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52章 .奸商1

第152章 .奸商1

        陶远逸这一路,对武梁十分关照体贴,从头到尾的春风和煦眉目含情,倒是个标准的带女友见家长的热恋中小青年模样。

        虽然颠簸苦,但武梁心情很愉快,因为这一路实在是太顺利了。从京城到江宁,行程用了二十天,而店面,新开了四家。

        显然陶远逸早有准备,象他说过的那样,早就给千织坊的管事儿去信儿打过招呼,所以他们所到之处,才会店面人手货品齐备,只需她去签个字什么的,就成有她份的大东家了。

        满满的诚意啊。

        但是到了江宁,近陶家老巢山头了,却忽然画风立变。

        陶远逸一句有急事就遁了,留下话说,铺面呢他们千织坊在江宁的申掌柜已经帮着看好了一家,只是对方报价过高,而他手头有别的生意压手,所以能动用的银子目前只有一万两,让武梁想办法和那家店主谈谈,以不超一万两的价格接下来吧。

        这种事不交给自家地头熟的大掌柜,交给她?让掌柜一切听她的?这是需要她还是考验她?

        好吧,价格呢武梁当然是想尽量压的,毕竟这些银子也是她的,以后她是要还回去的。并且三家店都没用她费什么心,如今出些力,应该的。

        摩拳擦掌地上阵,然后发现,这任务其实相当的艰巨啊。

        挂牌转让的店面是家小布庄,卖的是从乡间收来的小作坊或家庭出品的低档粗布。店主人称丁二爷,是江宁有名的地头蛇,据说是知府的小舅子。

        这家店就是他几个月前欺负人原店主是乡间庶民无所依仗,各种诬陷设套,上门打砸什么的,纠缠得人生意做不下去,最后连讹带诈一万两银子连店带货收到了手里的。

        人不好惹,但位置真的好,在最繁华的西大街与南三街交叉路口。这两条街都宽阔,好生意都集中在一侧,连隔路对脸的店家生意都差些意思,更别说隔了路口的其他路段上了。而这家店,丁字型两面临街,都是热闹好生意的地段。

        当然目前丁二爷的店是没什么生意了。换了新东家,老主顾不上门了,因为之前打砸抢闹得太凶了,所以行人路过都想避远几步,怕突然有流氓蹿出呢,散客也不上门。这丁二爷也没什么做生意的经验,只好把原店主的存货低价出售,然后这就要转手了。

        转让费报价两万两。这个价格很合理,申掌柜早已综合考查评估过。

        现在想一万两接手?凭什么?

        武梁观察琢磨了两天,叫申掌柜上,咱管他报价多少,既然有心接,你直接去给他还价一万两呀,行就行不行再慢慢商量嘛。

        申掌柜直说哎哟姑娘,那位哪是个好商量的,这般去还价不是招打吗,我这把老骨头可耐不住噢。不但我,咱整个江宁千织坊的人,都不好去招惹这大爷啊,咱以后还要在这儿做生意呢。

        嘿,竟然不给出人力不给帮手。

        武梁说行了,那找别人吧。她随行人员多呀,自已的人,车马行的,还有镖局那几位,更是个个老江湖,察言观色,身手功夫,方言俚语,啥都来得,糊弄不了个地痞大舅子。

        ——丁二爷的布庄,这天有人上门问价。那人看上去像是个体面又精明的掌柜模样,先是进店来转了一圈瞧了瞧,没说什么,然后出去后远远站到门外,自称姓乌,大声吆喝着问店铺转让价格几何。

        有人问价,丁二爷高兴,挺好气儿的让店里伙计出去请他进店谈,这种事儿当然都是私下细谈,哪有这么当街吆喝的。

        谁知人家不肯进来,还嚷嚷说谁不知道这家布庄爱上演打砸抢全武行啊,万一他进去了,商讨不成一言不合再被关门打人了,甚或关门抢劫了,往哪儿说理去?

        所以他就愿意站在大街上议价,众目睽睽有目共睹,乡亲们也好做个见证,反正这么正大光明的事,又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吧。

        话是没错,但他先前一番话就把丁二爷给气着了。造什么谣啊,打砸抢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那时还不是他的店子嘛,后来成了他的店子,他哪有在自家店里耍过横?

