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42章 .吃醋

第142章 .吃醋

        ——事情进行到此时此刻,再徒劳挣扎什么的,那就不是矫情而是装x了。反正这种事儿吧,开了弓进了洞那还有什么回头箭啊,就算即时能停了,那也叫草草了事不叫未遂……已然如此了,索性放开好了……话说,做为一个熟女,某女也是有需要的。

        所以舒不舒服么,这问题让人怎么说呢?总之是怎么能让她舒服极了还让他极不舒服,那就最舒服了。

        武梁腰下使力,想要翻转过来。男人当然感觉到了,那拧身的动作和推拒完全不一样嘛。“你想出力?”说着便干脆搂紧人腰下一拧,将人翻到上头,

        “既然硬要送上门来,你强我不如我强你……”某女恨恨的。

        男人闷笑,“嗯,给你强,不收费,不抵抗……”

        武梁不理他,只管不遗余力的各种折腾,下口下手,撕咬揪扯,用一副切牙切齿的发狠劲头,一点儿都不带客气的。除了不敢在头脸儿上给他留下明显痕迹,身上,那真是百无禁忌。

        可惜这劲头用在这种事儿上,看起来那就是激情澎湃,那就是饥渴难耐。何况女人家那些力道,远不能挑战男人的承受能力,程向腾没觉得女人那些发狠让他有多难受,相反,他享受得很。

        看看,说她想吧,不知道竟想成这样了。就这样还非想将他拒之门外呢,小女人!

        他挺腰配合着,也是心神荡漾得很。

        男人经历的女人多,知道床上这种事儿吧,只要凑成对儿都可以干,但却不是任谁都能引燃起热情来的。有的人,一贴近就能让人发热起燥,有的人,脱光了也让人不想多看。

        激动?府里的女人们,怎么不曾让他激动?他知道自己迷恋她这一款,他很早就确认了这件事儿。只是,她也因他而激情四射如狼似虎呢,那般情动,否认不了。他的妩儿可绝不是随便一个什么男人都能入眼的人呢。

        情绪带动着身体的反应,然后,很快的,当被女人一口咬在某点上时,他忽然忍不住嗯哼了几声,竟然就这样交枪了……

        武梁也是凭着一股劲儿折腾,也早快累坏了,此时身体也是随即一阵的抽抽,然后就软啪啪趴着不动了。

        微微喘息后,很快男人身体的某部分再次复苏。刚才第一回合吧,因为空床期太久,因为太过激动,所以大家都比较容易被引燃。但就体力上来说,男人那还精力旺盛着呢,如今见女人软成泥了,低笑一声道:“现在是不是该我上了?”

        说着翻身上去,这拿回了主动权,折腾起来也是各种卖力。

        ……总之后续很激烈,男人肯出力,女人肯配合,然后某女疲累之极睡过去了。再醒来时一睁眼,便见男人单臂支着身子,正目不专睛瞧着她。

        ——迷蒙过后,清明回归,办事儿的时候她都没害骚,如今事毕后安静的四目相对,武梁却深觉难为情起来,不自在的把脸往枕头里埋。

        他们这算啥呀,妻非妻,妾不妾,根本就是偷。

        程向腾看着她的动作,自己也把脸埋她颈间吃吃地笑起来。

        显然,这货满足归满足,也是有些羞射的。

        武梁全身还酸软无力着,一动都不想动,但心里却明白该起身了。这白天光日的,他们两个人再怎么说,也不好单独在一起呆太久了,遮人耳目总还是要的。也许睡梦中她都在绷着神,所以才会这么快醒来吧。

        ——所以说,一直不愿意做龌龊事,就是不想做人失了坦然自在,连睡觉都不能踏实。

        可是现在他们这样了,以后要怎么坦然呀?

        象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男人很主动给了答案,简单直接。

        “妩儿,你收拾收拾东西回府去住吧。我马上安排,媒人花轿,聘礼酒席,该有的都有,咱大大方方热热闹闹的回府去。”男人在耳边道。

        武梁:……

        回府?回你娘个腿儿哟。武梁简直是有些鄙视地瞟了男人一眼,然后一骨碌便从床上翻了起来,落地时脚一软差点儿跌倒,幸亏程向腾扶了一把。

        她一边捡衣裳往身上套,一边催促男人,“回屁的府,快起身,快走人,以后再也不许来了!”

        程向腾:……

        什么女人呀,裤子都没提上就翻脸不认人了。

        饱食过,男人显然心情很好,没太把武梁的话当回事儿。他慢吞吞地坐起身,用着算得上散漫的腔调,甚无威力的开始声讨起她的胡作非为来,“不许我来?那让我去哪里?妩儿你知道么,张展仪那个女人,光天华日之下就敢当着男人的面脱光,这样的女人你还敢把我往她面前推!”

