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34章 .私聊2

第134章 .私聊2

        酒楼的生意,武梁是想交给金掌柜打理的,但程向腾这般要求着,却让她觉得不快。

        外面抛头露面在大街上行走来去的女子有多少?咱又不是什么主贵的人物,还学人家深宅藏着不成?

        她自己鼓捣的酒楼,你来露个脸儿,就得听你的了不成?

        不过她一向不跟男人们硬杠,人家口气强硬,她便不做辩驳,她只是未置可否。

        可是程向腾又不是不了解她,看她神色也知道她在不爽,也知道她嘴上不说心里抗拒,便道:“妩娘,你得顾惜点儿自己的名声。不只为你我,咱们还有程熙。将来别人提起来,说他的生母长袖善舞,在酒楼迎来送往笑脸示人,很好听么?”

        就知道会拿程熙说事儿,可他摊上个出身低的生母,有什么办法?武梁依然没吱声,眼睛瞧着远处大呼小叫蹦得欢的程熙。

        “听说《寻妻》这出戏,是你写的?”

        武梁“嗯”了一声。

        “互赠唱词话本这种事,向来是才子佳人间的行为,并且多在花街柳巷间盛行……你说你写戏这事,可妥当?”

        “还有姓邓的,他从前讨过你你知道的,所以不是应该避嫌,应该客气疏远不让人误会才对吗?可是你对他,是不是太过随意了些?”

        程向腾本来语气还算温和,可是提起给人吃“剩菜”那事儿来,程向腾越发生了气恼,“我知道他后来也护过你,有几分情谊原也无可厚非,但他心思昭然,你和他还交往过密合适吗?那是什么人物,惹得不耐了,你女人家凭点儿小聪明能摆得平么?非得吃了大亏才后悔?”

        武梁无言以对。

        权贵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她已经领教了。那一个是,这一个也是。

        程向腾沉着脸很严肃地交待,“柳水云和你的过往,我不问也不咎,但你们到此为止。以后你不要再跟他碰面了,更不要再有互赠什么的事儿发生。还有姓邓的,你离他远些。什么话不能当众说,要走去无人地方?你是不敢拒绝还是不想拒绝?”

        大概越说越火大,他最后道:“女人家,自己要检点些。”

        他本来也不想这样跟她讲话的,只是那两个男人实在膈应到他了,开个酒楼这才第一天而已,就这么招蜂引蝶的,那以后酒楼常开,男人常来,个个交好来者不拒,还成什么话?

        武梁拧着眉头绷着脸,瞟了程向腾一眼。

        老娘不检点?老娘不检点早滚了多少回被窝了。

        你个忙着播种的货,有什么资格嫌弃人家不检点?

        心里虽然乱叫嚣,但她最后也只是深吸一口气,轻轻地吐出几个字:“我,很检点。”

        她说得很认真,没半分心虚,程向腾听得挺满意的。

        他也不全是指责她,他其实更多的是提醒。他一直都知道,她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邓隐宸白殷勤一番,但她毅然离京而去了,后来和柳水云日日相对,但到底也没有洞房了去。

        那时候她离他远走都没有怎样,如今她回京来了,显然更不会怎样。

        武梁其实不怎么生气,但她很烦。

        酒楼开业第一天,这一天才过去一半儿呢,银钱没得赚有得贴不说,人费心劳力累得半死没午觉睡不说,这男人,也让她十分的糟心。

        还能不能愉快地做生意了?

        武梁很想静一静。

        她耷拉了脑袋,一肘支在石桌上托着脑袋,无甚精神的看着那只扑腾得无比厉害的红尾巴公鸡。

        程熙已经抓了两只鸡了,都给放了,然后去抓这只红尾巴公鸡。不知道那只红尾巴鸡怎么惹着他了,没一会儿他就把那只鸡放了,然后又去抓,然后又放又抓,又抓又放。把红尾巴吓得没命地逃。

        程熙于是颠颠的跟在后面四处扑。

        武梁觉得自己某些方面很像那只红尾巴,拼命逃蹿,好像就要逃出生天,却不料人家或抓或放,都是在逗你玩。人家要怎么待你完全看心情,可以拔毛,可以宰杀,可以绳绑笼关,可以让你,去趴窝下蛋。

        真是只是想不到,没有不敢想啊。

        武梁悻悻地想,她是该庆幸,人家还肯逗你玩么?