        虽然那厮说话难听,但为了生意谈成,丁二爷且忍了,让伙计报了数:一口价,两万两银子。他如今只求早日脱手了,就不在两万上头再加个千儿八百的零头了。

        他觉得这价格,够意思了。

        谁知道对方一听,立马又大呼小叫的起来,说这价格,哎哟妈,是打抢还是哄骗呀?当他没打听过吗?这样的位置这样的店面,说到天边儿去,也最多一万两银子!

        他在那儿吆喝得唱戏似的,引得看热闹的指指点点的不停,好像他丁二爷真又打抢哄骗了人家似的。

        没办法呀,谁让他前科累累,围观者越议论越离题远去,连他以前摸过谁家姑娘一巴掌的往事都给撕出来了,以佐证他转店这事肯定也使坏坑人了。

        他丁二爷哪是什么好性的,这下真怒了。他娘的这是上门谈生意的吗,这是讨价还价吗?这分明是扰场滋事来了呀。

        于是掷地有声说老子这店就要两万两银子才行,你个穷鬼没银子就滚边儿去,来废什么话呀。

        并且招呼伙计们上呀,把这该死的狠扁一顿再说。

        于是那人被撵着夺命狂奔,一路颠一路高呼。

        “打人了呀!杀人了呀!丁二爷又耍流氓了呀。”

        “天啊,还讲不讲理啊!这样谁敢跟你们家谈生意啊!哎哟,别打我呀,生意不成仁义在嘛。”

        “哼,你们店这么恶行昭著哪里值一万两银子呀?别说一万两啊,八千两,啊不,五千两银子我也不要了呀!你们等着,看谁敢要你家店啊……”

        ——不错,这是武梁这边的人。

        所以申掌柜一看见武梁,就抱拳行礼,连说“佩服佩服”。别的不说,就这真敢上门砸价这事,就够胆。

        早前东家捎信儿来让他选家店面时,他都已经问过丁二爷了,那时人家报价两万他还点了头的。虽然没应准下来,说要等着东家来拿主意,现在去给人家卡嚓还价一万,真心心虚。

        并且东家为什么躲了?申掌柜觉得,很可能就是不想陶家惹上这个麻烦嘛,没想到人家姑娘敢啊,不佩服不行。

        申掌柜是有经验的老掌柜了,江宁生意上的事,连东家都大部分听他的意见行事,现在来一姑娘,要他全听她的?

        申掌柜于是十分期待武梁的表现。

        “姑娘,这压了价了,接下来咱怎么办哪?”申掌柜问。

        一般这么猛折了人价格,接下来就该先观望一阵子,得让人家有缓冲时间去消化这价格落差,否则不管再施什么手段,必然不会成功不说,也容易露出马脚,被人看出来是有人背后操盘捣乱。

        但武梁道:“这次压价显得突兀,咱们就帮他再抬抬价。”

        她是过路客,没空跟人家长久的磨蹭。再说,她还有事儿呢,她这里事儿了,就要往蜀中去看看,那里才是关乎她所有的紧要事儿啊。

        ——于是接着头一个上门的乌鸦嘴之后,丁二爷的布庄很快又有人上门。

        就在第二天,来了一个外地的客商,来问他一万六肯不肯转让。也是站在门外大街上询价,不过样子一派倨傲。

        说本来这么个店子,也就值那么个万儿八千两的。不过人家是得了高僧指点,特意要在这个时辰这个方位这个价格接下一店的。所以高出几千两银子算便宜他了,图个吉利就当打赏了。

        你娘的也不去打听打听,他江宁丁二爷是什么人物,要被你这么当众打赏?打脸的吧?

        这好好的得便宜他好几千两银子去不说,还跟反占了他们多少便宜似的。还杵得那么高傲,真是欠扁啊。

        再说昨儿刚一口唾沫吐地上说非两万两银子不可,旁边看热闹的都帮他记得清清的,在那议论纷纷给他提着醒呢,他好松口让价?

        于是丁二爷自然表示这价格没得谈,您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撵了。

        再一日,就有人出价一万三,说打听了旁边早前转让商铺的,差不多的门面人家才九千两,只是位置比这儿略偏而已,他是比照着价格来的。

        可是那位置真的只是略偏吗?那铺子还隔着两条街呢,扯犊子么不是?

        这么隔了一天,又来一个本地人,说是城外乡下的,想弃农从商,打听一万一能不能行。

        说别人都说这店最多一万两,你看看,他已经比一万两的价格高出足足一千两啊,足足一千两啊!

