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68章 .功成2

第168章 .功成2

        武梁敢揣着那么十来万,去谈二百万的生意,她是从最坏的情况出发考虑过的。

        两百万的货嘛,其中一半是有人认购有销路的,出手就有一百万了。也就是说,就算现在她仍按原价卖,她还有一百万的资金缺口。

        去掉她自己的押金十万,这款总归最后是要换算成货款,那么她还剩九十万的缺口。

        九十万一方面是借。象她从前,不过手里有价值几万块的酒楼,就“借”来二十万的银子嘛,那她现在二百万的东西明晃晃摆着,没有人来合个资入个股什么的?或者纯江湖救急也好啊。反正她有信心,能倒腾来个几十万。

        比如陶家,她计划找陶远逸周转二十万,不管他们入股也好纯借也好,她有二十万的资产嘛,如果这边二百万压死,以及她的身家全赔进去无力偿还,那么她就功略程向腾,在明春前把陶家的茶引敲定。陶家这一部分,也就欧了。

        还有其他的,比如唐家大少奶奶。跟她合伙儿开了粮店,她倒是高兴的,但还是开玩笑说,粮店是稳扎稳打的生意当然好,那如果有高回报的生意,也别忘了她。

        武梁满嘴应了,心里觉得对得很。粮店这种生意,一般也出不了什么大纰漏,寻常也没有什么找事寻衅的上门,不象酒楼,还可能有个想吃霸王餐什么的呢。

        象唐家这样的背景,就该拉到那种收入较高但也风险较高,寻常人难摆平,需要人镇场的行业去做,以满足他们来钱快的要求。话说这样的行业有多少生意人愿意让这些贵人吃空股以得庇护,还不能够呢,她有这资源不好好利用,真是可惜极了。

        并且看唐大夫人那样子,粮店已经占了她一万两银子了,她跟没当回事儿似的,所以应该她手里还有很多银子。

        那似乎不会真是她一个人的陪嫁银子,很可能是她兄弟姐妹什么的大伙儿的集资,以及,很可能她背后就站着唐端谨,这位不好意思再跟她合作,就默默把老婆祭出来。

        所以现在有这么大的生意,反正老娘将来分你利息的,反正肯定是个只赚不赔的卖买,给投资个十万八万敢不敢?

        另外一位大人物,邓隐宸老婆。上次她去退了银子,邓夫人还挺不好意思的,觉得到底是自己失信于人没有合作到底,如果她再张口,有没有可能呢。

        她已听到消息,邓隐宸那边大捷,终于要凯旋回京了。那么邓夫人还会不会跟她合作一把,象从前那样把她跟男人的关系,转化为她们女人间的关系呢?

        何况还有程向腾,当初的七万她可是丝毫不打折扣的还了的,多好的信誉是不是,所以现在还能重给她凑个十来万的吗?

        噢如果到时她还不上,把抽水马桶抵押给他好不好?反正家里房子多,一间屋子摆一个马桶玩去吧。

        还有一位,如果真到了万一的境地,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就是那位柳水云美人儿。

        关于柳水云她从来不提,那位也再没上过门。但她作为一个消息集散地的酒楼老板,她很清楚,那位现在是某人跟前的大红人,不得了的很呢。

        上次她身边的那位白玫师妹在她受伤时还来探过病呢。姑娘一脸的怅然,说话的腔调泛酸,貌似那么久过去,依然没在师兄身上得手的样子。

        那姑娘说,她现在哪里还是师妹,分明是一丫环,也只是个丫环。师兄虽然大把大把的得赏赐,但他根本没有机会花啊,也不知道他接受那些赏赐好做什么用呢?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不是说人言可畏吗?外间传言那么多,这上上下下就没人有顾忌么?

        她说的时候,程向腾不在跟前。武梁躺着没事的时候,倒拿她的话想了又想,最终也没明白她给自己说这些,是想让自己劝柳水云别沉耽于现状呢,还是很曲线的想让她劝劝程向腾,让程向腾给太后娘娘进个言,让她不要玩起来不知道停……

        反正她真切地记得柳水云得的赏多,是个有钱且无处花用的富裕户。那时候她四处筹钱欠一身债,那白玫姑娘临走的时候,摆着一张挺不高兴的脸说,姑娘身子无碍就好了,还有,如果姑娘缺银子用,可以去找她。

        那时候她虽然在筹钱,但都是暗中进行的。这姑娘竟然能知道?所以她问白玫:我这酒楼生意尚可,我自己花用又不多,你怎么会觉得我缺银子用呢?

