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30章 .落幕

第130章 .落幕

        既然回了京,再续前缘什么的那都是神话了,分开的时候,他们就都明白,分开了,就不会再有以后了。他们甚至不需要对过去做个总结回顾什么的,大家可以直接撂开手,往前看。

        何况真的需要避讳的。

        只不知柳水云是什么想法,竟然就这般上门来了。

        她以后要打开门做生意呢,没有怕见人的道理。再说人家既然约见,她若扭捏,反而显得两人间还有什么似的。

        还是酒楼的后院,石凳,热茶。武梁在这里待客。

        柳水云还是那么的美,飘逸,娟艳,比在外面风吹日晒的时候滋润很多,反正就一个字:容光更胜从前。

        他也还是话很少,进来,落坐,“好吗”,然后就没怎么再说话,还是从前那个安静的美男子。

        这个才是最正常的,总算还问句好。

        只是,美男子似乎沉郁了许多,不象从前那般的温润和煦了。武梁默默唏嘘,到底,受的打击不小。

        还有,美男子似乎化了妆?

        除了戏妆,柳水云也会保养皮肤,用些滋润的脂油什么的,但今天的妆似乎略浓。

        武梁有点儿诧异,默默扫了他脸色好几遍。

        酒楼后院原本是左右隔断成两个院子,武梁让人拆了大段的隔墙,将两个院子各缩为原来的三分之一,变成两个小院落,住人储物,已经足够了。

        空出来一个二进的院子大小,准备整改为待客的营业场所。

        如今墙体该拆的拆了,该修起来的新墙也修起来了,只是地面尚没重铺,桌椅板凳各色陈设那些当然也没就位,清扫得很整洁,不过看起来更加的空阔。

        空阔却不冷清,稍远处有匠人在忙碌,金掌柜和伙计们也来来去去的走动,传料递物打下手,旁边地上还有几只鸡仰着脑袋走来走去,挺热闹的场景。

        陪柳水云来的是他的师妹,就是那个叫白玫的姑娘。

        当初就是柳水云的武师兄和这位白玫姑娘,一起去往林州寻柳水云的,然后,他们一路回了京。

        武梁见过她,或者说还有那么点儿渊源。当初庙会揍了唐二后,程向腾就是带了白玫去唐家,让唐二认错了人的。

        那时她们在酒楼里客套过几句,然后把衣服脱给她,很快她就被程向腾带去了唐府。后来,武梁没有再见过白玫。

        说起来很不划算,打了那么个猪头一回,就牵扯出这么好几个男人女人,欠了一屁股的人情。可见贵公子啥的,真不是随便能惹的。还是乡下人好欺负,看看林州那几个,悄没声的就消失了。

        很早就知道白玫是云德社的,只是后来并没有人再提起过她,所以武梁没想到,她跟柳水云的关系竟然这般好。

        白玫很活跃的样子,积极地做她美人师兄的代言人,和武梁一来一往的聊。

        “我师兄说,从前出京游玩遇到了姑娘,大家同路很开心,如今你回京了,就过来问侯一声。”白玫道,落落大方的样子。

        武梁淡笑着点点头,“客气了。”

        “师兄不想让我跟来呢,不过我说,我跟姑娘见过面的,算是熟人呢,师兄才同意了。”说着确认似的瞧着武梁,眨巴着眼睛笑道,“从前在酒楼,见过姑娘后,我去的唐家……对吧?”

        武梁再点点头,“对呢。”

        心里微微有点儿不爽。做替身那事儿,看来没给这位白玫姑娘招来什么麻烦,但是随便旧事重提有意思么?有好处吗?

        想让她感念曾经的相助之恩?按现下人们的德行标准,不是该人家主动提起,自己还要客气推辞一番的么?再说那是程向腾的安排,她根本没有感恩的觉悟。

        再说唐二惨事这么随便提起,不怕万一触动到人家的胡须,被人家随便打个喷嚏将你灭了吗?

