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58章 .帮忙

第158章 .帮忙

        武梁想了又想,最近她没怎么犯着她呀,这找上门来为哪般。

        从前为什么收了唐家兄弟的银子?一个是忽悠人家能赚钱,另一个就是让人家放个人在店里以看着程向腾。现在人也踢走了,银子也退回了,程向腾也把人得罪得越发狠了。武梁怕人家找她麻烦,所以那天退银子时,就跟唐家老大表了态了,只要她在,就不会让程向腾那货进她后院儿的。

        当然后来她也跟程向腾把话这般说了。你丫的给我找麻烦,咱就老死不相往来好了。

        程向腾还是靠谱的,还是那句话,你拿命护我,我不护你还是人吗?就句话不只对武梁说,对谁说都管用,不管是小唐氏还是唐家,甚至长辈上锋,统统能堵住他们的嘴去。

        当然保护和滚床单完全他妈不一个概念是不是?前者带着肝胆相照的勇义,后者,就龌龊下流了。

        程向腾于是除了白日里来喝过几次茶,大咧咧的向店里遇上的,试图跟他攀交情的客人抱拳说多谢帮衬生意,赤果果表明这店是爷罩的外,还真没有去后院纠缠过她。

        武梁想了一圈,不知道小唐氏找她有什么事,下意识的就懒得见她。

        “有说什么事吗?”她问金掌柜。

        “没有。”金掌柜道,“只是脸色难看,只怕不是好事儿。”

        武梁心说小唐氏来找她,还能有什么好事儿?

        她就偏让她等着。

        小唐氏竟然老老实实的在包厢里坐着,等了大半个时辰没有闹腾。

        武梁还惊奇了一番,心说这女人被往娘家一送,竟乖巧老实得这般了?看来这招很好使嘛。

        却不知道小唐氏心里的苦逼。

        就在刚才,同来的婆子还跟她说,怕等下回府的早了,被亲友们碰到问东问西的不好回话,建议她等天黑府里无外人时再回去。

        小唐氏就明白,肯定是嫂子们有交待。

        竟是有家归不得的感觉。

        小唐氏烦燥得很,越想越觉得程向腾可恶,这个女人可恨。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都该死。

        小唐氏是怎么从程府走的?被粗壮婆子拉上马车强行送走的。

        武梁是怎么从外面回京的?被一队骚包人马出城二十里迎回来的。

        远的不说,单就这最近短短时日内的对比,就足够小唐氏看着武梁的眼睛冒火。

        武梁也看着小唐氏。

        她挺瞧不上这位侯夫人的,从她做姑娘时见到她就是。

        手段不上道,一天到晚假假腻腻自以为是,能力就那样,尽是些小能处在施展,还老爱出头作怪。

        如今这么些年过去,在男人面前装尽柔情小意,可惜至今没能拿住男人的心。在府里掌家日久,也既没能霸住大权安插下人脉,也没能真把程向腾的女人孩子给弄没了。如今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给人弄个早产,被人骂个底朝天不说,还被赶回娘家去。

        何况就算她被接回来,这事儿也完不了。孩子又不是什么别的,一天天长大,肯定比你还命长,且有得与她生气的时候呢。

        至于对她,除了罚罚跪,到底也没能怎么着她。有时候武梁觉得,这么些年,不管是从前在府里还是后来她出府,这位除了能杵着头装x,没准还没她活得快意呢。

        不过或者她觉得耍贱就快活吧,要不然也不会这肚子一瘪还处境尴尬呢就要来招惹她啊。

        她怎么着她了要这么看着她?好像她也把她弄早产了似的?

        武梁神色淡淡揖了揖,“夫人稀客啊,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小唐氏坐在那里冷冷瞧着她作态,“侯爷在吗?”

        武梁愣了愣,“我不是很清楚每日里都有哪些客人,夫人想知道,我帮你叫个伙计来问下?”找她要男人,出息。

        小唐氏忽然就恼了,“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劳动侯爷亲迎?这酒楼又是谁的,为何侯爷总在此出入?”

        武梁极讨厌她这处高高在上的样子,并且她也没必要怵她,敢闹她早闹了,还能等到现在。

        只笑道:“侯爷为什么亲迎,又为何在此出入,那得问侯爷呀。侯爷怎么行事,难道会按我的意思来不成?还是说会按夫人的意思来?”

