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47章 .远客

第147章 .远客

        求亲这事儿吧,武梁不吐不咽的没个准话,陶远逸当然是要追问的,但武梁总顾左右而言他,话头儿一转就说起了成衣铺子,“唉,多好的生意呀,偏偏不能开张,真是糟心。”

        大家话题都不在一路上,几次后陶远逸耐不住了,就问武梁,“你一直不肯明确答复我,是在顾忌什么还是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大家商议商议。”

        看看,这是求亲吗,这分明还是生意的路数呀。讲出你的条件来,大家讨价还价呀。

        武梁没确定该就势提点要求还是干脆拒绝求亲,原因和陶远逸一样一样的,她也不知道他这求亲是有什么需求呀。

        只需要她这个人?太唯美了吧。

        但想让她帮手,让她帮到什么程度以何种方式帮呢?知道了这些,才能确定她该得什么好处对吧?

        是的,好处,她就等着看若她答应,能得什么好处。

        真没想着答应了求亲就能嫁了他去。

        武梁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必诚恳,因为他这亲求得本就儿戏嘛。

        ——那天陶远逸来了店里要了包厢请了武梁,武梁从后面过来还未及坐下饮口茶,这位便拈花开口了。噢,那花,据说也是陶家京城别院里自种的呢,难得的是在这冷冬里还能开罢了。

        所以如今这事儿是小范围有人知晓,并且都是他们随身的人。陶远逸那边是他的随从叫陶金的,武梁这边,那天是红茶绿茶跟着,那时她们在包厢门口站岗来着。

        这些人可都不是普通人,那时候武梁可是忍不住笑了场的,却难得这些人都还一本正经绷得挺严肃。那时陶金嚅嚅着嘴想帮腔,最终看看自家公子没说什么。红茶绿茶嚅嚅着嘴想骂人,最终看看武梁也没说什么。

        后来武梁回想这事儿吧,就明白陶远逸这亲求得,无媒无凭,非正式那是自然的,整个看起来就象是一种试运行。

        并且,他大约并不想让这事儿传出什么口风去,因为事后问人,并无人看到陶老板拈花入店,想必当时是揣在怀里的,到了包厢无人时才拿出来。

        啊,同时,他想让该知道的人知道。——武梁一般到酒楼时常是不带俩茶和芦花她们这些姑娘家的,那天是陶金约了她们,说新买了一个什么软鞭,想让识货的俩姑娘给鉴看一下。

        这样的求亲,谁敢有分毫期待?

        再者还有陶远逸求亲这时机也颇耐人寻味。陶远逸在京城已经呆了这许久了,跟武梁的互动也不少了,如果真有心,该表白也该早些啊,偏生磨唧到马上快新年了,这收拾收拾往回赶,很可能也赶不上回家过年了这么个时候。所以带回家见家长什么的,当然就不用提了呀。

        不用见父母高堂之类的,就敢私订终身么?然后呢,洞房?呵呵。

        ——两人间并没个定论,陶远逸少不得还是常跑成兮酒楼。他是来消费的客人嘛,自然上从武梁下到小二,大家也都得对他笑脸相迎,摆出一副见到你真高兴的样子来。

        并且吧,陶远逸有着温文的外表,谦逊客气的态度,自从求过亲之后,对酒楼众人也越发有礼了:今天东大街的西米酿,明天西直街的白玉酥,后天南城门的驴肉烧……大家见到他越发高兴起来了啊。

        当然也有不高兴的,象红茶和绿茶,就没少在没人的时候嘀咕。当然这个没人,不包括武梁。

        比如武梁一个人在屋里,见身旁没别人了,两丫头就那儿一来一去的牢骚。

        “那个陶老板是不是有病啊,竟然勾引咱们姑娘。”

        “是啊,不过一介商贾,也不怕侯爷让他混不下去。”

        “以前看他挺正派,现在越看越猥琐,他若再敢对姑娘无礼,一定给他顿老拳点心尝尝。”

        “还好姑娘对他无心,只不过不想把人得罪狠了而已。姑娘,你对那个猥琐陶无心对吧?”