        白玫说:就是说啊……

        所以说,其实就是柳水云交待她来探病的,就是柳水云知道她需钱用,让她去找他的对吧?要不说他能耐呢,连她暗中做的事都知道得这么清楚。

        关注她做什么呢,无论如何,他们再不可能走回从前了的。——不愿想起,那不是愉快的记忆。

        但她始终相信,他对她付出过全部的真心。因为那份真心,柳水云在她心里,是永远的柳水云,她可以不闻不问,但他永远不是市井人们口中,任何旁的诋毁或赞誉。

        以前她避他,从不想跟他再扯上什么关系,是为了以策安全,是为了两人都好。但是现在,她眼界开阔,她的车马行行迹也已经遍及相当多的地方,如果他愿意抽身退离,哪怕是躲呢,她也能帮他找到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帮他避开权贵,安然度日。

        所以现在不同。

        对于这手二百万的生意,她是相当有信心的。做成之后,以后钱财上,她没准可以偶尔当粪土一下。

        银子多最终会变成势力强的一种。等她做完这票,她更可以给他以回护,只要他愿意,只要他需要。

        所以如果实在不行,借他的银子用用,武梁心理上完全没有压力。

        并且,她只是需要银子周转而已,并不是就真扔了进去不响了。算做一投资也不会让他有亏就是了,反正最后肯定大家结算清楚的。她归还早些,利息高些,为什么不愿意做呢?

        旁的,还有一些商家了,钱庄了,没人肯来投一股?……

        ——当然,按她之前的设想,她其实并不需要真的凑足九十万,不是还有以货易货这回事吗?

        她只要先想法凑上那么几十万真金白银的唬弄住杰克逊,剩下个几十万,用货来抵的。

        至于货从何来,从商家先赊帐啊。大汤这么大的供应市场供这么一艘轮船,不管他们要带什么品种的货,都会有不少竞争对手的。

        需要大家一起来投个标啥的就不用了,谁肯给她赊帐容她日后再还,就是她考量的重要因素。

        这么一来,就算真的一半货卖不出去,她也不是没办法的嘛。

        ——这是武梁之前的各种考量。但是情况,总是变化的。

        比如她现在,价格成功谈下来,资金缺口目前只有五十万了,这个很好。

        但它有个前提,就是那一半货得迅速变成银子,支付杰克逊才行。

        另外一个很不好的方面是,以货换货这方面,因为威尔逊的不肯松口,她现在根本无从下手。

        不知丝绸和茶叶会带吗?如果带的话,陶家都有啊,欠个帐啊……

        ···

        那所有的筹钱啊赊帐啊周转啊,都不是根本。最关键的,还是得拿这二百万的东西赚钱。

        这才是终极目标。

        把它们卖出去,卖高价,利润实实在在拿回来,捏手上。这才是重点的重点。

        她若能把东西卖出去,还尽快的在两月之约内高价卖出去,便自然一切问题便都不再是问题。她便剩下,赚多少钱的问题了。

        这才是她要努力的方向。

        所以来吧。

        开卖吧。

        表问她卖什么,武梁虽然目前手里既没钱也没货,某种意义上说,她连个启动资金都没有。但别忘了,她有个很牛掰的独家承销协议嘛,那可是官方公布了的啊,那就是个令箭嘛。

        武梁组织人马,直接坐地开价全面招揽独销商。

        她将货品分门别类,所有类别不论畅不畅销,都不打折,不拆卖,不捆绑,只售一家,连她自己也不私留一件。

        然后场子摆开,起拍。

        虽然不会对外明说,但私下,当然会按着原本的订货量排排序,然后分别标出不同的目标价,高过就卖出,高不过,自己人再拍回来。

        原本订货量最高的西洋首饰,总计价值三十万两。武梁原本对这一宗的担心是总值太高一般人承接不起。结果没想到最后拍出了六十八万两的高价。

        成为所有货品中加价最多,也成交最快的一单。

        独销啊,首饰这种物件,本来就有些类似于品牌效应的东西在。做工了质地了出处了,都是那些妇人们津津乐道的的关键点。象这种泊来品,一件件都是独一无二的东西,怎么卖都不缺人场。