        小唐氏被噎,越发觉得武梁那笑容极扎眼,发狠道:“你如今得意了是吧!你可还记得,你有个亲儿在府里?我堂堂侯夫人,不会白白叫你看笑话的。你等着瞧好了,我很快就会回府的,到时候你且看谁笑到最后。”

        尼妹的,平白无故凭什么呀,就跑来一顿的威胁。

        等我想想,不信就没有法子让你也爽爽的。

        其实说到小程熙,武梁也没那么慌张。小唐氏得罪了燕姨娘,给人弄个早产,难道她还能接望着将来拉笼住这位取名程照的二少爷?她自己又还没有儿子,到不至于现在就会对程熙使坏吧。

        不过,她尽量心平气和道,“夫人,我没有看你笑话,是你来找我的不是吗?我也没有多得意,但我也没有必要不开心对吗?说到熙少爷,夫人可是很早就提醒过我,说那是你的孩子,所以我也从来不敢枉想。我只是不明白,夫人你找上门来态度不善,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呢?”

        什么事?小唐氏也说不清什么事,她只是被人放到了成兮门口,然后不想虚了萎了怯场了,反正既然遇上了这么位敌对派,最近又这么憋闷委屈,不找找她晦气她就难受罢了。

        小唐氏这些天没少伤心落泪,如今也确实憔悴,头脑似乎还真有些混乱不好使。

        武梁不同情她,原本也不愿怎么得罪她。如今见她说不出个什么正事儿来,只一味混缠叫嚣,便说自己有事儿,转身走了。

        小唐氏在她身后碎碎骂她的怠慢,举了果盘想摔来着。

        武梁眼睛余光瞧见她举起什么东西,还以为要砸她呢,结果一看小唐氏是要朝地上扔。

        往地上扔也得拦啊,“且慢且慢且慢,我这包厢里的东西可都贵得很,夫人若砸了,我还得列了单送到程府去要债。如今府里是大夫人携助老夫人管家吧?大夫人一看这帐目,肯定不同意从公家帐上出,最后还得从夫人你的嫁妆里扣,夫人你说何必呢。”

        小唐氏气得脸色发青,最后到底把盘子扔回了桌上,嘴里胡乱骂着,“什么烂物什儿,当本夫人没见过好东西吗,摸它也嫌脏了本夫人的手呢。”

        桌子上一阵哐啷啷乱响,但显然小唐氏没用蛮力,盘子完好无损。

        武梁一边往外走一边暗暗撇嘴,还是这么小气巴拉的,唐老大还说她有一万两银子的陪嫁呢,都放着压棺材底吗?

        旁边跟着的婆子忙对小唐氏道:“姑奶奶且等坐着喝茶,老奴去跟她讲讲道理。”

        ···

        婆子跟出来,追着武梁叫道:“姑娘请留步。”

        武梁停了身,看着她不语。

        那婆子看了看四周,笑道:“姑娘可有安静些的地方,奴婢有话讲。”

        武梁不动,仍是看着她不说话。

        那婆子只好先自我介绍,“奴婢是唐家大奶奶派来的,我家大奶奶有几句话,想说给姑娘听。”

        唐端谨老婆?武梁记得她,印象里是个沉稳的女人,从前在府里见着了,也知道对人客客气气的。上次武梁被刺,那位还来酒楼吃饭并问侯她呢。

        武梁点点头,将婆子带去了另一处包厢。

        关了门,婆子就陪着笑直言道:“实不相瞒,我们大奶奶是想请姑娘跟程侯爷说说,将我们家姑奶奶接回程府去。”

        武梁挑了挑眉。让她管小唐氏的烂事儿?她不背后给她上烂药就不错了吧。

        武梁看着婆子仍是不语。不知道唐家开什么条件出来呢?不说出一朵花儿来,咱管她去死。当年还罚过姐跪呢,要不让她给姐跪回来?

        婆子见武梁既不惊讶也不答应,只好自己又细细说起来。

        “姑娘也知道,侯爷此番虽然气急了将人扔回了唐家,但绝没有撕破脸的意思。只是想打压我们小姑奶奶的气焰,让小姑奶奶悔过,顺便让唐家面上无光,见了程府人低一头罢了。”

        这个武梁知道,难道程向腾会真的强硬到休弃或和离?若端了那样的心思,那就不会是这样的闹法。

        小唐氏显然也心知肚明,要不要也不会现在还跑到她面前嚣张。

        可这关她什么事儿?