        程向腾说了重话,本来以为武梁又会跟他得吧得吧急劲半天的呢,没想到她却软啪啪的。

        以前她什么都敢讲毫不忌讳,嘴巴子利害歪理又多,有时嘻皮笑脸有时赤眉红脸,有理跟你讲理无理跟你狡辩……不管哪样,都那么鲜活。

        可是现在,她这么蔫蔫的,沮丧又疲累的样子,让程向腾也不由心里发软。

        酒楼不是那么好开的吧,外面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吧,女人家偏要倔性,有没有后悔呢……

        两个人默然坐着,看着程熙在那儿欢实。那红尾巴被撵得慌不择路的,就冲着他们这边扑腾过来了。

        程向腾道:“看看你教出来的孩儿,专在那儿淘气,竟跟一只鸡较上劲了。”

        嘴里这般说着,心里却相当骄傲。

        程熙修习了内家功夫,若提气纵跃,那只鸡肯定更倒霉。但是他没有,他一直脚踩实地的跑来跑去。因为他交待过他,内家功夫要悄悄修习,不到关键时刻,不要在外人面前使出来,他都记得。

        外家功夫是硬身功夫,使起来有招有式,也会把人练得皮糙肉厚。行家看一看你手上老茧身上肌肉就大略知道你惯用什么兵器,功夫到何种程度。但修习内家功夫,不随意施展,别人便看不出深浅来。

        越接近权贵机要,越会遭遇更多魑魅魍魉,有时候隐藏实力,关键时刻就能保命。

        并且他就那么奔来跑去的,速度也挺快,看得出脚下功夫扎实。

        武梁没理他,她站起身来示意程熙过来,然后掏帕子给他抹了两把汗,温声细气道:“别追了,为只鸡把自己累坏了,可得不偿失,快先歇会儿。”说着把程熙拉到了石桌旁。

        程熙也渴了,饮了几口茶,便跟武梁唧唧喁喁地说起小话儿来。

        “姨娘你不知道,这只红尾巴,刚才还硬着脖子跟我叫劲呢,还抖着毛想往我身上蹿呢……”程熙数落着红尾巴公鸡的不是,所以他不拔它的毛,他就要捉弄它,吓破它的胆儿。

        武梁歪着头整理他的衣襟,微笑道:“不能只吓它,也得安抚它,就跟人一样,得恩威并重。你已经追了这好一会儿了,吓坏了也累坏它了,估记它也得了教训不敢再跟你叫板了。

        可是也不能逼狠了,万一逼得它没活路跟你鱼死网破地拼呢?你也可以试试撒把谷子喂它,没准一会儿就跟你熟了,气平了毛顺了,还会绕着你脚咕咕呢。”

        “真的?”程熙问他爹,“爹爹你喂过鸡吗?”

        “没有。”程向腾道。

        程熙坐不住,急着要去试试,一边叫人拿谷子来,一边风风火火撒腿又跑了。

        程向腾看着武梁嘲笑道:“一只鸡都能说到恩威并重了?等下喂了却养不熟,看你又有什么话说。”

        武梁不以为然,“不成也没关系,总得多试试才知道。”

        程向腾看着武梁没说话。

        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若是小唐氏,高兴了就叫上一群丫头婆子小厮去帮忙逮,不高兴了就喝止不准这样那样胡来不象样了,什么时候这么教过孩子呀。不但程熙,程嫣她也不会这么教。

        “妩娘,”程向腾忽然开口叫她,声音温柔面上含笑,“你们奶奶有身子了……高兴吗?”

        武梁:……啊??

        丫丫的谁们奶奶?丫丫的难道指望谁恭喜你吗?

        “妩娘,你且忍耐一下。唐氏若生的是儿子,三两年内熙哥儿就可以自己立府了。我把洛音苑和曼影苑都重修了一番,很宽敞也很漂亮,还有荷花池,落叶林,趣园,闲韵苑那边,都归并一处,重建一个新的很大的院子,让熙哥儿住那里。

        那院子有门和府里相连,互相照应方便,外间另开独立的门面,又是一个独立府第了。如今一应的人手都给他安排齐备了,让熙哥儿先适应着。不过他到底年纪小,到时候你帮他掌家理事……”

        过程虽然曲折,还好一切都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在发展。

        未来真美好……

        武梁忽然就爆了,她腾起站了起来,胳膊在空中有力一划,砍人划脖子似的,“停!”

        谁要回去住,谁要帮他掌家?男人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自说自话自以为是。

        “奇了个怪的,你老婆怀孕了,我为什么要高兴?我希望她永远生不出来好不好?

        还有,谁要回去了,谁想回去了?我还等着你的女人生儿子,生完儿子再养个三两岁长得正常又健康了,可以把我程熙扔过墙了,然后巴巴地听你安排回去窝着?

