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54章 .奸商3

第154章 .奸商3

        锦城。

        有一家粮店开始有生意了。

        自从茂阳公布了官价之后,粮商们价格也随之而动。但大家又跟不上那位一波三折涨涨跌跌的变动频率,便纷纷以略低于官价的价格收粮。

        当然了,官方价格那么低,他们若也按一样价格收,还赚个毛线球啊。

        所以纵使开着门,他们也完全没有生意。

        没想到,杠子街这家竟然率先涨价起来,和茂阳一样的一天一涨,一直涨回到从前的价格才停。

        这价格,公道啊。

        于是生意自然就有了。

        这家店,就是燕南越驻守的。

        从武梁一行人来到锦城,便十分的受关注。无他,粮商们一来正闲,正无措,再者,原本就盯着他家呢,如今正主儿来了,能错过吗?

        所以燕南越这里一动,粮商们自然知道那是武梁的决定。这决定然是因为她带来了什么不一样的消息。粮商们迅速围观着,燥动着。

        并且这消息应该是好消息吧,因为她一来,燕南越那张郁燥多日的脸马上就缓和了下来,马上人就打了鸡血了,这没过多久,竟然大胆涨起了价来了。

        粮商们遥望茂阳,那里还是那么半死不活的玩着价格,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新鲜举措。再一打听,钦差人都离开茂阳了,一时半会儿且回不来呢。

        果然价格什么的,就是闹着玩的。

        有聪明的觉得自己悟了。钦差不在,咱看谁的,当然是看姜老板的了。

        这姜老板是谁,那钦差是谁,都出自同一个程家嘛。虽然说武梁严格来说不算程家人,但在武梁年后那一出被刺中,她和程侯爷的关系,还用多说矫情的话吗?

        有更聪明的觉得自己更悟了。别说钦差不在,就算钦差在,咱也应该看姜老板的啊。

        为啥呢,因为钦差那边,明显的不靠谱嘛,有这么征粮的吗?分明是故意打压啊。然后价格压下来了自己却不收粮,好让这姜老板乘机多收粮的吧?然后,等以后官方收不到粮一涨价,可不姜老板就赚大发了吗。

        至于他们是否背后再分个成什么的,那些管不着了。

        咱们只管跟上庄家步伐,能蹭上赚那么一笔,也就行了。

        大家观望着,跃跃欲试着,但也没谁真的就那么马上去干的。

        然后与杠子街几条街之外的八角街,忽然也有家粮店价格涨起来了,不多不少,和武梁他们的价格持平。

        于是这边的生意自然被分去了一部分。

        当然那也是武梁的店,燕南越之前带人来,分了那么十来处收粮。如今分散在各乡镇的收粮点都关了门了,只在锦城里还有这么两家在,一明一暗。

        于是热闹了。杠子街发现被人分了生意,那还得了,咱涨价。

        也不多,一石米涨那么十文。

        蚊子虽小也是肉呀,于是杠子街生意又一枝独秀了。

        八角街掌柜说哎这可不地道啊,这可是不正当竞争啊。他也跟着涨。

        于是生意再平分秋色。

        杠子街这边说切,你干嘛呢,老跟着学有意思嘛,咱再涨十文。

        八角街掌柜也恼了,涨价是吧,就你会是吧,他还涨十文哪。

        两家就这么杠上了,你来我往的,涨价不停歇啊。今天你十文,明天我涨十文。乖乖的,没多久,这米价已经从高出一成两成,直奔三成去了。

        燕南越小兴奋,“当初你就说两家店要一明一暗,方便抬价或压价时互为援手,原来你早就备着现在这情形了?”

        武梁好想翻眼啊。有明有暗那只是她的习惯,做生意她不喜欢被人看透。再说抬价压价是商场上惯有的事,她只是有备无患罢了。哪里是当初就备好了现在用的,她有那么神么?