        婆子看看武梁脸色,也没看出失望或意外,便知道她家大奶奶说得对,这女子不会看不透这些,更不会因此对程侯爷抱什么非份想法。

        她便继续道:“如今这个目的已经达到,小姑奶奶就可以回府了,拖得久了只会让两家关系变得紧张,不好缓和。这其实是两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只是若我们唐家先求着让小姑奶奶回去,身为女家未免太过气短没脸,有认罪低头的意思。可若是程家来提,侯爷恐又不甚解气。若是托了其他外人,到底得多求一处人情,也多一家旁人知道,都是不好。”

        “所以我们大奶奶说,姑娘心思聪敏,这事儿也早晚知道,对侯爷又有救命之恩,提出的请求侯爷‘不好不听’。这种给双方台阶的事,做出来就是个顺手的人情。我们奶奶愿把这个人情,留给姑娘去领。”

        武梁乐了,揶揄道:“你们大奶奶人真好。”

        她没说自己无能为力,等着婆子看还有没有什么好处给她摆摆。

        “只要姑娘让侯爷把人领回去,以后只要姑娘这里不是闹得出格,让唐家没脸,或者牵扯到什么大事,我们大奶奶都保证,唐家不会再来打扰姑娘。”

        这个倒是有点儿意外。

        不过武梁相当不以为然。什么保证,她一个女人能保证什么?再说就算她能做到,有用吗?唐家如今明着来她还有机会可以见招拆招,以后说是不打扰,但不会给她来暗的么?那更让人防不胜防好吧。

        “你们大爷,对这个妹子十分上心,你们大奶奶能当家作主?你说得这么理所当然,我却听不出来哪里可信。”

        “以前大爷对姑娘不满,我们大奶奶都是拦着的。说人家都自请出府了,难道还不够吗,难道非得让人在京不能立足或者和侯爷恩断义绝才行吗?一起上过战场的交情,又给侯爷添了长子,儿子大了又记事儿了,哪儿就能这样对待人家。后来大爷二爷跟姑娘做生意,我们大奶奶也是赞成的。”

        “唐大奶奶真是通情达理。不过,现在生意拆伙了呀。”武梁依然不信。

        那婆子便又说起另一桩事来,“不久前,我们大奶奶知道以前在东直街卖艺的一位江湖壮士,如今在姑娘的店里帮忙后,我们奶奶就说,姑娘应该交好,不可交恶。”

        武梁这下是真的意外了。

        “你们大奶奶认识那位?”

        她说的是文二杨。那时武梁路过看热闹,发现这位卖艺的小伙子很实在,别人都是施巧劲耍障眼法那些的唬弄着耍就是了,但他是来真的,用的宝剑是真的开了刃的,和人互动时遇到个也是练家子,那人比较阴狠,被人划伤了好几道血印子。

        他自己预备的道具啊,竟然不做做假,一看就不是惯耍。

        武梁因为手里缺乏武力值高的人才,象红茶绿茶厉害,但那是程向腾的人。所以看到这位身手不错便留了心。见他被起哄的观众围着,也不知道圆场,只四下里逃蹿起来,起落间看起来轻功也不错。

        便特意让人去接近他观察他。

        后来就知道这位是跟着兄长来的京,结果银两失窃身无分文,兄长文大杨偏生又病在客栈。这文二杨无法,才到街上卖艺酬银,给兄弟抓药治病。

        后来武梁就出手帮他们两兄弟,然后,她才知道,那文大杨别看这次意外病躺,实际上那身功夫比自家弟弟高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反正最后,两人就成了她的人。

        不过武梁只是让他们在店里帮手,这次出京倒是带了他们,但都是当普通伙计用用,还没有用着他们真正大显身手什么的,这唐大奶奶倒先知道了?

        那婆子笑道:“我们大奶奶也是有天看到过那位壮士卖艺,又听人说他是有真功夫的,所以想请他回府做个看家护院儿。结果人家不肯,嫌大宅门儿里拘着难受。”

        后来唐大奶奶见武梁竟笼络上了这位江湖壮士,便想起来她曾对唐端谨说过的话来,“我行走江湖,唐大公子不会知道我手里有没有好手有多少好手。那些庶民,为个馒头就可能杀人……”

        她真的就觉得这女人不能惹。

        一个女人家出府单混,当初都说她最后不是跟着哪个男人做小,就是再入娼寮自卖自身,或者真的不怕苦累,去农村刨地去。

        结果人家一个人走南闯北,越混越风声水起。

        而唐端谨手下兵将虽多,但他在明处。惹恼了,象人家说的,有一个垫背的就划算了……

        而她身后有程侯爷有邓统领,他们唐家,就怎么算也不划算了。

        唐大奶奶又想到上次,唐端谨质问程向腾和武梁有没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结果程向腾反问他,“舅兄是在指摘我的私德问题吗?”

