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28章 .真的是偶遇

第128章 .真的是偶遇

        张姑娘自然不会平白来这么一出偶遇,所以她和程向腾之间,定然有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男人们有正事忙的时候,大约也想不起什么姑娘,只有闲下来了,才会惦记这姑娘那姑娘的,程向腾对张展仪,便是如此。

        当初程向腾回师京城,然后新皇登基后许多的事儿,哪里还顾得上她呀,于是这位便一直住在充州将军府里。当然了,那里没有主人,她一人独大,过得也是很舒服自在的。

        并且她也不急,反正她回了京城又能如何呢,婆家了儿子了那些事儿她在不在跟前都一样搞不定,靠的还是男人出手。并且她一直梦想的,是程向腾京城事毕之后继续回去戍守充州,那么她也就不用回来了。

        当她打听到程向腾果然奏请回充州时,真是无比的激动。她觉得他至少有那么点儿是为了她着想,要不然为什么不接她回京,而是让她一直在充州干住着呢?

        可最终,程向腾并没能回去。

        就算如此,张展仪也心满意足的。她很替他考虑,知道他不是不想,是不能,圣上不同意,他身为臣子有什么法子呀。

        好几个月之后,就是武梁从程府出走之前没多久,程向腾那时手头无事,也终于记起这号人来了,让人把张展仪送回了京。

        当然,张姑娘在京城里,可是再没有在充州那般自在的。婆家依然不许她上门儿,儿子依然不许她见人儿,所有状况并没有改善。

        并且她住回自己张家大院后,又不是外面随便个不知名的小宅儿,还可以约男人上门喝个茶聊个天什么的。张家世代的门风还是要顾的,她张姑娘的小姐出身斯文面子还是要的。

        于是张展仪等着,她觉得程向腾总会有合适的理由去见她的。他能让人把她送回来,显然是记得她的,甚至也是有些想她的吧?她到底姑娘家,刚回京就巴巴的来找他,太跌价了。

        结果没过多久,武梁出走。那摊闹得那般大,程向腾有几个月都甚少在京城闲杂场合露面儿了,张展仪当然高兴,但她也知道该先忍耐,那时候不好来烦他。

        她想,等外面的风波平静一下,他不来找她,她就找个事由找他吧。

        再几个月,程向腾终于慢慢平复了心情,能跟朋友们出去呼天喝地酒楼笑闹了,于是张展仪便不再忍耐不再等了。

        那天就让人捎信儿给程向腾,说有急事儿找他,盼他去张宅儿一见。

        没几日,程向腾便如约而至。

        张展仪到底是聪明的,男人都已经能跟兄弟哥们儿一群人去外面休闲娱乐了,却还一直不来看她,不理会她的事儿,于是她也就明白,大约是自己从前想得太过美好了。

        她也不得不承认,男人心里,到底还是对那五姨娘的宠爱更多一些。或者是,对她的好感和在意实在远没有她自己想象的多?

        张展仪不免有些心焦。想想如今回京后见侯爷一面不易,所以这一次她得充分把握。

        于是那天的见面,张展仪很花了些心思。

        武梁在充州的时候,极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但凡外出,总喜欢象男子那样把整个头发一把束起,用束带或发簪箍住,简简单单,精神利落。

        于是那天程向腾进了张府,远远看到的张展仪便也是这般束发。她手里提了根如剑般的木条,在那里指着一个丫头笑闹比划。

        她当然是故意的,她就想让程向腾看看,这般打扮咱也会,咱也不差。英姿飒爽嘛,她已经专门练过了,衣着打扮,神态举止,表现不会比那五姨娘逊色。

        程向腾果然凝眸注视了片刻。

        再然后,下人才一声轻报“侯爷来了……”,张展仪便一副刚看到来人的模样,羞骚慌乱地表示,不知道侯爷这个时辰到呀,哎呀怎么没有先通传进来,人家这般形容怎么见人啊。侯爷且稍坐,等妾身稍整仪容再来待客啊。

        当然她也期待着,如果程向腾来句“你这样就很美”,于是一切就都妥了……

        但男人没说。

        这也不要紧,本来张展仪那天就是想让程向腾看看她的不同面的,所以她还有后续安排。于是让管家上茶,她自己带着丫头匆忙回房去换装打扮。

        女人家换衣装本就麻烦,何况她还要重新梳妆发式,更是耽误功夫,于是让程向腾好等。

        等她再出来时,身上穿的薄纱轻罗,头上戴的璀璨发冠,耳边坠的晶莹东珠……一步三晃,娇媚婀娜。她臻首轻垂,唇掰微勾,趋步近前微微一福,含羞带嗔道:“侯爷,充州一别,竟是多日未见……”

        那时候程向腾已寻得武梁踪迹,着人远远瞧着,相当放心。其他呢后宅儿尽小事儿,朝中无大事儿,倒难得闲适有空。只是他坐等的时候有些长,还是让他不由有些疑惑不耐:不是说有急事么,怎么这么久还不见人出来?