        武梁正扣着盘扣的手闻言就是一僵,喘息声都屏住了似的,声音冷飕飕的,“当着你的面?”

        程向腾正仔细瞧着她的神色呢,见这反应,心说分明就是很在意的嘛,后悔没有?他慢吞吞道:“你说呢?”

        “那么,睡了吗?”武梁轻飘飘地问,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激烈的情绪。偏程向腾就是知道,她这般比和风细雨还飘乎些的腔调,常常后面跟着的就是狂风骤雨。

        程向腾就等着看哪,看她到底会怎么样。话说当初把他气成那样,他不找补回来怎么成。所以他偏不告诉她,坏家伙不是你撺掇的好事儿吗,看你还敢不敢?

        程向腾顿了顿,摆出一副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然后还是那句反问:“你说呢?”

        说你娘希屁!武梁只觉一阵恶,睡睡这个,睡睡那个……好吧做为被睡的那一个,她什么都不想说了,提脚就朝床沿踹去,“快给我滚!”

        男人此时正垂腿坐在床边,他留心着她的反应呢,当然不会真给她踹着,一抬手就捉住了她的脚。

        武梁此时上身罩了长褂子,遮住臀部是没问题,但裤子还没穿呢,被男人这么捉住脚,那实在不好看相。偏男人又故意作势往高处抬去,一脸的暧昧坏笑。

        武梁拼力抽脚,此时脸上可没有半分羞臊什么的多余表情,只神色冷凝得相当难看。

        程向腾看她真的着恼,也收了嘻笑,心里却仍是乐呵得很:吃醋吃成这样还干那样的事?就是自讨醋吃嘛。

        心里松快,解释得也很麻溜,“我没碰她,真的,我连看都没看她。我见旁边服侍的人互相递着眼色都退了,就觉不对。后来见她伸手扯腰带,我一下就掀翻了桌子。”

        这种戏码早年府里丫头们演得多了,什么床畔室内洗漱间,总有人不怕死的前仆后继来那么一回。还有外间那些风月场所,人家女人们演得才更专业。

        就张展仪那点儿手段,就会脱光了往那儿一杵,好像谁没见过女人,见了她就得恶狼扑食似的,十分的没见识又自不量力,谁要理她呀。

        “那桌子很长,一下就挡住她了。不过我才不管挡没挡到她,反正我没看她,站起身就走了。”

        说说俯身亲了亲捉住的小腿,然后放开她抬起头,“怎么样,我好不好?”一副求表扬求糖吃的得意嘴脸。

        武梁走开几步没说话,赶忙的去提裤子。尼妹,裤子可真冷啊。

        ——说起来还是矫情,人家睡没睡关她啥事儿,男人没睡这个还能没别的女人睡不成?府里的女人们多了,还能少得了他那一口?一个张展仪,何须她介怀,也不归她介怀。

        莫非是心里也明白对人家份内的也没资格说什么,只好对这同是编制外的卯劲儿?

        武梁反应过来心里也是一愣,想着自己是怎么了,当初忽悠张展仪的时候,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等着听人家八卦看人家作为,刚才那般心塞反胃是为什么?莫名其妙得很。

        她深深吸着气,悄悄告诉自己要淡定,淡定,这事儿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如何,都是男人的常态,并且这也不关她的事儿……

        男人也起身开始穿衣服,看她脸色松动了,于是不停的继续哄劝着她,“府里吃穿住用,什么都方便现成,不比你一个人冷清清住在这里好?熙哥儿想你,我也想你,你回来也可以陪陪我们,好不好?咱现在两下够不着,你不难受?”

        武梁翻他一眼没有说话,只管麻溜地上上下下整理着自己。

        关于回府什么的,这种话说得真是多得都不想再提了。

        但程向腾尽力的想说服她,给她细述回府后的种种。

        说现在小唐氏有孕,老夫人管家。武梁有掌家经验,又无小儿女拖累,回去后会安排她协助老夫人掌家,一如从前。

        而小唐氏,她现在大着肚子已然行动不便,以后还要坐月子养孩子,至少三五年内,他都不会让她掌家,最多,把府里事务分三两项交她手里,全她主母面子。等她把孩子养到三五岁上,熙哥儿已然成人了……

        并且,程向腾说,从前小唐氏在府里种种举动失妥,他很有一些刻意遮掩没有发落。远的不说,就不久前,她诬陷姨娘红杏出墙事件就相当恶劣,他已经查得清清楚楚的。还有其他不入流的伎俩,他也细细地讲给武梁知道。