        然后唐端谨就默了,整个唐家男人都默了。

        唐大奶奶冷笑,男人们有几个没在外面玩的,谁少了花红柳绿的事儿?她屋里还现有两个姬妾,是唐大公子从烟花地领回来的呢,如今生儿育女,宠得什么似的,好意思指摘人家?

        论私德,程侯爷比他们兄弟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就他们的妹子主贵,男人稍有点儿什么就得出头理论?她们妯娌也是别人的妹子呢,她们就是草不成,她们娘家没人不成?

        两个唐家嫂子私下里嘀咕一回,把男人默默暗骂一回,最后决定,这事儿咱得插手,不能任由男人们为着那个丢人显现的小姑子,赌上咱们关心在意的东西。

        混江湖的路子野,谁知道真惹急了会用什么招?投毒暗杀绑架什么的敢齐来吧,她们可不愿忽然一日,自己的子女莫名其妙的出什么状况。

        武梁见婆子提起江湖壮士,便知道她指的什么,她笑笑的,“官有官道,民有民道,想活得不受欺凌,各自想招罢了。”

        “谁说不是呢,”婆子一脸赞同,然后又说回正事,“其实也不一定非要姑娘出面,让宫里太贵妃找太后说句话也是一样。只是事情闹大了大家不好看相,越发结怨了。所以最好谁也不惊动,就侯爷悄悄把人接回去最好。我们大奶奶相信姑娘做得到。”

        “我们大奶奶说,如果姑娘不肯帮忙,明天就让带着小姑奶奶再来,只到求得姑娘答应为止。”

        尼妹,还赖上她了呢?

        不过唐大奶奶既然递橄榄枝,不管她的承诺能不能做到,她都没必要不接。

        反正小唐氏回府,于她并没什么坏处。倒是象这样真天天来她这样蹲守的话,真会把她烦死。

        不过么,怎么做,得让她想想。

        小唐氏那贱性,嚣张的表层下,透着浓浓的自卑,最怕别人说她不如人。

        她如果真让程向腾把人接回去了,小唐氏知道后,没准还会恨上她:我一个正妻回自己家,要靠你一个贱人说情?快说,我被送出府去,是不是你个贱人挑拨……

        娘的,她肯定是疯了才帮她。

        不过么,也不能白帮。那么贪财小气,偏割割她的肉才好。

        ···

        武梁冲婆子笑笑的,“回去问问你们大奶奶,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开店做生意呢。”

        婆子愣愣的,怎么不说答不答应,却说起做生意来了?寻思着也没有问出来,想着这位是不是还要先考虑考虑再说?最后婆子只答说好的,回去奴婢就转告大奶奶去。

        武梁挥挥手让她退下,自个儿寻思了会儿。再回包厢,也问了小唐氏一样的话,“夫人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开店做生意呢?”

        小唐氏也愣愣的,然后又想发火,“听说你哄得我两位兄长给你银子使,后来他们分利没沾退了股,如今你还敢来骗我?”

        “那时唐家两位大爷自己要求退银子的,我可不敢骗他们半分。只是现在退回了银子不合作生意了,也不知道两位大爷后不后悔。”武梁道,“我如今也是真心实意想请夫人入股的,行不行的还得夫人自己拿主意,哪会有半分哄骗。”

        退了银子,唐家两位大爷后悔倒不至于。不过小唐氏知道,她大哥那么稳重的人,都夸她做生意手段了得,想必是有些小聪明的。

        唐端谨在武梁痛快给他们两兄弟结了银子时,就隐约觉得不对劲了,可惜他不能确定什么。再说把钱拿回来,落袋为安是为上策嘛。

        后来用心一查,就知道人家蜀中收粮赚大钱了。至于收粮中用了些什么具体的手法,这些细节他未必知道,但敢拿那么多银子去收粮,胆儿肥,是唐端谨对她最中恳的评价。

        男人对武梁态度上的逐步软化,也是唐大奶奶想交好武梁的原因之一。再怎么说,她也不可能在自家男人和武梁针锋相对的时候,站到外人那一队去。

        武梁继续鼓动小唐氏,“夫人也知道,我别的不能,但至少目前看来,做生意暂时还是可以的。夫人的银子放着也是白放着,何不拿出来入个股,让银子生银子?”