        然后等见了张展仪这般模样现身,程向腾注目两秒,人慢慢就站了起来,静静瞧着她凝眉不语。

        张展仪并没有抬头,见男人这般反应当然心里喜悦。人都站起来了,是看傻眼了吗?这肯定是惊艳到了呗,堂堂侯爷当不至于流口水吧?呃,流点儿也没关系,没人嫌弃哈……

        张展仪就以那般优美的姿态顿身,任由男人打量着,然后才迅速抬眼瞥了过去。

        媚眼不就是这样飞的嘛:迅速瞥人一眼,然后惊惶的小鹿般垂下视线,不胜娇羞模样最能勾得人心眼痒痒……然后,什么都可能发生……

        可是,她一眼瞥过去就怔住了,程向腾正看着她不假,却眉头紧皱,脸色难看。

        见她抬头,程向腾指着她头上的发冠,冷声道:“你哪里来的这许多金刚石珠子?说!”

        他记得,当时她开口要,所以他给了她一颗。后来妩娘说要全部,他还想着已经给出去的,怎么好再要回来,只把其余的全给了妩娘。可是,她这里竟然有这么多?足足五颗!

        他的口气生冷直硬,尤其那个“说”,跟审贼似的。张展仪一腔柔情生生被煞到,十分羞愤。当然关于珠子的话题本来就是她等下要提到的,如今他先提起了,她自然很有话说。

        “妾身自然是买来的这许多,难道还会是偷来的不成?”张展仪娇羞变恼愤,便把一腔委屈尽诉了出来。

        她细述武梁当初怎么一副商贩嘴脸向她兜售,说藏珠不如藏银,穿戴不如求财……自己四颗珠子可是用了八千两啊,盖因这是侯爷之物,所以如珠如宝珍而重之……

        这种话题开了头,后面就顺溜了,张展仪也不想再遮遮掩掩等男人表情达意了,于是诉衷肠十分动情。

        人家好不容易见侯爷来了呀,才这么戴出来郎前一现的,结果被这种态度对待,噢,心碎了一地啊。

        做什么要这般凶巴巴的对人家嘛?侯爷就这般看轻妾身的心意么?侯爷就完全对妾身无心么?那做什么又要给人家希望,让人家沉缅嘛?

        现在怎么办?她已经芳心沉陷收不回来,不顾一切想要跟他随他……侯爷当真就如此冷意无情么?

        ……

        张展仪声调如泣如诉的,偏挺直了腰身,一副倔强不依的神色。她明眸泛泽,却下巴高仰,看着男人不避不动,不言不语,任泪珠大颗大颗无声滴落,就那般酸楚哀伤又执拗地看着他……

        此情此景,怜煞人也。这种时候,男人大多哪怕满腔怒火呢,一般也化作了绕指柔。对一个倾慕自己的女子,谁能狠得下心肠说什么硬话。

        何况一个男人肯留一个无关的女人在身边,本身就是有些好感的,张展仪自然不会例外。如果程向腾当初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便生了些兴味,大约没必要和她横生这么些瓜葛。

        而女人对男人的那点儿子心思,男人就当真是现在才发觉的吗?程向腾经历多少风月,又不是什么纯情少男。

        如果不是那些珠子事关武梁,如果不是武梁那般决绝的走了,两个人没准就暧昧着暧昧着,然后就爱爱了……男人女人,就那么回来。

        但武梁走了,从前两人间的馈赠之物,并且是这般稀有贵重之物,出现在第三个人身上,程向腾很难不诧异。

        所以程向腾看着那些闪闪的珠子,不是软了心肠怜惜轻叹一句“傻女人……”,而是试图在这珠子到她手里,和武梁出走之间,找出一种因果。

        只是因为武梁贪钱?程向腾才不信。她如果问他要银子,他会不给她?需要这么个外人插手?

        然后他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于是质问道:“当初在充州,你是不是对妩娘说过些什么做过些什么,故意让她伤心让她误会?”

        看看眼前嘛,传信让他过来,然后换装,作态,种种举动都显得那么有心机有预谋。并且这女人对他存的这种心思,绝不可能是回京后才有的。

        所以,在充州时候,是不是她做了什么,才让武梁心中介怀呢?