        再说咱一家涨价有什么意思,咱得把别人拉下水来一起涨啊,然后咱才能借机上岸啊。

        ···

        京城,定北侯府。

        程向腾坐在案前,一封封看着手里的信笺,一封封的做着回复。只是看到手上这封时,眉头打成了结。

        每每蜀地传来的消息,总是让他皱眉。

        不让程烈带那么多人,他偏不听,非偷摸的带了那么多人去,好像别人都是瞎子,他只需让兵丁们换了衣裳人家就看不出来似的。

        关于这件事,程向腾想来想去不好隐瞒,便先行禀了太后,求太后周全。太后也是大怒,骂程烈大胆,骂程向腾管束不力,骂他们不知为百官表率。

        不过骂过之后也替他开脱,对圣上说是她怕程烈有个闪失,嘱他暗中多带些人去的。算是将他这件事儿过了明路。

        但是,带的人多就是个大隐患。

        他自己有人手,就不愿跟当地官吏好好合作,倘若有事儿,人家也不会尽心帮他。

        他自己有了强劲战斗力,便会得陇望蜀想立军功。

        这事儿程向腾早有猜测,从知道他带那么多人去后,从他不肯去产粮的锦城而驻扎在最方便出蜀的茂阳,从他不好好收粮却在那里鼓捣价格磨蹭时间,程向腾就知道,他在等机会,等能上战场去插一脚的机会。

        他是西北军人,去往西南本来不妥,还想往西南军中去插一脚立战功,哪有那么容易。

        可是如果筹谋得当,既征粮顺利又“顺便”立些战功,也不是不可为的。比如假装运粮途中被抢,于是追着匪踪而去最后追回粮草拿下一股匪贼什么的,多么顺理成章。

        但程烈却没有用什么法子,倒也日日着人去查探,好像等着天上真掉下一队匪兵给他灭似的。

        而收粮,他又是怎么收的?

        就算要压粮价,要么就该想法让商人们自己去压,他背后使劲儿就好。要么就理直气壮标出价码去,他是堂堂钦差,代表的是朝廷,谁有意见都得保留。

        ——可他哪样都不做,不但有权不用,还大刀金马地亲自去折腾价格。办公差结私怨,也不怕背负上蜀地百姓的骂名,不是傻么?并且,跟生意人斗心眼有用么?生意人会缺心眼子吗?

        看看他跟人玩心眼儿的结果,信上说:已征粮,零。

        这些还是前些天的消息。

        而最近的一封,更是让程向腾想叹息。

        这个程烈,怎能如此轻率,不知道太容易得来的线报不可轻信吗?竟然就那么急吼吼地往榆城去了。

        领了圣命去征粮的,真的要把本份的职责抛一边儿吗?他可知道,京里不久前又收到了邓隐宸的催粮折子?

        随着催粮折子一起的,还有一封发现逆王混迹某城池内的表奏,因而求旨讨要该城池的兵权。榆城?离榆城且远着呢。

        这一趟,本就是让程烈去锻炼的。虽然程向腾给他安排了不少人在身边,但程烈带了那么多自己人,显然也不会听他这边人的。可无论如何,该提醒还是要提醒的。

        程向腾略略凝眉,提笔,将西南催粮的事写上,告诫程烈要以完成圣命为先。另外,告诉他逆王根本不在榆城,让他别白费功夫了。

        折好,收进信封,再处理下一封。

        竟然还是来自蜀地的,还挺厚的样子。

        程向腾疑惑地打开,从头到尾看完,不由气得笑了。

        好嘛,刚一个贪功的,这又一个贪财的。他家的小财迷竟然跑蜀地做粮贩子去了。

        嘿哟,原来程烈是被她忽悠跑的。

        然后她趁着钦差不在,在那儿欢腾地鼓捣着粮价。

        种种言行,信上写得算是详细。

        程向腾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随着那文字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又失笑。

        忽然又有些同情程烈。遇上的是她,他小子能讨到什么便宜?

        这种信心程向腾足够多,话说放她跟陶远逸那种老道奸商同去,他也相信她不会吃亏呢,何况程烈这小子。

        挡她财路,这不就被拨弄得团团直转了吗?

        将信反复看了几遍,信上只是记录实情,也并没能说明武梁那般抬价是何用意。

        所以,需不需要帮她呢?

        程向腾思忖了一会儿,既然她费心将程烈弄出去,那就让他在外多呆些天吧。至于军粮,当他不知道那边又占了匪军一个山头端了人家一处粮仓吗?