        他说,这样的主母,已然不配主持后宅,挟管子女姨娘。但凡她再敢有一点儿嚣张举动,他就会跟她摊明讲清楚……

        他说妩儿,以后纵使我不在府里不在你身边,府里我也会预留人手;还有熙哥儿那里,人手我也已安排妥当;还有你自己,以后要持家理事,也会给你配备相应的人手使唤。这些人,到了急难时候,都能护你周全……

        他还讲了很多,说小唐氏的种种,姨娘们的种种。如今西南筹粮越发不易,燕姨娘父亲再立大功,她人又扛着肚子,真是风头无两。只是如今人也跟着骄娇起来,不服气小唐氏不说,顶嘴都成了习惯,跟大小姐程嫣也几番互不相让……

        程向腾提起来一副厌烦模样,他都知道,但懒得理会的样子。

        这些糟心事儿都不是主要的,他主要是反复告诉武梁,让她回府后再不必小心翼翼过日子,纵使有个行差踏错也无妨,纵使偶尔张扬放纵也无妨……总之,一切有他。

        ——听起来,很美好,似乎这位侯爷已经做好了放弃正派的卫道士,当个偏袒的糊涂官的准备。只是,“回府去”这样的打算,她半分都没有。而“放心,一切有我”这样的话,也不是第一次听到。

        但武梁还是有些些的感动,因为她太知道,这位侯爷大人骨子里,是多么苛守礼法因循守旧的一个人。如果她没有理解错误,他是在明白告诉她:他会压制小唐氏,他会递小唐氏把柄给她,他会提携她与小唐氏分庭抗礼……

        矫情的人恒矫情,关于程向腾,当武梁自己被他的规矩所累的时候,自然是气恨。但任何冷静下来的旁观的角度看他,她都挺佩服他的坚持的。

        如今这样一个人,愿意为了她往非主流里歪去……武梁心里其实有点儿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儿,反正,有点儿酸酸的。

        只是这不合时宜的突然涌出来的情绪,让反应过来的武梁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现在这是什么情形?这男人强势入侵,她再唧唧歪歪软叭叭的,那不跟默许了他此情此景似的么??

        那不可以!

        ——然后,程向腾就发现,脱了衣服的女人有多激动尽兴,如今穿上衣服的女人就有多固执绝对,他半分也说服不了她。

        他再劝她回府去吧。她就说她姓姜,燕家村人,回什么府。

        他说给她名份,让她名正言顺。她说我有名有姓,比你那名份更能抬头做人,为何要自甘下贱。

        他说会护着她,不让人欺负她半分。她说算了吧,你府里种种,明明和从前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这种饼你就别给我画了。她说女人们的纷争,她已不愿意再参战。

        ——总之她绝不回府去,一个劲的轰他快走走走。

        他知道她好不容易出来,不可能一下子就让她改变心意回府去,所以也没有特别失望。慢慢来,也不须急在一时,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这么亲密,好过象从前那样难得见着,见了面也只能客套着淡然相对不是么。

        所以他退一步,“好好好,都听你的,你不想回府就先不回府,你喜欢住在外面就住在外面好了,我有空就会过来……”

        她恼了,“说了请你不要再过来不要再过来,非装听不懂是不是?我和你什么关系?呵,床上发生过对吧,可是你现在不是下床了么?下了地那关系也就过去了!”

        还是不承认和他有关系呢,真是犟得让人头疼啊。

        可他们的关系能过去?除了床上地下的问题,还有熙哥儿在那儿呢,那可是永远的明证啊。

        她哼笑:“你还知道熙哥儿啊,所以你总过来,让人都知道他有个什么样不堪的生母,你准备让他怎么做人?”

        他辩解:“你放心,我也注意着呢。上次邓家那些娘们儿来闹,我在附近拦了人,然后不是没往成兮这儿跑嘛?还不就是怕有人联想前后说出什么来。你看今天也是,我都没晚上来,我白天来。白天进出酒楼一趟,谁能说出什么去?你放心,以后我也不在晚上留宿,不会让人传出什么不堪的话来的……”

        说着放低了声音,平添几分调笑暧昧,“再说咱们这样,你不是也很喜欢?”

        然后又有几分委屈,“妩儿,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看这么久我都没碰过别人,因为她们不是妩儿,让人觉得特别没意思。并且我知道你肯定会不喜。可是你看你又说不许我来,想憋死你男人啊。”

        没碰别人?那两个大肚子,难道是别人搞大的?武梁撇嘴,心说这是份内的女人不算数是吧?