        如今她从程府出来了,程向腾就算肯护着,也不那么名正言顺了。所以她还小心谨慎着,默默地蹭人家侯府,蹭程向腾一点势沾沾也就罢了,不敢真给人家惹什么明面上的麻烦。

        不知道为什么,武梁总觉得这位姑娘并不象是这么个口无遮拦的性子,不是贼不打三年自招的类型。她这会儿提起,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打量了白玫一会儿。

        白玫有双明亮的杏仁眼,眼睛水润灵动,顾盼有神,很美丽。有着唱戏之人惯有的神色丰富,说不同的话就配以不同的眉眼表情甚至肢体动作,很生动。

        她见武梁认了,就轻扯了下柳水云的衣袖,娇憨地道:“师兄你看嘛,我没撒谎吧。”

        很随意很亲昵的样子。

        倒是柳水云神色淡淡的,他轻轻扯回自己的衣袖,用手弹了好几下袖边儿。

        白玫似乎完全不介意他这似嫌弃般的动作,还帮着柳水云也拍抚了两下,一边又兴致勃勃的和武梁聊起来。

        师兄说那什么什么峰高耸入云,你们竟爬上了顶,真的么?

        武梁说真的,本来想看日出来着,结果山太高雾太浓,太阳象个小蛋黄,看得人直发饿。

        师兄说从那什么什么悬崖上往下扔大石头,根本听不见落地声响,真的么?

        武梁说真的,还故意滚落了好大块的石头呢。后来想想真是罪过,万一有人在谷底看到天降巨石,会不会以为神仙显灵急急跪地拜拜。

        师兄说还在那什么什么寺里遇到很多尼姑,真的么?

        武梁说真的,和尚尼姑从来就是好朋友,有共同话题嘛,你看你也光头我也光头,咱们不跟长辫子道士做朋友。

        ……

        白玫一路笑得咯咯咯的,不时身子倾向柳水云去,说一句“师兄,这也太有意思了”。

        反正好长时间她都化身问题宝宝,问得没完没了。

        武梁知道这姑娘虽然问东问西的,实际上她在观察她,甚至有些揣摸的意思。不过问了这么多题,也观察够了吧。

        看得出来,这姑娘对柳水云很上心,看他的眼神都很不一样。

        她知道,有种秀恩爱叫宣示所有权,这姑娘大约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柳水云对这个姑娘应该也不错,至少这么短短两个来月,他身心受创,应该在疗伤,还能跟姑娘这般聊起些风景名胜,路途见闻,还能带着她来她这里,可见他心里对她,至少不象表面上这样不情不愿爱搭不理的样子,至少是个能说得上话儿的师妹。

        无论如何,她是他师妹,时常跟在柳水云身边,能好好照顾他也是好的。

        反正武梁觉得自己是怂了,不管柳水云多美多好,在这京城里,她是不敢向柳水云表示亲昵的。反正她挺佩服白玫姑娘的,她不敢的事情人家敢,虽然表情太多显得有些做作,但倒也是个很勇敢有情有义的戏子。

        所以武梁愿意配合她,让她多秀秀。

        她和她轻松地聊着,也刻意的保持着语调的明快爽朗,一副大咧咧女汉子腔调,以表示自己没有将从前种种再沉郁心上。

        但这姑娘实在问得个没完没了,一件事儿说完,她总有话题再接下去,做为不熟的大家来说,她实在是话太多了些,以至于后来武梁终于不耐烦了起来。

        所以当白玫又问“师兄说什么什么,真的么?”的时候,她笑笑的反问她,“你师兄说过的事姑娘都要再问一遍,是完全不相信你师兄吗?”

        白玫连连摇头,客气道:“不是不是,只是很喜欢听姜姑娘讲嘛。姑娘讲得跟师兄不一样,听着非常有趣。”

        是吗?她没觉得哪里有趣啊,“那,姑娘是觉得你师兄讲话很无趣么?”

