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45章 .送钱

第145章 .送钱

        武梁自然是示弱,“我只是个小女子,唐副统领觉得我能左右侯爷来或不来么?”

        “你能!”唐端谨很肯定地道。男女之事,图的是个趣儿,如果女的实在不愿,没谁愿意用强,侯爷肯来,就是她也配合。

        武梁无语了一下,也干脆道:“那么,唐副统领觉得小女子敢将侯爷得罪透了?”

        这个唐端谨才不管,他微抑着下巴,冷冷道:“那是你的事,你只需知道,若你没有一个满意的答复给我,我敢将你得罪透了!”

        满满的威胁喷薄而出。

        果然禁卫军统领,个顶个的霸道吓人啊。象邓隐宸,惯常对人那是冷厉尽显,让人发寒的。而这位唐大爷,更多的是一派高贵倨傲之气。

        可好歹的,她当初可是连邓统领都抗住了,会那么容易被吓趴下吗。

        武梁心里着实来气,就捡她这个软柿子捏呀,有本事你去打断程侯爷的狗腿让他别来呀。

        “我知道,唐副统领位高权重,收拾我抬抬手的事儿。但是,你为什么没做呢?我想不是因为善良大度讲理这种原因,而是因为唐副统领有顾虑不是吗?”

        “唐副统领顾虑什么?不就是怕若动了我,有男人肯为我出头不与你干休吗?所以你看,我为什么要跟有心维护我的男人保持距离断绝关系?好让你可以无顾虑的下手么?”

        “再说了,唐副统领位家世地位,权势名声,什么都不缺,有数不清的至亲贵友需要维护管顾。而我呢,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你说你敢得罪人,你猜我敢不敢呢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象我这种人,有一个垫背的就死而无憾了,你说我若置于险境,万一拉来垫背的人,是唐副统领在乎的呢?”

        “别问我能不能做到,你们高门贵胄,不懂人间疾苦,不会知道穷苦之人,为了一个馒头就可以头破血流抛洒性命。我离京游走多时,你猜我有没有结交和收买过这样的人?并且,你看看酒楼如今的生意就知道,很不巧,我现在手头也有点儿银子,就算外面好手出价贵些,我也付得起。”

        “所以唐副统领,你觉得今时今日,我会多怕谁么?”

        唐端谨一直面无表情岿然不动下巴仰成四十五度角听她说,此时才冷哼了一声,道:“你果然够大胆,不但不知道惧怕,还胆敢威胁。”

        他是唐家的人,怎么好在妹夫女人的店里找事儿?所以他不会现场发作,面子还是要顾的。

        “威胁唐副统领我是不敢的,也没必要。但自保,我不遗余力没错吧?”

        “你若胆小怕事,吓一吓倒也罢了,偏你自以为是得很,倒让人越发放心不下了。”唐端谨饮了口茶不紧不慢道,“看来你是想试试。”

        “我其实很怕事,尤其不喜欢惹事,试唐副统领的能力,还是不要了。”武梁道,她敢撂狠话也是看人家慢条斯理坐在那儿,掂量着一时半会儿不会被气到暴走,或者当场一巴掌啪死她,才敢那么一喷的,可不想真把人惹恼了。

        “唐副统领既然没有直接让手下千万人中随便谁来灭了我,而是这般友好地坐在这里和我说话,无论如何我是领情的,所以,谢谢唐副统领了。”

        武梁站起来,认认真真的揖了揖。

        “我的意思,逞强斗狠,是你们男人们喜欢的事,我所求者,不过守着片店,挣点小钱,过安生日子罢了。侯爷这边,不管你信不信,我已尽全力想和他摘清关系了。这件事上,唐副统领与其防我,要我一个守不住的承诺,不如帮我,唐副统领觉得如何?”

        “噢?如何帮法?”