        所以能行的话先付个定,余款等他老家祖宅卖掉后再给齐银子吧。

        你大爷的,价格这么便宜他还想赊帐呢???滚蛋蛋蛋去!

        再接下来连着几天,没人来问了,于是店门口又冷冷清清的了。

        也不过几天而已,这种事儿本来就不可能是日日有的,但丁二爷十分的耐不住。不为别的,就为那越来越低的报价,让他心里不踏实。

        莫非估值偏差真的太大?丁二爷悄悄嘀咕。

        不是他太不自信,相反是他太自信了,在江宁这地头,敢这般当众把价格还成那样的,跟戏耍他也没有区别了。那些生意人是精明,但他们更惜命吧,这般乱来,欠收拾不成?

        并且若是一个人报价离谱倒也罢了,还一而再,再而三,再三再四大家都这么不着调?

        并且还有一群围观议论的人,他可是着意留意了那些人的言论,大家都说他的价格奇高,其实根本不值那么多银子,肯定是坑人的,等你答应接了,他知道你家有银子,就会强买强卖……大家别上当……

        好想揍人啊!

        不过,大家真的都认为这价格离谱?

        丁二爷决定再找房屋经纪人问问。他之前看中人家店霸下来,就是听了相熟经纪人说起这店,说转手就值大价钱的。

        经纪人专干这行的,本来也挺自信,但丁二爷这边的情况让他也含糊了。为啥,他们是估价啊,并不代表实际就能成交。再者这条街上,近三年来,就只有他这一家店面转手的,人家别家,都生意做得好好的,偶有转手,也是转给熟人近亲什么的,价格上没有可参考性啊。

        并且这临街店面吧,各家店的大小方位都不一样,这方面来说,别人家的价格也不好比照啊。

        反正经纪人这种生物,从来也都是说活话的老手,哪肯给你板上钉钉的实话呀,何况真转了高价,他能从丁二爷手里讨了什么便宜不成?于是这也可能那也可能一通说,结果是丁二爷越发心里没谱头上冒火,把经纪人也踹了两脚。

        然后自己心里,也彻底不淡定了。

        武梁他们关注着姓丁的,当然知道这位见了经纪人的事,明白这丁二爷肯定是彻底动摇了。于是,终于到了申掌柜肯出马的时候了。

        不过申掌柜还是有些疑问,“姑娘怎么就确定这么几轮报价之后,那位丁二爷就会松口?还有,如果我们把价格压得足够低之后,别人趁机接手了又如何?”

        武梁笑笑,“转不转让也就一念之间的事儿,谁就能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总得试试吧。”

        只不过价格越报越低,是种心理战罢了。当事物离自己的预期越来越远,心性不定的人十有□□会开始动摇,开始怀疑自己的正确性,推演别人的合理性,甚至替别人找一些各种各样的理由出来说服自己。

        尤其象丁二爷这种专业耍横的,不信别人敢欺哄他,只好反过去相信人家报价所言非虚了。

        至于价格压低之后被别人截胡,那还真是不容易防。只不过么,既然那店面价格持续走低,一般的人都会想再等等看吧?谁会那么在跌势中乱入?他们只要速战速决也就是了。

        再说了,敢一两万银子来接店的,自然都是大商家,哪个不是心明眼亮的?想占便宜也得想一想,什么人连丁二爷都敢蒙骗算计?惹了这样的人,自己接得了店做得顺生意吗?

        申掌柜出马,跟丁二爷表示价格随行就市,一万两的话随时可以成交,再高,接受不了了。

        他是正经生意人嘛,还价之后当然还要讲事实摆道理,有理有据做促成。

        他说咱们这条街看似人来人往的热闹,但还真不是谁家都赚钱的(丁二爷这家店就是例子嘛),倒只落得个店铺价格虚高是真。有眼光的生意人,宁可往偏处移移,也不愿意多花那么多冤枉钱在这里接店。

        接着给丁二爷算了笔帐,比如卖他这种粗布,一个尺头能赚几个铜钱板板呢?要把两万两店面投资赚回来,得卖多少粗布去,得卖到猴年马月去。

        再说这几年这条街上少有人转让,纵使转手了也多是给自己熟人,价格又不对外公开,谁知道私下价格多少?而前几年,这街上商铺对外转让,可不就是一万两的价格嘛。

        并且你丁二爷眼看着店里货都不上,明显无心做生意嘛,既然这样还不如拿着活钱银子,好过开着店日日白耗费用。再说丁二爷何必在这家店里吊着,哪怕是再盘家店重新再来呢,不是也容易得很。