        白玫又忙摆手,“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同一件事姑娘的说法总和师兄说的不同,所以有趣。”

        “你觉得你师兄不会选有趣的角度来讲是吗?”

        “不是不是,哎呀……师兄,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嘛……”白玫有点儿着急,又去摇柳水云衣袖。

        柳水云也一直在听武梁说话,就如白玫说的那样,每个人讲述的点儿不同,同样的景致事物,描述的话就完全不同了。他喜欢听她讲那些开心的事,她记得那么清,他也默默回忆一番。

        如今被白玫摇着,便侧了□子躲开,皱着眉头问白玫,“你问够了没有?”

        也许他说的只是话的本意,只是语气不大好,倒显出些厌烦来。白玫也不生气,相反还心情不错的样子,一脸娇羞道:“问得也差不多了。不过呢,还有几句女儿家私房话想和姜姑娘聊一聊,只是当着师兄却不好意思讲出来……师兄,要不然你暂避一下?我跟姜姑娘说几句话就好。”

        柳水云狐疑地看看她,眉宇间的不耐明显,再看武梁低眉饮茶,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起身去了。

        等柳水云走开,白玫瞧着他的背景,开口便相当的直接,“姜姑娘,我喜欢我家师兄。”

        武梁“噢”了一声。

        “我师兄很不容易,我想在他身边照顾他。姜姑娘也应该明白,你们既然已经分开了,就不要再多有来往纠缠不清之类的,这样对大家都好。”

        “嗯。”她说得很对。不过谁纠缠了?

        嗯就完了,白玫看着武梁脸色,也辩不清她说的真心还是敷衍,只管道:“姑娘可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实际上,我知道我师兄原本是心思不在我身上的,以前呢,我也只能在他身边默默看着他,不敢多想。不过呢,现在我却是有依仗的。姑娘知道么,上次是程侯爷派人送我和武师兄去往林州的呢。”

        “噢?”

        “你不问问程侯爷都说了什么?”

        “你不是正要说?”

        白玫笑了笑,聪明,有个性,不过那又怎样。“程侯爷怎么交待武师兄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侯爷是让我陪在师兄身边,劝告师兄再回戏园,以及伺机贴身服侍……侯爷答应我,事成,会替我作主,让我跟师兄在一起……”

        武梁竟然不惊讶,派这么两个人去,能有什么好事儿不成,没准交待那武师兄的话也一样呢。

        “所以你算是成功了吗?”

        “虽然师兄回京不是我的功劳,但我想程侯爷是乐意看到师兄早娶他人的,我的机会很大不是么?”反正总归不能是你。

        武梁点点头,“那你加油……噢,对了,你师兄今天是否脸色不好,所以才化妆掩饰?”

        “我师兄脸色很好,只是他习惯化妆,我们这行当就是这样。”白玫道,很不赞同的样子,“姜姑娘似乎忘了,你不该再注意师兄的,那只会给他招来麻烦。不管他脸色好不好,都不管你事不该你问的。”

        被教训了,武梁怔了一下,就点点头,道:“听你的。”

        ……

        柳水云回来,就对白玫说了同样的话,“你聊完了就先回去,我有事要询问姜姑娘。”

        白玫不情愿,“我保证不打扰师兄,真的,我一句话都不说。”

        “你不说话就行了,你当什么都是你该听的?”柳水云冷着脸斥道。

        这话说得相当不客气,武梁从未见过他这般严厉。很担心这姑娘受不住,只好打圆场,“不知你是想问什么?”

