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32章 .捧场

第132章 .捧场

        武梁心里很乐呵,第一天,她知道就算有人闹事儿,也只会是一些不知深浅的小炮,不必紧张。

        不过么,小家伙竟然来给她镇场了,意外,开森。

        笑眯眯地转圈抱拳,跟小程熙一模一样,话也不亢不卑:各位,多谢捧场!吃好喝好看好戏,享受此时此刻食光……

        当然,她是大老板嘛,大伙儿今儿都是吃她的,不响应小程熙也得响应她啊,周围叫好声一片。

        老江湖都明白,在外面混的,越看着弱,你越别去惹。比如孤女,小孩,老朽啥的,不是惜老怜弱,是这种人敢单独闯荡,都不是好惹的。

        现在的情形差不多,一个女人铺陈出这么大场子,这么大手笔来者不拒地白供吃喝,觉得人家好欺负你就傻了。

        再看看这俩人,说实话人前搂搂抱抱的亲昵,其实很没形象。但女人和孩子嘛,也许人家太过忘情,大家不了解,谁也不好说什么。

        武梁招呼一声拉着小程熙就走了,也不管那么多。她开酒楼,不怕抛头露面,可也不是为扬名立万的,有金掌柜照应足够了,她本就准备做甩手掌柜的。

        后院戏台的再后面,还有两个院子呢,院墙更高大,院门掩映在花丛后面,武梁懒得起名字,就以左院右院区分。

        娘儿俩去了左院,在那儿安静说着话儿。

        小程熙高了也瘦了,看起来长大不少的样子。那脸都不包子了,隐隐的已经显露出些轮廓来。他一身的华服穿戴,嵌金腰带,宝石抹额,镶珠荷包,剔透玉坠,贵公子的派头十足。

        武梁问他,“你怎么来了?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

        小孩子家家的,就算他看到广告,也未必知道是她发的,肯定什么人专门说给他听了。

        当初离开程府时说得明白,不动用程府名号,程熙这一来,不知道会不会让程老太太不爽呢。

        程熙很开心,“我爹让我来的。”

        “你爹?”

        “嗯,我爹说让我多带些人来捧场,你没看我带了这么些人么?”

        “你爹安排的人?”

        “是啊,都是我的人。我爹说我大了,很快就可以立府单过了,所以给我配齐了人手,让我先学着处理我院子里全部的事。”说着还压低了点儿声音,“我带来的这些人,都是机警些的。还有些笨笨的做粗活的,都没有带出来呢。”

        武梁很是欣慰,但还是止不住的担心。这么小,就要单独立府了?

        “你爹有没有说很快是多久?什么时候让你立府?”

        “嗯,”程熙想了想,老爹没具体说,现在只是让他练着手。“看我什么时候学会处理庶务吧,肯定很快了,他们报上来的事儿我都能处理,爹都没说错。”

        小屁孩儿和所有的半大小子一样,有着自已行将当家作主的兴奋劲儿,对此事很是喋喋了一阵子。

        配备给他的人中,有大管家,有各类管事,负责厨房的,负责书房的,负责商铺的,负责巡护的,负责内宅的。

        有各类小厮,行文的,行武的,机警的,粗笨的。反正孩子口中,光列举大门上的人,就说了许多:看宅守门的,传话回事的,车马归置的……姨娘你要有事找我,就让王小二去传话,他可以直接回给我。

        显然程向腾是拿一府的全套配置在训练孩子了。程熙接手的时间还不长,细数起这些人来,有时候条理还不是那么清楚,说着书房,忽然能蹿到某管事儿去,因为那管事儿的字写得好。

        他根本不懂,这么涣涣的人马供他使唤,用起来酷爽惬意是真的,但也都要他花费银子来养着呢。

        他才多大呀,就操心这些个。

        程向腾就这么一个儿子,是锻炼孩子的能力,还是在急什么?

        “你在府里过得可好,府里有没有人总让你不痛快?”

        小程熙满不在乎:“没有,谁敢对我不好?”说着又加了一句,“有祖母呢,还有爹爹呢,我可以告状。”

        小爷不是白当的,若是下人惹他,尽管第n种鞭法抽去。能让他需要找祖母,找爹爹告状的,满府里还能有谁。

        这正是她担心的,若是小唐氏使狠,找程向腾告状也不好使,这位只会说些为人子者要敬重母亲不得违逆之类的,然后让你忍忍忍……

        忍到看不下去了,便只好让他赶紧出府去……

        当初还不是赏过一鞭子?武梁甚是不放心,可又不好直接问他小唐氏对他好不好,怕孩子敏感,反变成一种挑拨。

        “你跟你妹妹嫣姐儿,经常在一起玩吗?”