        至于想不想的,她说谢谢,你心里想的人太多,太挤了……

        然后还是一径地轰他走,让他以后再不要来了……

        真是怎么都说不通啊,程向腾急火了,沉着脸冷声喝,“妩儿!非得好说不听,要我每次都象今天这样才行?”

        可人家如今衣帽整齐了,整个人比他还彪,“我以后还要找自己的男人生自己的娃呢,如今这人老色衰的行情本来就差,你再时不时过来,还说着什么你男人你男人的,算怎么回事儿?成心害我不是?至于今天这事儿么,刚才说过了,下了地就过去了,所以我就不说了。但是现在我正式警告你,再敢来老娘跟你拼了!”

        “妩儿!”程向腾皱着眉,拼不拼的他才不怕,“什么找自己的男人生自己的娃?你知道我心里有你,你就总说这些无情的话给我听?再说,你若心里没我,你会跟我这样?”

        说着忽然够过来,伸手就握抓在她胸上……刚刚才亲密无间过,难道还要他再证明一番不成?

        武梁挣着身子往后撤,然后立住脚叉了腰,“我跟你这样怎么了?你硬要来我无力抗拒那是没有办法,我是心甘情愿的我是主动找上你的吗?无耻也是你更甚,难道我就得被你近身直接去死才算是真心要和你划清界限?再说了反正我如今是单身期,做就做了,也不算对不起谁,能跟你睡我也能跟别人睡……”

        “妩儿!!”程向腾冷了脸沉了声,咬牙切齿,“真是什么都敢说!”

        “我为什么要不敢说?我还敢做呢,就象你也没少做的那样。你知道,我可不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哪怕浸猪笼沉水塘呢,反正不过一死。若你非得把我败坏得遭人唾弃活不下去,我就拼着一身剐,闹得鱼死网破大家干净。”

        说着来扯他衣袖,“来来来,要不要现在宣之与众说我刚跟你滚过床单?那走吧,咱们去酒楼里人多的地方宣布去。然后我正好可以众人面前征个婚,看看被大侯爷玩弄过的残花败柳愿赔上酒楼做嫁妆,有没有人肯屈尊收留……走啊,现在就去,到人前说去,好过这种晦暗憋屈的处境让人心烦!”

        她那么大声,一点儿都不介意被人听到的泼辣样子,程向腾是觉得这女人是真的说得出做得到,她真敢来真的。

        他当然不会真任她扯着走,两人僵持着斗鸡眼互瞪n秒,最后程向腾发着狠妥协,“……你狠!好好好爷不来了,以后都不来了!你可别太想爷!至于你想嫁人么,也得能找到再说!”

        “我若找到了,可求侯爷千万不要使阴耍诈陷害人家。”

        “放心,绝对不!”看哪个胆儿肥的敢凑上来吧。

        ——程向腾本来不是这么肆意的人,别看他在武梁面前也会嘻皮笑脸打诨使赖,但礼仪廉耻那些东西,绝对比武梁这号的储备量丰富得多。

        今儿这事儿吧,他也是一口气憋得很了,也算借题发挥胡行这么一回,私心里自是想和武梁玩一出儿既成事实,希望借此让这小女人服服妥妥的,能因此跟他回府去,那当然就最好了。

        即使不能,女人嘛,遇到这种事儿少不得要委屈伤心要男人给说法负责任什么的,只要她提要求,怎么安置她都行。

        结果事情似乎越来越回去了,这女人不想让他负责,只想跟他了断,对他的态度更越发不如从前了。

        问题就是,如果她真的对他完全无情无心,那又另说。但她明明又不是,他又不是傻的,会感受不到她的心意,会被她张牙舞爪的表象蒙蔽,那背上下意识的轻抚,让他想起来还有些微痒的感觉呢,还有那绯红的肌肤酥软的身子,以及他给她讲回府后安排时的隐忍复杂神色……

        甚至后来她霸王似的言语无忌的张狂样子,他也喜欢。话说如今侯爷大人位高权重积威日深,还有几人敢在他面前放肆啊。唉,人生真是越来越寂寞如雪呀。

        ——总之关于这天的事儿,事后程侯爷是思前想后感慨良多。叹息的是她说的对,如今他们之间的情形,府里的情形,都和从前一样。她若回府里,他会护她,可总会有万一。并且最主要是,府里无论如何没有外面自由,所以她不愿回来原是意料中事。想到这里程向腾也是小有幽怨的,就算为了他,为了他们的情份,也是一点儿委屈都不肯受的吗?