        “我回去跟着程熙过日子?你直接说跟着你好了。我在外面好好的,为什么要去过挨骂受罚的日子?程侯爷,是我有病没治啊啊,还是你吃错了药?你说这些话可不可笑?”

        “妩娘!”程向腾也站了起来,恼怒地瞪着她。“等熙哥儿成了亲,就给他分家置产,关了后门,那边府里你尽可以当家作主了,我们……”

        武梁撇过眼不跟他对视,吸气又吸气,尽量让自己用平静的诚恳的语气跟他说话。

        “侯爷你别说了真的,我不是呕气,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相信你也不是不明白,不过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总之你说的店面日常交给金掌柜打理,我同意,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忙过开业这几天,以后店面里,我就少露面了。”

        “你说的和柳水云不来往,我同意。我们本来就说好,今天他替酒楼唱完这出戏,以后就前情往事不提,后会无期的。”

        “你说和邓统领别有过多交集,我同意。我会给他说清楚,就象今天得跟侯爷你说清楚一样。”

        “程侯爷,今天谢谢你捧场了,真的。但象你说的,到此为止吧。侯爷以后来这里消费消遣都欢迎,但我们没必要再碰面了。”

        “这是为你着想。你这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大肚子生孩子呢,你守着她们搂着她们过日子就好了。我是外人,跟你不相干,不用你安排我的未来。你这般一边让女人们怀着娃,一边乱操心其他的女人的行为,实在招人恨。小心把你家娃给气得早早蹦出来。”

        “再者,象你说的,这也是为程熙着想。旁人知道他生母明明都出府了,却仍然和你纠缠不清,会怎么说他呢?做为一个出身不好的庶子,他甚至还分不清和你亲亲嫡子的区别,将来的心理落差肯定也难免,你体恤体恤他。”

        “还有,我个女人家,要检点过日子。我以后还要找自己的男人,生自己的孩子呢,我也不想坏了名声坏了行情。小女子求放过,真的。”

        “总之侯爷从来不缺女人,你也不是我想要的男人。大家以后各走各路,莫生纠葛……”

        ……程向腾当然是恼的,咬着牙问她,“你要找自己的男人,生自己的孩子?嗯?我不是你想要的男人,嗯?你想要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姓柳的那样的?姓邓的那样的?”

        “我要的男人,至少不是象你这样,有一堆女人的。”武梁说得轻飘飘的。

        一个两个,不是把她当外室的材就是当妾室的料,什么东西。

        “我知道,侯爷若用强我便逃不出你手掌心。但有一样你无论如何做不到,那就是,我绝不会心甘情愿!”

        ……彻底谈崩,程侯自然脸色极难看,但武梁讲完就扬声叫程熙,于是小程熙炮仗似的忽忽地往这边就跑,程向腾倒也没有当着小孩子有什么过激行为。

        于是,程侯爷暴走了。

        拂袖而去的意思,是绝交吗?连自己孩儿都不要了,鄙视他。

        程熙玩得累了,擦洗一番睡了一觉,到了晚上开张时候,武梁干脆让金掌柜将他领在身边,四处看他招呼客人。反正他学庶务嘛,做生意也算是一种。

        临走的时候,武梁让他捎了不少礼物回去给苏姨娘。出府时苏姨娘送过她苏家的钗子,武梁出游时还真凭钗拜访过苏家,苏记店面不少,在当地也算有名气。

        小唐氏和燕姨娘都怀孕了,不管谁生个儿子出来,反正少不了看程熙碍眼就是了。苏姨娘胖乎乎的程向腾不爱亲近,倒是可以交好。

        宅门里生活,就是这么累。

        ···

        成兮酒楼第一天,红火。

        成兮酒楼第二天,红火。

        成兮酒楼第三天,火爆。

        成兮酒楼第四天,照单收费,肯来的都是真朋友啊。这一天仍然座无虚席,算是续写了前面几天神话,这让全酒楼的人都松了口气。

        现下的人们信息不灵便,娱乐不方便,遇事儿爱当真儿又爱凑趣。不说回头客,单纯因为好奇想来试吃下的客人,就能让酒楼维持相当一段时间的客流。

        武梁的确极少在酒楼里露面儿了,但该做的安排都会做。

        后院的戏台拆去一部分,缩为小了一半的一个高台。请了一个说书的葛先生长期盘踞开讲。当然实际上老葛算是个备胎,武梁实际上看上的是他会描摩几笔,而这里免费开演的文艺节目包括弹琴的,唱曲的,跳舞的,天天都有。