        程熙点头,又摇头,挺不耐烦的,“小丫头老找我,可是我还要跟先生读书呢,我还要习武呢,哪有那么多闲功夫。再说我也不爱跟她玩,一群的丫头婆子围着,紧张得什么似的,跟她玩可不痛快了。”

        “你跟妹妹吵过架没有?”

        “没有没有,谁要跟她吵,她要么凶巴巴的,要么就会哭,总抢我东西。前儿死活要我的弹珠,都不讲理的,我都想揍她了。”

        这样还说没吵架?武梁笑起来,“当哥哥的要爱护妹妹,怎么能揍她?”

        小程熙点点头,“我知道,我不打妹妹,她是女的。”说着笑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声音又压低了去,“母亲快要生弟弟了,到时候谁再惹我,哼哼,我就揍弟弟……”

        武梁:……

        可怜的娃,没出生呢就被惦记着要揍了。可是怨谁呢,小程熙口中惹他的谁还能是谁,程嫣都不够格。

        所以只能说,他娘真作孽。

        ···

        小唐氏怀孕了,程府一大喜事。

        不只她,燕姨娘也怀孕了。程向腾今年真是爹命大开啊。

        也幸好她们怀孕了,要不然程府里,只怕还斗得热闹呢。

        反正宅斗嘛,恨不知所起,就越斗那仇越结得瓷实了。

        小唐氏自从被罚跪过几天祖宗,得了教训后原本贤惠了一段时间,可是燕姨娘风头正盛啊,哪里肯收手。于是不服管教,屡次顶撞什么的各色撩拨,气得小唐氏肝疼。

        然后小唐氏也不再贤惠了,于是两人再战成一团。

        程向腾不闻不问,偶尔一两次闹到面前了,他又压的是小唐氏的气焰,于是大家逾发觉得他对燕姨娘有偏颇庇护之意,让小唐氏很是郁闷愤恨了一阵。

        然后斗还是斗的,只是小唐氏想私斗,而燕姨娘不答应,也利用她不敢闹大的心态,让小唐氏吃过几回闷亏。

        小唐氏到底是主母,真发起威来燕姨娘其实完全挡不住。有一天燕姨娘来请安,小唐氏正站在院里台阶上,人家才到跟前小唐氏就摔了一跤。于是燕姨娘推人罪名成立,罚跪,开打。

        燕姨娘跪在地上被小唐氏亲自抽了十嘴巴,然后有婆子上去再抽了不知多少嘴巴,把人两边脸颊都抽得青紫快脱油皮了都。

        燕姨娘又不是下人奴才,人家是官眷,为妾有文书,主母若无道理乱打人,那是虐待,理论上是可以吃官司的。

        但是实际上呢,寻常当了妾室的女子,娘家哪有多硬的来头多刚性的人家?到了惊动官司这一步,一般也就是弱弱请求验个尸了。寻常一般人死了,娘家也几乎没人敢请求验的。

        ——人没了,还上赶着得罪高门,一家子都不想活了吧?再说内宅死个人哪说得清,打断骨可以是摔的,饮毒上吊可以是自己活腻味了。私人地盘给你找证据,不现实吧。

        反正燕姨娘也没敢说理去,她既没有给升了官的老爹写信请求支援,也没有往宫里捎信儿求旧主子恩典,她只是朝程向腾哭诉,哭得肝肠寸断,委屈凄惨。然后在和小唐氏的互相推诿,各无证据的情况下,自个儿偃旗息鼓,老实养伤了。

        虽然是无凭无证,但后宅儿不睦,主母失职。而小唐氏也是个会哭会闹会娇弱的,也少不了咬糟燕姨娘这事儿那事儿。

        程向腾厌烦,也头痛。

        尤其是小唐氏,又用了这么野蛮专横的方式处置,让程向腾恼极。于是他各打五十大板,勒令两人都修身养性小院禁足了。小唐氏管家理事各项,再交由程老夫人代理。

        这表面看起来似乎是没有偏袒,但实际上,将主母和姨娘一道处罚,本来就有些不公。再说燕姨娘被打成那样,要养伤呢,不禁足她也不会出来乱晃了。后来足足养了两三个月,才脸色正常出来见人呢。