        “呃……唐副统领先帮我一件私事如何?”武梁道,“我们姜家,这些年人事凋零,如今只剩唯一一个侄儿和我相依为命。我侄儿他读书用功,明秋想下场一试。只是乡下地方,难得象样的学堂有见识的夫子。如今想找个象样的书院或请个靠谱的夫子跟着读书,不知唐副统领有没有这方面的人脉?”

        唐端谨很意外。

        竟是让他收个学子?

        这个当然可以有。他可以介绍他们唐家这边的有名夫子,他们唐家的私塾,然后那小子,就与他们唐家扯不开关系了。以后教歪了教邪了不用负责,而万一若成了气候,那也还是他们唐家的臂膀。你可以不倚重他,但他若想叛出师门去,犯下欺师大罪,却会从此难以在士子中立足了。

        所以说,这师门岂是随便可以认的?尤其对即将步入考场有心仕途的学子来说,那将来是关系着学士派系和政治立场的,意义重大深远。

        他知道武梁出了侯府后落户姜家,和姜家那孩子有多深的感情就未必,但那是姜家唯一的根苗却是没错的。男嗣对一个家族总是意义重大,决定着一个家族的兴衰未来。她不说掩着遮着继续说自己无牵无挂,还这般交到他手上?他做点手脚给她来个族灭呢?

        唐端谨看着武梁,这个女人,是无知呢,还是无畏呢?他是来找麻烦的不是吗?

        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不过话说回来,关于请夫子入书院这种事儿,唐端谨相信武梁不是没有能力自己安排,她完全可以找别人帮忙嘛,肯帮这点儿小忙的男人还是有的吧?甚至不需要多少交情就可以办到,比如常来她店里的文人学士,她就可以结交一两个帮着引茬一下。

        但她却把人就这样交到他的手上,这种主动交上把柄的诚意,还是满满的。

        甚至过于满了些,一下子倒好像不认真给她办,就辜负了这份信重,平白成了他欠了她的人情似的。

        唐端谨扫了扫武梁脸色,半晌才慢吞吞道:“可以,望山书院,如何?”

        望山书院在城外,离京还有近二十里路程呢。那里学风严谨,各种程度的学子都有,相当有名望,当然,也相当不容易进。但是,这书院自成一派,还真不与他们唐家相干。

        武梁听了就忙又站起来再次揖了揖,“那多谢唐副统领了。”肯介绍这家书院,可见唐端谨也不算太过敷衍,没准人家也得花费些精神呢。

        果然大门大户里出来的,又坐到如今这职位上,表面上的人情世故功夫,都会做得十分到家的。

        唐端谨看她这作派,就知道她肯定也是打听过各家书院的,知道望山书院值得她这么一揖。今儿他若推荐的不适合,大概回头她就能以寻到更合适的书院为由推了去。

        关于这一点,唐端谨还是有些佩服的。

        他的印象里,女人嘛,可以靠着娇靠着媚吸引男人,遇到强硬不吃这套的,无非哭无非求来达到目的,或者有点儿胆气的,还敢使点赖撒点儿泼什么的,反正不管如何,左不过那么些手段。

        但眼前这女人,她是不同的,她不仅仅依靠男人对女人天生的怜惜,她行事是有章法的。

        从一进来,他硬气示弱,发现无用她也强硬地放威胁,然后自己反转和缓,到了现在,两人间早已失去了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了。

        唐端谨口气也跟着就和缓了不少,还不吝赞美了一句,“你这样的女人,也算识趣得很,还有胆有识,能软能硬,倒也不让人厌烦。”

        这算是明确的示好了,显然对后面的谈话很有信心。

        武梁默默想着,能软能硬?能软能硬??咱又不是男人好不好。

        心里的猥琐不影响脸上的表情,她很快绽开个大大的笑脸,“那唐副统领可愿与有胆有识的女子合作一把,入股成兮酒楼?”

        呃??

        唐端谨惊讶于她思维的跳脱,他是来问罪的呀,竟然给他说到合作上去了?