        “夫人放心,你也知道我前段时间赚了些银子在手里,现在可不是急用银子才找你的。我完全是看夫人的银子白放着可惜,是为了帮衬夫人。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熙少爷,我也该帮着夫人多赚些银子用。熙少爷纵是我亲生的,可我什么忙也帮不上他的。夫人是熙少爷嫡母,拜托你多照顾他几分。”

        小唐氏被武梁这忽然的俯低做小弄得一愣,然后就止不住的得意。果然主母就是主母嫡母就是嫡母,得宠也罢,有能耐也罢,还不是得低头。

        想起当初自己的亲生姨娘,也是被父亲宠着也是很有手段,可为了她们几个儿女,还是在世子夫人手下俯首贴耳。小时候她跟着姨娘住在别院里,姨娘那样的人物,还得不时看下人的脸色,还不时被克扣用度,若非靠着从前积攒下的体已,她们母女日子还不知要如何呢。

        母亲?小唐氏想起世子夫人一阵厌恶。

        从前从别院被送回去后,她看自己的眼神时时透着讥诮,十分不耐烦,当她年纪小看不出来么?这次被送回唐家,她又是那种眼神看她!

        呵呵,那又怎么样,她如今是侯夫人,她还是个世子夫人。她如今有两个女儿,她只有一个女儿,已经死了!

        小唐氏一阵痛快。

        这女人得男人喜爱又怎样,为了自己儿子,还不是一样俯首贴耳的。

        武梁还在恳求她对熙少爷好些,“我如今一人而已,做生意其实顾个温饱即可,除了熙少爷,别的,也没什么可顾念的人了。所以如果他需要银子,我肯定也愿意给他花用。夫人对他好,他肯定也知道孝顺你。”

        小唐氏听着她的银子肯给程熙花用,果然脸色就好看些。

        那岂不是说,她赚的银子最后会变成府里的银子?要是能变成她的银子当然就更好了。

        最后小唐氏表示要认真考虑再说,武梁说可以,不过若决定了要做,就要尽快把银子准备好。普通的生意便罢了,那些回报高盈利快的生意,那是机会稍纵即逝的。

        小唐氏在成兮消磨了一大晌,天黑才走,走时也不说将造消了一下午的茶水点心付下帐。

        但武梁依然很热情,“我走了那么多地方,看到过不少好东西,有时就买下来一两样,只是如今都收在别处。下次夫人若过来,提前让人打个招呼,我好备上一份做礼物。”

        小唐氏无可无不可的,十分高傲的走了。

        ···

        第二天,唐家就宣布老国公爷身体爽利了,心下一高兴,要出城去庄子上散心呢。各位亲友,你们不用担心不用来探看了啊。

        而小唐氏,搬进了唐府后面冷清的小院里,不准随意出来被人看到。对外只说祖父身体好了,当然大家都散了,小唐氏也回了程府了。

        唐大奶奶着人给武梁回信儿,高高兴兴地答应跟她合伙儿做生意了,不管做啥,都相信她。

        然后表示,我们已经宣布那小姑奶奶回去了,姑娘你抓紧点儿说服程侯来接人啊。

        嘿,果然就赖定她了?她甚至都没说答应呢吧?

        不过这事儿也不难办。

        按武梁本来的想法,她才不会去找程向腾呢。

        一来让程向腾去接,也太给她小唐氏脸了。她不乐意。

        二来万一程向腾不答应,唐家会觉得她不给力,在程向腾面前也不过尔尔嘛,可以瞧不上她甚至可以欺负她。而若程向腾痛快答应,嗯,在男人面前太有影响力了,得提防。

        呵,她何必给他们费那精神。

        让程熙去接就美得很嘛。就说见妹妹想娘哭得可怜,便自作主张跑去把母亲接回府去了。

        她才不信程熙去了,唐家会不让小唐氏回府。他们只会假装误会程熙是代表他老爹来接人的。

        而程向腾这边,既然不是真心不要人家,程熙去接人回来也惹不了他多少不快。小程熙才落个人情完事。

        最不济被斥一声胡闹,再将人送回唐家去。——这种可能性很小,不过真这样的话,那也不关她事了。

        谁知道还没给程熙捎信儿呢,竟然燕姨娘同苏姨娘一起过来了。

        说是借口去庙里烧香,却偷偷跑到了她这儿来。

        这两位是听说了小唐氏昨儿来了成兮,便也匆忙赶来。希望跟武梁达成一致,让那贱人永远不能回府的。

        武梁听得却心下一沉,昨儿个小唐氏才来,今儿她们俩就过来了,谁他妈盯着她成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