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26章 .罚

第126章 .罚

        男人的情绪,基本左右了女人的行事。

        比如从前,武梁刚走时候,程府后宅自然也有人暗爽不已。但男人那么阴森个脸,谁敢那时候撒欢儿啊。

        象侯夫人小唐氏,毕竟武梁走之前才受的罚,怕程向腾把窝着的火喷向她,那阵子相当提心吊胆。

        不过么,得意也是真得意。那个狐媚子走了,她纵使挨些挂落也情愿。反正以后长长久久的日子,她陪在身边小意温存着,还怕抹不去男人心头那点儿不痛快?

        小唐氏对自己的手段很有信心。

        于是很是夹着尾巴过了些日子。不只她,另外两个姨娘也是,大家都陪着小心过日子。

        然后慢慢的,程向腾的神色越来越平静,渐趋无碍了,大伙儿也就松了口气。是开心的还是小唐氏,她预备好要受的责一直没挨着啊。

        这不只让人得意,简直让人欣喜了。

        这样都没事?!!

        看来男人所谓宠,果然就那回事儿嘛,害她白担心那么久。

        女人一得意,大概闲着就蛋痛。小唐氏就觉得她是主母嘛,她是侯夫人嘛,这么因为个小妾过了这么久谨小慎微的日子,吃亏,委屈。

        她费劲八拉在府里大开宴席是为嘛的?是为了扬眉吐气诏告天下让八方来贺她这个侯夫人的。

        结果好了,没抖起来不说,还外间说什么的都有,对她善不善妒容不容人什么的各种各样负面风评不断,硬是白蹭一脸shi的感觉。

        也没人支持她替她辩解开脱,娘家兄长们也责怪她,侯爷更对她冷着脸。上次进宫去诉原委,结果太后一脸冷鄙……

        这叫什么事儿啊。

        反正连着这么几个月过去了,如今男人缓和了,事态平息了,她得想法找补回来她的面子。

        当然她可是侯夫人啊,脸那么大,想找回面子也得扑腾点儿大浪花儿才行。自从她成了侯夫人,可还没经手决断过什么大事项呢,她也得露一手给里外那些乱嚼舌的人瞧瞧不是。

        小唐氏想来想去,就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把洛音苑给拆了去!——这事儿虽然也是府第私事儿,但话题性强啊,可做多重文章啊。

        于是小唐氏给程老夫人提议,说洛音苑和曼影苑那两处,过于偏僻无用,闲置荒芜着也不好,府里就这么些人口,就是再多出些来,现有的其他院子也尽够了。

        把那两处院子推了,和旁边的水塘,叶林等处一起,建成个苏景花园子,大伙儿闲时过去逛逛解个闷儿也好啊。

        还说反正五姨娘走了,空留着洛音苑,没准侯爷还睹物思人一回呢。何必呢,既然那人冷心冷肠的走了,就干脆连她存在的痕迹都一并抹干净了多好。——免得侯爷伤神啊。

        她觉得只要着眼点是为侯爷好,想必老太太都会同意的。

        ——到时候修好了,便又可以开大宴啊,请亲戚朋友上门来观新景听新戏,五姨娘那一出儿也就过去了,她借这事儿该竖的威风再竖起来嘛。

        并且她心里总觉得不甚踏实,五姨娘那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别看现在高调的走了,谁知道会不会一抹脸又高调的回来呢,反正也不是什么要脸的东西。

        她曾想让兄长们在外面给她制造些事端让人没了才好,结果却挨了训。现在她是走了又不是死了,前脚走后脚窝被掀了,这显然不是男人对她尚有余情的表现啊,她得多厚的脸还回来呀?

        反正最好能让她彻底死了心,哪怕不能,至少也能给她平白添份堵……小唐氏觉得总是值的,好过这院子天天杵在那儿闹心。

        谁知程老夫人却不赞成翻修。她觉得程熙小时候在洛音苑养的时间不短,那又是他亲姨娘,这般急着动做什么?再说那边偏僻,正好将来给少爷们做院落也好,做书房也好,还防打扰呢。

        但老太太也没明确表示不同意,只说看程向腾的意思吧,反正若儿子同意,她就同意。想起小少爷们,不知怎么就拐到小唐氏身上却了。“侯爷回京这么长时间了,你身子有动静没有啊。”

        小唐氏讪讪而退,很不死心,就想找个枪使使。便唆使着燕姨娘上,想让燕姨娘直接找程向腾说去。

        她当然不会直接指派这活儿,女人家嘛,要玩婉转。

        那天请完安,几个女人聚着说话,小唐氏便一副含酸带醋的语气对燕姨娘说,侯爷这段时间常在我面前夸你呢,哟,这是五姨娘走了,如今剩你最贴心了吧?

