昭明寺出来,芦花就操心着回去多做几套,放到成衣店卖去了。

        是她的绣工又怎么样,外间大街上多的是相类的,谁敢说是我们姑娘身上穿过的?

        再说程向腾亲自来接的人,怎么说呢,做为非官方的她男人,人家侯爷不介意这人有没有被看光啥的,要你们旁人去唧歪着败坏人名声,有用么?找死么?

        所以对武梁没啥影响,从心理上到实际上。但程向腾却顺藤摸瓜,根据那些流言很快就找出来了幕后的始作俑者。

        ——能用江湖上最下三癞的迷药作案,手段能高明到哪儿去?程向腾甚至连药从哪儿买的,都查出来了。

        怎么审法就不必细说了,总归不会是送他糖吃,只怕是他此生都吃不了粮了。

        而结果却让武梁大跌眼镜:正是张展仪设的套找的人,另外她用每月固定给惠太妃生活费用做报酬,让惠太妃那边做帮手。

        这女人当初脸上油皮都被抽错了位,一张脸都没法看了。太后又不允她再在京城露面,这才急忙找了个外地汉子嫁走了。

        只怕走时,心里也是极恨的吧。

        但是,那时候她远在胶东啊胶东啊,到底是怎样的心路历程,让这女人把这恨转嫁到了她的头上呢?

        这都什么事儿啊。

        她瞪向程向腾。他给她招来的祸事,不用说。这位做了皮条客之后,本来也不好意思了下,这么些天没有露脸了,如今仗着有事发生,又这么堂而皇之出没了。

        尼妹的。

        不过堂堂侯爷,用起来就是好使啊。

        程向腾让武梁佩服的是,关于这件事,从接她下山到后来,男人一直没有问过她相关细节。当然,他可能问过芦花了吧,也刑询问过当事人了吧。但一直不找她对对口什么的,也算他定力够啊。

        武梁自己还问过他,“你怎么不问问事情经过啊?”

        程向腾说,“不好的事不要去回想了。”

        ……那好吧。

        程向腾说,他知道是张展仪后,还小小松了一口气。他说好在武梁没有真的出事儿,好在是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作怪,而不是他在意的那些人中的谁。处置起来,简单直接多了,也让人省心多了。

        其实武梁也有同感。张展仪算哪儿蹦出来的跳蚤啊?

        这事竟然不是燕姨娘绝地的反击,为自己儿子打冲锋?竟然不是程家大房的阴谋,为久侯的爵位做铺垫?竟然是这么莫名其妙的一个人,为莫名其妙的一种情结?

        ——那女人说她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看看,看看程侯爷到底能有多痴情,看看武梁也被别的男人玩弄过后,男人还能不能继续痴情。

        她想证明她不是输给她,只是输在先嫁过人了。

        至于跟武梁何怨何仇去祸害她,张展仪说,那是她应得的……

        武梁觉得奇冤啊,对张展仪真是,千言万语一句话,滚粗尼马巴……

        之后此生,武梁再没听到过关于张展仪的任何片言只语。但她很确定,程向腾没有对她下手。因为程向腾说,他不愿意去沾染这么个女人,包括她的血。

        武梁想,也许这女人就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死在男人手上,让他一直记得她?

        但最后,程向腾只是对唐端谨说,“那个姓张的女人,差点害了五姨娘……”

        这件事儿便这么完了。

        至于那个黑衣人,程向腾说,那已经是个杂碎了……

        而对于惠太妃,武梁没让人惊动她。她想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