        只是那珠宝商要求一手钱一手货才行,显然对武梁那一纸契书并不是十分相信。

        这个好说,直接将人领到轮船货仓,交钱搬货,完事儿。

        说起来是快,可是实际上,成交是快,但交接却慢得很。

        首先是那轮船货仓,里面挨挨挤挤密密麻麻的货,可不是想要什么货立马就能搬得出来的。

        并且珠宝首饰这类贵重物品,还就装在那最内里最安全的地方。想要把它搬出来,很需要把靠边的挨事儿的东西先挪开倒腾一番,相当的麻烦。

        并且这毕竟是几十万两的货呢。就单品来说,也有小几百件呢。收货的老板带着人一件件的拆包查验盘点,光照单点货就点了好几天去呢。

        那边码头上热热闹闹清点搬货,这边当然有人就坐不住了。

        商人们只要确认两点:她真的有货,他们真的有赚钱的空间。其他一切都好说。

        于是再开拍也很顺利。不出意外的又很快被拍走了排名第二的物件,总价二十万两,加价到三十六万两,成交。

        有这么两单的成交,相当一部分商人都信了武梁真的有钱有货,他们主动找上武梁,咱们别耽误事儿啊,继续开拍呀。

        但是,武梁表示,大家等清了上一宗货再说吧。要不然第一是他们这边人手上不够使,第二是上一宗货没搞定,就算再拍了别的,仓库也走路绊腿暂时提不出货来呀。

        如今看看,连第二宗货都没法提货呢,更不好让你们白付了银子空等啊。——当然人家也得愿意空等才行吧?人家谁不要一手银子一手货啊。

        于是拍卖暂停,大家都到码头上去围观珠宝首饰的下船亮相,一边等着他们这一宗赶快交接完毕。

        ——必须暂停拍卖呀,要不然想也知道,接下来成交的,肯定还是那些畅销货。

        目前武梁已经以略略高出一倍的价格拍出了一宗,然后接着又按高出原价百分之八十的价格再拍也第二宗。再接下来,依然还是那些畅销货。而价格,也必然随着之前预订量的走低一路下降。

        当然武梁也不是说,样样货都得赚到多少数目。不管赚多少都是赚嘛。

        但是,明显的,照这样的价格走势,畅销纵使有得赚,但整体赚钱额度,绝对到不了两倍的程度。

        所以,如果这些畅销货都给人家买走了,然后人家鸟兽散了,她一个人守着那些滞销货玩吗?

        得用畅销货吊着他们,让他们舍不得离开,然后她借机推销那些无人问津的东西,那才是正道嘛。

        并且如果不这样,她的银子就不够使了呀。比如第一单,她如果只从杰克逊那里提珠宝首饰的话,那么三十万两银子的货,她得给出四十五万两,货款加一半的按金嘛。

        然后第二单,提二十万两的货,她得交三十万两银子去。

        这样几个回合之后,就算那些畅销货仍然能够赚钱,比如被加价百分之二十拍了去,她手上的钱也不够提货了。

        所以她这一单,不能只走畅销货,让杰克逊白压着她的银子。她得求搭配,提三十万的珠宝首饰,顺便加上二十万的抽水马桶和十万的笔墨出来。

        先说抽水马桶,不亏是漂洋过海运来的呀,外观十分的光滑细腻光可照人,并且颜色也足,红的白的蓝的绿的……嘿,看着长得一副温温润润的样子,实际上摸起来,冰凉冰凉的。

        压根没人要一怪物啊。单价不足二十两银子的成本,足足有一万多只啊。

        这些老外肯定是故意的。知道大汤还没有抽水马桶,所以准备过来人均一个的先给高级干部们每家装一个?

        然后全国铺展开来,他们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供货赚钱了?

        衰!

        大汤的陶瓷业可也不是盖的,人家回头不会仿制么,要你们加那么高运费弄来这又重又占地方又易折损的破玩艺儿?

