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33章 .私聊

第133章 .私聊

        禁卫军大统领邓隐宸,带着的一帮弟兄也有二十好几个,个个高头大马的,扬鞭呼喝着,忽然就到了门前。

        也是货真价实的捧场啊。

        此时午时已过,酒楼已接待了整两个时辰,不知道第多少拨客人了。厨上用料告急,采买忙慌,跑堂累歪,武梁于是招呼外面不再准入了。晚上还有,歇两个时辰再来嘛,下次请赶早啊。

        于是门外好多来晚的观望的,就继续在那里排队登记拿号,好晚上不耽误事。还有些已经吃过一轮的,在那里给人说着酒楼见闻,当场议论着不肯离开。

        邓隐宸他们过来,门外围着的一看人家这排场大,纷纷让路就没人敢说个什么。连在那儿登记发号拦人的工作人员都没敢拦啊,眼睁睁看着人家冲他们下巴一点,马缰一扔,昂首阔步进去了。

        金掌柜还是点头哈腰来迎,高声唱名,“哎呀哎呀,竟然是邓统领啊!哎呀哎呀,邓统领大贺光临,有失远迎啊!!哎呀各位爷好,请各位爷安!各位爷辛苦了,这面带风尘的,该是从大营过来的吧……”

        金掌柜干打着哈哈不引座,心里犯愁呢,楼上也加过桌了,来回快走不动道了,何况这么多人呢,又不是三两个好加塞儿。

        只有后院还能勉强加小桌了,只是后院儿,侯爷在那儿呢,给他们往一块儿凑,合不合适呀。

        得,他就这儿多咋呼两声,看东家的意思吧。

        邓隐宸左右看看,嘿,不要钱的生意还真是好呢,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满员无座了。门外围着的,肯定还是没吃着的呢,可笑他还怕她冷场,巴巴带了这么些人过来。

        一楼前后门和隔扇俱大开,邓隐宸往后院瞧去,隔着一桌又一桌的人,一眼便瞧见了后院戏台下闲坐说笑的程向腾他们。

        程熙不知说了什么,武梁和程向腾一左一右笑得白牙森森的。

        一家三口的笑脸,深深扎了某人的眼。

        邓隐宸身子顿在那里,对金掌柜的招呼置之不理。他脸上本来多少带点儿笑意的,忽然之间笑意尽散寒意罩体,让一向端得稳的金掌柜都瞬间觉得心头发凉。

        戏台下那个位置,听戏当然是方便,最主要是酒楼上下三层俱能看到。武梁选这个位置让程向腾坐着,就是为了显摆给人看的,都瞧瞧吧,大人物实物摆在这儿呢。

        她其实在酒楼里游走观察状况,偶尔冲人一揖招呼,不太往这儿坐,这才刚坐下没一会儿,正说着话儿,就听见金掌柜的大嗓门儿了。

        程向腾当然也听见了,脸上的表情便不好看起来。

        武梁假装没看见男人的不爽,只顺势扭头看着那群人,看见人的时候自然也看见了人家大统领的脸色,不由默默咂巴咂巴嘴儿。心说好嘛,正正式式的发了贴,一个两个的还是爱啥时来就啥时来呀,还一个两个的想摆个啥脸色摆个啥脸色呀。

        今日老娘开门第一脚啊,是给你们摆脸色玩的嘛?这是扎堆儿凑趣呢,还是故意想把这趣儿给凑没了才好呢?

        得,反正人家都属贵重物品,什么时候听过她的呀。

        她起身,硬着头皮迎过去,寻思着怎么既能把后来的这位气走,还不能把人给得罪深了,又能让观众朋友们知道他们关系铁呢。

        尼妈心好累。

        走到近前,武梁对邓隐宸的脸色视而不见,只管笑笑的,懒懒散散的做了个偷工减料毫无诚意的揖,一边道:“哎哟,邓大统领这么晚到,可是只有剩菜了啊。”

        平头百姓见着这权贵,畏惧跟天生的似的,旁边就有人白食儿也不敢吃了,腿下蓄好了势准备人家一吆喝,赶紧的闪人让座别慢了。偏武梁还这般说话,自然让人吃惊不小。

        连邓隐宸身后跟着的那群人,愣住的也不少。

        邓隐宸盯着她没说话。

        邓隐宸带来的人,自然都看邓隐宸神色行事。本来是乘兴而来的没错,但他如今变了脸色,旁边自然也有人不客气起来,对着武梁横声蛮气道:“你谁?当咱们是来讨你家剩菜的不成?”