        ……

        那时候,在酒楼的包厢里,陶远逸带着陶金,也正展开这个话题。

        陶金着急,“怎么办公子,让小二哥去请姜掌柜了,她又推辞不来。”

        陶远逸正打了个喷嚏,然后他摸摸脸,“看来你家公子的魅力不够呀。不过么,也别急,我这喷嚏打得,没准她正在念叨我?”

        陶金埋怨,“少爷还开玩笑呢,这都什么时候了。今年沦落在外回不去过年不说,照这样咱们得捱到什么时候去?再拿不到茶引,明年这春茶,可就耽误了。”

        陶远逸默。是啊,他何尝不知道。只是这姜掌柜很有耐性,那程侯爷也很有耐性,他应该已经得了信儿了,竟然完全不动声色呀。

        陶远逸叹息,真是难啃的骨头呢。

        不过么,她若那么容易拿下,倒也会令人失望呢。她若那么容易拿下,也不会吊着程侯爷这么久放不下吧?

        “公子你说,咱干脆把你求亲这事儿,公之于众怎么样?不行再来次当众的求亲,到时候围观的跟着一起哄,姜掌柜总不好还莫棱两可不表态吧?”

        “不可。”陶远逸道,“咱们不过是想等她承认了陶家少夫人的名份,等程侯爷出面干涉,好卖他个夺□□室得手的大人情罢了。所以求亲这事儿,不需旁人知晓,只程侯爷知道就足够了。这样各方面的名声也都能成全,否则没准就真弄巧成拙,和程侯爷结上怨了。”

        “但姜掌柜她一直没个确信儿啊。公子你说,她是不是不知道咱陶家不知道公子你,到底有多少身家啊。”若真知道了,能耐这么久不动心么?

        身家吗?他其实“无意中”提过的,她感叹了一声“哇”,然后就没了。果然入过侯府的人眼界高啊,主动往上贴这种事儿,多少回包厢独对,她没有表现出过半分。

        陶远逸有点儿明白她,他有多少身家不重要,有多少能变成她的才重要。

        还是得动真格啊。

        “陶金,你再去请一趟,就说合作成衣店的事儿,铺面就用先前我们租下的铺面,成衣咱们千织纺也已经准备好了一批,摆货就可以开业了,请姜掌柜来详谈。”

        ——当然,详谈的结果武梁很满意。她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陶远逸百分之四十九,店面取名武记,由她全权经营。手里没银子?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店面了成衣了配饰了员工了,开业所需全部费用,皆由陶记垫付。比她本来的提案,不知道美好多少倍。

        “这本金嘛,你靠利润慢慢还就是了。”陶远逸道。

        “给未来少夫人送十个八个铺子做彩礼,我们公子完全没问题。所以若姜掌柜考虑好了,肯跟咱们回江南去,那这借条,就只当是废纸了。”陶金补充。

        “回江南?”

        “对呀,如果你答应了求亲,咱们当然得回江南去完婚啊。”陶远逸道。

        “是啊是啊,还可以象姜掌柜希望的那样,一路走一路开店,开它十家八家都无妨。”陶金嚷嚷。

        噢,也就是说,如果最后他那边有问题使他们成不了亲,就可以借口是父母高堂等长辈不同意嘛。而她这边若到最后不愿,就还他铺面银子完事儿啊,什么茶引不茶引的,她可不知道。

        嗯,单说欠债什么的,如今她已经欠下卖了她也还不清的银子了呀。虱子多了不咬啊,好说好说。

        并且陶远逸很够意思,还附送了一笔生意。有富贵人家过新年要给阖府老小制新装,主子的衣裳当然用的他们陶记千织纺的好料子,但仆从下人的衣裳,千织纺却不想拉低档次在自家本店售出,所以陶远逸推荐了武记。

        武梁抓紧年前这最后的时光,投入到武记的运作中。忙是忙的,心里当然越发高兴啊。

        ···

        另两位远客的到来,却是武梁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遥远的西北格坪,住着位牧民汉子叫尼诺。

        当年两次收留她,后来更是信重她支持她,借她马匹,助她充州立攻。

        没有想到,尼诺竟然来京了。

        而让她更更没有想到的,是和尼诺同来的另一位汉子。

        当年,武梁跟着送粮队北上充州,路遇伏兵,山凹里,她放过一个直瞪眼的伤兵。

        就是这位瞪眼兄,竟然跟着尼诺一起出现在了京城,出现在了成兮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