        但欣慰的是他们也都没有变,还你有情我有意,和从前的情形也是一样。

        当然至于说“再也不来了,找人去嫁了”之类的话,程向腾才没有当真,他相信武梁也肯定没有当真。

        然后他就事论事细思当天的情形,仍然是觉得,之前一直好好的啊,后来他提了姓张那女人,然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后来言词就越来越激烈,半步不让了。

        程向腾想,她就是吃醋了,只怕这醋吃得还相当严重呢……

        ···

        而那时,还有一个小插曲。

        两人的结束语本就不算愉快,程向腾被武梁一个劲儿的往外撵,于是各自撂了几句狠话,程向腾气冲冲地往外走。

        忽然的,一只不知从哪儿溜进来的大黑狗,从挨墙的草丛里露头出来,冲着程向腾就一阵的吠。程向腾皱眉,这连野狗都跑进来一只,这院里什么治安啊。

        武梁和程向腾一前一后隔着数步的距离,那狗如果猛扑过来的话,反倒离武梁更近些。于是程向腾迅速回身,护在武梁身边。结果却发现那狗根本就目标明确直冲着他来的。之前他在前的时候,这狗是往前试探着靠近,如今他退后了,那狗又朝后追过来。一直也是盯着他在吠叫,看样子是认真观察着他找寻着冲过来咬他两口的机会。

        至于他身旁的武梁,倒是瞧都没瞧一眼。

        “呵,你又没养狗,这狗倒跟你一气儿的样子。”都是冲他恶声恶气的。

        武梁也觉得这狗来得实在蹊跷,忽然的,就想起前不久红茶嘀咕的那句:这小秀才跟狗似的,吃了肉还囤着骨头。

        燕南越?

        程向腾见这黑狗对武梁无威胁,于是便自顾又往前走,见黑狗果然又追着他去了,于是干脆迎上去,胳膊一硬竖掌为刀,就想冲过去劈了它去。

        武梁忙叫住他,“侯爷饶了它吧。”若传出去程侯爷在她院里被狗追咬英勇斩狗的故事去,那可不会是什么佳话。

        一边叫一边拿了旁边靠着的扫帚去撵狗。

        狗这种生物,大概比人敏锐得多,对方好不好欺负,几乎瞬间解读清楚。程向腾这边对它的吠叫和扑跃做出的强势反应,立时就让它退缩了。自己默默退远点儿又虚张声势吠了几声,便夹着尾巴钻进靠墙的草丛,从那处的狗洞里钻了出去,跑了。

        后来武梁就发现,那处本来有个小过水道没错的,只是似乎被谁新近又扒开了一些,如今竟能容下这么只大狗钻进来了。

        事后问燕南越,秀才先生很痛快地认了。“是我把洞扒大的……”

        “你养狗了?”没听说呀。

        “不是,是隔壁的那个刘寡妇养的。”燕南越道,他住右院最近面靠里的一间屋子,之前说是那里清静,方便他读书用功。结果燕南越住了一段时间却发现,清静倒是清静,只是隔墙人家家里似乎养着不只一条狗,都不大老实,时不时的汪汪起来,实在吵人。

        于是这位某日就和店里几个伙计找了个借口过去那边探了探门儿,准备想法收拾那狗来着。结果发现隔壁住着的是个寡妇,孤儿寡母的,没个壮力男人,靠那几条狗看护门户呢。

        这当然就不好下手了,后来燕南越用骨头勾引,倒一来二去的和其中这只大黑狗混的溜熟,看见他跟看见亲爹似的。

        这显然,还听他使唤了呢。

        燕南越挺得意他的杰作的,他留下了程向腾来酒楼饮茶用过的杯子,训练了那黑狗好长时间呢。看看,把那讨厌侯爷都给吓走了吧。他脸上挂着笑,“我喂它好长时间了,我喜欢那只大黑狗。”

        武梁听得嘴角直想抽抽,用狗对付程向腾,亏他想得出这么质朴环保的法子。

        不过么,武梁当时一听刘寡妇,心里却是瞬间想得有点儿多。

        大龄青年vs隔墙寡妇什么的,好有暴点噢。她一时笑得很有几份猥琐,脑袋凑近一些,压着嗓子问道:“这么长时间,你只喜欢那只大黑狗?”

        她脑袋忽然凑得有些近,燕南越那麦色的脸色一下子红得发黑,人都结巴起来,“我,我也喜欢,喜欢……”

        喜欢什么他最终没说出口,不过耳朵脖子都憋红了,闪一眼武梁就迅速低头,最终只憋出一句不喜欢来,“我就是不喜欢程侯爷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