        一副随时扁死你的样子。

        武梁不紧不慢,微歪着脑袋,瞧着邓隐宸温温吞吞地笑,“官爷表急嘛,众位官爷都有热乎饭菜招待的。不过呢……就没某人的份。”

        一副说笑平常的样子,一副不把自家头儿当颗菜的样子。一帮人互相看看,没人再说啥了。本就明白邓统领这么过来捧场,自然关系不一般,如今你怒了人家还在耍花枪呢,只怕关系不是不一般,是很不一般了吧?大伙便都看向邓隐宸,等着他表态。

        武梁已经转头招呼人,“那谁和那谁,快在门前加几张桌子,好安置官爷们就座。”

        然后这才转头问邓隐宸:“剩菜,吃不吃?”

        那位在后院听戏,他们要在马路边儿摆摊?邓隐宸翻了她一眼没搭理,昂首举步就往后院里去了。

        看得出她小紧张,邓隐宸心里稍稍舒坦了那么丁点儿。

        尼妹,偏往一块儿凑。武梁赶紧把刚才的那谁们叫住,“快去跟后院里客人说说好话,把大家桌子往边上挪挪,腾出地儿来给官爷们加桌。”

        有的事,专门去想,可能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但却可以在某个电光火石间,忽然就知道了答案。

        对于邓隐宸来说,那个课题就是: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怎么办?放她在那里,远不得近不得,不管不顾也不得。他和她之间,做同谋,做朋友,好像关系挺亲近,可实际上,他们甚至连个风吹草动的理由都不需要,随时都可以了不相干。

        因为他们一直谁也不是谁的谁,一直缺少有力的维系。

        她那么不喜欢程府,但她在程府呆了那么多年,她好不容易出了程府,她现在还要和姓程的笑语宴宴。

        因为他们有关系。

        邓隐宸径直过去,朝程向腾抱拳见礼,然后程熙跟他见礼,然后一群人互相见礼,寒喧了好一阵子。那回子,他一直盯着程熙使劲儿地看。

        邓隐宸很忙的,之前圣上不过让他往西南探查敌情,现下正式旨意下来了,整军,练兵,准备带大部队去剿匪。

        当然兵不能都从京城调,毕竟京城驻军还要守卫京畿身负要职呢,而从各地抽调上来的人马,很有些各自为政一盘散沙,他需要尽快把他们糅合在一起,然后,进发。

        所以他来,就是单纯的吃个饭,下午晌还有许多安排呢,比不得程侯爷如今清闲,可以坐这里慢慢的听戏。

        剩菜不剩菜的,反正扒饭挺快,在一桌人还没吃好的时候,他把碗一推,招手叫来武梁,道:“我有话问你,借一步说话。”

        眼睛四下一扫,然后站起身就往左院门口走去。

        当然院门是紧闭的,只是那里和待客区之间,隔了几重丛竹花草,无人在那边逗留,算是僻静地方。

        不过那里的情形,这边影影绰绰间还是看得见的,也算不上幽会啥的。

        对于邓隐宸的人品,武梁还是信得过的。这个人人前守礼,向来不会行事出格。何况人家这样大大方方当众邀她,她自然不好捏扭推托。

        她不爽的是能有啥事儿啊,要搞得这么神秘?要非得今天来说?改天又不是不见了。当然她面上还是淡淡的,落后几步跟着去了竹丛处。

        邓隐宸看着她走近,盯着她道:“我只问你,你心里还在想着要回程府去吗?”

        武梁见他问这个,自然迅速摇头,这想法她坚决没有啊。

        那就行了,邓隐宸脸色松散了一点儿。

        “那你为何跟姓程的那般近乎?”坐一桌上说说笑笑,怎么没见她坐他桌上同他说笑?

        武梁又摇头,“哪有?不过程家小少爷专门来看我的,所以我有空就陪一陪他了。”嘴上虽然解释了,心里却老大不乐意的,你谁呀我就得跟你解释,我跟人近乎碍你啥了。

        邓隐宸点点头,“那柳水云呢,还旧情难忘?竟专门为你搭台唱戏呢。”

        武梁皱了眉,把不高兴明明白白摆在了脸上。

        邓隐宸不理会,只管沉默地盯着她看,非得等到回答的样子。

        武梁不想一直拗着,沉默久了倒好像她无言以对似的,所以翻了翻眼就老老实实道:“我出银子不能请吗?”