        程向腾将刚刚写好的书信拆开毁去,重新写了一封。

        言简意赅一句话:得报,逆王藏匿彭州。

        让那小子往东边再跑跑吧,彭州好歹比榆城更偏远也更安全些,没有流寇出没。反正也不好好收粮,就当他去游玩一趟了。

        又看了一遍关于小财迷的信,程向腾提笔回复,一样的廖廖数字:密切观注,确保安全。

        想了想仍不放心,蜀地人还是凶悍的,别惹上什么暴力分子才好。还有程烈,这小子万一回头发现上当,别恼羞成怒胡来起来。

        想了想叫程行,“去查一下,看看锦城的郡守是谁。”

        ···

        锦城。

        粮价一天一变涨得欢实,两家粮铺收粮收得热火朝天,粮商们看得目瞪口呆。

        京城来的几位,难得不同行怨家了,几番聚在一起嘀嘀咕咕,也没弄明白武梁他们这番,算咋回事儿啊。

        噢,这两家店都属武梁名下这事儿,在业内还真不是秘密,至少京城来的这几位掌柜的是都知道了。

        他们有跟燕南越当初一样的疑惑,“你这想糊弄谁呢,你自己把价抬那么高,然后自己用高价真金白银的收粮食进来,图啥呢?”

        图啥呢?快来让咱告诉你呗。

        武梁当然很想跟人说道说道为啥抬价,当然她不好自己去找这些人,一来上门做说客反而容易引人警惕,再者万一到时人家觉出上当,愤而追杀她呢。

        她得等着他们自己打听自己悟去,或者自己上门来找她。

        果然,这天王丁卫三位老板就一起来了,对武梁是各种谄媚拍马,然后才入正题。

        “旁的不说,就看来咱都京城来的份上,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哪,您给透露一点儿呗,这般抬价怎么个说法?”三位老板神态殷切。

        武梁也挺客气,“不瞒三位老板说,我也寻思着该打声招呼的,可又怕事有万一,到时再落老板们埋怨,所以不敢开口啊。”

        三位老板一看武梁这么好说话,笑得越发如亲人般的了,“姜老板尽管说尽管说,我等自然只有感激,哪有埋怨的道理。”

        既然如此,那便说了啊。

        很简单嘛,这价格,是很应该抬的,因为市价越高,就赚的越多嘛。咱手里那么多粮食,咱不抬价还等什么呢?

        这很好理解,举个例子,如果一石大米价格一两银子的话,给你提三成,则一石大米能赚三百文。但如果一石大米的价格是二两银子的话,那就是六百文。你想一石赚三百文还是六百文?

        可问题是,钦差大人会按市场价格收粮吗?

        这个武梁当然不给打包票,“这就是我说的万一了。做生意嘛,哪能没有个万一的风险在呢?百分百赚钱的买卖,那岂不人人都做得?凭什么是你我赚钱呀。”

        三个老板连说那是那是,一脸赞同。

        当然实际上人家也就听听,不管她向哪个方向引导,人家都会有自己的判断。

        武梁也不多劝,反而道:“看在都是京城来的份上,几位老板要想收手走人,手里货我可以接,不过价格得给我预留些赚头,还有银子,得等一个月后,啊不,宽限些两个月后归还。说实话,我几十万两银子都换了粮食,现在手头现银不多了。”

        几个老板互相看看,齐齐点头微笑,“可以考虑,可以考虑。”

        心里却记下了重点:这意思,基本上一个月,最多两个月,就能出货赚钱?

        “或者哪位老板准备走人,能将手头银子借我些,让我周转两个月。两个月后,我按每万两给付千两利息偿还如何?”

        几位老板还是笑眯眯,“可以商量,可以商量。”

        心里再记下一个重点:借银子给一成的利,也就是说,她以现在的价格,甚至继续在涨的更高的价格收粮,还能赚上至少一成以上?

        丁老板做为腰最粗的老板,干脆直接拉起了关系,“妹子呀,你给咱几个说句真话吧,是不是京里传来什么确信儿了?上面真说了会按市价的三成收粮?”