        武梁把合作条件讲了一遍,各种利好讲了一遍,不停地说服人家。

        “你看啊,我现在无处可去,总在酒楼呆着,万一侯爷过来,我十有□□都在。等我有钱了,开了别的店,狡兔三窟嘛,他就算偶尔闲暇过来一趟,也见不着人啊。慢慢就会觉得无趣,也就淡了心思了。是不是?”

        “如果你投资酒楼,就可以派一个机灵忠心的伙计过来酒楼帮手,这样酒楼的一切动静唐副统领不就尽在掌握了吗?虽然必须入暗股,但我们可以悄悄把小伙计是你的人的事儿,透露给侯爷知道啊,侯爷就算有什么想头,他好意思来大舅子的店里在大舅子的眼皮底下乱来吗?”

        “别家若有人拉你入股,一定是看中你手中权势以及唐家的背景,想有个后台依仗。但我这里,还真不那么迫切地需要,所以不会因为生意上的事儿特意麻烦到唐副统领。”她有同类的资源了嘛。

        “反正家里总要投资做生意,何防投资个赚钱的。”

        “合作好过反目,无论如何,传出去总比你这大舅子单纯来我这里找麻烦好看相些吧。”

        ……反正在武梁的描述里,合作真是一举数得,何乐不为啊。

        唐端谨静静听她说,心里明白,今天这场会面,虽然他是忽然光临的,但这女子显然是有准备的。所以他们的整场谈话,都在按着她的思路走呢。

        这样的女子,玉盈怎么可能是对手?当初人家离府,哪里会是败走,更可能是一种避让呢。

        唐端谨不语,半天才嗤笑一声,道:“你酒楼两万两银子接下的没错吧,后期装修高估算你两万,统总四万的投入罢了,如今才开业多久,四成股就敢作价六万?你的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呢。”

        武梁点头道:“对啊,开业这么短时候,已经这么值银子了,很会赚钱吧?所以,唐副统领愿意合作对吧?”

        嗯?他说她生意好是反话听不出来吗?她倒正面应得快。

        唐端谨只好也正面回答,“你知道六万两我自己能开几家酒楼了吗?”这么狮子大开口,当他冤大头?

        男人不好唬弄,不象女人一样,容易看表面,一看成兮酒楼装修得锦绣一片,又人来人往一片热闹景象,就觉得嗯,不错,这酒楼值钱了。

        不过他既然都谈到价钱了,显然是有兴趣了。所以武梁当然不急,慢悠悠跟他讲酒楼的其他附加价值。——总归生意好是硬道理啊,你可以去开十家新店,但你能保证费财费力后能赚钱吗?

        唐端谨道:“你说的其他价值我看不到,我只知道你在唬弄我。说实话这酒楼现在的装修我不喜欢,你两万两接手时,本来人家是有装修的,所以这后期装修是你多余的投资。也就是说,这酒楼还是只值两万两。不过四成股,若是做价七八千两银子的话,倒也合理,我无所谓。”

        武梁轻轻摇头,“七八千两,够做什么使?如果唐副统领不方便,这事儿就当我没说过吧。”

        “竟然看不上?我唐家嫁女,也就不过万两银子,”象小唐氏,手里有个万把两,还是至亲兄弟姐妹们私下添妆凑的,要不然单是家里公帐办嫁妆,包括物件陪嫁在一起,循例也就万两银子的估值,“没想到你这出了府的,如今胃口竟养得大得很哪。”

        想想也是,曾过手的银子以万计,她哪里还那么不开眼。这样也好,往后便只需留心这女人争宠就好,争财么,既然自己能挣,倒不必在这方面过分费心计较了。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既然能在价格上纠结争执,成交的可能性当然就大大提高。

        当然八千两是不用再提了,最后好说歹说,你来我往,武梁最后一次退步,也最后一次强硬:三万两,不然就算了,不管酒楼值多少,有人愿意这个价格入股就是了。

        银子其实不是问题,唐端谨最终同意了。

        谈完大事,少不了闲话几句。唐端谨饮着茶,相当的漫不经心,“侯爷肯赏你几万银两开办酒楼,总好过呆在后宅儿两手空空。要知道我妹妹嫁入侯府这么久,手头也仍不过陪嫁时那么些银子而已。所以说,就算不从唐家人立场,单从你个人来说,你离开侯府,其实也是对的,你觉得呢?”