        最后哭穷,象武梁说的那样,告诉丁二爷这店不是替东家接的,是替一个熟人问的。

        人家外地人,手头也不宽裕,就一万两银子还得与人合伙呢,再多也拿不出来。

        只是人性子爽利,是个行就行不行拉倒的脾气,也就给三天时间考虑,若不成,人就要前往杭州那边另寻商机去了。

        丁二爷最后并没有答应,但也一点没有炸毛。

        好现象。

        然后这丁二爷就着人去找寻之前出价高出一万的几位,找来找去,过路商走人了,本地人回老家了,另外一个也无影踪,硬是一个都找不到。

        而这几天店子这边,又先后有人来看店。

        之前一个挺正经的样子,进内认真看了房子,然后开始挑毛病压价,“这地方两厢开门,做生意只怕不聚财,我看别人说的一万两也不靠谱,八千两的话还可以考虑,唉,还是再看看吧。”

        丁二爷忍着踹人的冲动让他滚蛋了。

        后而一个比之前那个更正经。也进内看了一遍,完了一脸嫌弃,说四五千两就能买好大一座宅子了,而这里,燥燥杂杂实在太吵,他们自住的,伤不起……

        丁二爷终于崩盘了,你妹的他才伤不起好不好?

        然后又一个来看房的,丁二爷看衣裳下菜碟都没让人进门去。

        ——契书终于签定,丁二爷不错,挺爽利,真没拖过三天去。

        丁二爷当然自有想法,这家店当初接下时费了好大的劲儿,如今原价转了,姓丁的老觉得被人占尽了便宜。

        可不转放手里也没用不说,日日开着门都是费用,虽然说他丁二爷不是赔不起那仨核桃俩枣的,但哪怕是一个铜板呢,赔和赚给人的感觉,差别真是天上地下。

        他就是应该快进快出,将这家店早出手早解套,先把银子实在捏到手里,回头亏处找补,再想个辙把这店再弄回来,想必也容易得很。

        陶家虽是皇商,但再大也是商贾,也得本份行事。何况听那申掌柜的意思,接店的既不是本地人,又不是什么大东家,一个掌柜的熟人,又能能耐到哪儿去。

        这可是他的地头,让他吃亏,没那么容易。

        ——只是签字落定后才知道,这位与人合伙的新店主,合伙人竟然是陶家……

        向申掌柜打听,老掌柜语蔫不详讳莫如深的调调。“哎哟,咱们陶家虽然是皇商,把咱家织品送进了皇宫大内去不假,不过咱们东家,还不曾进去那高墙贵地过呢。但这位主子,可是在那高墙里留过宿的人呢……”

        这话武梁让他说的,老掌柜一开始哪里敢啊,专门到自己东家跟前问了,东家仍让他听姜姑娘的,这才照着说了出来。

        他可也真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说得那叫个战战惊惊。

        至于丁二爷听了做何想,武梁就顾不上了。店面搞定后,后面筹备开业各项事宜,她都没功夫参与。她已经再次快马急驰,奔往蜀中。

        所以当陶远逸带着陶三爷来看望武梁时,只见到了丫头芦花。

        陶三爷据说在族里说话很有份量,他此番是代表陶家家长,来表达长辈们对武梁的满意的。

        可是芦花说,我们姑娘旧伤未愈,正好路遇隐居金山的神医,已经一起前往金山治伤去了。神医说姑娘的伤要完全治愈,需要连续药浴月余……

        芦花说,我们姑娘让我留下听陶老板差遣。如果陶家要现在对外宣称已订亲,她会代表姑娘默认。

        陶三爷当时就笑了,多明白的人哪。

        武梁是觉得吧,陶远逸这前期的人情铺垫也够了,如今当然尽量配合人家行事了。

        如果真能因为订亲消息而引得程向腾燥动起来出手阻止,双方谈条件最后让茶引办成了,那她被悔婚的名声损失,陶家赔她几家店应该的。

        如果最后茶引不成,她还银子便是。合伙这几家店帐目都是明明白白的,所以欠债还钱干净利索。这是她比较喜欢的方式,好过欠人人情债,丝丝粘粘纠扯不清。

        陶远逸领着陶三爷出来,陶三爷还在连连点头,无人时对陶远逸点赞。

        “你小子挺有办法的,能让人把贴身丫头都留下配合你。求得茶引,这还只是眼巴前的实惠。再往后看,你们合伙的那些店不但有人撑有钱赚,还可以长久的维系关系,比给那程侯爷邓统领各送十万现银都好使吧。”

        说着有些感慨,“其实你们若真的成亲,也挺好的。”

        陶远逸一愣,“那如何使得?”