        柳水云道:“关于林州的事。”

        武梁不吱声了,那事儿吧,的确不见得适合白玫听。

        白玫见柳水云真有事儿,便没再坚持,守在了外面。

        对于柳水云,武梁心里是很内疚的。

        她其实知道怎么样能和他在一起,过与世无争的小日子。

        比如,她放低姿态去求那两个高大上的男人们的放过与庇佑。

        那些高傲尊贵的男人们其实很好求,她只需让自己低贱以尘埃里,露尽丑态,让他们对她心生反感与不屑,他们便不会再多搭理她。她还得想法让他们对她还稍有惜怜不忍,以求得个小小庇佑,让她在民间乡里安然度日无人来惹……

        不管能不能成,至少她该朝那个方向去努力的。

        可是终归放弃自由去避世隐居,以及真正放低身段去求男人,都不是她愿意干的,她阉割不掉自己的那点儿自尊。

        她犹豫犹豫的时候,他却已经下定决心要走了,于是她也没尽力拦着。

        甚至在他走后,她等他回去的时候也在对自己说,如果他回来,自己就去求那两个男人吧。

        实际上说到底,他没回来,她也不过是多了个说服自己的理由而已:看吧,是他不回来。

        记得那时她跟柳水云说,那些人忽然欺上头来很可疑,或许是她招惹来的人也不一定。

        柳水云说他俩谁招惹来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没有能力自保,一个小火星都能让他们焚身。

        所以武梁觉得他不是不冷静,相反他很明白,他足够理性,所以他才走了。

        只是说着问她林州事情的人,却在白玫走开后,沉默良久,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看你这里乱乱糟糟,忙忙张张的,倒是一派过日子的热闹景象……你总是能够,寻得自在。”

        武梁不是很明白他啥意思,只笑了笑不接话。

        于是柳水云便说起了从前。他说第一次见到她,在程府的后台。那时候她看起来低俗狼狈,却镇定得很,在那里默默观察那群婆子,观察那群客人,观察他们戏班。

        他说那时候他就觉得,她不管是什么身份,她的心都游刃有余。她似乎不属于这里,这里的一切,高贵的或低贱的,大家都不过是在合演一场戏,而她才是看客。

        他说他演戏演累了,也想做超然局外的看客。所以他对她,印象深刻极了。

        他说他总觉得她是随时会飞走的,是谁都拘不住的,他也好想她带他飞。

        他说着笑了笑,说我的想法奇怪吗?

        武梁眨巴着眼睛,回想着自己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让这位对她生出这样的感觉来。可是实在想不起什么,只好归于戏子的眼睛太过敏锐,描述太过科幻,她不必懂。

        柳水云说跟着她在外一年多,自由得象风一样,美好得那么不真实。

        武梁笑,说那就当成梦一场吧。不管好梦还是噩梦,梦醒了就放下,就面对现实吧。

        其实经历就是经历,什么梦不梦的。不过她也不想多说别的,免得又引起些什么不适合他们现在谈的感情话题。

        可是他们俩之前,便是避开话题,又怎么能避开心里的感觉?

        他还喜欢她吗?他放得下那个梦吗?

        柳水云觉得喜欢这两个字,表达不出他的感觉。

        他一直不缺银子,但他从来不曾用那些银子,办出象她那样漂亮的事儿来。所以喜欢么?柳水云觉得不只是喜欢,她是他的一种向往。

        可以放开这个人,放得下心里的向往吗?

        如今他又回归真实世界了,他就是特别想来看看,也同样回了京的武梁,又是怎么个过法。

        其实他看到了,这里看起来一派忙碌景象,但她的心里,肯定还是自在闲适的。自在,她给他的印象从来都是这两个字……

        可还是想听她说。

        “你如今,还好吗?”他问。

        武梁没说话。

        客气的话一见面时就说过了,他问她好吗,她也“i’mfine,andyou”了,如今聊了这么半天了,却又问起?