        燕姨娘听说程向腾在小唐氏面前夸她,自然心下自在神采飞扬,却只对小唐氏笑而不语。

        然后小唐氏又捎上苏姨娘做同盟,说我们两个都是没人疼的呢,侯爷至今在我屋里还总是面寒如冰的,让人心都生凉啊……

        燕姨娘听了这话心中越发欢欣。因为如今侯爷在她屋里时,早已经不冷着脸了,人表现得很平静啊。心想以为侯爷对谁都这样了,原来对小唐氏还冷着呀。呃原来在侯爷眼里,她果然还是不同的吧。

        ——当初,五姨娘可也是这么说的啊。

        燕姨娘脸上有了喜色,小唐氏瞧着有门儿,便越发起劲儿在那儿说东说西的抱怨起来。说如今我算个什么呀,别说逆着侯爷行事了,便是对侯爷好的话儿也不敢多说一句了呀。你们就得意吧,看你们能得意多久呀……

        是连苏姨娘又一块儿骂上了。

        当然她不是为了骂人,她就想以这种方式漏露事情真相:侯爷有天说话漏了嘴,对五姨娘这般出府,惹得他徒成笑柄十分气恼,便想将洛音苑曼影苑那边那两处院子拆了去,眼不见心净。只是担心外间又传出些他薄情无义的话来,才忍着没动……

        小唐氏说,她听了这话就很为侯爷不值,想着直管把那两处院子拆了修苑子去便是,何须这般想前想后的?只是这话到底不好她说,毕竟五姨娘走前与她交恶来着,没准侯爷还当她仍对那五姨娘着恼至今呢……

        反正扯来扯去吧,这递出的话透露的信息很明显:拆园子是侯爷的主意,谁能找个理由提到侯爷面前,侯爷肯定觉得谁懂他心意……

        燕姨娘和五姨娘又没有矛盾,去侯爷面前提一提,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讨男人欢心啊。

        所以,得了这消息,不要大意的赶紧去吧。

        反正小唐氏觉得拆院子这事儿吧,只要有人提到明面上,程向腾肯定就会同意的。

        为啥呢?因为大男人抹不开面子呀,自己被女人弃之而去,还舍不得人家的旧居,传出去笑坏人的。所以他哪怕是咬着牙呢,也会同意拆的。

        当然至于他心里的不痛快,那就没她什么事了,要集火只管对着燕姨娘去啊……

        反正后宅儿女人们就这奏性,经手点儿大事小非的,就总爱琢磨出各种道道来,七曲八折九道弯儿的,很费唾沫和脑细胞。

        但燕姨娘能让她说动?那也是个心窍不知道能通到哪儿去的主儿呢。

        侯爷对五姨娘啥态度,她比小唐氏还经历得多还看得清呢。侯爷想拆洛音苑?就算侯爷真这么说了,那可能也只是一时之气,以后保不齐什么时候又后悔呢。

        何况还有小少爷,他以后大了没准就会由这件事儿想多了去。

        并且五姨娘走了,谁知道在外面有些什么际遇呢?反正到目前为止,人家的目标都能达成,人生赢家不是么,去招惹她,何必呢?

        反正这种缺筋少量的事儿,她是不会去干的。

        实际上燕姨娘也早就在琢磨院子问题。以前吧,她看大唐氏不容,所以不敢怀。但如今大唐氏没了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她们肚子还是没动静呢?

        燕姨娘想来想去,忽一日心下一惊,莫非问题出在住处上?

        从前在宫里,她听到过一种说法,说是某宫里太医查出因为摆着什么花草,并且宫室地下被埋上了什么东东,总之两种东西气味互蹿着,致使长期在院子里呆着的贵人不孕。

        那时不过听来一言半语,具体都是些啥东西她也弄不清楚,也从不敢去弄清楚。但如今却是细思恐极,大唐氏家世高贵当初还广寻良医,没准就得了什么偏方诡道的类似技能,都招呼到她们身上也不一定。

        想想看,所有姨娘,包括有子的五姨娘在内,那些生的死的走掉的,都是大唐氏想让怀孕的时候就怀上,不让怀的时候要么怀不上,要么怀上滑掉,个个如此,无一例外。

        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的,哪怕只是揣测,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啊,她该搬地方住才是。