        而小唐氏就得不偿失,失了管家权,动用了娘家兄弟约谈程向腾也无果,白熬了两个月。

        两个月后,小唐氏自由了,而燕姨娘脸没好完全,继续养伤中。结果没多久,两人又闹出了一波大的来。

        先是燕姨娘,因为禁足无聊嘛,就在她住的院子里刨地,说要种一大片花,花掰做脂豪和洗伤处,能把容颜养回来。结果就刨出来一个大坛子来。

        据说打开后里面是些药味儿很浓的黑水水,因为被她不小心一花锄敲碎了,所以黑水水全浸土里去了。

        燕姨娘花容失色的,悄悄请了程向腾来,告诉她从前在宫中听到的传言:啥啥药,配某某花草,不孕不育……

        还说这挖出坛子的地方,从前也动过土,并没有这坛子啊。——不想让程向腾把事儿往大唐氏身上想,就要定在小唐氏身上才好。

        宫中的传言程向腾也略知一二,程家内宅里也有这些,这事儿太过歹毒了。并且想想他的女人们,还真就燕姨娘从没有过身孕。这事得查。

        程向腾直接问小唐氏。

        小唐氏一无所知,当然不肯承认。

        程向腾就想起洛音苑来,别人且不说,妩娘和他在一起最多,可生养完熙哥儿们这么多年,也一直没再得。

        他之前不是没想过,只是一直以为她有熙哥儿时年纪小,坏了身子,倒没往别处想。只是妩娘很怕吃药,生了病还偷偷倒过药呢,又想想唐氏从前天天吃药受了多少苦,程向腾也就没让妩娘再刻意诊治吃药了。

        难道竟是因为这个?

        程向腾着人推了洛音苑和曼影苑两处,翻修重建。

        他着人仔细挖掘,试图寻出不寻常,没有发现。

        洛音苑若有,那肯定是从前唐氏所为,毕竟妩娘的不孕这么多年了。

        洛音苑没有而只有燕姨娘院子里有,那可能就是小唐氏所为。

        只是这事儿吧,也是个无凭无据。

        还没查出个什么来呢,那边小唐氏反戈一击,某天就抓住了燕姨娘和某小厮在树丛花影里鬼混。

        并且这事儿吧,它不同于药坛子事件,那事儿毕竟燕姨娘是悄悄地报告,程向腾是秘秘的查证中的,这花影偷情一事,却是被人抓个当场,闹得阖府皆知。

        燕姨娘说,她只是出来散个心,走累了在树影下休息。这儿离厨房近,丫头便顺道去给她端凉茶去了,那小厮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偏这会儿蹿过来了。

        小厮说,他是在歇晌打盹迷迷糊糊中,听到外面有人叫他的名字,说是主子让他到这儿来一趟。地址说得清清儿的,小园子从哪个门进,在哪棵树下……所以虽然不知道是谁叫他,但他也急忙过来看看。

        他们都说,什么都没发生,是忽然出现的婆子吆喝揪扯起来,说他们孤男寡女不正经,要拉他们去见夫人,拉扯中把燕姨娘弄得衣冠不整的……

        这件事儿一听就有蹊跷,真相如何且不说,最让程向腾一头火的是,小唐氏那处理事情中兴灾乐祸的劲儿,恨不得把事儿闹大的劲儿。

        程府名声,他程向腾的名声,她哪有想到,哪有顾及?她因为能抓住姨娘把柄,正自开心无限呢。

        程向腾第一次后悔,第一次深深厌恶。高端女子?呵……

        马不停蹄的,两位又被圈养起来了。

        一个的理由当然是在苑子里形容不整,这事儿有待严查。另一个的理由,是病养。

        小唐氏显然很好运,病养着病养着,忽然就天天的吐啊吐啊起来,寻医一瞧,哈,肚里揣上货了。

        于是不病养了,要多出去散散啊,要哄着顺着大家围着转呀,孕妇嘛,要保持心情好啊。

        小唐氏春风得意。真的,肚子真争气呀,此次若成功得男,她就圆满了。

        好像怀孕能传染一样,不过两个多月后,燕姨娘就紧随其后,也怀上了。

        还闹什么呀,赶快离对方远远的各自保胎呀,别让人家使坏得手了呀……

        程老太太亲自安排,小唐氏身边几十个人伺侯着,燕姨娘那小院里也配足有二十人。天大地大,子嗣最大。

        所以现在么,什么不孕药坛事件,什么花影私会事件,都搁置中。影响较大的花影事件中,小厮和最先到场“捉奸”的婆子,都在程府消失了,没有人再见过他们。

        ···

        关于程家出孕妇的事情,武梁都知道。金掌柜自茬后,芦花曾去找桐花打听过情况,然后桐花跟着芦花来见她,又哭又笑了一阵儿,八卦了程府一堆的事情。

        听得武梁直感叹,乖乖的,她走后这女人们战斗力都倍增啊,还好她跑得快,只被罚过跪没被啪过脸啊。

        至于人家怀孕,武梁没什么心里不舒服的,她唯一担心的,是小程熙日后的处境。

        人家有了嫡子嫡孙,他就草根儿了。

        不过这事儿吧,担心也没用,她使不上什么力。好在程熙也大了,而那些包子一日不出笼,程向腾一日没嫡子,还是没人敢动他的。

        她能做的,就是在旁边默默看着,大方向上让他别被人带坏了。等到将来他分府出去时,她已经能够赚大钱了,站稳脚了。可以在经济上资助他,有事儿能出出主意参详参详之类的,尽她之力帮扶一把。