        他口气太严厉,这话意太伤心,张展仪终于撑不住,哭得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我是那样的人么,我能做什么让人误会?再说不管是充州还是现在,她又有哪里伤心了?侯爷就看不到真正伤心的人么?……”

        程向腾本来只是忽生出那样的念头,结果却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

        妩儿从前并不曾向他索要过些什么,偶尔张张嘴,也都是笑闹撒娇居多,并无甚稀少值钱之物。这些珠子,是她要过的最贵重的物件儿了。实际上她并不爱戴这些明晃晃的东西,所以当初她反复向他索要,他就小有奇怪。

        两人本来好好的,后来妩儿忽然说要回京。一路上他护送她受了伤,她后来也知道也感动。可是她那么坚持的要离开程府,她那时贴着他后背说:侯爷另找值得爱的人去宠。

        什么值得爱的人?自然不会指唐氏,难道是指这姓张的?她以为他金屋藏娇了,移情别爱了,把宠给了别人了?所以卖了珠子干净,自己一走了之?

        还有一些从前忽略掉了的小细节。

        当初在充州,张展仪主动揽手处理府中琐事,他一大男人家也不曾多理会。后来妩儿来了,又多粘着他,半分不肯跟张展仪和气相处,他也觉得奇怪过。

        他一直觉得,妩儿和这姓张的个性很相似,两个人应该有话说才对,何况人家以前帮过她。

        那时候大家分开开饭,记得有次他和妩儿正吃着饭姓张的过来,询问今天厨上的新菜合不合他口味,需不需要改进,才知道竟是她亲自下厨做的。

        他自己觉得还好,便转脸看向妩儿,虽没开口,却明显是询问她口感如何。偏妩儿没看到似的自顾吃着,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于是他只好客气几句将人打发走了,问妩儿和张姑娘可有心结,她淡淡说“跟她不熟”。

        有次妩儿自己着人去采买了一番,给自己给自己的丫头和身边的人添衣加被。其实府里衣被之物尽有的,不过多买些又不是什么大事,她喜欢便由她买吧。现在想来,她是不想向管事儿的这女人开口吧。

        妩儿一向对谁都好,偏偏就对她不冷不热的?肯定是她装模作样说三道四什么的,让她烦了恼了受不了了……

        种种猜测联想,不需要什么真凭实据,反正程向腾心里就这般认定了,所以张展仪的种种分析辩解等说辞对他来说都无效。

        当然张展仪不只是为自己开脱,还夸赞侯爷深情,对个自请离去的薄情女子,这般睹物思人不肯忘怀,做他的女人该多幸福。

        最后她不会忘了趁势踩人,说着些为侯爷抱不平的话,“她又有哪里好,凭什么得侯爷宠爱,她不过是个奴才下人……”

        被程向腾一声“闭嘴”弄得颜面尽失。

        然后默一默后这姑娘激愤起来,越发口不择言加深了此话题。话说有脾气有个性的女子就得任性啊,这位侯爷大人关注人家的时候,人家就是一枚叉腰着恼的小辣椒嘛,怎么能随意改变脾气呢。

        她真改得软软绵绵的,侯爷大人只怕更看不上了吧?

        张展仪心里明白着,于是连声的反问。

        说难道我说错了嘛,她从前不就是个奴才嘛,如今翅膀硬了也不过是侯爷心善放飞,不然她不得继续做奴才?

        再说她出了侯府能混迹到哪里还不一定呢,要么靠着男人,要么总归得干回老本行去……

        哈哈那种场合的女人又能多主贵,咱还不屑多提呢……

        诸如之类的话,让男人从十分腻味,到冷笑渐生。

        当初留张展仪在将军府,是她自己要求的。

        她说她充州人生地不熟无处可去,又疑心她男人的死不是路匪而是有人蓄意谋杀。她怕自己同遭不测,想留在他身边求庇护。是她自己红着眼求他,想他回京后替她作主与婆家交涉,让自家小儿姓张传宗……

        那时倒是他觉得不妥,略略沉吟了下。

        看看这谁啊,幼承庭训的大家闺秀啊,高端贵气礼义廉耻啊,就是这般对男人主动对男人步步趋近呢。

        他的妩儿出身不好呢,所以不如她呢。所以他的妩儿可以从他这侯府出走,避离权重的大统领,与色艺双绝的柳大家保持距离。而她们这种大家闺秀,只要会比较出身就好呢。

        程向腾心中邪邪的想,但凡遇上一个象样的男人,思慕思慕,引诱引诱……原来这才是大家闺秀呢……

        当初是哪里抽抽,怎么就觉得她们性格相象呢?