        武梁心说真会套话呀,不但要确认她离开侯府是否后悔,并且她若认了是侯爷赏的银子,于是这酒楼就是侯府的了,所以小唐氏想来收回就全权收回,是这意思吗?

        她仔细看着唐端谨脸色,男人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却明显在认真等着听她回答。

        这事儿丁点儿都不能认。

        “嗨,当初从侯府里出来,老夫人赏下五十两银子,这事儿满府里谁不知晓。至于侯爷,当时怒不可扼,哪里还会赏银子。”

        “哪你这开店的银子?”

        “这银子么,说来惭愧,当初跟着送粮队去西北,路上遇伏,死伤严重。当时,我被人护着躲了……”她本来是想说后来战事毕,对战的双方或撤或逃后,他们这些躲着的人跑出来打扫了战场……

        可是想想那时候她还是侯府的人,那时候得的财,哪怕是捡的,会不会也算侯府的呀?便拐了个弯,说后来路遇一马队,欲与他们结伴同行。谁知他们听说了山谷战事,便悄悄掩回去打扫了战场……

        再然后她出府,本来揣着五十两银子去买几亩薄田度生的,谁知竟遇到从前那马队首领。那人感念她当初指路有功,所以赏她一匣珠子……

        唐端谨瞧着她,这弯拐得还挺大的,这么拐弯无非是想告诉他,她这发家致富靠珠子,人家出府后的事儿。

        这么说来,她手里的积财,大概就真的是从前在西北时候从死人身上抠下来的。然后她才有了底气,回京后就闹腾出府。

        ——翻过死人堆,跑过大江南北,有些胆识也是应该的。

        定北侯明显对她还是疼爱的,邓统领也真心实意的庇护着,她原也该有些不寻常的手段才能笼住男人。

        但是,对于唐家来说,太有胆识终不是什么好事,有胆又有钱,更不是好事。

        “听说熙哥儿经常过来?说起来,我这作舅舅的,竟是好久没有看到他了。”唐端谨忽然又道。

        这么的客套平和,越发叙起家常来了?

        “可能夫子管得严吧,我也很少见到,只偶尔来过酒楼吃饭。”

        程熙过来酒楼,当然不是为着吃饭的。唐端谨也没在这事儿上较真儿,只顺着话道:“侯爷那般器重他,自然会让夫子好生管教。听说如今小小年纪已经管事随扈各色人等跟着了,莫非以后偌大侯府,侯爷就指着他有大作为了?”

        武梁听得心里咯噔一下的。

        话说小唐氏肚里揣个什么还不知道呢,如今就这般防着了?

        她忙摇了摇头,“唐副统领多虑了,只是侯爷可并不是这么想的。听侯爷感叹过,说他从前征战在外,如今又政务繁忙,家事上倒没精力多用心。象熙哥儿,就长于后宅儿,得他教导不多,侯爷甚为遗憾。如今侯爷的意思,是想趁现在子女少时多多锻炼熙少爷,好让他早些出府自立,他就能腾出手来亲自教导将来的小少爷们。——所以说,侯府的未来,侯爷自然是期待着他亲自教导出来的小少爷们。”

        “侯爷还跟你聊过这个?”唐端谨一副不信的样子。跟人亲生娘说让人儿子早些出府滚蛋?还是个自己那么上心的女人?