        只是酒楼不养美媚,都外面请的,表演一次就走人,断档无人时老葛才上。

        台周有幕,幕后或歌或琴,艺人或男或女,统统幕后进行,献完艺就走人。不应客人召,不陪酒卖笑。酒楼给艺人保密身份。

        武梁本意,是挂上告示牌隔上纱幕,可以稍微保护一下身份低下的卖艺之人,免得登徒子们乱揩油,也不让酒楼里过分活色生香落了。

        谁知道这般一神秘,反而高雅了,一些个文人学士老夫子啥的,满喜欢这种形式,爱来听那铮铮淙淙琴音伴饭了,也少不了替酒楼宣传。

        这也成一口牌。

        另一个让文人学士们喜欢的,是酒楼的评价册。

        前三天的试吃,自然积累了大量的客人评价。文人有文人的雅性,草民有草民的质朴,武人有武人的莽放,评价形形□□,武梁当时就都让专人录于纸上。

        这些评价是那三天最直接的收获。

        不管这些评价是用说的还是用写的,反正武梁把它们整理一番,用画的。

        她一一看那些评语,挑了许多有特色的,或原汁原味儿,或略做改动,或逗趣没正经,各色版本的评价图文并茂画将出来,装订成册。

        所谓装订,其实很简单,凑齐多少张稿,弄两张白纸做封面封底,让芦花粗针线一缝,就成一本。

        然后交给老葛拷贝许多份,酒楼各桌上摆去,算是就餐读物。

        能看懂字的看字,看不懂字的看画,打发时间罢了,没想到竟然暴红。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那些文人学子自恃有才,看了之后技痒,大多还爱留两笔,或题诗,或留评,或对字对文或对酒楼菜品,最后连评酒楼桌椅板凳的都有。

        可见这些人多闲,多爱表现,多爱互动。

        因为武梁的字不好,所以她刻意的写花体,把字写得象画的。大多时候她只画插图,字泡泡让酒楼各人执笔,男女老少,字缺胳膊少腿儿都不怕,更显本真。

        其实评价嘛,说好的说孬的左不过那些,其实武梁觉得这玩艺儿它受欢迎,本质上是因为中间隔三差五的欢乐小段子吧?

        反正后来留评的人源源不绝,贡献小段子的人也不在少数。当然也有回头客认真来翻阅,想找一找自己当日的留评有没有跃然纸上。——不知是不是想讨稿费?

        画册也成酒楼一个特色。

        特色是特色,客源才是关键。酒楼和马车行一直保持着持续的友好合作关系,给马车免费换新的车帘,给车夫送新的衣褂,当然上面都有成兮酒楼字样。跟马车行老板签好协议,一年四套衣褂白送,两套车帘更换,当然也必须穿足挂满一整年,否则退两倍物料费用。

        所以后来也有酒楼想如法炮制,可惜为时已晚。当然成兮酒楼是因为位置偏僻才需要这般宣传宣传的,你处在热闹大街上的店面,其实也不必在这方面花费很多吧。

        另外一个武梁主攻的,其实是散漫的人力车夫。他们但凡送个客人到成兮,都可以免费领一个烧饼,偶尔也有点心或打包好的剩菜。

        总之有烧饼做基本款勾引着,那些闲来无事的车夫,很愿意把客人往这边送,很积极的帮忙拉客:饭点了,客人吃不吃个饭啊,去成兮酒楼啊。

        有时候他们甚至愿意免费送客人过来。反正既然拉不到人赚不到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把子力气赚个烧饼也是好的嘛。

        ……

        酒楼的其他小动作也不断,所有的节气都有活动,所有的外卖都附送自制卡片,时常有各种名目的行业聚会,发起人?匿名,参与者?爱来不来,不来你不怕错过什么嘛?

        成兮酒楼位置偏僻吗?只不过大门离热闹大街拐了个弯而已,又不是远,来惯了走熟了路,这地段热闹了,就不会觉得偏了呀。消费是有习惯的,来了一次的,大多第二次的时候就觉得驾轻就熟,路也不远了,地也不偏了,一切好说了。

        酒楼生意越来越上轨道,有第一天的大咖露脸,没有人来砸场子,生意做得顺风顺水。

        程向腾隔了很久又来了一次,但武梁不待客,左院紧闭,他连面儿都没见着。

        当然他也没玩翻墙啥的把戏,心里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很满意的。她就在那里,没和别人乱热乎,老老实实待着,程熙来看过她,两人玩得很乐呵。这,也很好嘛。

        邓隐宸果然没几天便整军出发离了京,武梁没见他,当然也不回复他什么话。打仗啊,那么好玩的?再回京没有一年也得半载,没准会要三两年呢,时移事移,到时候谁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到时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