        好了算了,操心远了。

        总之做为一只抽水马桶,它们长得再纯净美貌,也是没有市场的。

        所以武梁让人拆配件。把后背水箱里排水的那些物件统统拆掉,留下纯瓷带洞的裸,身,便池里放上燃起的炭料,把他们变身成一个暖身炉子。

        可以坐可以靠,燃久了连后面水箱壁都暖烘烘的,多好的新式暖炉啊。

        这边武梁让人忙着改造暖炉,那边还得有人陪着珠宝首饰老板验货。

        首饰当然得一件件验啊,手工可以一眼看出来好劣,但上面镶嵌的东西好坏,也得一一过目啊。总之是个繁琐细致活儿。

        众老板们围观着围观着,大家对那耀眼的珠宝便各种动心,不少人开始打听着这件多少钱那件多少钱起来。

        是了,大家都是大老板啊,银子不是问题啊。这么跑码头一回,遇上这种独一无二的物件儿一回,就算你不做这行生意,不给自家老妈老婆七姑八婆什么的带上那么一件儿回去显摆显摆,不怕你老婆回头咬你么。

        然后码头上更乱了,真的是走过路过别错过了,人家老板验货的时候你旁边瞧几眼,若也看中了,就赶快问价出手,买货走人啊。

        要不然等人家老板查检完一件,就直接封箱打包要运走啊,想买也没有机会了。不是珠宝首饰老板就不愿现场卖,而是他们一帮人忙成个啥了,顾得上这个吗?所以欲购从速,人家没法象在柜台前一样,给你细细挑捡的机会。

        当然珠定毕竟价格不菲,就算老板们不差钱,但有时候离得稍远实在没看清,就真的没法买。

        武梁就给珠宝老板出主意。既然大家这么捧场,你干脆一边验货一边卖呗。这样,给你时间慢慢验货,咱们不急。

        另外,其他有心给家人亲戚带礼物回去的众老板,咱们也别乱着了,咱们排排坐,等着珠玉老板验完一件货,报上价,然后由专人捧着过来给诸位一一细看,看上物品和价格的,就可以出手买了。

        那当然行,要知道原本珠宝老板真是一头汗哪,现在就有人肯买当然是好事,便是大家那么乱着,万一有人趁乱偷啊抢啊或者说是看一眼,结果抠下粒什么料子去呢。

        现在有时候让他零售赚钱不说,他还有时候可以更细致地查验货物啊,再没有不好的。

        于是畅销货恒畅销。先前预订踊跃的品种,自然有人追着求拍。只是目前没实际付款的多,因为不能及时提货。

        码头那里出货不及,大家领货得先排队等侯。并且

        武梁就建议把货都卸下船算了,在码头上一字摆开,这样别人看货啊搬运啊,也都方便些。

        但是杰克逊不愿意。你现在才付了多少银子啊,就想卸光我的货?回头你要付不出银子,我还得往船上搬哪,多么的麻烦。

        最后杰克逊说先少搬一些下船也可以,并且既然是要摆在外面的,就要搬那些不怕风吹雨淋的。

        这倒是对的,因为武梁根本连仓库都没租一个,完完全全的一个中介商。真全将货给了她,她还得操心往哪儿放的问题。

        然后武梁就看见,那不怕风吹雨淋的东西,整整齐齐装在木箱里码了好大一片。这玩艺儿也列在单上开始拍卖,也是原价起拍的,但目前为止无人问津。——抽水马桶同学。

        说起来陶瓷在大汤历史悠久,用陶瓷作的什么物件儿都有,但马桶,真的是一片空白。

        杰克逊很好心的劝武梁:“别看你现在拍卖得红红火火,但你把能销的都销了,不搭配着卖,剩下的这些都扔了去吗?”

        要真这么卖法,就算她本事,能把一半的物件卖出两倍的价钱,她也不会赔钱。但二百万银子的生意,她不求赚钱就白玩一场么?

        何况实事已经证明,她无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除了第一宗赚了一倍稍多之后,后面的最高也就赚了百分之八十的利润,然后百分之七十,六十……不一而足。

        当然最低的也赚了百分之二十。商人们还是很明白的,再怎么着,你为赚钱人家也为赚钱,不可能人家铺了本钱,然后平白把生意让给你去。

        所以但凡有人应拍的,都给加了价。

        然后,经纬分明的就是,后面的没人要了。曾有人出价让她凑价百分之二十,并且是零买,说买一个回去玩和去。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不能这么干。

        再说笔墨。

        大汤的笔墨,那也是有名的。但此笔墨非彼笔墨,这是铅笔,和一种很薄很薄的细纸。按说吧,纸是好纸,用铅笔写用水夂写都不错,但问题,大汤人他们只能毛笔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