        “当然。侯爷如今还肯看顾已出府的我几分,除了是给熙少爷面子外,还有就是,我从来本份做人,不生妄念。这一点儿上,侯爷大约也是放心的。”

        如今都说到“本份”上了,唐端谨就明白他的意思她是全盘悟了。那就行了,他只是小小试探一下提醒一下而已,毕竟现在小唐氏膝下无男嗣,操心这个且还不到时候呢。

        ——总之两人谈妥了后唐端谨就爽利得很,很快的银子和小厮顺子一同到位。

        没想到这边唐端谨才上门没多久,那边其弟唐端慎就麻溜也来了一趟。

        唐端慎才是真的早就想上门来会会武梁了,只是被自家兄长压得紧,概不许他们唐家人到这边酒楼来闹事。可不闹事他来干嘛,难道给她捧场不成?所以唐端慎是一次也没来过成兮酒楼。

        如今好了,听说他哥自己都上门了,于是他也赶紧来了趟。

        他当然是想找找麻烦的,特意不去楼上包间,专往一楼大堂人多地儿凑过去,然后特别直接的暴发:啜口茶,喷吐,然后就摔了茶盏推翻了桌椅。——这么烫的茶竟然敢送上来,烫到爷的舌头了。还有,这茶水里放了什么,味道恶心极了……

        好吧,但凡存心找茬的,不管男人女人,基本都一个套路。

        不过他吧,闹事闹得有些虎头蛇尾。顺子过去招呼他,接着两人私语几句,这货就一脸的将信将疑,然后出门去了。

        当然摔坏的东西都得赔,清单一列让顺子送去唐家府上去。

        然后很快的,唐端慎又上门来了,这次是上赶着送银子来的。说是他哥都参了股了,他也要参,“反正也不赔钱,再者,我就要看看你这女人到底在捣什么鬼。”

        他直接带着两万两银票上的门,倒把武梁给吓住了。

        这股,是万给他入不得的。

        开玩笑,他哥三万两四成股,他这两万两给他算多少?正常算,得有二成七的股份。

        可是哪怕算一成呢,哪怕他愿意呢,武梁也不干。

        这便宜不能沾。

        让他们两兄弟掌握了酒楼半数或半数以上的份额,这里还会有她说话立足的地方么。

        但唐端慎快恼得又要掀桌了,“我哥就能入股,我就不能?你也同外面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一样,瞧着我哥位高权重,瞧不起我这没出息的是吧?”

        连兄弟相争这样的隐秘都自暴了,果然银子送得诚啊。

        但既然银子都掂到面前了,硬要推拒不肯留下什么的,那也不是武梁的习惯。

        于是武梁另有提议:要不这银子就算你借我的好了,利息呢,就按三成股的分红算……

        唐端慎犹豫了一瞬,倒也很多同意了。

        ——唐家这两兄弟五万两银子奉上,但武梁的心里可并不算太踏实。

        这两兄弟,尤其是唐家老大唐端谨的上门,透露给她很多信息——他们对小唐氏是真心护得紧的,他们对她的戒心是依然相当大的,他们对小程熙也一直审视旁观着……以及,他们兄弟,是不是有合伙谋算她酒楼的意思?

        毕竟唐端谨的三万两还算她颇费了功夫争取到的,但唐端慎这两万两,实在有些突兀。兄弟相争什么的,才不是他们这种姿态。

        而常见的招数,比如等她把银子投资出去做了生意,他们就来要求撤资退股。没钱给?酒楼来抵!

        他们未必看中酒楼值多少银子,他们只是介意她有多少银子?因为不管铜臭不臭,银子多了,总归是能多办许多事儿的。

        他们想压制她,大约有程向腾的表态,有程熙的存在,有邓隐宸的明确交待,让他们也真的有顾忌。并且阴谋什么的,如今大约在程向腾邓隐宸这样的人面前也不够看相了,所以干脆来阳谋?顺水推舟用给银子的方式,来算计她的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