        搬哪儿呢?从前云姨娘的院子。

        那院子在她们这一溜院儿的最东边儿,大唐氏那时想让云姨娘怀上,所以她的院子应该是安全的。

        于是燕姨娘就说自己的院子被东边的高墙挡着,光线不好,说羡慕当初云姨娘住的那个空院子阳光能照满院,想搬到哪院儿去。

        小唐氏驳了。她才不管你光线不光线的,一辈子住老鼠洞里她才高兴呢。

        于是燕姨娘便隐讳地开条件,话里话外都是说等她搬了院子,就跟侯爷提提拆洛音苑那事儿去。

        小唐氏当然哪能听她的,也话里话外表示等洛音苑推倒了,侯爷一高兴,你想住那处空院子还不是随你挑。

        于是燕姨娘明白了,上次七七八八真真假假说那么多,原来奏是想让她出头劝侯爷拆洛音苑呢。燕姨娘就呵呵了。

        没少拿此事戏弄小唐氏。

        好几次表示要去给侯爷说了,让小唐氏空盼着,却到临了又变卦,还朝小唐氏变相的提这要求那条件的。小唐氏便隐约觉得自己的目的被这女人查觉了,于是少不了羞恼。

        自从她成为侯夫人,还没敢张扬过呢,比如对妾室来出儿老娘是主母更是诰命夫人,不听老娘的就要捏到你软啥的,虽然心里演练过无数遍。

        她只等一个好机会,好把燕姨娘这贱人狠狠整治一番。

        程向腾去燕家村回来这天,她便觉得遇到了好机会……

        ···

        话说武梁走了,小程熙刚开始并不觉得有何不妥,这结果就象说好的那样,现在出府去让人罚不着她,等他长大再回来……很圆满嘛。

        但是就象小唐氏身边的人,总会有意无意说几句武梁难听的话一样,小程熙身边的人,也总有那么几个爱有意无意的提起她,叹息几句“五姨娘就这么走了,多好的一个人啊”之类的。

        自己身边亲近的人这么感伤,小程熙还忙于劝解,“姨娘又不是不回来,等我长大了姨娘就回来了……”

        感叹那人就继续感叹,“少爷到底小,说孩子话呢。就算你长大了,姨娘又哪能说回来就回得来?她是侯爷姨娘,得侯爷做主才行……”

        小程熙继续不以为然。

        那不就更简单了?爹爹还舍不得让姨娘走呢,以后让姨娘回来,爹爹只会很高兴啊。

        然后就继续被人感叹“没那么简单,姨娘这般走法,侯爷颜面扫地……少爷长到再大,也还得听侯爷的呢,哪能自己作主……”

        大人们说话爱语蔫不详,小程熙听得不甚明白,于是招呼身边的所有人单独问话,然后再去问老夫人及老夫人身边的各人……

        每个人对这件事儿都有不同的见解,便总有共通点儿的。反正问得多了,他就懂了:侯府既不是谁想走就走的,更不是谁想回就回的。关系着府第、男人面子问题等等高深学问呢。

        程熙听得心烦,觉得哪那么多事儿啊?他去求他爹就行了呀,只要他爹答应了,什么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反正他在和程向腾的长期对抗中,那种恭谨顺从之类的觉悟相当薄弱,所以他爹若不答应怎么办?好办,划下道道pk他!输了就得答应。

        于是小程熙就找程向腾,表示自己生辰快到了,爹爹你准备好我想要的礼物没有啊。

        程向腾说给他选了匹马,已经养在马场了,让驯马师驯些天就骑回来给他,然后说那马毛色如何光滑,看上去如何神骏……

        小程熙却打断他表示他不要马,他要妈,“爹爹,你把姨娘带回来做礼物吧,我想姨娘了,我就要姨娘……”

        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武梁了,可是不提也并不代表就过去了。程向腾这段时间至少脸色已经平静下来了,却忽然就被儿子说得一阵心酸。

        心里少不了恶骂一回这个狠心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儿子这么惦念,你一个人出去自在你心安么?

        默然了许久,最后终于做了个决定:既然儿子想她,那他,就替儿子去看看她吧,这个坏女人,看她心不心虚汗不汗颜。

        所以在武梁离开几个月后,程向腾终于得了个好借口,一路给自己催眠着这不是他想她这是孩子想她,这不是为了自己这是为了熙哥儿……

        哼,肯定吃了不少苦吧,有没有悔不当初呢?

        呃,如果哭着喊着要回来,他就勉力接受了吧。

        然后,空空寂寂的破落院子接待了他。

        ……

        小唐氏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程向腾最近心情相当的不错啊,之前说出去散散心打打猎,走时哄熙哥儿说要给他猎只小兔子回来呢,说话时脸上明明还带着笑意呢。