        之后,程向腾再无多话,要回了她手上全部五颗珠子就走。武梁从前说过想要他的全部,他不要这些珠子沦落在外人手里。

        事后,着人送了一万两银票给张展仪,此后再没去过张府。

        张展仪失望之余,并没有气馁。她是倔强的姑娘嘛,倔强的特性之一,就是不轻易认输。

        她的心意表达了不是吗,他虽然不接招,得当初答应过的帮她与婆家周旋的事儿,他也表示不会食言啊。

        她的珠子被要回去了,但她的银子又回来了不是么。她总之没什么损失,并且,她和程侯爷之间,还是有联系的不是么。她已经这般表白过了,两人的关系挑得这么明,她怎么能随意放弃呢。

        ···

        武梁觉得很好笑的是,这位张展仪姑娘对她的态度,竟然能这么的刺儿。从讥诮她的装扮,到讥诮她的出走,说她惺惺作态,还以为多清高呢,却自己又跑回来了。

        跑回来做什么呢,还不是巴望着京城里的男人……

        她那点儿竟聘上岗被否的气急败坏,好像都转移到她身上来了。好像是她挡了她入职的路,或者她是她最有力的竞争者似的。

        武梁很平静地问她找她有什么事,不是就为了说这些才来的吧?

        张展仪被她的平静弄得大不舒坦,然后就发现自己驴了,人家是不是巴望男人,和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啊,她这样冲动算怎么回事儿???

        要张展仪说清楚她到底为什么来找武梁,其实她自己可能也说不太清楚。气愤?嫉妒?或者是一探虚实?

        反正她心里就觉得,程侯爷肯定关注着武梁,自从上次之后,她就再没有见着侯爷了,她一个姑娘家啊,不好直接去堵侯爷,那么她和武梁多接触,自然也会跟着进入侯爷的视线。

        所以,跳脚没必要啊,平静,要平静。偶遇,真的是偶遇……

        张展仪也是个转弯快的姑娘,很快就隐忍了神色,表示嗯,没想到遇见你,一时有些激动了。

        然后顺顺气儿,既然平静了,大家就还能愉快地聊天嘛。你最近胖了啊哈哈,你有些黑了啊哈哈,你儿子好么啊哈哈,你儿子也好吧啊哈哈……

        然后,张展仪的主题是试探武梁对程向腾的心意,你回京来了,咋想的啊,和前男人见过面了吗?不尴尬难堪么?……以及,侯爷有哪些特别的喜好啊,以前和侯爷相处,有什么诀窍没有啊……

        武梁话题拐带的方向,当然是我还有珠子啊,你还收购么,价钱好商量呀……以及,听说张家的商铺不少呢,你一女子怎么打理的呀,有什么诀窍没有啊……

        最后大家都达成了目的,张展仪从武梁口中探听到不少侯爷的生活习性,而武梁成功将手上四颗珠子脱手,二万两一口价。

        为什么能卖这么贵呢,因为那女人以为这几颗珠子就是程向腾从她手里要回,又转赠给武梁的,气晕了头了。

        当然人家才不是真傻,反正她看出来了,这珠子对程向腾来说,似乎意义重大,不管她多少钱买的,价钱上他亏不了她。

        她的情义不好用深浅丈量,但用金钱丈量,也不少了吧。男人就能无动于衷?

        还想要回珠子吗?看他还不来见她,看他还与她翻脸!这一次,她要更周详的计划……

        张展仪是喜滋滋的走的,结果,她什么计划都来不及做,才半路上,便被截走了东西。

        没吃什么亏,也没沾到什么便宜,被扔两万两银票,强买强卖地掳货了……

        武梁也喜滋滋的走,她觉得张展仪这姑娘,很好很可奈,送财童子似的,以后若见了,定要对她更加客气才好。

        然后有钱了,迅速接手酒楼啊,她要做职业妇女了。

        酒楼的交割很顺利,和原老板一起跑跑手续的官方过户什么的,然后给人家十天时间让原老板打包挪地儿,她等到第十一天按列单过来查验交接,支付余款,也就完了。

        武梁耍了点儿心眼儿,刚一交上定金落定此事,就征得老板同意,在酒楼前和城里好几处显要地方贴了告示。告知此酒楼换了东家,以及,招聘有用人才。

        本来么,她其实需要个得力的见证人,见证这项转让交接,免得以后有什么纠纷产生。但是呢,她认识的人中,肯出头的有来头的,就是两个大男人了。

        她虽然回京来是想过找男人做依仗的,但这般自己靠上去,她还是觉得,嗯,人家女生不好意思嘛,万一被男人提什么回报条件,人家女生只此一身别无所有嘛……

        呃,还是不要主动的好。

        果然,才贴上第三天,就上门了一个金掌柜,武梁认识,从前是为程府做事的,和善得跟个弥勒佛似的,跟武梁在桐花的结婚宴上照过面儿。

        武梁就笑了,掌柜都来了,男人还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