        他们也都纷纷往京城去信儿打探啊,可没听说圣上会这么打压粮价,也更没听说圣上会那么高价收购啊。

        武梁摇头,表示没这回事儿。脸上却笑笑的,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让人不知道是真没这回事儿呢,还是事关上面她不好说或者不愿说呢。

        “不过大伙儿想一想,现在是什么时候。朝廷缺粮,匪军也那么多人马要养呢,他们就不缺?要知道匪军可并不只是抢啊,他们也有的是银子。到时候朝廷价格若低了,匪军可就有孔子钻了。反正到时候人家衣服一换,怀揣银子过来问价,咱们可不认识那是匪军不匪军的,谁能不卖呢。落真这样,朝廷也不想的吧。”

        几位老板都点头附和着是啊是啊。

        然后心里继续抓重点:原来还有这么条路,如果朝廷价低,就囤着卖给匪军去?

        他们才不信坐等匪军变装上门这样的事儿,所以寻思的是,怎么和匪军接上头呢,匪军又给价几何呢?是不是比朝廷给价高出许多?

        这么一想就想到了西南那边征粮来了。朝廷是高出市价三成征的粮,但高出三成还是强制征收的,就是带兵抢大户嘛。

        为什么高出三成还不麻溜卖掉,还等着朝廷抢呢?莫非就是因为匪军给出的价更高?

        那到底是多少呢?

        有人便难免想得有点儿多。

        总之最后都表示听君一席话,真真受益良多啊,咱们要多聚多交流啊……然后就各自回去磨唧去了。

        只是时间不等人呀,如今价格已经被抬那么高了,你价格底肯定收不到,只能要么收手走人,要么就得高价跟上啊。

        这些大老板们,跑到蜀地来干嘛的,赚钱啊。并且听到朝廷消息后跑过来的这些个,一个个那都是些投机商!

        都担心程烈会对他们动武力了,都仍然忑忑着观望着,但就是不肯撤退。可见投机的心理有多盛。

        当然,富贵险中求嘛,身为投机分子,胆儿太小可怎么成。

        武梁都那般胆大了,何况人家都是大老板,腰更粗。不象武梁这种借鸡生蛋没什么身家资本的。

        她敢,他们更敢呢。

        只要跟紧了她,她出货时他们也出,那就行了呀。

        就在这些货们各种思量蠢蠢欲动一时想上一时想退犹豫不定的时候,锦城官方有了态度。

        锦城郡守明确表示,“从前蜀地粮价持续偏低,如今也该有个更合理的价位了。”

        此言一出,有粮的民众,仓满的商人,都纷纷从中嗅出了财富的味道。

        更合理?也就是说如今已经小有涨幅的粮价还不够合理是吗?

        武梁闻言也乐。她想,这就是程烈大包大揽的结果吧,既然人家分不到好处,当然不如做个好官,为自家的子民谋些福利了。

        反正最后先出手的还是京城来的几位老板。跟他们得了朝廷征粮消息能当机立断跑来蜀地一样,如今听了官方发言,终于当机立断行动起来,跟着武梁的价格就收起来了。

        武梁就真乐了。

        实际上,武梁还真没花银子收多少高价粮,否则她哪有银子够支持这么久的呀。

        想想看,价格眼瞅着一个劲儿的涨,真当百姓傻呀,赶着这时候急慌的卖?