        所以她也可以舒展舒展,做一两件大快她心的事儿了吧……

        ···

        那天程向腾从燕家村回来,晚上回致庄院的时候,到了院门口却止了步。他站在那里抬头北望,目光落在不知道什么地方,默默站着没有动静。

        说他在看洛音苑吧,方向上是对的,但他目光绝对穿透不过去是真的。

        心里对武梁的近况一遍遍的揣摩着。也不知道人怎么样了呀,吃些苦都活该她,就怕万一有个什么不测……

        反正程向腾越想就越多,心里焦燥得什么似的。

        在致庄院门口值班的婆子丫头,看到侯爷回来,当然少不了恭声招呼。

        而小唐氏,正倚在窗边,沐着晚风,自然将外面的动静便看了个清楚。那时正好两个姨娘也在,小唐氏便假装不知道程向腾回来了,而是忽然捏着帕子就幽幽伤感起来。

        她开始控诉。

        说这阵子侯爷不见展欢颜,她心痛心焦得什么似的,所以府里倒疏于打理了。她知道如今府里下人们松散很多,还有人连当面顶撞都敢了呀,对她不恭不敬的……然后她举例子列人物,其中燕姨娘就赫然在列,被提及二三事……

        当然她是故意说给程向腾听的,并且说的都是实事儿。

        只不过从她嘴里说起来,由于侧重点不同,再用些语言技巧加重某些部分淡化某些部分,于是几件事儿听起来,就真跟燕姨娘完全不服管教不尊主母似的。

        燕姨娘既然在场,当然是要对那几件事儿一一辩解的。

        若是以前,她大约就老实低头认了错了,但现在,她不想那样。忍气吞声有什么用啊,五姨娘那么得宠,也是遇事儿该说说该辩辩,哪是因为委屈求全得侯爷眼的?

        再者说,小唐氏和大唐氏真不一样。从前只要她照规矩行事,大唐氏就不屑于找她麻烦。但大唐氏若铁了心要找谁麻烦,你越辩自然是会越完蛋的。所以从前老实从命,是最好的选择。

        如今小唐氏不同。五姨娘走了,剩下的两个姨娘里不管她是真出挑还是瘸子里面挑将军也好,反正小唐氏最看不顺眼的目前是她。便是她缩头不出,小唐氏也能找茬把她揪出来。既然躲不过,她便不再躲,对小唐氏迎头直击就好,遇事就一番撕扯。

        当然她心里明白,纵使小唐氏不招惹她,她也不见得就肯放过她去。武梁走时的谆谆忠言她反复想过很多遍,心里那只狮子一直醒着。这段时间特殊大家都隐忍,她也不敢乱伸黑爪罢了……啊,扯远了。

        总之什么叫辩,那就是不服主母的一种嘛。主母这般说,她那般说,不是不服是什么。

        燕姨娘争辩完了还总结,说二奶奶你行事儿和从前的二奶奶大不同啊,让人心生惴惴无所适从,所以才可能某些时候言语失当了或纯粹是二奶奶你误会了。

        也列举了大唐氏的种种做法来对比,说若是先头二奶奶,就会是这样,就会是那样……反正就是现在在新领导带领下,日子越过越苦逼啊。

        燕姨娘称小唐氏是奶奶而不称夫人,当面给她下眼药尊卑不分,跟大唐氏做比较损她不如人……反正燕姨娘连犯小唐氏多重雷,于是小唐氏就怒了。

        她本来是在扮可怜的,让程向腾看看,你的小妾姨娘们哪有把我放在眼里,你说一句,她十句等着你呢,主母威严在哪儿呢,还不快管管……

        结果这会儿也顾不得了,一怒之下就耍起了主母威风,例数一遍燕姨娘种种过错,就让她蹲黑屋饿肚子抄经书种种领罚去。

        于是便有粗壮婆子进屋来押人。当然小唐氏是为了让程向腾看的嘛,如今戏也算演完了,虽然剧本稍有跑偏,但总归她没甚大错就是了,也不必再装作不知道男人回来了。

        燕姨娘一听婆子禀说侯爷回来了,在院门口呢,立马就扯嗓子哭将起来,一边喊冤说侯爷呀,二奶奶最近处处给她穿小鞋看她不顺眼,盖因她不愿去劝侯爷你拆洛音苑曼影苑罢了。

        “洛音苑是五姨娘住过的,曼影苑妾身也住过啊,往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怎么忍心劝着侯爷拆掉呢?妾身做不到呀……”

        小唐氏身为主母,处罚妾室是正当正份的事儿,于这方面来说,她并不怯程向腾。

        本来么,多大点儿事儿啊,想理会的话不管是禀公还是看心情,谁也不敢就结果多说什么。不想理就还象之前一样,眼一扫脸一寒这两位也就噤声了。却没想到程向腾忽然就发作了起来。

        他是直奔主题喝骂小唐氏的。问她身为一个主母,到底知不知道怎么当家主事怎么宽和待人?罚这个罚那个,你得意得很哪……然后这样那样,旧帐翻得哗哗响。

        然后责令小唐氏自省,去饿肚子跪祖宗抄经书去。