        “如何使不得?你还别瞧不上人家。虽说跟过别的男人,但就凭她的能耐手段,又有亲儿留在侯府,出府了也将人笼络得妥当当的,就这几桩,你真娶了人家也不亏。别的不说,将来你的下一辈儿,得高门兄长的照拂只怕少不了的。”

        当然陶家也跟着得些照拂难免的嘛。

        陶远逸没吱声。

        武梁对程向腾的影响力他当然明白。

        离京那天他们原本走得很低调,武梁还特意将红茶绿茶支到城外办事,等自己出了城才与她们汇合,没给她们通风报信儿的机会。

        可第一天他们落脚客栈时,程向腾就骑马追了过来。

        那天夜里武梁已歇息,程侯爷并不让惊动她,只跟陶远逸留下句话,“她心眼儿很大,想把生意做开,我由得她去。但是陶老板,生意上的事儿我不管,但本侯爷心眼儿很小,谁敢碰她一根头发,后果自负!”

        话虽如此,但陶远逸却知道,程侯爷行事还是要看她的心意,希望落得她个心甘情愿。

        否则明明舍不得,当初又如何会放人出府,如今又如何领不回府?

        尤其她又为他受了重伤之后,程侯爷更不好逼迫她勉强她。

        所以只要她愿意,她坚持,侯爷应该不至于硬加阻拦。

        但她愿意吗?

        陶远逸觉得她可能从来都没想过,他们会真的成亲这种事。

        她从来没打听过关于他私人的任何问题,家庭,资财,喜好,她甚至从来没有问过他的年庚。

        他努力了,他把所有能做得出的殷勤小意,都用在她身上了。虽说有过虚情假意时候,但真心真意时候呢?她都一并略过了。

        她从未曾感动过。她从来都当他一直在耍心机。

        她的心思根本不在他身上。

        他有试探着问她,成亲后更愿意掌家理事还是打点生意。她笑着打哈哈,说要好好想想再说。

        她从来就没想过!

        她那么聪明,应该看得明白,如果只是需要在长辈们面前做做样子便罢,他又何必在江宁,在陶家家门近旁,考验她的能力,让她独自表现?

        如今他带着家长来了,而她,人不知所之了。是另有要事,也是刻意避他家人吧?

        所以,如何争?

        陶远逸轻轻叹口气,罢了,就好好作个合伙人吧。无论如何,在生意上,她还是信任他的。

        按照契约,成衣店她占大头,而他不可以参与经营。他明白那种感觉,就是烦别人在自己面前指手划脚指示来去。但这一路上新开的店铺,生意她都交给他全权处理了。

        她把心思更多用在别处。每日都在留意计较车马行程,几时起启,什么时辰到达某处。他甚至看到她的记录,只是某些标注的字符他不懂。

        不但她,随行的那几位车马掌事显然也有的放矢,所到之处都会找同行攀谈等等。

        他想,她大概是要开自己的车马行吧。如今留下丫头却把其他人带走,是去开拓邻近线路了吧?

        陶三爷还在那儿替他分析,说程侯爷虽然权势浩天,但行事端谨,若你们真过了大礼,侯爷也不能强夺民妻。

        又有他府中长子的情面,还有不愿她回侯府的那些人可以利用,并且咱家也不是上面无人,托人圆融着关系……总之侯爷断不至为难她为难咱家……

        他能说这些他都有想过吗?陶远逸打断他,说得义正辞严,“不是我瞧不上人家,只是成亲风险太大,万一开罪了程侯爷和邓统领,咱们陶家承消不起,我身为当家人,不能让陶家冒这样的风险……”

        心里却不愤的想,今年的茶引无论如何是不赶趟了,所以他偏不提,只一味的走要成亲的路子,看她要如何应付,他就要她欠下这人情……

        ···

        武梁还真不是刻意避陶远逸,也没想那么多关于接了家店就会产生的唧唧咕咕。她急急离开,是因为接到了燕南越的信儿。

        燕南越来信上说,朝廷征粮钦差程烈小将军已入蜀,而入蜀后将收粮官价,定得比市价低了足足两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