        看看这小子,现在只管乐呵着算计要“揍弟弟”呢。

        当然那是以后的事儿,如今程熙操心的,是要赶快立府,他相当不满,“爹爹说别院另居,却不过是让我住到洛音苑去,唉。”那不是还在府里?要不要离这么近啊。

        武梁哈哈直笑,她觉得那样才好,又不是真的分家,小家伙这么小,真搬到府外怎么成。

        “姨娘,要不你跟爹爹说说,我要搬到外面去住,我还要接你回府呢,离那么近,万一母亲又找你麻烦,怎么办?”

        武梁摸摸他的脸,“我不会回程府去的,我和程府不相干,怎么能回程府去。你看,我现在忙酒楼呢,以后我就住这儿,你想我就可以来看我。”

        程熙不高兴了,“这里怎么能长住,反正我以后会来接姨娘的,我不会让人再欺负姨娘的。”

        ……

        这种接她回府的话,程熙说说也就罢了,几岁的小孩子而已,程向腾也这么说,武梁就不干了。

        她和程熙说了好一会儿话,再回到外面没多久,程向腾就来了。

        高头大马,金冠紫袍,果然风骚得很呢。

        贵客来了,金掌柜当然高呼着上前去迎,“侯爷来了,侯爷里面请!侯爷光临,蓬壁生辉呀……”

        那假腻做作劲儿,真是让人看不下去。

        程熙听到声音,欢呼一起“爹爹来了”,就迎过去行礼了。

        武梁看他没有象从前一样扑过去抱住摇,就觉得这娃还真是长大了。

        武梁是主儿家嘛,当然也迎出来,虽然比别人半好几拍。

        她给程向腾发的贴子是明天,给邓隐宸发的贴子是后天,不想让这两位在她这里碰面,也不想让这两位和今天到场的柳水云碰面。

        谁知道这位爷就这般自己来了。

        不过既然来了,她反正是想用他们威名镇场的,当然不熟还要装个熟呢,何况还真熟。

        于是武梁也不用正经的待客路数,只笑嘻嘻的随便揖了揖,道:“堂堂侯爷,也来蹭饭不成?”

        程向腾哈哈大笑,手指头点着她,道:“堂堂大东家呢,怎么还这般小气?”

        ……三言两语间,那份熟稔,众人看得再明白不过。还不知道这女人的背景,那重要么?程侯爷这般待着,谁还想来找事儿吗?

        程向腾还又冲着四周转圈抱拳,朗声道:“多谢多路朋友捧场!大伙儿今儿都尽兴,只管放开了吃她的去!”

        在座的各位,让人家都是占便宜白吃食儿的吧,也不尽然,但三教九流的占大多数是肯定的。难得碰到个侯爷就罢了,还平易近人跟他们开玩笑呢,众人捧场地笑,场面哗然。

        有个别觉得白吃还不太好意思的,如今也能放心了。侯爷都来白吃了不是吗,咱白吃点儿算个啥呀,明天就跟朋友圈聊去,不用再找理由了。

        程向腾场面话说完,不理会那些蠢蠢欲动想上来攀谈的,转身跟着金掌柜往里面走。

        程熙左手拉了武梁,右手拉了程向腾,笑得灿烂。一家三口的画面,其实相当养眼。

        武梁只是看程熙兴致好,由他拉着,却不知他们这般走法,很不寻常。

        不管多好的关系,待客之道,主家在前面引路,客人跟在后面,这没问题吧。如今既然金掌柜在前面引路了,那武梁做为主人,要跟在客人稍后侧才合适。

        好吧就算关系好,关系再好,好得过人家夫人么?你一女人,你一商人,和侯爷那般并驾齐驱似的走着,那真心不合适啊。

        武梁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尤其她这位东家的行事细节,大家自然放大了放慢了镜头细细辩认各方评论。于是很快的,随着成兮酒楼的闻名,她这个东家,也是名声大振。

        何况程向腾到场没多久,另一位大人物竟然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