        她知道他在认真问她如今的心境和状况,可她,不想细细讲了。

        她看着那几只咕咕咯咯的鸡,道:“白玫姑娘都明白,我们不该再有牵扯,你不该来的。”

        柳水云摇摇头,“你们不了解……太刻意反而不好。”

        武梁想她是明白他的意思的,总来往和不来往一样,都属刻意。但不管怎么说,单独相处肯定不好吧,反正武梁是一直有紧张感的。

        她招呼芦花去拿那个刻着蔷薇花的匣子来,还柳水云的银子,咱还是说正事儿吧。

        说起银子,如果柳水云没来,她肯定暂时不会去找他还的。但他既然来了,自然把过往收拾干净才好。

        柳水云不肯收,“我当初虽然带在身上的不多,但还有很多首饰未曾出手,如今慢慢淘腾了去换,银子便多的是。何况你这里,肯定需要,你实在不必……”

        “我相信你是真心实意给我用的,但你也要相信,我也能赚很多银子,我将来也肯定不会缺这点儿银子,请你一定要收下,我坚持。”

        她坚持,于是柳水云默然半天说了句“也好”,不再推辞。

        柳水云来当然也有正事儿。

        提起林州,柳水云说,谢谢你在林州做的事。不过你当初实在不该留在那里那么久,太危险了。

        他要问的,是林州那个商人的消息。

        武梁见他问起,下意识就瞒下了关于邓隐宸的事,她说,追查良久,一无所获。

        柳水云点点头,声音轻轻的冷冷的,“不管藏得有多深,跑不了他的。”

        他很暖的一个人,武梁第一次从他声音里听出森然之意来,心里有些不安。商人如果只是散布不三不四消息,实际上并不好把人家咋样。再说找到了商人然后呢,幕后主使还找不找呢?

        找到了幕后之人,能把人家如何呢?

        亲儿子执政,太后并不弄权,就算她生杀大权在握,上位者会为了一个戏子去处置一个重臣么?只怕讨公道不成,还会给自己惹祸上身吧。

        武梁想劝劝柳水云别生执念,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面对现实才不会伤到自己。只是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也许非当事人,谁都难感同身受,只能说些轻巧的话。

        后来他们谁都不说话,默默坐了许久。他们都知道,他们虽然对面坐着,咫尺之遥,却是真正的渐行渐远了。

        后来柳水云说她那里地方那么宽敞,开业那天完全可以摆台唱戏。表示云德社愿来一演,他想将那出《寻妻》唱给她听,她还没完整听过这出戏呢。

        这总算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他们的戏落幕了,但都有各自的戏还要演。反正她的酒楼,才是她目前的工作重心。

        银子啊银子,现在她又得收缩银根了,手里还有珠子呢,不知道张展仪还要不要聂?

        算了八百两一颗也不少了,貌似也不用太抠唆吧,不行再卖了它去……

        ——身边安排了耳报神,程向腾的消息当然快,听说武梁还人银子,还是那么一大笔,程向腾笑得什么似的。然后他开自己的百宝箱,取了银票若干交于金掌柜。——这算不算是联合外人图谋家财呀?

        然后武梁就听到了一个奇怪的说法。金掌柜说,修整院子,以及整改的桌椅板凳啥的费用,有个小千吧两尽够了。

        武梁:……之前不是说要不老少银子吗?

        金掌柜:哎哟东家,千吧两可不就是不老少吗?

        武梁:靠不靠谱啊,这么大地方要整改那么多处呢,咱不要豆腐渣工程啊。

        金掌柜:比如这修整院子吧,工和料都不费钱,要不然农民怎么能修得起房子?

        不过人家找的是村民帮忙,大家互相帮来帮去的,所以不用钱。我们要找人家帮忙,就得给些人工费,总之不会多就是了。

        还有那些桌椅板凳,咱不用太好的木材,一般的造价也是很便宜的。

        反正吧,绝对保质保量,放心吧您哪。——呃,偷了哪位小二哥的师?

        那行了,既然如此,那就放心大胆的干吧。

        新店开张,三日流水席,免费试吃。

        公告早早就贴出去了,图个白纸黑字让人信服的效果。

        所以成兮酒楼从开张那天,店里的人乌涣乌涣的。贪便宜也好,凑热闹也好,真心捧场也好,反正都吃好喝好。

        得了便宜就要说人家的好,所谓吃人嘴短嘛。

        何况有大咖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