        你想想刚将粮食拉到这边要卖呢,那边吆喝着哎哟涨价啊,我这里高十文啊。于是乡亲怎么会在这里卖呢,要去那边啊。

        结果那边没成交呢,这边又高呼着哎哟咱也涨价啊,又涨十文了噢!于是人家又得将粮食拉这边。

        这么折腾的结果是,真没几个人卖粮的。大家都干脆再等等看啊,反正涨着价呢,日日创新高,他们慌什么慌。

        武梁两家店的生意那么红红火火,其实是自家的粮食进出。晚上着人悄悄拉出去,白天大张旗鼓着人送进来,装模作样秤重结帐,一天到晚忙忙活活。

        当然她不会只卖给自家,等到其他老板的价格上来之后,她当然就把自家粮食倒腾给他们去啊,得照顾人生意啊,要不然他们可去哪儿收粮呢。

        ——咱就是雷锋。

        于是她仓里的粮食在减少减少,腰里的银子在增多增多。

        而其他家,有她这个大卖家源源不断地供货,当然店面生意也是热火朝天的。

        有这么好几家大粮商带动,价格持续上扬,还连官方声音都出来了,民间自然更是议论纷纷。

        武梁他们最初散布推广的说辞,还是往靠谱上拗的。

        说是西南催粮催得紧急,圣上已经发了旨,要高出即时市场价格三成收粮。至于之前的钦差,办事不力,已经被秘密召回去了。新的钦差很快就会到,到时候谁有粮谁就有得赚了。

        结果市面上传着传着,说法就越来越花样翻新起来。

        有人说朝廷粮仓已经早已见底儿了,京城那帮贵人们急等着粮食救命呢。

        有人说今春黄河决堤了,淹了好几个州府啊,那边侥幸活着的好多人都在卖儿卖女了,一个女娃娃也不见得能换一斤大米呢。

        还有人说内乱未平,外患又起,听说西羌国打过来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啊,结果朝廷都集结了大军了,粮草还没着落呢,能不急吗?眼看着大军要哗变啊,就指着咱蜀地这粮食打西羌免亡国呢……

        说法林林总总,这些还都是有思路的靠谱的,还有好多诡异的不知何解的说法呢。

        反正不管哪种,传的人都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亲见似的。

        反正慢慢的,不但其他粮商都加入高价收粮大军,还有好多本地土豪也要来掺一脚。

        为啥呢,因为都觉得粮食实在好赚呀,不管那些说法是真是假,反正收着涨着是真就行了。今天收的粮食明天卖了就能赚钱,为嘛不收呢。

        实际上因为不停涨价,但凡收到手里便不会真的明天就舍得卖了去,攒着收着观望着,涨势不停干嘛要卖呀,就一路的越攒越多了。

        ——武梁自己都完全没想到,粮食价格会这么的一发不可收拾,涨得这么汹涌。并且由锦城带动,整个蜀地的粮价慢慢都跟着疯了。

        她真是都有点被吓到。真的,愚昧很可怕,信息不通更可怕。

        所以她才早早收了京城的一家车马行,并一路找寻可设点的地方,想形成自己的物流网络。

        到时候货物来往,人员出行,信息流通……什么都方便,什么都畅通无阻,想做不好生意都找不出理由啊。

        总之不管现在粮价再高,都不管她事了。她已将手头粮食全部沽清。

        此时的粮价,已经翻了近两倍了。

        就这她还听到有人说,这哪算贵啊,以前遇着灾荒年,一大锭银子换不来一碗米饭哪。啥能比起这填肚子的干货主贵?

        呃,商人们炒个价嘛,连灾荒年的味儿都炒起来了?

        反正她的两家店齐齐关了门了。可此时的粮食市场,哪里是她关了门能扼制住疯劲儿的?这么明显的讯息,还有人替她说话呢:收货太多,银子用完……

        好吧,银子你们赚,咱要走人了。

        当然临走前,她也很仗义地专程去给王丁卫三位老板说了一声,看在同是京城来的份上。

        “三位不觉得现在粮价已经高得离谱了吗?这样的价格朝廷真能接受吗?反正我不觉得。噢,我的货已经全部出手了,您几位要不要也悄然抛售,拿钱走人啊?”

        几位老板其实已经没怎么收了。怎么说呢,价格涨不停,也真没什么人卖啊。武梁在其他商家都纷纷收粮后,都不怎么供应这几位京城老乡了。

        整体来说,后面的价格都是虚高,因为卖粮的少了,有价无市啊。

        他们没有出货,是盯着当前的价格欢喜,观望着舍不得出手啊。如今听说武梁那么多粮食竟然都默默沽空了,纷纷一惊。

        然后忙表示,好妹子呀,仗义啊。

        武梁也不藏私,连她什么手法出的货都传授于人。反正这种事儿,别人早晚会知道的,何不大方一点主动一点。再说这种手段,用过了一次后基本上难再用第二次,太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各种因素促成了。

        然后收获无数句感谢感激感慨感恩戴德,真心假意武梁也不介意,反正最好他们手法高明,能在出清货前粮食价格不要崩塌,让他们都赚到大钱,那就皆大欢喜了。

        当然她都这么大方了,他们万一赔了钱当不至于怪到她头上吧?

        除去二十五万本金,净赚十六万。哟西。

        带上自己人,快马急鞭,疾驰出蜀。闪人啦,哟哟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