        邓隐宸便不说话,就那么无声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轻声道:“你过来些。”

        武梁还以为他真有什么不好被别人听到的话要说呢,于是走近些。一步之遥才要站定,邓隐宸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扯进怀里,就那般紧紧搂住了。

        情形急转直下,武梁这一惊非同小可。夏日衣薄,两人这么相贴着,那情形若被人看到,那定义便远远不是暧昧,而是赤果果的□□。

        武梁心跳得什么似的,她使劲地挣,却是徒劳无功,离得太近抱得太紧,连踢他都腾不开腿,只能攻击值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地踩跺人家的脚。不远处都是人,扑腾出大动静来她都不敢,更何况大声叫嚷了。

        借着搂抱的姿势,两手在人家腰间软肉上又揪又掐,脸扑在人家怀里,照着那胸口就狠狠咬上去。

        虽然隔着衣服,邓隐宸也疼得吸了口冷气,看着发狠的女人,他威胁道:“再咬我就亲你了。”

        武梁急忙松口,眼神不善地抬头看着他。

        邓隐宸抬起一只手,遮住她恶狠狠的眼睛,温声道:“我等下很快要走,然后也很快要带兵往西南去了,未必有时间再见你了,所以长话短说。”

        他顿了一下,吸了口气,才语气很快地又道:“我心悦你。我想你做我的女人,我想你生个我们的孩子。你可以仍然按你的方式生活,你可以把孩子养在你身边,入你的户随你的姓,陪伴你生活老了给你养老。我会帮你办好收养手续,不会坏你名声让你活得不自在,你看可好?”

        虽然用的问句,却显然不需要她回答,因为邓隐宸很快又道:“你认真想想我的话,等我回来告诉我答案。”

        说完就松开了箍在她腰间的手,转身就走。

        ……

        情节发展太快,武梁不由蒙了蒙,人家走了她还站在那里傻眼,机械地整着衣衫。

        抬头四下里瞄瞄,不得不说这人还真会挑地方挑时机,这边竹丛边上,竖着块高高的太湖石,倒能遮人耳目,那边柳水云正在台上抖擞,应该也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

        心里一时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反正毛得很。她觉得她得好好整理整理。

        当然那些没注意他们的大多数,不包括程向腾。他听到邓隐宸邀武梁借一步说话,他看到他们走向一边。他眯着眼睛听戏,眼睛却一直看着他们所在的地方,也一直能看到他们那隔了三四步站着说话的身影。

        他看到武梁摇头,皱眉,脸色不快。然后,她走近他。

        可是那该死的石头,挡住了他的视线。他错了错身,仍然看不到武梁的脑袋。那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丁点程向腾的后背头肩。

        柳水云是当众约武梁说话的,他即刻就跟过去,倒显得太过小气。

        可是,程向腾心里十分不快。小气就小气好了,他数着数,在台上柳水云耍着花式拖着长调唱完第三腔的时候,他霍然站起身来,他要过去瞧瞧……却看到邓隐宸已经大步回来了。

        邓隐宸回去席面上,很快就告辞离开了,离开前楼上楼下的也到处揖了揖,主人似的放话,说感谢各位光临啊,也请各方朋友继续多多关照啊……然后一群人打马走了。

        程向腾继续不快。

        他听完了完整版的《寻妻》,然后饮着茶看着一桌桌的客人抹嘴走了,这才起身去了左院。

        戏散了,席散了,酒楼大伙儿终于可以稍歇一歇了。而武梁根本没有送客,邓隐宸走后不久,她就领了程熙在左院里玩。

        程熙对那满地咕咕的鸡十分感兴趣,正追着左扑右扑抓活的,也不知是要养还是要吃。

        程向腾看着站在旁边的武梁,指着墙侧的石桌,道:“过来坐。”

        他有话说。

        “酒楼开门红,应该生意会不错,恭喜你。”他道。

        武梁点点头。程向腾的样子挺深沉,完全没有高兴的劲儿,她等着他后面的话。

        其实她是有点儿小心虚,刚才邓隐宸那样,也不知道这位看到听到点儿什么没有。她知道他一定注意着她,她从石头后走出来后,他神色不快的盯着她瞧了好久。

        “只是女人家,别总抛头露面的。以后酒楼的生意就交给金掌柜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